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令王妃的葬礼举办得很是热闹,韩渊对于自己唯一的皇嫂病逝表现得十分痛心。

    不但让宫里礼部全权代-理举办丧礼的整个过程,而且丧礼的规格更是按照贵妃的规矩来办。

    请下国寺的高僧前来诵经七七四十九日。正日子里,帝后二人还亲自到场,行礼。

    这样的厚宠,可以说是整个东离的第一份。

    端木青作为令王妃的义女,披麻戴孝,摔丧驾灵,一应事物,井井有条,让人无从置喙。

    令王府的上下人众,也在这一次表现出了大家风范。

    光是一个管家拎出来,便也有了足够的气势。

    内堂端木青自然是可以照应得过来,加上若英向来行事稳当,是以,可以算得上是半分不失礼仪。

    外面,却是蒙卿作为皇帝之下令王唯一的弟弟,令王妃的小叔子,帮忙料理。

    虽然蒙卿之前一向都不在朝堂,进入东离朝廷不过一年光景,并没有任何派系在身,但是作为东离皇帝最后的一个兄弟,且韩渊对他的重视又都是有目共睹的,谁敢怠慢了?

    就是萧府户部吏部两大尚书见到,还是得要乖乖的行一个臣子的礼仪。

    “我之前被调去了南疆一趟,你的事情我有听说,如今到处都在传扬你和君昊的事情。”

    蒙卿一边将手里的纸钱放到火盆里,一面对跪着的端木青道,眼睛里的担忧显而易见。

    这些日子以来,端木青虽然称不上是以泪洗面。

    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和令王妃却是实实在在的处出了感情。

    她的死,怎能不让她心痛。

    此时看她,人似乎又清减了不少,原本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上更是惨白一片,眼睛红肿着,眼底下却是鸦青色一片,显然是没有睡好的缘故。

    他的话让端木青神色一冷,原本就黯淡的眼色,越发的暗了下去。

    “算了,这事儿,等嫂子的丧礼过去再说吧!你也不要再多想了。”

    谁知道端木青却摇了摇头:“原本是找你帮我摆脱跟他之间的闲言碎语,能够离他远一些。

    但是似乎,事情总也不能如意。

    不过还是要多谢你,如果不是你出面,我真是不知道这该怎么办,内堂的那些人都够我应付了,朝里的那些大人……

    且不说我能不能出面,就是出面了,他们不应会放过我。

    首先萧府就不是一个好应付的茬儿。”

    蒙卿安慰地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原本他是敢不回来的,但是听到说令王妃病重,似乎有不治的迹象,便匆匆忙忙结束了手头的事情赶了过来,总算还来得及。

    “洛王,小姐,昊王来了。”

    端木青和蒙卿都是齐齐一愣,对视一眼,摇了摇头。

    并没有听说韩凌肆回京的消息。

    韩凌肆算得上是家人,所以按照礼仪,端木青是应该出去迎接的。

    蒙卿轻轻将她扶起,看着她虚弱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若是你不想见,我替你说一声就是了。”

    端木青轻轻地摇头:“没事。”

    虽然知道她是逞强,但是蒙卿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也算是知道了些她的性子,便只好由得他了。

    才走到院子里,就看到韩凌肆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

    玄色的衣服下摆上还有些泥土,似乎是匆忙赶路前来的。

    “皇叔。”

    一进门,韩凌肆就看到了那一身孝服的女子,原本就小小的下巴似乎更尖了一些。

    垂着的眼睛里看不出什么,但是光是如此看到,就让她一阵心疼。

    想要上前靠近她,却看到她身旁的男子,虽然心里万般不舒服,却还是只能依照礼仪先给蒙卿行礼。

    “见过昊王!”紧跟在韩凌肆后面的是端木青淡淡淡的声音。

    蒙卿没有跟韩凌肆寒暄,而是转到一旁随手扶了端木青一把。

    端木青依旧垂着眼睛,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疏离的态度这么明显。

    眼前的女子和在青州是同床共枕的是同一个吗?

    韩凌肆突然觉得她好遥远,似乎就这样的淡淡的两句话,他们就被她划在了宽阔的银河两端。

    他想要伸出手,却发现无法触碰她的容颜。

    朝蒙卿轻轻点了下头,蒙卿笑了笑,松开手,没有言语,一种简单自然的默契在两人之间。

    这样的场面看得韩凌肆眼角生疼,呼吸也蓦然间变粗了些。

    紧紧握住袖子里的手,让皮肤上传来的刺痛将自己唤醒。

    韩凌肆听到自己的声音生硬地被挤出来:“青郡主不必客气。”

    “见过皇叔。”一个女子娇柔的声音自韩凌肆的后头响起,“青郡主节哀。”

    听到这个声音,端木青心下一动,却还是行了个礼:“见过昊王妃。”

    来人正是贾文柔,今日的她和平日里看到的都不一样,穿戴十分的素净,礼仪上倒是没有一点儿差错。

    斜眼看了一眼韩凌肆,贾文柔连忙一个箭步上前来,扶住端木青的手,又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瞧瞧你,清减了这许多,王妃已经去了,你也不要太过于哀伤了。”

    这番话让端木青十分讶异-地抬眼看她,正对上她满是担忧的眼,甚至于还流下了几点泪。

    这样的贾文柔是端木青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也是她几乎无法接受的。

    在她心里,那个飞扬跋扈的女子才应该是她的本色才是。

    果然,后宫后宅是最能磨砺女子心性的东西,贾文柔也终于被磨圆了。

    虽然不知道她的棱角到底还剩了几分,光是今日的这一番虚假言辞,就已经是一种悲哀了。

    一开始就不喜欢她,很不喜欢,可是这样的她,更加让人讨厌。

    微微用力挣脱她的手,端木青淡淡道:“谢昊王妃关心。”

    不管是什么时候,“昊王妃”这三个字念在嘴里还是会让人心里难受得无法呼吸。

    根本不给别人插嘴的机会,贾文柔便对蒙卿和韩凌肆道:“皇叔,王爷,我陪郡主到后院坐坐吧!”

    韩凌肆眉头几乎不可见地皱了一下,可是此时他并没有留下她的理由,只能狠狠地看了一眼贾文柔。

    这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你最好不要乱来。”

    可是贾文柔却如同没有看到一样,依旧巧笑倩兮地将端木青往后面带着。

    这个时候,端木青看到韩凌肆,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五味杂陈的。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此时的她,并不想要跟他说话。

    她也不知道,明明是心底最关心的人,明明曾经是靠的那么近的两个人,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幅模样。

    但是,她依旧选择跟着贾文柔的脚步,依旧如同木偶般的移动着。

    令王妃的死,对于她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好像心里有某个东西轰然倒塌了。

    最开始来东离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是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但是令王妃给了她一个家,给了她一个亲人,给了她一分关怀。

    然后,这一年来,不管是在长京,还是在外面,她始终都觉得有一个地方可以给她庇护,总觉得有一个人在一个明亮的地方静静地的等待着她。

    可是,现在这一切就像是蜃楼一般消失。

    这个没有变化的令王府也都成了一个空空的壳,没有了那个人,这里到处都泛着寒意。

    得到又失去,比未曾有得更让人害怕。

    端木青痴痴地想着,陡然间一个响亮的耳光在耳边响起。

    疼、辣陡然间从右脸颊传来,一抬头,就看到贾文柔带着恨意的脸。

    “贱-人!”

    端木青感觉到口腔传来一丝血腥味,有什么东西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竟然还不要脸的追到青州去了,还好贱种没有生下来。

    我告诉你,烂货就是烂货,你永远都是别人不要的贱-人。

    就凭你?选秀女,陛下看不上你,选王妃,昊王也没正眼瞧你,好不容易令王妃瞎了眼睛竟然要选你做义女,你看,你还把人克死了。

    你就是个扫把星,镇西王现在都可以称为镇王了,一镇之王!哎呀!”

    贾文柔突然掩了嘴,像是突然说漏了什么:“镇王可是阵亡的谐音呢!可千万不要让他上战场啊!要不然,哼!坑了我们整个东离。

    谁知道镇西王府如今的没落是不是因为你的出生!扫把星的煞气,可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挡得住的。”

    贾文柔发现,原本在她一耳光扇下去的时候,端木青的眼睛里是有震惊和愤怒的,但是随着她的言语,她的愤怒竟然渐渐的下去了。

    她的眼睛里有些认命似的衰败,眼里的光芒也渐渐地黯淡。

    这样软弱的她是贾文柔所没有见过的,但是却让她感到更加的兴奋。

    “哼!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想要爬到王爷的床上,也得要看看你够不够本事。”

    说着,又一次扬起了手,但是就在她的巴掌要扇下去的时候,手却被狠狠地抓住了。

    一抬头,就看到一双有些恐怖的重瞳子。

    而此时,她的手腕上传来的疼痛感,几乎让她差点儿掉下泪来,她感觉自己的手腕就快要碎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