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紫衣狠狠地将贾文柔推倒在地,便转身去看端木青。

    “你……你是谁?!竟然敢对本宫动手!”贾文柔最开始受到的惊吓已经过去,立刻怒道。

    一旁跟着过来的侍女此时也反应过来,连忙扶起贾文柔:“王妃,你没事吧!”

    紫衣却没有理她,看着端木青惨白的脸上红色的指印,眼睛里不由的有些怜惜。

    “疼吗?”好半天,伸出的手,还是没有碰到她的脸便放下了。

    端木青没有说话,依旧垂着脑袋,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还是为了掩饰眼睛里的情绪。

    “青儿!”

    一黑一白两个人影同时飞奔过来,端木青一抬头,紫色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看到韩凌肆眼睛里的恐慌,端木青莫名的就觉得十分的哀伤,这样的哀伤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两人同时赶到,但是蒙卿却是先开口:“君昊,你的王妃怎么了?”

    这是第一次,端木青发现原来,温润的蒙卿也会有这样冰冷的声音。

    韩凌肆一转脸,便对上了贾文柔害怕的眼。

    蒙卿轻轻碰了碰端木青的脸,却让她后退了一步。

    “采薇呢?阿朱阿碧呢?!”找不到其他的借口,蒙卿只能转移话题。

    “她们方才有事离开了。”轻轻地回答了一句,端木青接着淡淡道,“我去看看今日的午膳准备好了没有。”

    “我陪你一起去。”蒙卿说着也不等韩凌肆开口,便跟着端木青往里面走。

    “青儿!”

    看到她萧索的背影,韩凌肆心里一痛,不由自主地唤住她。

    端木青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昊王还有事吗?”

    昊王!

    他最不愿意从她嘴里听到的就是这两个字。

    她应该叫他韩凌肆才对!

    没有等到他的回答,端木青也不再停留,接着往前走。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韩凌肆感觉到自己正在一点一点的失去她,越来越远。

    这样的恐惧,让他心慌。

    一个莫名的想法在他的心里慢慢的浮现,若是,若是这一世,她不再驻留在他的生命,那将会是怎样?

    她的笑容,只为别人绽放。

    她的呢喃,只在别人耳边唱响。

    她的容颜,只是别人的风景。

    她的倔强,她的温柔,她的直率,她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那,会是怎样?!

    这样的想法,让他心疼,整颗心似乎都因为这样的疼痛而揪做一团。

    “不!”莫名的怒吼,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贾文柔有些希冀,又有些害怕的看着他。

    却看到他如一阵风一般地跑到端木青身边。

    这一刻,他什么都不想管,什么都不想顾,就想要好好抱住她。

    “青儿!”胸口被填满的感觉,让韩凌肆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那一块空着的地方再一次被填满。

    青儿!光是这两个字,念在嘴里,似乎就是这个世界上温暖的呼唤。

    端木青被他紧紧的抱着,鼻端,又被他的气息包围。

    这一刻的她,有些不切实际的梦境感。

    他的温度,他的味道,他的力量,都像是夜夜梦里的那个人。

    可是,却又有些不真实。

    脚下如同踩了棉花糖一般的疲软。

    很久,似乎很久,没有拥抱过她,何以她瘦得这么厉害。

    抱在怀里,似乎都会被她的骨头硌到,甚至与怀疑自己稍稍一用力,就会将她抱断了。

    这样的她,让他的心更痛了。

    此时他的心里涌起巨大的后悔,为什么,为什么之前要跟她撅着劲儿呢?!

    他怎么能够怀疑她?

    他们几经生死,难道还不知道她的心吗?

    她爱他,这是无可怀疑的,孩子的事情,一定另有原因,她说不想留下和他的孩子,不过是气话罢了。

    为什么自己都明白,却还是要跟她较劲儿呢?!

    “青儿!”

    韩凌肆正想要说出道歉的话时,却发现怀里的人突然间往下滑去。

    松开怀抱,才发现她已经晕了过去。

    “小姐!”百媚此时匆匆忙忙赶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跟在后头的还有好几个人。

    韩凌肆知道此时他的身份是昊王,而她,却还是青郡主。

    虽然她前去青州的事情有所传扬,但是毕竟没有明面上流传开来,此时让人看到他们如此亲昵终究不是好事。

    让百媚接过她,皱着眉头在看了她一眼,便转向贾文柔,整个人也如同突然间被煞神附身一般。

    贾文柔确定,她此刻,确确实实地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杀意,这一认识,让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

    “王……”贾文柔才说了一个字,后面那一个字,愣是哆嗦着嘴唇说不出来。

    “回府!”

    这如同地狱般的声音让贾文柔腿脚一阵发软。

    百媚却将端木青放在了蒙卿手上,走了过来,笑得百媚横生:“昊王爷,可否让小女子跟王妃说句话。”

    韩凌肆看了他一眼,没有什么表情,然后便将视线投向了别处。

    “小女子见过王妃!”行了个礼,百媚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莫名的贾文柔退了一步,这个形容举止十分妖娆妩媚的女人莫名的让她觉得有些害怕。

    “一直听说王妃出身河间王府,是出了名的知书达理,小女子没进过学堂,但是也曾经听教书先生说过,来而不往非礼也。

    我家小姐此时只怕是有些不方便,但是她也一向都十分重视礼仪,平日里对我们也多有教导,若是我们不将礼还回去的话,只怕是会叫她失望。”

    贾文柔听到这话,心里升起一股寒意,还没有来得及后退,左右脸上便结结实实地各挨了一巴掌。

    “你……”虽然猜到这个女子不是什么善茬,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是叫她难以相信。

    百媚又笑了一下:“这叫双倍奉还!”

    “好大的胆子!”贾文柔终于想起来,气急败坏道,“你……”

    “还不快走?!”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顿时让贾文柔的话停下了。

    那边韩凌肆如同寒冰一般的脸,让她瞬间没有了跟眼前人计较的心思。

    正要离去,韩凌肆再一次转脸看向蒙卿怀里的女子,眼睛里的担忧掩饰不住。

    蒙卿微微颔首,让他放心的意思。

    却并没有得到他的回应,终究还是冷着一张脸出门了,当然,带着他的王妃。

    百媚这才冷下脸来,走到蒙卿身边,想要接过端木青。

    蒙卿却道:“我来吧!”

    “不用!”百媚淡淡接口,“我抱得动!洛王如此抱着郡主,只怕叫有心人看到了,又是一番是非。”

    这话让蒙卿无言反驳,只好点头将她交给她。

    采薇和百媚一起,送端木青回思归阁。

    忙前忙后,让大夫过来开了个方子,又让灵儿来看了看。

    灵儿说她并没有病,只是身体虚弱而已,才让几个人都放了心。

    待将所有人都送了出去,采薇才递给百媚一张纸。

    上面只有三个字——谢谢你。

    百媚摇了摇头,对采薇道:“我知道你,一路上,小姐跟我说了不少,不过你不用谢我。

    我和你是一样的心,只是我又和你不同,我原本就是将性命拎在手里的人,所以,那些你们不能得罪的人,我得罪光了也就那样。

    更何况,韩凌肆在那里,贾文柔挨我两巴掌,也就是白挨了。

    更何况,我相信,韩凌肆会有办法,让她觉得我那两巴掌是太客气了。”

    “我担心的不是贾文柔,是小姐,小姐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来到东离之后,几乎都没有一件顺心的事,她身子原本就弱,后来又大病了一场,又没了孩子,现在王妃的过世,对她来说又是一个打击,我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撑得下去。”

    百媚原本豪迈的神色,在看到采薇纸上所写的内容时,也渐渐地黯淡了下去。

    “我来了!”一个声音突然从床底下想起,然后两个人就看到一颗脑袋钻了出来,然后才是一个小小的身子。

    “臭番薯,到现在还会钻到床底下去,没撞坏脑袋吧!”

    百媚和地瓜依旧是原来那般关系,吵吵嚷嚷的。

    “咦?百媚大娘也在啊!”地瓜挠了挠头。

    “如今府里没有什么人,小姐就让采薇去叫我过来了。”百媚随口解释了一下,便又问道,“你干嘛去了?”

    地瓜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萝卜出来:“找宝贝去了。”

    “一个萝卜?!”

    笑脸顿时垮了下来,地瓜白了她一眼:“什么叫做一个萝卜!你没有知识也要有点儿常识好不好?!这是雪参!”

    “雪参?!”百媚听得眼睛一亮,“你哪里弄来的?这东西可是十分难得的啊!听说整个天下一共也没有两支呢!”

    “切!”地瓜又白了她一眼,然后才得意道,“那可不,这玩意儿只在长淮山深处的地底下才有的,我都找了这么久才找到这一支。”

    “这么大一支,果然是极品!”

    “那是!”地瓜洋洋得意道,“要不是要给青儿,我才不受那冤枉罪呢!我估计这一次我不知道要睡多久才能恢复体力了!”

    “采薇姐姐,外面有个老头儿来找小姐,说是故识,但是我们都不认得,要不你去看看?”阿朱突然走进来,禀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