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重要的客人,基本上都来得差不多了,虽然端木青还是和之前那样迎来送往,实际上的负担已经轻了很多。

    送走一位伯府夫人,端木青搓了搓手,天冷了,长京地处北方,尤其冷得早。

    百媚递给她一个手炉:“小姐身子弱,不要冷到了。”

    “无妨,我感觉还好。”

    “明天就是出殡的日子了,还有的忙呢!若是小姐再病倒了,可就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端木青笑着接过:“倒是看不出来,你在这些事情上头,倒还有些本事。”

    今天醒过来之后,端木青便发现百媚在这些人情往来上竟然丝毫不含糊。

    让她感到十分意外,毕竟她是个江湖女子,对这些如此了解,毕竟不寻常。

    百媚听到这话,苦笑了一声,只随口道:“以前小时候在家里也知道些。”

    之后便又用言语搪塞过去了。

    似乎关于她过去的事情,百媚都不太想提。

    “小姐,今天大概是不会有人来了,你刚刚起来,就不要忙活了,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阿朱走过来,端着一把太师椅,阿碧往上铺了椅垫。

    很显然,端木青的病倒,让她们两个都很是担心。

    不想让大家悬着心,端木青轻轻点头,便由着她们忙活,自己眯着眼睛晒太阳。

    “对了,爹爹在休息吗?安排在哪里的?”

    端木青想起父亲,连忙问道。

    谁知道百媚脸上脸色一变,连忙道:“许是休息吧!我也没问。”

    “怎么了?”尽管她掩饰得很快,但是端木青还是发觉了她一刹那的不自然。

    “啊?没啊!”

    “我爹干嘛去了?!”是下更加怀疑了,刚刚歪下去的身子,又立刻坐了起来。

    “啊……”

    “别骗我,快说!”端木青立刻严肃了面容。

    百媚跟她也有这么久了,对她的性子也知道了一些,此时这样,显然是瞒不住了。

    “老爷他……他去了昊王府!”

    “什么?!”端木青吃了一惊,立刻抓住百媚的手,“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去的?”

    拍了拍端木青的手,百媚无奈道:“小姐你是老爷的女儿,他为你抱不平也是正常。

    哪有父亲见此情况还不上门问罪的,你放心吧!一路上我都让地瓜小心地看着呢!”

    端木青一时间心乱如麻,想到韩凌肆又想到自己的父亲,当下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小姐,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见话题已经扯到这上头了百媚开口问道。

    端木青咬了咬嘴唇,没有答话。

    百媚干脆拿了个小凳子在一旁坐下来:“说实话,小姐,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是个事儿啊!

    虽说孩子没了,但是你和韩凌肆的情分总还在吧!难道就一直这么着?不上不下的?”

    一个暗色的人影悄然落在二人头上的屋顶上。

    端木青还是不言语,百媚不由得有些急了。

    “我虽然不知道从前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段时间我也算是看在眼里了。

    你和韩凌肆算得上是生死相许了,在死亡的考验下,你们都可以活过来,为什么现在反而这个样子呢?

    更何况,你们都有了夫妻之实了,可是你还是以一个待字闺中的郡主身份在这长京,难道你心里就不急么?”

    端木青努力眨了眨眼睛,才能够让已经到了眼眶的眼泪不至于失控地掉下来。

    吸了吸鼻子,端木青轻声道:“百媚,你不懂!”

    百媚摇了摇头,皱眉道:“我真的不懂,我不知道小姐你要的到底是韩凌肆这个人,还是他的心,或者要的是名分。

    他的心,我觉得已经可以确定了,他肯定是爱着你的,而名分,我就更不懂了,那时候在青州,你们不也可以好好的在一起吗?”

    “你或许不能够理解,在我心里,我的男人,就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独一无二。我的爱,是毫无保留,是永不相疑。”

    端木青的声音淡淡的,却无比的清晰。

    百媚愣了一愣,喃喃道:“独一无二,毫无保留,永不相疑……”

    “我知道,这很难,且不说他生在帝王家,三妻四妾已经算是专情。

    而所谓的毫无保留、永不相疑,更是遍观天下也难以做到的。

    可是这就是我一直都坚持的东西,若是做不到,我宁可不要。”

    “可是以前……”

    “以前,我以为他能做得到,我以为只要我们相爱,什么贾文柔,什么萧梨月,都不过是我们生命里的过客。”

    “小姐还是在想韩雅芝的事情?”

    “韩雅芝,她说她要一个名分,我不怪她,也不觉得她错,因为那是她的梦想,是她毕生的目的。

    可是,韩凌肆不该答应,不管他出于什么心态,至少,这都是在消耗着我对他的信任,都是在分割着我的唯一。

    他觉得只要他对韩雅芝不动心,始终都跟她保持清清白白的关系就好了,这是他不懂我的害怕,不懂我的恐惧。”

    害怕,恐惧,这样的词,是百媚很难联想到眼前这个女子身上的。

    “小姐,我从未想过你也会害怕。”

    “当然会!”端木青转脸看向她,凄然一笑,“我也是女人,当女人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害怕。

    害怕失去他,害怕他会爱上别人,害怕在习惯了他之后却又再次失去的感觉。

    可是,他并没有给我足够的安全感,让我有勇气来面对这些害怕。

    相反,他给了我一个理由,让我不敢相信他。”

    端木青的这一番话,让百媚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想了好久,才道:“那小姐为什么不选择开诚布公呢?若是你将这番话告诉他,让他明白你心里的想法,岂不是要来的简单的多?”

    “那岂不是太卑微了?”

    端木青反问了一句:“我始终觉得,如果他真的足够爱我,自然会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当他来质问孩子的事情的时候,我真的有一种我看错了人的感觉。

    一个跟我成亲这么多年的男人,居然质问我,为什么不要孩子……”

    说到那个才在自己身体里呆了几个月的小生命,端木青的眼泪又滚了出来。

    “我怎么会不要我的孩子!他是我骨血!他甚至都能够感觉到他在我的身体里,和我一起呼吸,和我一起生存。

    他作为父亲,他知道什么?他只是知道了他的存在而已,他有我痛吗?

    当我的孩子一次次面临危险的时候,他在哪里?

    在别的女人那里陪着!他跟我说,那个女人用生命保护他,我连反驳的言语都没有。

    我只能一次次的沉默,一次次的咬牙忍过,每一次腹痛,我只能自己咬牙喝药,一次次的挽救我的孩子。

    他呢?他跟我那么近,他都不知道我孩子的存在,凭什么,还要怀疑我?!”

    端木青以为她不会在抱怨,以为她已经渐渐放下,可是此时她才发现,埋在心底的委屈,只是没有被触碰而已。

    来到长京之后,除了最开始在令王妃身边,她没有再提起任何跟韩凌肆跟孩子有关的事情。

    原来,那些伤口一直都在,伤得太深,血淋淋的一直都未曾结痂。

    百媚听得心头一阵泛酸,却不敢流露出哀伤的神色,怕惹得她更不高兴,连忙抽出手绢替她将眼泪擦了。

    “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引起你的伤心事,既然你还放不下,我们就不提,你放宽心,还是身体重要。

    灵儿说你的身体太弱了,你自己也知道,孩子没有了,都是因为你身体不行的缘故。

    既然如此,更是应该要注意好好保养才是。”

    见她神色仍然戚戚,百媚换了一个说法:“更何况,就算是不为着你自己,也该为了老爷,为了你的家人想想。

    你看老爷大老远的从西岐一个人跑过来,这一路吃了多少苦,不用脑袋想都知道。

    为着什么呢?还不是为了你,他那样心疼你,如今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你总该让他看到一个健健康康的你吧!”

    这一句话倒是触动了端木青的心,想起端木竣的脸,她的心里也有了几分愧疚。

    都说父母在不远游,她不但跑出家门几千里,还让父亲如此挂心,委实不该。

    采薇带着淡淡的笑容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碗东西。

    “你看采薇,天天亲自给你熬这些东西,也该珍重身子。”

    百媚的话,让端木青想起曾经在侯府的日子,在舞墨阁的日子,伸手握住采薇的手,却一句话都不说。

    就算是为着这些人,她也该让自己更加强大起来才是,更何况,她还有隐国的重任在身,不允许她颓废。

    接过采薇手上的参汤,端木青对百媚道:“留意一下长京市面上的情况,还有青州那边也可以试着跟陈芝筠搭上线。”

    百媚微微一愣,似乎小姐想要做些大事?

    屋顶上,韩凌肆松开手,原本拇指上的碧玉扳指,此时已经碎成了齑粉。

    他匆匆赶过来,本来是想要跟她说个明白了,刚好听到方才的那一番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下去的勇气。

    他,实在是负了她良多。

    青儿,我一定会让你重新相信我的。

    再看了一眼那个消瘦的身影,终于轻点脚尖,飞快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