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令王妃的下葬的日子十分的热闹,整个长京都轰动了。

    这位王妃原本并不是什么高调的人,但是她的葬礼却是无比的隆重。

    几乎所有的王公贵族,在京官员都设了路祭,没走两步,就可以看到路祭的台子。

    端木青作为令王妃唯一的义女,又在长京露了一次脸。

    借着这个由头,很快的,关于她在青州研制出治疗疫症的药药方的消息不胫而走,几乎传遍了整个长京。

    还有关于捉拿盗窃灾银的盗贼也是出自她的手。

    瞬间,长京的茶楼酒肆都在讨论着这个青郡主的事情。

    关于这些消息,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端木青还是一样选择冷处理,闭门不谈。

    言论猛于虎,但是,只要不去理会,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自然会消退下去。

    端木竣在长京住了两日,所幸并没有被人什么人发现。

    眼见着端木青实在是心意已决,不愿意跟他回泉州,他也不好再强求。

    只再三叮嘱她照顾好自己的身子,便仍旧一个人回去西岐。

    虽然他也算是有武功傍身,但是这一路上,只怕会出什么意外。

    端木青特意派了小龙暗中保护。

    让端木青意外的是,韩渊居然会突然下旨召见她。

    自从她被封为郡主以来,除了祭祀大典那一次,他这个皇帝可还没有召见过自己。

    这让端木青十分奇怪,不知道他这一次突然召见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

    但是如今自己人在东离,既然担了青郡主的名头,自然还是要去见一见他的。

    只是没有想到,韩渊并不是在御书房里召见她,而是在御花园。

    此时菊花开得正好,端木青来的时候,韩渊周虞和一干后妃皇子正在赏菊。

    “臣女叩见陛下,陛下万安。”

    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端木青便静静地垂着头。

    韩渊笑着道:“都是自家人,不必这么多礼。”

    “今天找青郡主你来不是为了别的事情,而是因为青州疫症之事。

    听说那疫症的方子是青郡主你研究出来的,可是确有此事?”

    端木青飞快地想了想,才回答道:“回陛下,臣女当时只是想要去看看江南风光,谁知道走到一半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那边发生了水灾。

    正准备仍旧北上回京,又听说爆发了疫症。

    臣女在家时,闲来无事也颇喜欢读一些医书,父王见我有兴趣,也曾请了几位大夫交授一些医术。

    这一次算不上是臣女的功劳,多半都是一起的大夫们不眠不休一起讨论出来的方子。

    臣女万不敢居功。”

    端木青已然想过,青州的疫症虽然救治得及时,并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失。

    但是韩凌肆当时在青州可算是得罪了不少人,之所以后来能够全身而退,还能够拿到这一次赈灾的功劳,多半是得了民心的缘故。

    估计还是跟萧府内部有很大的关联。

    若是此时自己将这笔功劳揽在手里,指不定会有人下绊子,只怕还是祸事。

    所以,思来想去,还是如此回答最好。

    韩渊哈哈大笑:“好!镇西王果然会教育子女,想来也是青郡主谦虚了,能够研制出疫症的方子,医术定然不简单。”

    萧贵妃站在一旁,连忙笑道:“可不是!别看郡主年纪小小的,只怕真是杏林高手呢!

    听说筠璧姑姑多年的关节痛就是青郡主在习学秀女规矩礼仪的短短几天给治好的。

    这么好的医术若说只是一般,臣妾可不信。”

    韩渊一听,果然眼睛里大放异彩:“果真么?”

    端木青秀眉一皱,也不知道筠璧姑姑的事情怎么会传出去。

    当时只是为了套消息才使出自己的医术来的。

    但是既然人家已经指名道姓的说得如此详细,必然是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了。

    “娘娘谬赞了。”

    韩凌肆的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今日受邀来到这里赏花,没想到韩渊竟然会召见端木青。

    “你就别谦虚了,”韩渊笑着摆了摆手,“今日朕召见你过来,是为着嘉妃的胎的,她刚刚被诊断出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令王妃的事情,让朕对太医院的那群饭桶都不放心了,所以,特意请青郡主过来,想让你帮忙照看这几个月。”

    郭嘉书此时已经和选秀那时候有了很大的不同。

    脸上那一抹后妃的贵气已然浑然。

    端木青心下一动,这照顾嫔妃的胎儿,可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当下便跪倒在地,连忙道:“望陛下明鉴,臣女确实医术浅薄,而且,对于生育方面,更是一无所知,实在是难以堪当此大任,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韩渊笑着摇头:“朕知道你这孩子向来谦虚,你不必担心,只需要每天过来替嘉妃诊一次脉就好了,其他不用你劳神的。”

    “陛下,臣女并非……”

    “我青郡主,你就不要再谦虚了,筠璧姑姑的关节痛,可是曾经让太医院的院判治过的。

    结果,还是没有一点儿用,结果在你手里,三两下便药到病除,这不是妙手回春是什么?

    嘉妃的身孕若是你都不能照看好,还有谁能够保证?”

    萧贵妃最后一句话简直就是将端木青的后路都给堵死了。

    这么一来,就算不是她端木青照看郭嘉书的胎,到时候出了问题,还是会推到她的身上,只说是因为她的推脱。

    “父皇,青郡主此时有重孝在身,只怕不宜照顾嘉妃的胎。”

    韩凌肆突然的开口,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一直安静站在一边,吹着眼睑保持安静的贾文柔眸色一暗,目光如闪电一般射向端木青,但是很快又仍旧撇开了,好像方才的那一瞥,只是别人的错觉。

    端木青垂着头,并没有看韩凌肆。

    只是心里头还是有一些淡淡的暖意。

    这一次突然让她照顾郭嘉书的胎,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这里头的指不定有什么阴谋。

    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韩凌肆自然也看得出来。

    若是此时,他还是之站在一旁看热闹,才真是会让她感到寒心了。

    “看来这一次的青州之行,昊王和青郡主倒是成了朋友。”

    皇后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端木青和韩凌肆。

    她的眼睛里无波无澜,让人看不出一点起伏,也看不出她的任何用意。

    但是此时,都没有人去计较她这毫不相干的一句话了。

    韩凌肆的说辞,让韩渊陷入了沉默。

    他说得不错,令王妃刚刚过世,端木青身有重孝,让她来照看郭嘉书的胎,确实显得有些不太妥当。

    萧贵妃眼中顿时生出一股脑很来,偏偏这话却又让她无从反驳。

    “陛下,臣妾从来不相信这些,那时候同选秀女,臣妾和青郡主住在一处,两人还以姐妹相称。

    臣妾倒是真心希望能够由青郡主替臣妾照看胎儿,不然臣妾还真是不放心呢!”

    郭嘉书声音倒还是和从前一样,听上去便知道是一个温婉的女子。

    但是端木青却明显察觉到她和那时候的郭嘉书不同。

    果然后宫是个最大的染缸,再清清白白的女儿,进入到这里,也都会被染上各种各样的颜色,叫人分辨不出原来的样子,就连自己,只怕也都是认不出来了。

    韩渊听到这话,果然心情又好了起来,很显然,此时的嘉妃很是得他的欢心。

    “好了好了,青郡主你也不要在推诿了,嘉妃都说了不介意,朕也就不介意了,你不要有太多的顾虑,只要好好替嘉妃好好照看照看就行了。

    其他一应都不用你操心,太医院里的药材和医女们,随你用。”

    最高权位的人都已经如此说了,端木青也知道再多说也无用,只好叩谢。

    站起身,便感觉到有一道关切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不用想也知道那个人是谁。

    端木青轻轻地抬起头,果然就看到韩凌肆十分忧心地看着她。

    微微摇了摇头,没有更多表示,端木青便向韩渊告退。

    采薇和百媚都等在二门外,见她回来都松了一口气。

    “小姐,什么事儿啊?一大早就将你宣过去了,我和采薇都担心死了。”百媚一边扶她上马车,一边询问道。

    看了两人一眼,端木青叹了口气:“该担心的还在后头呢!”

    “怎么!”

    “郭嘉书怀孕了,韩渊要我照看她的胎。”

    “啊?!”

    “也就是说,在未来的八个月里头,我们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了。”

    百媚和采薇听到这话,相视一眼,都知道此事的重要性。

    若是一个不好,只怕就是杀头的大罪了。

    “让莫忘晚上来一趟,还有,让地瓜准备好,只怕以后要用到他的地方多了。”

    百媚点了点头:“醉君怀那边我也让人盯着些,说不定会有什么风吹草动的。”

    端木青闭上眼睛,喃喃道:“淮南王若是借此报仇的话,难道不觉得有些得不偿失了?”

    想到那个二百多斤的大肥猪,又想到方才在后宫看到的郭嘉书,端木青摇了摇头,似乎又有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