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没有想到她这边正在如临大敌,各处忙乱着准备的时候,却有人找了来。

    看到一身简单装束的离洛公主,端木青心里还是十分讶异的。

    这一次回京之后,基本上都没有看到过这位东离第一公主的身影。

    就连令王妃的丧礼,她也没有参加,因为那时候她并不在长京。

    看到端木青过来,离洛公主轻轻点了点头:“倒是瘦了许多。”

    端木青盈盈下拜:“参见公主。”

    离洛牵着她的手,将她扶起来:“不必如此客气,我不过是往西岐走了一趟,结果令嫂子就去了,倒真是天有不测风云。”

    “啊?”听到她说她是去了西岐,端木青道委实有些讶异。

    “很久没有见到研儿了,所以,往西岐走了一趟。”

    听到这么说,端木青也有些了然,虽然近两年东离和西岐的关系不是十分太平,但是离洛是东离最尊贵的公主,若是拿了韩渊的手碟,要平平安安的出行,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倒是没有看到你父亲,不然可以给你带封信。”

    端木青微微抬起眼看她,发现她脸上并没有异常,仿佛丝毫不知道端木竣前些时候来东离的事情。

    对于她的身份也说得如此简单明了,并不介意之前,端木青并没有当面承认自己是端木青的事实。

    “谢公主关心。”既然人家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听说嘉妃的胎是指定了你去照看?”

    端木青立刻打起精神来,很显然,这才是这一次离洛公主大驾光临的重头戏。

    “是啊!”脸上不露什么端倪,端木青点头道,“其实我医术浅薄,实在是被人捧得太高了,现在还在担心,会不会有负陛下所托呢!”

    离洛点了点头,像是在肯定端木青的担忧,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惊骇:“自然是会负的。”

    “啊?”

    站在一旁的阿朱阿碧都忍不住惊讶出声。

    离洛看了她们两个一眼,没有说什么。

    端木青淡淡出声:“阿朱,去国寺看看姑姑的事情料理的如何了,阿碧,却厨房下让准备几个菜,今日中午公主要在这里用午膳。”

    看到采薇还在外间的榻上刺绣,百媚随侍在一旁并没有出去。

    便知道这两个是心腹了,离洛也就不再担心什么:“是被我的话吓到了吧!”

    端木青笑道:“想必公主是知道什么,来给青儿提个醒的?”

    “君昊的那个媳妇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她淡淡的一句,却让端木青想起那时候贾文柔坑了自己一把还是眼前的这个女子替自己教训的。

    “昊王妃许是有什么地方误会青儿了。”

    离洛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在我面前你就不用装了,贾文柔那小妮子,做过什么事情我比你清楚。

    而且,你也放心,君好那里,已经狠惩过一番了。”

    “这是昊王夫妻的事情,青儿不敢过问。”端木青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乐。

    谁知道离洛一听,登时脸便沉了:“你要是再这么说话,我可不愿多跟你说了。”

    端木青果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用碗盖拨着被子里浮着的茶末。

    “你放心,郭嘉书这一胎绝对生不下来。

    东离不缺皇子,更不缺公主,这个时候的孩子都是用来牺牲的。”

    她的言语这么简单,但是话里的意思,却让人不得不心惊。

    若是光看她的表情,几乎都认为她说的是一些在平常不过的家常了。

    看到端木青的沉默不语,离洛接着道:“你不用觉得罪恶,这个结局就连郭嘉书自己都知道。”

    “那公主的意思是……”

    “其实很简单,你跟君昊在青州的事情已经很好地将你们两个牵连到一起了,若是因为你的照顾而让那肚子里的性命没有了的话……”

    她说着说着又顿了顿,才接着道:“自然就跟君昊脱不了干系了。”

    “这……”端木青摇了摇头,“不行!”

    她这样的反应倒是让离洛觉得好玩:“你倒是个直爽的性子,可是这不是你说行不行的问题。

    其实很简单,这一次是萧贵妃和那个郭嘉书一起设了个套给你钻,到时候孩子是你弄死的就行了。

    一方面报了淮州和青州的仇,另一方面又打压了君昊。”

    “他们怎么就那么肯定一定能够害到我?!”

    离洛看了端木青两眼,好一会儿才道:“当然一定!”

    这么肯定!

    “不过你有一个反手的机会。”

    端木青闻言抬头看向她,才发现她眼睛里隐藏着淡淡的笑意。

    “什么?”

    “贾文柔!”离洛笑道,“这是你最有利的一颗棋子。”

    “我不懂公主的意思。”

    “贾文柔是个最没有脑子的,说不定这个时候就在计划着怎么让你将郭嘉书的肚子弄掉呢!”

    离洛这样评价着贾文柔丝毫没有不妥的样子,好像确定着自己陈述的是一个事实。

    心里隐隐地闪过一丝怀疑,端木青眯着眼睛问道:“那公主的意思是……”

    “借贾文柔的手,除掉隐患。”她回答得十分自然,也很迅速。

    “你是说,我去将那个孩子弄掉?!”端木青有些不敢置信。

    抬了抬眉毛,离洛公主终于笑了出来:“

    为什么不?”

    看端木青有些惊讶的样子,她接着道:“孩子是你对手的,生下来,于你而言,是增长了对方的气势。

    不生下来,是你的隐患,既然有一石二鸟的功效,为什么不去做呢?”

    努力稳了稳心神,端木青笑道:“想不到公主倒是愿意替青儿着想。”

    “若不是因为你是君昊的妻子,我又怎么愿意?”

    离洛说着话视线在端木青的肚子上兜了一圈:“而且,我真心希望你什么时候也可以再一次替君昊怀上一个孩子,光明正大的。”

    这话说得再明白没有了,只要将贾文柔除掉了,到时候,她就可以名真言顺的嫁入昊王府了。

    “无论怎样,还是要谢谢公主的好意。”

    离洛微微有些惊讶:“你不相信我?”

    端木青连忙摆手:“公主多心了,只是这件事情毕竟关系重大,我还是要好好考虑清楚。

    让公主见笑了,青儿小家子气了。”

    离洛闻言,站起身来,笑道:“无妨,你要好好想想也是正常,毕竟还年轻,狠不下手人之常情。”

    待送走了人,端木青带着采薇和百媚一同回思归阁。

    “小姐,她可是诓骗小姐的?”

    端木青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虽然我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她说得并没有错,贾文柔是很有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来的人。

    而她说得东离后宫,本就是黑暗的地方,郭嘉书大概也真如她所说,早就做好了牺牲孩子的准备。”

    百媚惊讶了一声,最后眼睛里放出一点异彩:“那还要考虑什么?若是能够好好把握,小姐不但不用担这个风险,还可以除掉贾文柔那个贱-人。”

    百媚对于贾文柔可谓是深恶痛绝,从那一次之后,每天都恨不能这个人立刻就死了才好。

    端木青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样的计策,心里终归是有些不舒服。

    再怎么样,那毕竟是一条生命,就像是当时自己怀着孩子一样。

    就算郭嘉书真的有那个心肠,打算了牺牲孩子,终究心里还是有些感情的吧!

    正怔怔的思虑间,一转脸看到采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得停下脚步:“采薇你不同意是吗?”

    听到端木青的问话,采薇愣了一愣,看着她,然后又垂下眼去。

    既不摇头,也不点头。

    采薇跟着她的时间是最长的,这个丫头如今虽然不能说话了,但是她也一直都知道她的性子。

    想来温顺不过,心肠也软,只怕这样狠毒的计划她心里也是排斥的。

    “小姐!”一个男子突然在一旁的树丛里走出来,差点儿将三个人吓了一跳。

    竟然是叶慕白!

    这些天忙着令王妃的事情,端木青几乎将这个人都给忘记了。

    此时他完全一副园丁的打扮,而且手上还拿着大剪子,显然方才是在这里修剪草木。

    “是你啊!”淡淡的笑了一笑,“在这里可还习惯了?”

    听到这话,叶慕白两边看了看,确定没有什么人了才道:“小姐,我有话要跟你说!”

    端木青皱了皱眉:“什么事儿?”

    一开始就是打算让他在这令王府里好生过日子,所以她其实打从心底里就没有想过再让他帮忙做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他突然这么开口,让她立刻就想到大概又是为了那上次说过的三个月的事情。

    又看了看两边,确定没有别人,叶慕白才对端木青小心翼翼道:“这些天,昊王妃有些不正常。”

    端木青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解。

    叶慕白连忙又将脑袋凑过来接着补充道:“这些天,她请了不少大夫往昊王府里去,似乎是给她看病,但是我总觉得不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