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去昊王府盯着了?”端木青眉头一皱,问道。

    叶慕白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也只是一刹那,随即神色便冷肃了许多,而且眼中还带着一抹坚毅。

    “郡主说给我三个月的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把握的!我一定会让郡主你充分的信任我。”

    他这样的回答,让端木青有些无奈,看着他的眼睛,好一会儿都没有出声。

    “郡主不会是跟我说着玩的吧?”叶慕白突然警惕起来,眼睛里有些担忧,“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很想要报仇!”

    “自然是算数的!”端木青轻轻点了点头。

    长呼了一口气,叶慕白显然放心了许多:“那就好!”

    “你接着干活吧!我先回去了。”端木青对他淡淡一笑,便仍旧往思归阁去。

    “这个叶慕白决心倒是挺强。”百媚闻言笑道。

    扭头看了那个仍旧笨拙的修剪花木的男子一眼,端木青叹了口气:“其实,现在这样的生活又有什么不好呢?”

    能够不卷入是是非非当中是一种幸福,叶慕白此时鼓着一口气要报仇。

    那么报仇之后又该如何呢?

    如报仇这般的目的始终都不应该作为奋斗的目标。

    她原意是想让他在这样的生活中慢慢回到平凡的生活,平常的日子。

    没有人帮他,就他一个人凭借着自身的武艺又能够做到什么事情而让自己达到所谓的相信呢?

    只是没有想到,他到现在还是没有放弃。

    摇了摇头,端木青没有再理会他,只是希望他能够尽快放弃。

    且不管眼下,明日里可是要进宫诊脉的第一天,且将眼下对付过去才是正经。

    郭嘉书住得重华宫倒是符合她如今集盛宠于一身的身份地位。

    就端木青去过的几座后宫宫殿来看,也就仅此于萧贵妃的贤芙宫了。

    这也是自然,毕竟萧贵妃得宠这么多年,又掌握着协理后宫的权利,比这刚刚得势升起的嘉妃还是要强得多的。

    “是郡主来了!”

    端木青才走进重华宫,郭嘉书就迎了出来,一脸的笑意。

    “见过嘉妃娘娘!”

    见状郭嘉书一把扶起她:“这里没有旁人,郡主不必多礼。”

    端木青只是浅浅笑了笑:“臣女今日来是来给娘娘请平安脉的。”

    郭嘉书点了点头:“本宫知道。说起来,本宫和郡主也算是有缘了。

    当时我们三个同在一个宫里住,如今我成了嘉妃,文柔是昊王妃,你倒是我们当中最幸运的了,竟成了郡主。”

    她一脸明媚的笑意,委实是和那时候安安静静的女子相差太远,虽然她这么说话,端木青却很难将她联系到当时的那个女子身上。

    “娘娘说笑了,我们这当中,自然是娘娘最有福气的,现在还怀有了龙子,更是洪福齐天了。”

    端木青一边整理着带来的东西,一面寒暄着。

    说实话,这些话说出来,委实是有些虚伪的嫌疑,但是,这样的情况下,似乎还确实应该如此说呢!

    端木青也没有错过说到龙子时,郭嘉书眼里一闪而逝的黯然。

    但是,仅仅是一瞬间,她立刻又笑道:“这也是上天眷顾。”

    请她将手放在瓷垫上,端木青细细地替她诊脉,不敢有一丝懈怠。

    还好,确实是喜脉,曾经她和灵儿一起伪造过喜脉,自然不敢大意。

    万一人家也来这么一出,到时候,自己可就脱不了干系了。

    “娘娘的脉象稳健,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分健康,平日里多走动走动,晒晒太阳就好。

    臣女这就给娘娘开一副安胎的药方子,再去太医院问问看,以免因为臣女的医术浅薄而耽误了娘娘。”

    郭嘉书闻言淡淡一笑:“你也太小心了些,谁不知道你医术过人。”

    “马虎不得,马虎不得。”端木青也浅笑着回答。

    “那今日臣女就告退了,明儿这个时候,我再来替娘娘诊脉。”

    端木青又行了个礼。

    郭嘉书叹了口气:“我们终究是生分了。”

    这颇像是自言自语,还不等端木青回应便又笑看着她道:“本宫知道你也忙,就不留你了,反正以后你也天天来。”

    端木青笑着告退,走出重华宫忍不住再看了一眼宫门。

    心里叹了口气,都说后宫是吃人的地方,果然不差。

    其实,吃的不一定是人的性命,最主要的是灵魂。

    此时的郭嘉书已经和后宫里的那些女子没有什么区别了。

    想到方才瘫倒孩子时,她眼里的那一抹黯然,端木青不由地皱了皱眉。

    难道,真的要那么做吗?

    想不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熟人,蒙卿看到端木青的时候,微微露出笑容来。

    “你怎么也在这儿?”经过令王妃的事情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倒是好了很多。

    相处起来更像是朋友一样。

    偶尔他也会去令王府跟端木青聊聊天。

    只是毕竟两个人都有事情要忙,而且现在他在吏部也算是正式当值了,就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

    “我有些事情来找皇兄。”说着看了一眼她的身后,“来看嘉妃的胎?”

    端木青转脸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便点了点头:“是啊!莫名其妙担了个这个责任。”

    “小心为上。”

    “我知道!”

    “有什么事情让人告诉我。”说这话的时候蒙卿停下脚步看着她道。

    端木青也停下脚步看着他的眼睛,笑着点头:“放心吧!”

    听到她这话,蒙卿便笑了:“说起来,我根本就是你的灾星。”

    “嗯?此话怎讲?”

    “你回头想想,我好想给你造成了不少的麻烦,那家伙没少吃我的醋。”

    他树哦的是谁,端木青自然清楚,也忍不住笑了。

    但其实,回头想想,他并不是给她制造麻烦,而是一直在替她解围,将她从难看的境地里救出来。

    只是某个家伙从来都不肯那么轻易的让她好过。

    想起韩凌肆,端木青就有些堵得慌。

    “好了,我这个时候可不想提他。”端木青浅笑着道,并非是开玩笑。

    蒙卿点头:“好吧!去你那儿吧!我正好不想一个人吃饭。”

    “好啊!”

    看着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身影,玄色的身影静静地坐在屋顶上。

    奇怪的是,这一次他竟然没有感到很不爽,反而有种淡淡的安宁。

    她还能如此淡然的笑着,便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就算她此时不愿意提起自己,也没有关系,总有一天,她会回来的。

    想到这里,韩凌肆淡淡一笑,随即站起身来,很快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送走了蒙卿,走进屋子里就看到地瓜歪着脑袋趴在桌子边,一旁的灵儿拿个小梳子再帮他梳理头发。

    两个人看上去都是十分享受的样子。

    “你们两个倒是过得舒坦。”笑吟吟地走进去,端木青先问灵儿,“这几天你跑哪儿去了?”

    灵儿听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地瓜说东郊那边有一家酒楼不错,我去试了一下,果然好多菜色都是上佳的,而且我一次性又吃不完,所以,多分了几次了。”

    果然又是吃的,只怕这几天都撑死在那里了。

    端木青摇了摇头,这两个人在一起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个有事没事就到处钻找好吃的,另一个得到消息就马不停蹄的去饕餮一番。

    “怎么样?”不再理会灵儿,端木青扬了扬下巴问道。

    这话自然是文地瓜的。

    地瓜撑起一只眼睛的眼皮,仍旧又闭上了:“也没怎么样,就是那个女的把你的药给倒了。”

    “意料之中,”端木青抬了抬眉毛,“还有呢?”

    “喝了另外的一副药,是她的心腹丫鬟在宫里头自己熬的。”

    端木青在接到要替郭嘉书照顾身孕的旨意时,就跟地瓜说好了,日后每次她入宫去替郭嘉书诊脉,都让他跟过去,好好留意重华宫的一切细节。

    “药方知道不?”端木青含笑地看着他,眼睛里却不是在询问的意思。

    地瓜猛然间睁眼,却只是为了瞪她一眼,然后又发现再怎么瞪这个女人,她也还是一副淡淡的笑意,没意思极了。

    所以又仍旧闭上了眼睛:“你以为我是你啊?!闻一闻药味儿,就知道药方子是什么。”

    百媚刚刚走进来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笑,却没有说更多。

    “这么久了,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我的性子啊!”

    端木青没有理会他的抱怨,淡淡道。

    又瞪了这个总喜欢穿青色衣衫的女子一眼,地瓜从怀里掏出一小包东西:“真是累死我了,那个丫鬟将药渣子埋到垃圾堆旁边的,我跑到那种地方给你挖出来的。”

    他带来的只有小小的一包,但是地瓜如今也熟知她的要求,将每一样药材都囊括了,而且占的比例也和实际上的差不多。

    端木青不理会他的抱怨,小心翼翼地查看着每一样东西。

    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过了好半晌才对百媚道:“让莫失晚上来一趟。”

    虽然不知道端木青是要做什么,但是这个时候,她只有毫无条件的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