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冬天的通灵谷也变得没有什么灵气了,端木青带着采薇来到这里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这里的荒凉,就连门前的枯草都没有清理。

    伸手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竟然没有人来应门。

    想了想,伸手推了一下,门竟然一下子就给推开了。

    端木青径自走进去,兜头便是一脸的蜘蛛网,才发现这个屋子似乎已经久无人住了。

    这个发现让她很是惊讶,将门推开,让光线充分透进来,才发现原来整个屋子都布满了灰尘,很显然屋子里的人已经离开很久了。

    那个桌子上的夜明珠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桌子后面的藤椅上也布满了灰尘。

    正怔怔打量屋子的时候,门突然响了,一回头就看到采薇脸色凝重。

    “怎么了?”端木青走过去询问道。

    采薇伸手指了指屋后。

    屋后荒草凄凄,但是已经被采薇采出了一条小道,而那小道的尽头竟然是一副骸骨。

    端木青连忙走过去,几乎立刻就可以确定此人就是通灵老人。

    只因为通灵老人原本就是一个侏儒,身材较常人大异,所以要辨别还是十分简单的。

    最初的惊骇过后,端木青蹲下身去,仔仔细细地检查着这一副骸骨,结果却让她自己都感到惊讶。

    采薇疑惑地看着端木青,她的意思端木青明白,却还是微微摇了摇头:“不是他杀。”

    从这副骸骨看来,确实不是他杀的样子,而像是自然死亡。

    并且,端木青发现,在这具骸骨的身旁,用石头摆放了一个有些奇特的图形。

    但是她是认得的,跟自己手钏上的图案是一样的。

    那时候令王妃以为她真的怀孕了,也曾将这个图案绣在打算给她的孩子的肚兜上。

    她知道,这在隐国,是祈福的意思。

    他,是在给隐国祈福吧!

    又看了看那个简单的屋子,她突然想起那一次在这里,听他说起那场战争时的样子来。

    或许,他心里的家就只有那个神秘的隐国吧!

    所以,就算是走到生命的尽头,也还是不愿意呆在这个房子里,而宁愿走到屋外,在天地间死去。

    至少,天,还是同样的一片天空,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抬头看着天空,端木青的心渐渐地沉下去,仿佛重重的压了一块大石头。

    不知道还有多少隐国人,这样默默的死在这片土地上,不知道还有多少隐国人,在心里期盼着回到自己的土地上。

    回家!

    她一定要找到他们回家的路,一定要将他们都带回去。

    从屋子找到一些铺垫的东西,端木青将通灵老人的骸骨火化,然后小心地装在瓷坛里,用布包好了,终有一天,她会将他的灵魂,带回隐国。

    确定了屋子里没有什么东西之后,端木青才离开,回到令王府,便将地瓜叫了过来。

    “这是什么东西?”地瓜一来到思闺阁便看到桌上的白色瓷坛。

    此时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端木青单独将他叫过来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此时的地瓜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的常态,正经着问道。

    “这是一个隐国人的遗愿。”

    听到隐国两个字,地瓜的眼睛里十分少见的露出哀伤来。

    看到他这样的眼神,端木青又想起通灵老人那一张满是褶子的脸。

    “据我所知,隐国人出现在华天大陆之后,基本上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导致身体上的缺陷。

    灵儿和你算是例外,两个人使用异能之后仅仅是身体困乏,并没有见到其他的症状。

    但是,像我娘,秋白,通灵老人,大多短寿,我娘是身体逐渐衰败,秋白国师我不知道,通灵老人是加速衰老。

    而夜魂,却是寿命缩短,我想,大概是因为隐国人的异能与这里并不适应的缘故。”

    地瓜想不到端木青竟然认识这么多隐国人,这让他又惊又喜。

    “他们……你……”

    心情激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组织了一下语言,地瓜才问道:“你是怎么找到他们的?我想一定还有很多隐国人隐匿在角落里,能不能将大家都找到?”

    端木青道:“今日我找你,是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

    地瓜点了点头:“你说。”

    “如今,我身边就只有你跟灵儿,但是灵儿似乎对隐国的事情一无所知,而且她的性子也确实不够稳妥,所以,只好暂且瞒着她。

    这些天来,我也看出来了,实际上你还是想要回到隐国,不然你也不会这么帮我。”

    “我相信你那时候跟我说的话。”此时的地瓜哪里还有平日里小孩子的样子。

    他的眼神,任何人见了,只怕也没有办法认为会是一个小孩子。

    “这个坛子里,是我之前见过的一个老人的骨灰,就是我方才跟你说过的通灵老人。

    他也是隐国人,会读心术,他告诉我一些我都有些不敢相信的事情。”

    “什么?”地瓜的神情有些紧张的样子,一双眼睛也紧紧地盯着端木青,好像生怕错漏了什么。

    “我上次跟你说,我母亲是秋恬,那是因为我从小就是在她身边长大的。”

    端木青认真说道,并无任何一丝玩笑的味道。

    “你的意思是恬姑不是你母亲?”

    点了点头,端木青依旧看着他:“我相信你既然知道我娘也就是秋恬这个人,就应该知道她是雪女的贴身侍女。”

    地瓜听着她一字一句的说出来,脸上的表情不是不惊讶的,许久许久才激动起来。

    他“噌”地一声从凳子上站起来,定着端木青的眼睛一动不动,身子却有些颤抖。

    “你……你……”哆嗦着嘴唇,才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

    狠狠地咬了下自己的舌头,地瓜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你是雪女的女儿?!”

    不需要端木青的回答,她的表情便说明了一切。

    “我想,这应该是真的。”

    待地瓜的情绪稳定了些,端木青才淡淡道。

    谁知道,地瓜的反应强烈程度圆圆地超过了她的预期。

    当听到她肯定的话之后,这个有着孩子身体大人灵魂的人,竟然顿时哭出声来。

    不是抽噎,不是啜泣,而是真真正正地嚎啕大哭起来,直接瘫软在地的哭。

    这让端木青一时间慌了手脚。

    “地瓜……”好一会儿缓过神来,连忙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子摇了摇他。

    谁知道地瓜竟然一把抱住了端木青:“雪女……呜呜呜……呜呜呜……”

    这让端木青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本意是找他来商量事情的,结果竟然是这样。

    “好了,地瓜……”

    “雪女……我们可以回家了,我可以回去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她知道,此时扑在她怀里的这个人,虽然只有十岁的样子,但是确确实实的是一个三十岁的男子。

    此时,地瓜这样的嚎啕大哭,顿时让端木青也感到一阵心酸,若不是发自内心的渴望,又怎么会让一个大男人这样子哭出来。

    好久,似乎过了好久,地瓜才止住了哭声。

    哭过了之后,却满是激动,将端木青看了一遍又一遍,好像才第一次见她。

    “我从来没有近距离看过雪女,也不知道她到底是长得什么样,但是,我只知道在隐国人的心里,雪女就是我们的神。”

    这话叫端木青不知道怎么接才好,按照通灵老人的说法,此时的她应该是雪女唯一的血脉,也就是下一任雪女。

    不!她的生母已经过世了。

    她,就是现任的雪女。

    “我让你失望了。”为了缓解此时的气氛,端木青笑道。

    地瓜猛地摇了摇头,然后才眼巴巴地看着端木青:“我们会回去的对不对?”

    这样的眼神,这样的渴望,端木青根本就无法拒绝。

    重重地点了点头:“会回去的。”

    说完之后,又再一次说道:“不管有多难,不管会遇到什么,我们一定会回去的,一定会,回到我们自己的家!”

    眼睛还红红的地瓜便立刻笑了:“好!”

    “我今儿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你说,怎么做?!”一听到这话,地瓜顿时来了精神,直接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

    “我想,这个东离甚至还有西岐,一定还有许多的隐国人。

    我之前一直都在查当年的战争,想要找到一个人好重新找到当年他们去隐国的路。

    但是,一个两个都失败了,似乎有人在我们的背后破坏。

    我想,事情发展到此时,大概已经有人注意到我了,再按照这个思路下去,想来不会有什么结果。

    所以,我决定换一个方式,那就是先找到我们自己的人,然后大家集思广益,说不定就能够将隐国的具体位置找到。”

    看了一眼桌上那个白色的瓷坛,端木青接着道:“看到通灵老人的过世,我才醒悟过来,隐国人的时间其实不多了。”

    地瓜知道端木青的意思,通灵老人是这样,秋恬是这样,秋白也是这样,大概此时还在华天大陆上的隐国人,大多数都已经站到了死亡的边缘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