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啪……”随着一声脆响,一只彩绘鸾鸟呈祥的汝窑盅子摔碎在地。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将本宫最喜爱的盅子摔了!”

    端木青还没有在盅子被摔的事情中缓过神来,郭嘉书咄咄的言语就响在耳边。

    东离这一方面和西岐是一样的,那就是皇权至上,君为臣纲。

    所以,当下,端木青便跪倒在地。

    “青郡主!那可是陛下因为娘娘怀有龙子的缘故,而特意送给娘娘的啊!”

    一旁郭嘉书的贴身侍女惊骇地对端木青道。

    “我……”

    “来人呐!给本宫将青郡主带下去,站在廊下,本宫不想看到她。”

    郭嘉书气得浑身发抖,指着端木青的手指都有些发抖,言语更是气急败坏。

    “哟!这是怎么了?”一个女子绵长的声音从外头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郭嘉书虽然气闷,却也只能立刻起身,还没有走出去,萧贵妃便已经带着人进来了。

    “见过贵妃娘娘!”

    就算此时郭嘉书身怀有孕,且二人是姨甥关系,但是毕竟萧贵妃的位分摆在那里,该有的规矩还是不能错了。

    “本宫看年关将近,如今你身子重,怕错了点儿什么,特地过来看看。

    谁知道才走到外面就听到你在这里发火,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萧贵妃携了郭嘉书的手,让她坐在炕上,脸上还是温暖的笑意。

    然后才转脸看到仍然跪在地上的端木青,惊讶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青郡主怎么跪在地上了?”

    郭嘉书顿时脸上不好看了,勉强道:“没事没事,是青郡主失手杂碎了我一只盅子,她怕我怪罪。”

    萧贵妃果然转脸看向地上的那一堆碎瓷片,顿时失口喊了出来:“这不是陛下送给你的吗?”

    没有接过萧贵妃的话头,但是郭嘉书脸上那一脸肉痛的样子却是十分的明显。

    “这个盅子可是陛下特意为你打造的,全国也就这么一只,这……”

    “我方才也是太急了,才失口说了青郡主两句,其实也是一时不小心,回头我跟陛下讨个情,陛下念在我身怀有孕的情面上,应该也不会怎么追究。”

    萧贵妃点头,也不无可惜道:“陛下怪罪是一回事,到底是这么一个东西没了,你心里头还是舍不得的吧!”

    “算了,青郡主,你回去吧!今日的事情,本宫也不想追究了。”

    没有回答萧贵妃的话,郭嘉书而是转脸对端木青道。

    言语间称不上十分无礼,可是脸上的不满却是明明白白的,任何人看着也都知道嘉妃娘娘对青郡主的这个莽撞行为可是恼恨到了极点。

    端木青也不停留,只告退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只因为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由不得她主导的。

    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就这么发展着,明显的就是一个局。

    所谓的失手将盅子打翻,也不过是个借口。

    她根本连袖口都没有碰到那盅子。

    人走远了,郭嘉书才收敛了脸上的恼怒,而是带上了些淡淡的忧愁:“姨母,我们……没有别的路了吗?”

    萧贵妃一直看着端木青身影消失的地方,此时听到这话,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难道你还以为会有退路?

    而且我早就已经将利害分析给你听了,这是你最好的选择。”

    萧贵妃此语说得十分严肃和认真,但是转脸看到郭嘉书忧愁的神情,有缓和了颜色。

    “嘉儿,你不要犯傻了,你父亲为什么将你送进宫?还有端木青在淮州给你父亲的难堪,难道你能忍?”

    郭嘉书压下心里的怨怼,不解地问道:“既然我们知道她是端木青,她冒充姬如燕的身份选秀,这就是死罪一条,为什么不可以直接揭穿她呢?”

    “你想得太简单了。”萧贵妃轻轻摇了摇头。

    “首先我们没有证据,要证明她是端木青,要找到一个在西岐认识端木青的人,在东离找到一个认识姬如燕的人。”

    “这还不简单?”郭嘉书讶异道。

    “这当然简单!”萧贵妃道,“镇西王府那边就算是再厉害也总会有突破口,但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那么多人都知道她是端木青,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郭嘉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睁着眼睛疑惑地看向自己的姨母。

    “因为大家都不敢肯定陛下的态度,我们都知道她是端木青,难道陛下不知道?你要知道陛下可是在西岐见过她的。

    可是陛下不但没有揭穿,而且还肯定她姬如燕的身份,封她做郡主!这就是他的态度。

    端木青顶替姬如燕的身份来选秀,这其中牵涉到镇西王府。

    而这又是一个咱们东离十分离奇的存在,只怕连陛下也不敢轻易去动的人,端木青其实是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形成的保护-伞给保护了起来。

    你想要通过端木青的身份来做文章,我只能说,你想得太简单了。”

    郭嘉书越听,心便越发往下沉,到最后,几乎压在她心底沉甸甸的无法呼吸。

    见她许久不说话,萧贵妃突然笑道:“你该不会是舍不得腹中的孩子吧!”

    她这话一出,郭嘉书几乎是同时,右手护住了小腹。

    但是立刻她便反应过来,一抬头就看到萧贵妃含着森森冷意的笑容,只得勉强笑道:“入宫之前,嘉儿便知道这后宫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姨母不是别人,为嘉儿考虑之处,嘉儿心里都记着呢!”

    并没有回答萧贵妃方才的话,但是这一番言论对于萧贵妃来说,确实已经足够了。

    “时间不早了,我还有许多事情呢!”萧贵妃说这话,便扶着宫女的手站起来,“就不多坐了。”

    郭嘉书也跟着起身:“姨母慢走。”

    和方才端木青在时的礼仪已经完全不同。

    萧贵妃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走到门口又想到一事:“药都有按时喝吧!”

    心,猛然间一紧,脸上不敢露出丝毫情绪,只是轻轻点头道:“姨母放心,每天都按时吃着呢!”

    不再说什么,萧贵妃这才带着人,依依然离开。

    带到整个宫里都安静了,郭嘉书才跌坐在椅子上。

    贴身侍女忙道:“娘娘小心些,肚子里还有龙子呢!”

    这话让郭嘉书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苦笑来。

    “孩子……”

    另一个侍女便端着两碗药走了来。

    托盘上,一青一白两只碗。

    将托盘放下,侍女将那青色的碗端过来,递给郭嘉书。

    白玉葱管似的手指端着青色的碗,尤其显得肤白胜雪。

    可是,碗里头那黑漆漆的药汁,却让没人蹙了峨眉。

    不由的转脸去看那白色药碗,心里,终究还是不忍。

    “娘娘,喝吧!”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家小姐的心思。

    可是,打从进入这皇宫的第一天起,这就是注定了的命运,容不得犹豫和迟疑。

    说完,便将端起那白色药碗,将碗里的药倒入了墨竹根底下。

    轻轻地闭上眼睛,郭嘉书终于还是将药碗送到嘴边,随着药汁涌入口中,两行清泪也顺着脸颊滑落在碗里。

    “小姐,郭嘉书这一次的陷害未免也太明显和低劣了一点吧!”百媚得知事情的经过后,愤愤不平。

    采薇则是一脸的担忧。

    “而且,看样子那只盅子应该是确如她所说是韩渊赏的,现在她又没有从小姐你这里得到半分好处,自己还赔进去那么一只盅子,不是傻吗?”

    端木青听着她的话,转脸去看采薇,却见采薇皱着眉轻轻地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采薇受到的熏陶多一点儿。”

    不接这话的意思,百媚视线在她们两个人脸上扫过,问道:“这话怎么说?”

    “若真是通过这么一件小小的事情来刁难我,郭嘉书的脑子当真是被牛吃了。”

    “那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百媚嘴上虽然在问着,自己的脑子却也飞快地转了起来。

    如今跟端木青在一起,见到了许多以前都没有见过的人,也看到了很多以前想都不会想的事情。

    “看着吧!这样的事情还多着呢!”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

    确实是如端木青所说,这样的事情多得很。

    青郡主到重华宫给嘉妃娘娘请平安脉也越发的战战兢兢了。

    嘉妃娘娘怀孕之后,性情大变,似乎与青郡主格格不入。

    青郡主一向脾气十分好,面对嘉妃娘娘的种种刁难,都保持着礼仪和尊重。

    嘉妃娘娘说要换太医来。

    青郡主今日被罚跪了。

    ……

    这些都是从那日之后渐渐在宫里头传开了的流言。

    听到自己侍女的报告,红唇扬起,眼睛里的恨意也越发尖锐了些。

    “郭嘉书果然舍得,这一次的事情,只怕算是她牺牲最大的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从我们踏进这皇宫开始,就注定了不再是从前王府里的女儿。

    端木青!我就不相信,你还会安然无事!”

    笑,低低地从红唇中溢出,在这冬天冰冷幽深的闺房里,散发出阵阵的寒意。

    ~~~~~~~~~~~~~~~~~~~~~~~~~~~~~~~~~~~~~~~~~~~~~~~~~~~~

    小寒:晚点还有一章,亲们先看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