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年味儿越来越浓,街上到处都是红色的灯笼。

    虽然韩凌肆整顿朝纲让整个长京都陷入了一种类似于死水般的沉寂里。

    但是,年还是要过,热闹还是会有的。

    相对于外面大街上热热闹闹的气氛,重华宫里的温度可谓是冰点。

    此时再见到郭嘉书,端木青已经不奢望能够有一个笑脸了,就算是面无表情都好啊!

    偏偏此时的嘉妃娘娘还是如同这些日子以来的一样,秀眉微蹙,不乐意三个字都几乎是写在脸上的。

    “本宫不喜欢你给本宫诊脉。”

    看到端木青放在桌上的小瓷垫,郭嘉书皱了秀眉,不满道。

    但是端木青只是微微一笑:“这是陛下吩咐的,臣女不敢不尊!”

    郭嘉书厌恶地看了一眼她:“你去跟陛下说一声,不想替本宫诊脉好了。”

    对于她这样的言语,端木青丝毫不吃惊,而是淡淡道:“这话在最开始臣女就已经说过了。”

    “你的意思是本宫的错咯?”闻言,郭嘉书一双柳眉顿时倒竖,冷声问道。

    端木青轻轻地摇了摇头:“娘娘言重了,想来娘娘如此不喜臣女来请平安脉,也是因为臣女做得不够好。

    但是之前臣女便已经百般推诿,陛下却并不以为意,到此,若是娘娘实在不喜臣女,不如娘娘亲自去回陛下比较好。”

    “你……”郭嘉书被这番话气到了,“噌”地便站了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端木青摇头:“臣女所说的不过是实情,还请娘娘不要激动,小心肚子里的龙子。”

    这个时候的郭嘉书已经显怀了,这么着急的站起来,就是端木青也看着有些心惊。

    只是她是打定了主意,来到这里,便保持淡定,所以,说起话来还是这样不温不火的样子。

    “本宫不喜欢你!”

    “臣女明白!”端木青还是那样软软的样子。

    “你是不是也受够了本宫?!”

    郭嘉书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问道。

    端木青连忙垂下头去:“臣女不敢。”

    “昊王妃来了。”侍女轻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端木青眼睛微微眯了眯,却没有露出什么异样来。

    “姐姐来了!”郭嘉书听到通报连忙绕过端木青迎了上去。

    贾文柔笑吟吟地行礼:“见过嘉妃娘娘。”

    “行了行了,我们姐妹两个,这般客套做什么?”

    当着端木青的面儿,郭嘉书亲热地挽着贾文柔的手笑道。

    “这规矩还是得要守的呀!毕竟不是在宫外了。”

    这个时候贾文柔看到端木青还在,便淡淡地点了点头,并不似之前那般假意的客套。

    “姐姐这个时候怎么来了?都快要过年了,府里头应该有很多事情才是。”

    完全不顾及今日端木青还未曾替自己诊过平安脉,郭嘉书便自顾自地跟贾文柔拉起家常来。

    “我这不是听说你这些日子以来心情不太好吗!特意过来陪陪你,你如今身在孕中,可不能马虎了。”

    提起这个郭嘉书便一脸烦闷的样子:“别提了!”

    听到这话,贾文柔抬眼看向端木青,然后又转脸看向郭嘉书:“我们好久没有一块儿说说话了,不如让青郡主先回去吧!”

    郭嘉书闻言,果然对端木青道:“本宫这儿没有什么事情了,郡主回吧!”

    “娘娘今日的平安脉还未曾诊过。”端木青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像是例行公事一般道。

    这顿时让郭嘉书烦躁了:“本宫说得很明白了,不需要!”

    “这是臣女的责任!”相对于她的咆躁,端木青表现得犹为冷静。

    贾文柔眼看着这气氛,连忙笑着打圆场:“好了好了,姐姐何必动这么大的气,就让青郡主替你看一下就是了,这平安脉也就是一会儿的事情。”

    郭嘉书却似乎是固执了起来,执意不动。

    端木青也淡然,就是静静地站在一旁,也不催。

    贾文柔脸上露出隐隐的着急,心里却乐翻了天。

    没想到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一天,端木青会站在这里被人当做下人一般,看人脸色。

    要不是这件事情不能拖,不然,让她多过几天这样的日子也算是大快人心了。

    “皇上驾到!”随着一声奸细的嗓音,一群人便涌进了重华宫。

    端木青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眼角的余光似乎是不经意一般地扫过贾文柔。

    韩渊似乎心情很好,走进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

    “今日天气甚好,嘉儿应该多出去走走才是。”

    挥了挥手,免去所有人的礼,韩渊笑呵呵地对郭嘉书道。

    端木青看着身为韩凌肆父亲的韩渊,又看了看郭嘉书,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后宫的女子。

    “青郡主也在呢!”不等郭嘉书开口,韩渊又将视线转到端木青身上,“这几个月来,辛苦你了,怎么样,嘉妃肚子里的龙子都还好吧!”

    “回陛下,娘娘一切皆好,龙子也十分健康。”

    “好好好,朕选你来替嘉妃……”

    话未说完,贾文柔便惊呼道:“娘娘,你怎么了?!”

    顿时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随着她的声音看向郭嘉书。

    不知道为什么方才还脸色如常的郭嘉书此时脸色苍白,眉头紧皱,汗如雨下,整个人更是往下腰,死命的护着小腹,似乎十分痛苦的样子。

    “嘉儿!”韩渊也是吓了一跳,连忙抱住郭嘉书,“你怎么了!”

    “陛下!好痛,臣妾……臣妾的肚子……好痛!”

    郭嘉书一只手护着肚子,一只手紧紧地拽着韩渊的衣襟。

    “怎么会这样!方才不是还好好的吗?青郡主也说你的胎很好啊!”韩渊几乎心急如焚,求助似的看向端木青。

    “陛下……孩子……孩子好像很不好!”郭嘉书拼命地呼吸,断断续续道。

    韩渊将她往房间里抱去,直接对端木青道:“青郡主,快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陛下,我不要!我不要她!”听到这话的郭嘉书顿时激动了起来,一个劲儿的反对着。

    “什么?!”将她放到床上,韩渊又急又疑惑,“嘉儿你说什么?!”

    “陛下!”郭嘉书有些急了的样子,“我不要……不要她给……给我看!”

    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是要坚持不让端木青给她诊断,这是什么意思,韩渊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不会不知道。

    当下便将狐疑的目光投向端木青。

    端木青确是置若罔闻,脸上也带着些焦急的神色:“陛下,娘娘的情况看起来非常的奇怪,请让臣女替娘娘看一下。”

    端木青这样的态度更加让韩渊不解了。

    “不!陛下……不要!”郭嘉书的声音已经十分疲惫了,但是语气里的坚决却那样的鲜明。

    “娘娘,你的情况很不好,还是让青郡主替你看一看吧!毕竟龙子要紧啊!”

    贾文柔一脸着急,几乎都快要掉下泪来。

    尽管如此,郭嘉书的态度还是十分的坚决,因为汗水而濡-湿的头发贴在额头上,嘴唇也显得十分干燥:“她……她会害死我的孩子的!”

    “什么?!”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提着一颗心,所以屋子里相对来说十分的安静,郭嘉书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青郡主,嘉妃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渊陡然间回过头看向端木青,严厉问道。

    然而,端木青还是原来的表情,从容地跪倒在地:“臣女不知!”

    带着狐疑的态度看了端木青一眼,韩渊立刻吼道:“去!把太医院院判宣来!”

    似乎听到这句话之后,心里安定了些,郭嘉书的情绪也好了很多,只是痛苦似乎还是没有缓解。

    这让韩渊也微微地松了一口气,再转脸看向端木青:“朕暂且不说方才嘉妃说的那句话,朕且问你,你确定嘉妃肚子里龙子没有问题。”

    “是!”端木青回答得干脆响亮,“自从陛下授意以来,臣女一直都在照看着嘉妃娘娘的胎,确定龙子并无异样。”

    原本对于这话,韩渊以为端木青多少还是会辩解一二的,但是她这样肯定的态度,却让他有些琢磨不透了。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看了一眼床上的郭嘉书,端木青似乎在思索什么,最后还是拜倒在地:“这……臣女未曾替嘉妃娘娘诊脉,不敢妄言。”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实际上,对于娘娘此时突然的发作,臣女也感到十分的奇怪。”

    眼看着太医院的院判还没有来,韩渊心里也不由的有些着急:“要不……还是让青郡主替你看一下吧!”

    这话当然是跟郭嘉书说的,但是郭嘉书一听,却立刻激动了起来:“不……陛下,求您,救救我的孩子!不要……不要让她来!”

    这样的言语,让这间屋子里所有人看端木青的眼神都带上了一种怪怪的味道。

    深宫中,嘉妃说出这样的话,里头是什么意思,谁人不知。

    可是偏偏的,韩渊没有说什么,也就让任何人都无话可说。

    正在僵持着,外面通报声传来,院判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