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一生通报对说有人来说都是一个福音,郭嘉书也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眼睛里带着期望看着韩渊。

    “别急,看看太医怎么说。”韩渊一面让开位置,一面对郭嘉书道。

    院判进来正要行礼,就被韩渊给拦下了:“赶紧替嘉妃娘娘看看!”

    知道事情干系重大,那院判也不敢多做耽搁,当下便跪在郭嘉书的床塌下,小心翼翼地替郭嘉书诊脉。

    整个屋子里的人,大气也不敢出。

    院判诊断出来的结果事关龙子,而且还和端木青有关。

    若是肚子里的孩子并不像是端木青所说的那么健康的话,她未免就有谋害龙子的危险了。

    但是此时,与这件事情干系最大的端木青却垂着头一语不发,脸上似乎隐隐的有紧张的神色,只是还保持着镇定。

    贾文柔唇边漾出来一丝淡淡的笑意。

    待会儿,就让你镇定不了!

    好一会儿,院判才算是诊完脉了,但是众人看到此时他的脸上却是冷汗涔涔。

    光是这样,就让众人能够确定,床上那女子的胎一定有问题了。

    韩渊顿时便将视线投向端木青,眼睛里的怀疑不言而喻。

    “怎么样?!”

    “回……回皇上,娘娘,娘娘的胎似乎……有问题啊!”实在是干系重大,院判此时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这样的反应,说是有问题,着实是往轻了说了。

    太医院的一介院判是这个反应,说明了什么?!

    多半孩子是保不住了。

    贾文柔皱着眉头道:“真是奇怪,嘉妃娘娘不是一向都挺好的吗?怎么突然间这样严重起来。”

    听到这话,韩渊沉声道:“青郡主!这是怎么回事?!”

    端木青从人后走出来,跪倒在地,言语不卑不亢:“回陛下!今日臣女还未替嘉妃娘娘诊脉。

    今日臣女正要给娘娘请平安脉的时候,昊王妃突然来了,娘娘便没有了心情,让臣女回去。

    但是臣女想着陛下的重托,不敢有丝毫掉以轻心,所以才一直等着,然后陛下便来了。”

    “难道娘娘的胎偏偏就今日出了问题不成?”贾文柔立刻反问道。

    她话音才落,还不等韩渊说话,顿时就有一个宫女跪倒在地,浑身发着抖道:“回……陛下……奴婢……奴婢有话说!”

    韩渊眼神越发的阴沉下来:“什么事?!”

    “其实……其实这些天以来……娘娘……娘娘一直腹痛不舒服!”

    她的话一出,端木青再一次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你胡说!”此时的她也镇定不了了,指着那宫女厉声道,“我每日来替嘉妃娘娘诊脉,她的身体和腹中的龙子都十分健康,哪有腹痛之说!”

    “父皇,彩月是嘉妃娘娘从娘家带过来的丫鬟,对嘉妃娘娘的情况再清楚不过了,此时怎么样也没有胡言乱语的动机啊!”贾文柔仍旧道。

    韩渊看了看地上的彩月,又转脸看端木青。

    彩月跪在地上,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而端木青,也是皱着眉头,十分紧张的模样。

    之前就知道,韩渊对于这个姬如燕有所偏爱,此时看到他似乎有些犹豫的样子,贾文柔立刻再加了一把火。

    “父皇,儿臣和嘉妃娘娘一直都是闺中好友,娘娘怀孕的这段时间以来,儿臣也常入宫来陪伴娘娘。

    实际上,娘娘私下里告诉儿臣,她对青郡主为她保胎一事十分不满。

    儿臣想着当时她是十分同意的,不知为何会有这样的言语,待细问,她却又不肯说了。

    只是看上去十分忧愁,儿臣一直担心会有什么事情,但是青郡主又一直都不愿意将这件事情转到他人手上去,没想到今日真的出事了。”

    贾文柔面上带着忧愁,眼睛里头却是满满的得意。

    “奴才也在宫里头听到过说嘉妃娘娘和青郡主不合的话。”说话的是随侍在韩渊身边的一个太监,看样子,地位应该不低。

    韩渊看向端木青,沉声问道:“青郡主,你来说,方才昊王妃说的是不是真的?”

    端木青腿一软,连忙回答道:“回陛下,臣女确实和嘉妃娘娘有所不合,但是完全是性格原因,与臣女替娘娘保胎一事,没有任何关联。”

    “萧贵妃到!”随着通报声,萧贵妃一脸焦急的就进来了。

    韩渊还不等她开口,就让她不用行礼了。

    “人呢?怎么样了?龙胎有无大碍?”

    韩渊摆了摆手:“还不知道,只怕是有些事情。”

    萧贵妃一听,脸都白了,转脸看到跪在地上的端木青,立刻厉声问道:“青郡主,该不会是你心怀怨恨做出这种事情来吧!”

    端木青还没有开口辩解,她便又怒道:“若是嘉儿有个三长两短,本宫只拿你是问!”

    “这是怎么回事?爱妃为何说青郡主心怀怨恨?”

    韩渊有些不解她这话,疑惑问道。

    “陛下有所不知,青郡主替嘉儿保胎的这几月以来,和嘉儿相处得并不愉快,就是臣妾还曾经亲眼撞见两人起矛盾。

    而且嘉儿在孕中,脾气难免不好,青郡主也不是十分注意,所以便常常惹得嘉儿不高兴,时常让青郡主难堪。

    臣妾也曾经跟嘉儿说过,但是这女人怀孕脾气大点儿是正常的,所以时不时的还是可以听到宫里有关于两人不和的传言。”

    说着话,萧贵妃又看向端木青,那个眼神,很明显,赤-裸-裸的怀疑!

    韩渊听到这话也看向端木青,眼神却较方才严厉了许多。

    “且不要说这些了,先看看嘉妃的孩子有没有问题才是正经!”

    一个女子冷冷的声音传过来,让屋子里的人精神都是一震。

    “见过陛下!”皇后走了进来,方才给韩渊行礼。

    韩渊微微点头,其他人才忙不迭地拜见皇后。

    “萧贵妃也是!”皇后看了她一眼道,“这个时候是说这些的时候吗?你不寻求着怎么救治嘉妃,却在这里派是非,是什么做派?”

    萧贵妃闻言立刻不敢作声了。

    端木青有些惊讶,没想到皇后来了首先说出来的竟然是这一番话。

    留意到端木青的目光,皇后脸上还是那万年不变的端庄的面孔:“青郡主毕竟是照顾嘉妃身孕的人,这件事情你脱不了干系。

    但是现在嘉妃的身子要紧,这些待会儿再追究。”

    “是!”除了韩渊,其他人听到皇后这话,都不敢吭声了。

    韩渊皱着眉头,等待着院判的最终结果。

    “如何?”眼看着院判和后来的两位太医的表情像是有了最终的结果,皇后问道。

    “回陛下娘娘,嘉妃娘娘的胎……似乎……”院判说着话又看了一眼其他两位太医,才接着道,“似乎是中了毒啊!”

    “啊!中毒?”

    此言一出,其他人都十分的惊讶,想不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

    “胡说!好好的怎么会中了毒呢?”皇后冷声问道,“这后宫里哪里来的毒,你给本宫说清楚!”

    院判听到这话,弯下的腰忘得更加厉害了:“这……臣下等不敢妄言,看娘娘的脉象,确确实实像是中了毒啊!而且,这毒还相当的厉害。”

    “可解不可解?龙胎有没有事?!”韩渊连忙问道。

    “臣……不敢妄言!”院判并其他两位太医额头上皆是冷汗涔涔,可见那毒是难解了。

    “陛下,可否让臣女看看?”端木青在一旁着急道。

    “青郡主还是不要插手了吧!娘娘中了毒了,你自己本身还有嫌疑呢!此时你还要上前,到底是救人呢?还是害人啊?”

    贾文柔丝毫不管在场的韩渊和周虞,冷声讽刺道。

    “臣女敢保证,嘉妃娘娘之前的胎,一直都是十分健康的,绝对没有事情!”

    端木青直直地跪在地上,虽然紧张,但是眼睛里的神色却是肯定的。

    韩渊有些犹豫地看着她,显然因为方才的话,对端木青,他已经有了些怀疑。

    “父皇母后,这很简单,只要让彩月将青郡主开的方子拿出来,让院判和太医看过了,就知道有没有问题了。

    方才彩月说娘娘这些天来一直腹痛,只怕就是这方子的问题。

    若真是如此,这个时候还让青郡主上前,岂不是要至娘娘和腹中的龙子于险境吗?”

    不管怎么说,贾文柔这一番话说得还是十分冠冕堂皇的。

    更何况,整个长京人都知道昊王妃和青郡主不合,此时她言语间对端木青丝毫不客气也是正常。

    皇后看了一眼端木青,又看了一眼贾文柔,才对韩渊道:“陛下,臣妾看,昊王妃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不如就先让院判看一看好了,也给青郡主一个清白。”

    韩渊挥了挥手,彩月便连忙跑了下去。

    不一会儿就拿了一张方子过来,韩渊对端木青问道:“这可是你写的方子?”

    端木青看了一眼,回道:“这确实是臣女针对嘉妃娘娘的胎开的安胎药。”

    院判连忙走上前双手接过,和另外两个太医一同商讨。

    “陛下!这药方有问题啊!”还没有一会儿,院判便惊骇出声。

    贾文柔唇边的笑意一闪而逝,快到让人无法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