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怎么回事?”韩渊和周虞同时开口问道,同样的严肃。

    众人看到端木青一脸的不可置信模样。

    “青郡主,敢问这方子里怎么会有朱莎根和土牛膝这两味药?这两味药都是活血散瘀的良药,但是对于孕妇来说,却是大忌啊!

    更何况,在这个方子里,加上这两味药,从药理上看,也是不通得很啊!”

    院判还没有回答韩渊的话,便当先向端木青质问起来。

    众人的视线一下子全部都聚集在端木青身上。

    端木青的表情很是奇怪,像是根本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一般。

    “什么?!”她惊讶的夺过院判手里的方子,“我何时加过这两味药?”

    “你方才都说着方子是你开的。”贾文柔轻声提醒道。

    端木青没有搭理她,而是认真地将手里的方子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不!这方子不是我的!”端木青陡然间开口道。

    “你现在又说不是你的了,方才不是给你看过的吗?”

    仍旧是贾文柔开口,其他人看着端木青的眼神各异,但是,都有着同一个意思,那便是怀疑。

    “青郡主说我家娘娘的胎十分健康,这几个月来,方子一直都没有变,奴婢也一直都妥善的收着。”彩月登时重新跪倒在地,急忙辩解道。

    “姬如燕,你未免太狠毒了些!这些日子以来,我听到的风言风语也不少。

    但是就算你和嘉妃娘娘有些矛盾,就算你觉得自己贵为郡主,不应该受着闲气,也该要体谅体谅嘉妃娘娘有孕在身的人才是,怎么能……

    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她这话说出来满含着气愤,似乎是对郭嘉书的遭遇十分同情。

    其他人虽然没有开口,但是看着端木青的眼神都是一个意思,显然是赞同贾文柔的。

    “青郡主,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萧贵妃气得脸发红,眼眶儿也是红的,“要是嘉儿有个三长两短的,本宫不会轻饶了你。”

    原本韩渊和周虞在这里,并没有她开口的道理,但是她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郭嘉书的亲姨母。

    你替外甥女讨个说法而出格,也说得过去。

    皇后将所有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然后才问向端木青:“青郡主,你方才说这张方子不是你的,跟前面你的肯定似乎有些矛盾,你有什么话想说吗?”

    端木青将视线投向贾文柔,冷静道:“我想大家和昊王妃的想法是一样的,但是昊王妃,你方才没有听到吗?彩月说我这三个月以来并没有给嘉妃娘娘换过药方。

    你的意思是我一开始就是想要害嘉妃的龙胎吗?

    那个时候我和嘉妃可没有什么不合的谣言传出来吧!

    若是这样,我又是怎么知道我会被派给嘉妃保胎呢?这道旨意是陛下下达的,是萧贵妃娘娘举荐的,难道是陛下和贵妃娘娘授意的?”

    贾文柔没有想到端木青会直接将矛头指向自己,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也只是一下子而已,立刻,她便冷静下来:“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方才那些话,也只是我猜测而已,我不是局内人,哪里知道那么清楚。

    只是我和嘉妃娘娘一向感情好,心里气不过而已。

    但是不管怎么说,那张有问题的方子总是出自你的手里,这一点,你就算是想赖也赖不掉,至于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怕也只有你自己清楚。”

    端木青冷冷一笑,道:“也不知道这张药方究竟是谁弄出来的,竟然这样的拙劣,我根本就不用自己证明那药方不是我开的,因为,安张药方本身就是证据。”

    她这话说得十分自信,而在说这番话时候,有一种让人不得不信服的气势。

    韩渊闻言,似乎有些意味,连忙问道:“这话怎么说?”

    端木青转向韩渊,行了个礼道:“这张药方显然是行外人栽赃给臣女的,不信,陛下可以问院判大人和两位太医。”

    狐疑地看向那三个人,韩渊皱眉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端木青冷笑道:“这三个月以来,我并没有变换药方,若是娘娘一直按照这个方子喝药,肚子里的龙子早就有问题了,怎么会安然无恙到现在!”

    院判和那两个太医连忙点头道:“这一点我们可以为青郡主作证,若是按照这个药方,娘娘不用半个月,必定会流产!”

    彩月这个时候唯唯诺诺道:“娘娘……娘娘确实这几个月以来肚子都有些不舒服,而且常常腹痛,就是因为这样,娘娘才对青郡主不信任,想要换太医来替保胎。

    可是郡主是陛下指定的,没有办法更换,所以娘娘才经常对郡主发火。”

    她说这话的时候,不时地看两眼端木青,似乎十分害怕的样子。

    贾文柔立刻接话道:“果然如此,想来娘娘也是因为察觉到这药或许有点儿问题,才不敢乱喝,那药性入得浅,才不至于那么早就滑胎吧!”

    不得不说,按照这样的推断来说,贾文柔的话确实是合情合理。

    端木青冷笑一声:“我看昊王妃还是不要再打肿脸充胖子了,对于医术丝毫不了解就在这里胡言乱语,你以为用错药方是怎么回事?”

    对她冷哼一声,端木青转脸看向韩渊,回道:“陛下,娘娘中毒一事,十分奇怪,我想问问院判一些事情。”

    没有说话,韩渊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敢问大人,娘娘所中之毒,是慢性的还是急性的?”

    院判一听,想也不想道:“自然是急性的,这一点光是看就看得出来了。”

    这一下,众人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贾文柔。

    院判的回答对她来说,已经不能用惊骇来形同她此时的反应了。

    “你说什么?”

    “娘娘所中之毒十分凶险,但是,很明显,确实是急性毒,而且中毒的时间应该不超过两个时辰。”

    院判方才一直都在担心着韩渊责怪自己无能,这个时候连忙将这一点抖搂明白。

    贾文柔心猛地跳了跳。

    不对!事情不该是这样的,根本就跟她所预定的不一样。

    忍不住转脸去看那个女子,却发现她也正好看向自己。

    她分明从端木青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杀意。

    这杀意让她的心瞬间冰封。

    此时的她,猛然间反应过来,自己只怕这一次是掉入了端木青的罗网里了。

    想到这里,贾文柔立刻转脸去看萧贵妃,却发现她完全不看向自己。

    “陛下!陛下一定要救救嘉儿啊!一定要找到下毒的凶手!”

    萧贵妃说着话,视线在屋子里扫过,接着道:“这凶手一定还在这个屋子里,请陛下一定要替嘉儿讨回一个公道。”

    贾文柔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很显然,萧贵妃这样的反应,分明是发现了他们的计策已经失败了。

    但是,既然会失败,就说明了端木青早就识破了这个局。

    可是,这是她最后的一搏了,若是没有弄死她,自己可就注定了没有好日子过了。

    心里蓦然间想起那张男人的脸!

    “陛下!依臣妾看,关于嘉妃中毒的事情暂且缓一缓,此时最重要的是如何将人救过来。

    且不说这件事情到底和青郡主有没有关系,至少嘉妃的胎是她负责的,此时无论如何她也有些责任。

    不如让她去看看,臣妾一直听说青郡主医术不错,说不定还真能救回来。”

    周虞所关注的似乎总是和别人不在一个点上,此时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是放在郭嘉书的胎上。

    韩渊一听,连忙点头对端木青道:“你和两位他们去看看,到底如何!”

    此时有其他人在,想来就算是端木青向要做什么手脚,只怕也不容易。

    端木青也不推脱,带着人就过去了。

    等了小半个时辰,别人都还犹可,唯有贾文柔,颇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父皇,母后,儿臣府里还有好些事情,出来这大半日了,怕是有些不妥,便先告退了。”

    贾文柔挤出一个得体的笑容,对韩渊和周虞道。

    萧贵妃坐在一旁看了她一眼,便将视线撇开了,没有什么表情。

    韩渊还没有开口,周虞便冷冷道:“你觉得你现在回去合适吗?”

    这一句话顿时将贾文柔给问住了,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韩渊这才道:“皇后说的在理,你府里再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个时候也该放一放,方才已经说过了,那下毒的人应该还在这里。

    虽然你没有什么嫌疑,但是这个时候离开终归是不太好,等等吧!等嘉妃的结果出来再说。”

    “是!”贾文柔用力牵了牵嘴角,仍旧坐了回去。

    屋子里静得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听得清。

    要说这里看上去最轻松的人,只怕就只有皇后了,她的脸上还是永远不变的端庄的表情,甚至于还是像平日里那样带着淡淡的笑容。

    看到端木青和那几个太医商量了一番,几个人都不时地点了点头,最后同时站起身,走过来。

    周虞连忙问道:“怎么样?有什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