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陛下,此时如何定夺?”周虞看了贾文柔一会儿便问向韩渊。

    韩渊眉头紧皱,冷冷道:“皇后看着处理吧!”

    “昊王妃今日来宫里,不幸失足落水,溺水身亡,传信去昊王府。”

    周虞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这一道懿旨似乎和任何一道没有任何的不同。

    贾文柔呆了一呆,才想起来求饶:“母后,父皇!饶命啊!饶命啊!儿臣……儿臣冤枉啊!儿臣……”

    大概是因为受到了极度的惊吓,到后面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周虞并没有理会她的讨饶,对自己的亲信微微示意,立刻便有一个嬷嬷带着两名宫女十分熟练地将已经瑟瑟如筛糠的贾文柔蒙住嘴,拖了下去。

    “在殿内的重华宫宫人全部仗杀,其余发配到浣洗局里去,嘉妃身体抱恙都是因为这些人没有照顾好之故。”

    随着贾文柔被拖下去之后,周虞又下了一道让整个正厅气氛降到冰点的懿旨。

    顿时所有的重华宫宫人跪地求饶起来,哭声遍地。

    大概是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次数太多了,方才带着贾文柔出去的嬷嬷又带了一小队禁卫军进来。

    一个一个的全部都拖了出去。

    整个正厅里的人,顿时少了。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说话,几位太医更是紧张得如同筛糠一般。

    周虞的视线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才冷冷道:“现在知道事情的人已经去了大半,若是本宫再听到有关于今日的只言片语,责任就在大家身上。”

    韩渊对于这样的处置不置一词,眼看着事情已经落幕,他站起身,对一旁的太监道:“将昊王宣到养心殿里来。”

    “恭送陛下!”周虞当先开口,其他人才从方才的震惊和恐惧中回过神,跟着行礼。

    周虞淡淡地看了一眼屋子里的人,便对萧贵妃道:“重华宫里的宫人要补进来,萧贵妃有事情要忙了,就不要再在这里杵着了。

    青郡主和几位太医好好照看嘉妃的胎,龙子,就拜托你们了。”

    “娘娘言重了,这原是我们的责任。”

    几位太医已经是冷汗涔涔,微微发抖了,端木青回了一句,其他人只跟着行礼,竟有些不能出声。

    萧贵妃此时一点儿方才来时候的气势都没有,跟在周虞的后头便走出了重华宫。

    直到她们都走出了门去,一个年轻点儿的太医顿时瘫软在地,大冬天里竟然汗流浃背。

    “吓死我了,还好皇后娘娘宽宏大量,饶了我们一命。”

    端木青看了一眼他,没有接话,仍旧看向门口。

    这是第二次看到周虞办事。

    第一次处置珍妃,干净利落就赐死了。

    这一次,仍旧是这样的手法。

    现在看来,萧贵妃想要斗过这样的一个女人,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方才的事情还有疑点,但是她就这么一句话,贾文柔,昊王妃,河间王府的小姐,就这么死了。

    不是她手段粗暴,而是她已经算好了这是最好的处置方式。

    而韩渊将韩凌肆叫去养心殿就说明了一切。

    这些人都是活成了人精的人物,难道自己这简单的栽赃陷害当真没有人看得出来?

    显然不是,这宫里头,从来都没有所谓的真相。

    贾文柔,终究还是太嫩了。

    趁着其他太医都在商量方子的事情,端木青一个人走进房间。

    因为是冬天,窗户都关上了,屋子里并不是很亮。

    郭嘉书此时已经渐渐好转,听到脚步声,一睁开眼就看到端木青站在床边。

    “你……”

    “我没事!”

    听到这三个字,郭嘉书的脸上顿时露出惊骇的神色来。

    “贾文柔死了!”端木青又加上一句,顿时让郭嘉书更加惊恐起来。

    “我……”

    “你也没事!”端木青淡淡道。

    说完,她就发现床上女子不自觉地将手放到小腹的位置上。

    端木青在她床边坐下来,淡淡笑道:“你的孩子我会替你保住的。”

    郭嘉书脸色苍白:“没用的,这个孩子一开始就注定保不住。

    随便你了,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没有事,贾文柔却有事?”

    唇边露出嘲讽的一笑:“因为你的孩子没有掉啊!”

    郭嘉书皱了皱眉,不解地看向她。

    “你们千算万算,算准了今天时机差不多,只要有药引,就能让你流产是不是?

    然后才拿出那张所谓的我开的药方,将这些栽赃给我不是吗?”

    她说的从容淡定,却让郭嘉书听得刺耳。

    “可惜的是,几位太医都诊断过了,你除了今日中的毒,平日里并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

    “怎么可能?!”郭嘉书几乎是本能的反驳道。

    “怎么不可能?难道就允许你每天偷龙转凤,就不允许我暗度陈仓?”

    端木青的这话,顿时让郭嘉书反应过来:“你……你的意思是……”

    “你每天喝得药都被我换过了,除了会让你腹痛一阵子之外没有任何的不适,你放心好了,你肚子里的孩子,绝对比宫里曾经怀过孕的任何一位妃嫔的孩子要健康。”

    端木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很显然要将这件事情做成,肯定是需要里面的人配合的。

    也就是说,重华宫里,早就有了内奸。

    这在这吃人的深宫里是什么意思,郭嘉书早就知道,这不得不让他心惊。

    端木青笑了,但是却摇头道:“这个可就是我的秘密了,自然是不会告诉你的。”

    郭嘉书仔细地盯着她的眼睛,生怕自己方才是听错了,可是,面前这个女子的眼神并没有丝毫玩笑的意思。

    过了许久,郭嘉书才问道:“为什么?”

    想了想,端木青为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其实,不怕告诉你,不久之前,我才失去一个孩子,或许你听说过。”

    说起这件事情,心里头还是会难过,如同被一只手紧紧揪着一般的疼,眼睛里的哀伤也伪装不了。

    “那件事情是真的?”郭嘉书想起前些时候听到父亲传来的消息。

    轻轻点头,端木青并不打算隐瞒:“是真的,虽然我不能确定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但是我想,这天底下,大部分的母亲,都会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吧!”

    这一句话似乎是戳到了郭嘉书的心底深处,眼泪顿时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放在小腹上的手也不由的捂紧了,仿佛那里有一块绝世珍宝。

    “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我是有参与的,既然你可以识破,为什么,不将我一起拉下水?”

    许久之后,郭嘉书才算是接受了自己的孩子还健健康康的活在自己肚子里的事情,开口问向端木青。

    看着她,端木青想了想,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说来说去,到目前为止,你并没有害过我,虽然你有这样的意图,但是,我实在是狠不下手对付你肚子里那一位。

    你就当我脑子抽了一下,不用放在心上。

    我和你仍旧是青郡主和嘉妃娘娘,这件事情,你不欠我,只是,我好不容易替你的孩子讨回来一条命,你可得要珍惜着些。”

    郭嘉书看着面前的女子,好一会儿才淡淡道:“我的人生早就已经注定,既然前面有了这个郭字,既然父亲已经有了决定,既然你是站在了父亲的对立面,我们就站在了对立面,所以……”

    摆了摆手,端木青打断她的话,径自站起身来:“你不必解释,我都可以理解,也并不会觉得你这个人不仗义。

    方才也说了,以后该是怎么样还是怎么样,今日若非你肚子有这个孩子,我也不会放过你。”

    “我宫里头的人……”

    “都换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萧贵妃对你到底有几分信任,我想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应该心里也会有个底的吧!”

    郭嘉书心里一震,端木青这话,她自然明白,如今重华宫里的人全部都被换新,正是安插眼线的好时机。

    萧贵妃虽然是自己的亲姨母,但是后宫里哪里有什么亲情。

    孩子的计策便是她提出来的,对于自己的肚子,这个亲姨母可是没有半分怜惜的。

    所以,就像是端木青所说的,她对自己究竟又有几分信任呢?

    委实是不可知!

    这也就意味着,在未来的几个月里,整个重华宫,将没有一个可以靠得住的人。

    想到这里,郭嘉书顿时又紧张和担心了起来,眼看着那人已经走到了门口。

    连忙出声道:“青郡主,若是我没有弄错的话,接下来的几个月,我的胎还是你照顾的吧!”

    端木青停下脚步,转过脸突然有了些兴致,笑道:“可是我一向笨手笨脚的,怕娘娘您会不满意呢!正打算向必须爱请辞呢!”

    郭嘉书一听立刻便急了,当下便沉了面孔道:“本宫没有答应,你就别想要撂挑子,今日的事情,本宫自然会向陛下好好说清楚。

    至于本宫肚子里的孩子,还会是青郡主的责任,若是有什么闪失,本宫依旧会为你是问!”

    端木青唇边轻轻勾了勾,并不理会她,自己走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