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贾文柔就这么死了,不管曾经她做过什么,端木青还是不由的嘘唏。

    而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各方面都表现得异常的平静。

    韩渊那日召见韩凌肆究竟说了什么,端木青不知道,但是,此事之后,韩凌肆没有任何的表示。

    只是在明面上,将贾文柔的丧礼办得十分稳当。

    宫里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变得如同死水一般沉寂。

    就是郭嘉书的重华宫,也没有因为宫人的全部撤换而有任何的不妥。

    只是如今端木青在去重华宫,再也未曾出现过诸如之前那般的传言。

    似乎突然之间嘉妃和青郡主便握手言和了。

    而实际上,并非如此。

    如今的郭嘉书只是冷寂了下来,对于端木青每日请平安脉,只是如例行公事般配合。

    正如她自己所说,她们注定在对立面上,这一次端木青救了她的孩子,她也不会感激。

    只是端木青原本就没有让她心生感激的打算,所以,能够如此不生事端的相处,已经是最好的状态了。

    这一年,端木青在令王府,以王府主人的身份主持王府过年的所有事宜。

    让她感到高兴的是,令王妃留给她的这个王府,十分的妥帖,每一个人都像是扎根在这里的一般。

    并没有一个人因为她是突然冒出来的郡主而心怀不满,

    因为在热孝内,所以令王府并没有大操大办,只府里的人一起过了一个年。

    与此同时,端木青也让小龙和宁远住到了令王府。

    原因无他,醉君怀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经过韩凌肆的一番整顿,朝廷已经是人人自危了,在朝为官之人基本上都没有人敢前去这样的地方。

    更何况在此时,又发生了储秀阁刺杀案。

    今年祭天依旧和去年一样,但是这一次却在路上遇上了刺杀暗手。

    追查结果,竟然是储秀阁里的女子,而经过审问,原来储秀阁竟是一个反叛东离之人的一个据点。

    经过这件事情,储秀阁自然是一锅端了。

    一直与储秀阁保持着并驾齐驱之势的醉君怀也顿时成了众矢之的,也被狠查了一番。

    虽然没有查出任何东西,终究还是受到了影响,也就使得生意越发的惨淡了。

    芸娘原本就是在刀尖儿上讨生活的人,此时遇到这样的情况,相对来说,或许是她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最开始她答应跟端木青合作便是迫于萧党的势力,而此时的端木青很明显被划入了韩凌肆一党。

    而如今的韩凌肆在东离的朝堂可谓炙手可热,稍微想一想,便知道,在芸娘的心里,端木青也就成了第二个萧尚书了。

    这一点端木青心知肚明,也不想为难她,于是便将话说开了。

    芸娘趁这个机会退出长京的是非圈,将整个醉君怀解散,楼里的姑娘们各自寻找各自的去路。

    最后将整个醉君怀清算了一下,端木青倒也小赚了一笔。

    莫忘死了之后,端木青身边也就没有什么能够用的人了,宁远和小龙在令王府也就更得力一点儿。

    地瓜和灵儿在郭嘉书的事情基本上稳定了之后,便着力于寻找隐国同伴。

    这个年就这么过去了,虽然称不上有多么喜庆,到底也算是平平安安的过了。

    眼下所有的事情都还算是稳妥,也算是可以舒一口气了。

    只是,很久很久都没有看到过韩凌肆了。

    在端木竣去过昊王府之后,他似乎就再也没有跟这边有过交集。

    当然,端木竣所说的休书,也依旧没有送过来。

    蒙卿在户部当值,很做出了一些事情,都已经当上户部侍郎了。

    韩凌肆整顿的力度越来越大,蒙卿在当中也算是出了不少力。

    眼看着积雪渐渐融化,滴滴答答的雪水沿着屋檐落下,端木青坐在屋檐下,一面看着镇西王府送过来的东西,一面听灵儿和地瓜在院子里打闹。

    “还是你这儿有人情味儿,我那府里头,都跟一潭死水似的。”蒙卿手里那着一个盒子,笑着走过来。

    “那就赶紧的娶个王妃,给你生一堆的孩子,自然就热闹起来了。”

    示意阿朱般椅子过来,端木青笑着回他。

    “我倒是想娶你,可你不嫁啊!”笑着将手里的茶叶递给端木青,“刚刚在皇兄那里讨来的,想着你爱喝,给你包了点儿。”

    “嫁啊!怎么不嫁,三百万两聘礼,抬过来,等我孝期满了,一定嫁过去。”端木青打开盒子,看着盒子里的茶叶笑道,“果真是好茶。”

    “算了!”闻言蒙卿赶紧摆手笑道,“我要是拿三百万两作为聘礼来提亲,君昊下一个要查的人就是我了,到时候他公私一起算,我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只怕一个自在王爷都做不了啊!”

    端木青将茶叶交给身后的阿碧,笑道:“那我可就没有办法了,你诚意不够还有什么好说的。

    再说了,自你回京之后,何时做过什么闲散王爷?口口声声说他,你自己的手何尝伸得短了,这些日子你可是忙得很啊!”

    “是啊!我感觉我都是在给君昊卖命似的。”

    蒙卿靠在椅背上,轻轻叹了口气,又戏谑笑道:“我发现你知道的事情还不少啊!”

    端木青抬了抬眼皮,笑道:“难道不曾听说过一句话么?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

    “那你可知道又出事了?”蒙卿笑看着她。

    “什么事?”端木青坐直了身子,就知道蒙卿今日过来一定不是单纯的过来喝茶而已。

    “户部的事儿!”

    “萧衍?”

    “我跟君昊两个人查了好些日子,户部的账委实是有些问题,但是目前为止,并没有遇上什么由头,所以,不好查。

    更何况,君昊到底是听从皇兄的,皇兄没有说什么,君昊也不敢去查萧衍。”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究竟怎么回事?”

    看了一眼还在院子里玩雪的两个大小孩,蒙卿压低了声音:“萧衍似乎挪用国库的钱了。”

    “什么?!”端木青吃了一惊,“有这样的事?”

    虽然是惊讶,但是不得不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喜多过于惊。

    “多半是真的。”蒙卿点头,“君昊整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将长京这一池水搅乱,但是让人意外的是,虽然抓了几个典型,整体上却并没有动到筋脉。”

    “虽然抓了几个萧党,但是其他人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而被抓的人也十分的干脆,所以的罪证供认不讳。

    这便十分可疑,后来-经过君昊暗地里调查,似乎都跟钱有关,很多人都有一笔烂账,思来想去,能够让这么多人都咬紧牙关,那得要多大的一笔银子,就算萧党势大,也不可能有如此大的财势。

    所以,很有可能,便是萧衍动用了国库的钱。”

    端木青想了想道:“你们想从这里绊倒萧衍?

    只怕难得很,他在官场打滚这么多年,若是真如你们所说,做出这样的事情,难道会没有对策?”

    “现在就差一个突破口了,很显然君昊那所谓的整顿雷声确实是大,但是实际上对萧党的作用委实不够。”

    端木青听着他的话,想了一想,突然问道:“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蒙卿看了她一眼:“你跟我还这般礼貌吗?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就是了。”

    “你为什么对韩凌肆如此不一般?”

    端木青问出来的问题,让蒙卿脸上的表情顿时便僵住了。

    从来没有想到过她要问的是这个。

    “我不懂你的意思。”蒙卿收回脸上的情绪,淡淡笑道。

    “从前你从来都不沾染东离朝堂之事,为什么韩凌肆一回来,你便也跟着回到长京,而且还结束你闲散王爷的生活,跻身东离官场,这委实是不一般啊!”

    端木青紧紧盯着他的脸,又接着道:“而且你回到官场之后的表现也让我讶异,因为你对这东离的官场非但不生疏,而且把握得丝毫不差。

    最开始选择藏拙,甚至于还利用一些私人的事情,让所有人都以为你跟韩凌肆是不两立的,

    然后才慢慢站稳脚跟,然后表明立场,站在韩凌肆一党,快刀斩乱麻一般的做出一系列配合他的事情来。

    而且还理智的用公私分明四个字来解释你跟他之间的关系。

    不要告诉我,这一切都只是偶然而已。”

    蒙卿脸上的笑意还在,但是在这冬日阳光的照耀下,像是敷在脸上一般不堪一击。”

    “我在外那么长时间,见多了人世常情,自然是要回来的。

    而站在朝堂上,尤其是这个时候的朝堂,自然是要选择一个立场的,君昊初回到东离,需要人,我这样选择不是在正确不过吗?

    至于你说的那些手段,我毕竟是一个皇子,耳濡目染,要学习起来,难道会很难吗?”

    端木青冷笑着摇头:“你应该知道,我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现在我都在怀疑,当时在西岐边境遇到你,是不是都是你一手策划好的?”

    端木青紧盯着他的眼睛,不肯放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