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哈哈哈哈……”谁知道蒙卿竟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你的想象力,怎么会这么丰富?”

    端木青微微眯了眯眼睛,十分认真地道:“蒙卿,其实,我心里一直都又这样的疑惑,从你开始在户部崭露头角开始。

    但是,我的心里也一直都将你当做朋友,我现在就想要听你一句实话,这一切是不是你策划的?”

    转开脸,蒙卿将视线转向院子里,并没有回答端木青的话。

    “你的答案是肯定的对不对?”端木青的声音有些冷了,语气却是坚决的。

    “你应该知道,政治往往是最残酷的,也是最无情的,你又何必揭穿?”

    端木青的心狠狠地被揪了一下:“那……是什么时候开始,你盯着我的?”

    “青儿,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若是从一开始就是我的安排,你,以后还会不会相信我?”

    蒙卿突然转过脸来,无比认真地看着她。

    但是端木青发现她在这个时候竟然没有办法回答他。

    原来,那句俗语当真是对的,人生如戏,全凭演技。

    蒙卿,竟然也是一位高手。

    认识他以来,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以真心去相待的。

    真心的去笑,真心的去生气,真心的去使手段。

    但是,此时回头想想,自己所做的一切,面对一切的反应,其实都在别人的料想之中,这样的感觉,当真很不好。

    看到她的犹豫,蒙卿的心猛地往下沉,这是一种他从来都没有料想过的情绪。

    “那也就是说,其实你一开始就是注意这韩凌肆的,对不对?包括你寄情山水的这一段,其实都是一步棋,对不对?”

    端木青直接跳过他的问题,立刻反问道。

    蒙卿被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有些发怔。

    这个女子果然不是一般的人,连自己都被这样的情感带进去了,而她却能飞快地抽身,抓住自己所暴露的关键。

    从他眼睛里一闪而逝的懊恼里,端木青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为什么?”端木青接着问道,“为什么你会对韩凌肆另眼相看?”

    蒙卿沉默了一下,颇有些认输味道的笑了笑:“其实在君昊去西岐之前,我们叔侄的关系便很好,我一直都在担心着他在西岐的安危。

    也一直都期盼他能够回到东离,其他的几个皇子,说实话我都不熟,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感情,更不会帮他们。”

    端木青轻轻摇了摇头:“你觉得你这个理由我会信服吗?”

    “那你认为是什么?”蒙卿突然饶有兴趣地看向端木青,问道。

    “我不知道,所以在等你的答案。”

    端木青淡淡道:“实际上,引起我怀疑的不光是你,还有两个人。”

    “谁?”

    “韩渊和离洛!”

    端木青私下里称呼东离皇帝从来都是直呼名讳,蒙卿也已经习惯了,并不觉得有什么。

    但是她此时说出来的两个名字,却让她有些心惊。

    “这话怎么说?”保持着镇定,蒙卿笑问道。

    斜着眼看了他一眼,端木青道:“其实我查过了。

    关于韩凌肆的出身,一致的说法是由瑜妃所生,但是瑜妃生下他之后便撒手人寰了,所以他小时候是由太后亲自抚养的。

    而我查出来的结果是,瑜妃其实在当时韩渊的王府里,只是一个侍妾而已。

    而且她这个侍妾还不是娶进门的,而是别人送过去的一个歌姬。

    经由我了解到,当时这个歌姬是一个大臣送给韩渊的,那个大臣如今已经没有了影子,在韩渊登基的时候被清算掉了,说明,韩渊并不那么信任他。

    韩渊既然能够登上帝位,心思尤其是简单的,怎么可能会那样重视这么一个歌姬呢?

    所以,这就让人奇怪了,韩凌肆一个无根无基的皇子,怎么就那么得韩渊的欢心呢?”

    蒙卿喝了一口茶,掩饰掉了眼睛里的东西,然后才笑着将茶杯放下,道:“每个人都有年少的时候,并不是每一个人天生就是阴谋家。

    皇兄年轻的时候,十分喜欢瑜妃,甚至于到了不顾朝堂风云的地步,而这些后来都被刻意的隐瞒了,你又如何会知道?”

    “你又在胡说了,供奉瑜妃的地方我已经去过了,哪里十分的冷清,就连宫人都不好好照顾,若是韩渊当真重视,如今人都已经去了,思念应该更加强烈才是。

    若是他时常去那里,又怎会那么荒凉。

    更可笑的是,韩凌肆这个亲生儿子,都不怎么会出现在那里,难道不让人觉得可疑吗?”

    蒙卿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渐渐地僵硬。

    “还有离洛公主,更是让我觉得奇怪,若说离洛公主心里最不满的人是谁的话,我想一定非韩渊莫属。

    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可是奇怪的是,她对韩渊最为宠爱的儿子韩凌肆却是百般的照顾。

    你们难道以为这些日子以来你们的这些作为后头有她在支持,别人会看不出来?”

    蒙卿道:“姐姐一向气傲,性子也不羁,君昊对她的胃口,自然就支持他了,更何况,君昊小的时候,姐姐还教导过他。”

    “若是换做别人,我信,但是离洛公主,你觉得把这个借口放在她身上,能够说得过去吗?”

    端木青想起那一次她过来找自己,提出让贾文柔去将郭嘉书的孩子弄掉的事情。

    这样的一个女人,绝对不是这般感性的人。

    蒙卿往后靠着椅背,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端木青的这些分析让他无话可说,但是,这件事情干系重大,就算是他心里将她当做朋友,此时也不能说。

    端木青将要说的都说完了,便安静的坐在一边等待他的回答。

    虽然脸上平静,但是此时她的心里却是十分的煎熬。

    其实这并不是她陡然间发现的,而是这些天以来分析东离朝堂势力的时候,抽丝剥茧,竟然得到这样的一个结果,委实是让她自己都感到十分的讶异。

    若是通灵老人没有死,若是让他站在这旁边,一定就可以知道这件事情背后的秘密。

    “青儿,不管是偶然还是什么,我想,这对你来说都没有影响不是吗?”

    蒙卿最后却是丢出这么一句话来,让端木青十分的气闷。

    深深地做了一个呼吸,端木青看着他的眼睛:“你错了,有影响,我是想要知道,我爱着的那个人,那个爱着我的人,究竟可以将信任放在多远之外。”

    蒙卿知道她说得是韩凌肆,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其实一直都放不下他。

    其实是两个人都放不下彼此,偏偏少了一个台阶。

    “青儿,我可以向你保证,君昊他,绝对是真心爱你的。”蒙卿认真道。

    “这何用你说,我知道啊!”

    说着话,端木青垂下眼,两人莫名的陷入沉默。

    许久,端木青才道:“算了,这个问题问你也算是为难了你。”

    想不到今日过来,竟然会引发这个问题,蒙卿的心里也有些闷闷的。

    没有坐一会儿,便起身告辞,端木青也不留,只是淡淡笑了笑,然后便转身往屋里走。

    “青儿!”走到门口,蒙卿还是忍不住叫住她。

    回过头,便看到他认真的目光。

    “我也很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蒙卿闻言又折回来,一直走到他面前:“我知道你既然想到了这么多,只怕心里对君昊也有了些怀疑。

    这些我都不想管,毕竟,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我也管不了。

    我只问你,如果我说,不管我是怎么样步步为营的设计你,但是,在很早之前,我心里真心将你当做朋友,你相信吗?”

    端木青看着他,想起第一次见面,那个郊外孤零零的小屋。

    想到这些日子以来,两个人的相处,最终还是笑了笑:“我还是没有办法对没有害过我的人产生恨意,相信,似乎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情。”

    闻言,蒙卿立刻咧开嘴笑了,是一种,端木青从来没有见过的笑容。

    “行!晚上我来你这边吃饭,府里有人去打兔子去了,给你带两只过来。”

    说完,仍旧像以往每一次一样高高兴兴地走出门去了。

    百媚从门里面走出来,看着他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开口道:“小姐,今日的事情你怎么看?”

    端木青自嘲笑道:“论计谋,他们也许远胜于我,但是,论揣摩人心,蒙卿其实不如我呢!我们调查的东西原本就不能确定,但是他的态度,却让我肯定了心里的猜想。”

    百媚闻言迟疑道:“那小姐你的意思是……”

    “韩凌肆的身世一定有古怪,不然蒙卿离洛一个个的不至于如此,而且我有一种直觉,他的身世说不定和我要查的东西有点儿关系。”

    “小姐是说隐国的事情?”

    如今百媚跟端木青的关系近了许多,对于隐国的事情,她也渐渐的都知道了。

    所以,她立刻便想到了那一点。

    “小姐为什么这么想?”

    “我也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只是这些事情发生的时间都太过于接近了一些,我不认为只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