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芸娘明儿就要走了吧!”端木青笑着将一个小小的盒子递给坐在对面的女子。

    此人正是之前醉君怀的当家,此时她已经将之前的那身行头给换了下来。

    倒真有一种洗尽铅华的感觉,乍一看,倒像是平常人家的妇人。

    “是啊!我老家在兖州,明儿就回去了,已经置办好了田地。”

    芸娘笑着将那精致的小盒子打开,却发现里面只得一张纸。

    “这是这些天来研制出来的一个药方子,想来对你的病应该是有用的。”

    芸娘脸蓦然间一红,然后才红了眼眶:“小姐怎么知道……”

    “我瞧着你隐隐有些不对,又翻了翻医书,大概也猜得出来,若果真有用,身子好了,便寻个人家嫁了吧!”

    芸娘顿时滚下泪来,当下便要跪下去:“谢小姐……”

    她原来就是一位花楼里的姑娘,早些年糜烂的生活让她染上隐病,才拼尽自己的积蓄,做了这醉君怀的当家。

    但是这病一直都瞒着,只怕万一声张,对醉君怀的影响不好。

    可毕竟有病在身,日子自然如意不到哪里去。

    端木青的医术此时她也算是有些了解,青州疫症都能手到病除,就连宫里的娘娘怀胎都让她去照看。

    可见医术高超,有了这个方子,只怕多年的苦也算是过去了。

    “且别忙!”端木青连忙扶住她的手,“其实我也有事情要拜托芸娘呢!”

    芸娘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抬眼看向面前这个二十岁不到的女子。

    “小姐是说……”

    “你放心,这一次你退出长京这个大染缸,一定能够退得干干净净,毫无后患的,我也绝对不是让你去做什么。”

    芸娘顿时放下心来,这个时候若是还让她去打探什么消息,只怕当真是去下火海了。

    人人自危的此时,谁不会有点儿戒心?

    好不容易眼看着跳出火坑了,这个时候在闹出点儿事情来,那可真是可惜了。

    “芸娘你最初经营醉君怀,所靠的是萧府的势,想来之前对于萧党算是十分熟悉的吧!可否将你早些年记录的东西留给我?”

    芸娘脸色顿时犹豫起来,这虽然不是让她去打探什么,可是却也是一件冒险的事情。

    但是看着手里的盒子,又有些犹豫不决了,更何况从答应跟她合作之后,并没有给她办成什么事情,这让芸娘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歉疚的。

    端木青看穿她的心思,又笑道:“明天早上先前醉君怀的当家芸娘启程前往老家兖州,而你,则会在去往鄞州的马车上,那里田庄宅院都已经备好了。”

    芸娘吃惊地看向端木青:“小姐是说……”

    “从此,芸娘这个人,整个天下都不会再有。”

    “好!”咬了咬牙,芸娘点头道,“既然小姐替芸娘考虑得这么周到,我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我这就去拿给你。”

    看着端木青一丝不苟地在那芸娘给的那些东西上圈圈画画,百媚有些不解。

    “小姐打算帮韩凌肆?”

    端木青没有抬头,只是简单地嗯了一声。

    “只怕会惹上事情呢!”百媚有些忧心忡忡,“我们毕竟不在朝堂,许多事情都不清楚。”

    “不在朝堂才好,他们拿捏不到我们,”端木青依旧没有抬头,“如今他们缺一个突破口,只要找到一个借口,就容易的多了。”

    “可是,这对小姐来说有什么好处?难道,你也想让韩凌肆登上皇位?”

    “嗯!”

    端木青声音淡淡的,并没有百媚以为的雄心壮志。

    端木青猛然间想起自己重生之后最开始的想法。

    那便是希望千万不要再嫁入帝王家。

    没想到兜兜转转竟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她如今虽然与韩凌肆没有什么夫妻名分,可是她知道,在两人的心里,都是将对方当做自己的另一半的。

    这一次,如同和前世一样,她也开始费心力地将韩凌肆捧上皇位。

    只是,初衷却是完全不同了。

    最开始支持赵御风的原因,只是单纯的因为爱而已,而现在,她却是因为肩负着隐国的责任。

    既然韩凌肆能够利用她,为什么她不能踩着他的肩膀呢?

    感情到了这一步,到底还剩下什么,端木青也不知道了。

    同时,她也不愿意去想了。

    在两个人能够平心静气地坐下来交谈之前,她只能够步步为营,为自己而努力。

    “就是这个人了!”端木青将一份誊好的东西交给百媚,“套出他的话,务必要拿到证据。”

    如今令王府只有她这么一位身份暧昧的郡主住着,倒是成了整个长京最为敏感有最为静谧的所在。

    小龙和宁远来了之后,还带来一批靠他们之前人脉关系网络来的人才,很多事情办起来倒也是极为方便的。

    尤其是和镇西王府的联络,又加深了一层。

    “青儿!”地瓜陡然间从地上钻出来一脸的焦急,“我们发现了一个人!”

    “什么人?”顾不得说他又如此无所顾忌的出现了,端木青连忙问道。

    “一个被追捕的隐国人!”地瓜神色十分着急,可见那人如今的情况可能不太好。

    “在哪里?”端木青立刻站起身来,问道。

    “你跟我来!”地瓜拉着端木青往王府后面的杂院跑。

    一直跑到一所已经废弃了的杂院前,才停下脚步:“就在这里面。”

    端木青不解道:“为何放在这里?”

    地瓜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指着门道:“你进去看了,自然就知道了。”

    带着狐疑,端木青推开门,发现灵儿已经在为她诊治了,穿过灵儿,看到那个躺在废旧床上的“人”时,她也猛然间瞪大了眼睛!

    只因为这个人简直不能够被称为人,从她的穿着上来看,可以确定她是一个女子,但是此时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部焦黑似碳,似乎是被烧过了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端木青走上前,将她打量了一遍,向灵儿和地瓜询问道。

    “我这些天一直都在调查当年的事情,偶然间得知西郊一个农庄被惨遭灭门,而且是被焚毁的,全庄上百号人,竟然就无一个人生还。”

    地瓜脸色凝重,接着道,“而且让人惊异的是,那么大的一场火,周遭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发觉。

    直到第二天才发现被烧的废墟。

    这就让我感到诧异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做到这件事情。

    谁知道后来就发现除了官府之外,还有别的势力在调查这场火的起因,然后我就顺藤摸瓜,抢在他们之前将她救了下来,我想她应该是懂得控火术的隐国人。”

    端木青有些不解:“既然她懂得控火术,那么她自己又怎么会被烧伤?”

    “她的伤不是烧伤,而是内伤,我们在救下她之前,她与那群人交过手,伤得听重的。”

    灵儿将她的手放下,有些疲惫道。

    “你先去休息吧!你醒过来的时候,就可以吃到我给你买来的醉仙楼的特色烧鸡了。”地瓜连忙对灵儿道。

    经过这段时间,端木青发现,虽然人前地瓜还是一样的闹腾,但是却再也没有勾搭过美女了。

    再看看灵儿,心里不由的感到一阵温暖。

    但是此时床上人的变化,却让端木青无法分出精力去思考地瓜和灵儿的关系。

    而他们两个人此时也是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女子。

    此时出现在端木青眼前的是一个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现象。

    只见床上那女子身上的皮肤如同龟裂的土地一样出现裂痕,然后一点点剥落。

    这个速度,简直肉眼可见,若非是此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端木青简直不敢相信,人也会向蛇一样“蜕皮”!

    三个人就这么动也不动地看着床上的人,看着那个女子的变化。

    没有多久,她的身下就积下一层焦黑的死皮,而剥落的地方却如正常人一般的细腻光滑。

    “嗯……”

    寂静的等待中,她突然闷哼一声,将他们的思绪都拉了回来。

    灵儿转脸对端木青道:“她的身体需要静养,还需要好好补补,其他的事情都交给你们了,我要去睡觉了。”

    地瓜连忙道:“去吧去吧!我们在这里就好。”

    端木青轻轻颔首,仍旧转脸去看床上的女子,灵儿对于隐国的事情始终都不是十分热衷,或许是因为她没有隐国那部分记忆的缘故。

    在两个人的注视下,床上的人终于慢慢睁开眼睛,入眼便是一大一小一男一女两张面孔。

    女子微微转了转眼珠,似乎在回忆昏睡之前的事情。

    当她看到身边一抹焦黑时,顿时大惊失色,想也不想猛然间弹指向端木青二人袭去。

    端木青和地瓜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看到眼前一阵火光,强大的热浪陡然间向自己袭来。

    地瓜带着端木青就势一滚,避开突如其来的大火,连忙喊道:“停手,我们……”

    但是还不等他话说完,又是一道火焰袭来。

    端木青再一次避开,地瓜却猛然间往地下一扎,然后瞬间出现在那女子的面前。

    对于地瓜的突然出现,那女子正要再一次出手,喷到一半的火焰陡然间停住了,似乎是有些惊奇地看着地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