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女子吃惊地睁大眼睛,“你是土族的?”

    地瓜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长呼了一口气:“是啊!你是火族的吧!”

    女子看了看两个人,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你们……你们也是隐国人?!”

    端木青这才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裳,笑道:“是啊!”

    “那你是……”

    地瓜抢在端木青前面道:“她是我们这一任的雪女。”

    “雪……雪女?!”那女子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看了端木青好半晌才转脸问地瓜,“真……真的?”

    地瓜眼眶泛红,轻轻点头:“真的!”

    “隐国还有救?!”女子陡然间泪盈于睫,猛然问道。

    地瓜皱着眉头无比认真地点头:“当然!”

    “火族焰姑拜见雪女!”

    原来这女子名字叫做焰姑,此时她似乎是没有办法来形容自己的心情,立刻跪倒在床上,对端木青叩首。

    再一次,端木青看到隐国人对于重回自己国家的期盼。

    这样的期盼让她动容,于此同时,她也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究竟肩负了多大的重担!

    “别这样!你先起来,你身上受了重伤,要好好将养,快别这样了。”

    焰姑抓着端木青的手,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破涕为笑,简直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才好。

    “从小就觉得雪女离自己很远,除了族长,大家都只能在远处看着,也从来都不知道雪女究竟长得什么样,只当是天上的神仙一般。

    没想到,我竟然能够这样近的看到雪女。”

    听到这话,端木青不由的赧颜,将自己打量了一遍,笑道:“让你失望了,我跟神仙好像没有那一点相似的。”

    焰姑连忙摇头:“不!在我们隐国人眼里,雪女就是我们的神,是我们不二的信仰,焰姑相信,只要雪女在,我们一定能够回隐国的,再也不会受到这里人的欺负了。”

    说起这个,焰姑又红了眼眶。

    “究竟怎么回事?那场火是你放的?”地瓜这才想起这件事情的缘由来,连忙问道,“火族人虽然脾气相对来说暴躁一点,但是我们隐国人还从来没有人做出过这样的事情啊!”

    端木青才想起通灵老人讲起那场战争的时候说过,隐国人生性不好战争,所以,在那场突如其来的战争里,才会毫无招架之力。

    “我从他们手里逃出来之后,一度走投无路,又担心会被抓到,终日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不容易有一个农人老夫妇见我可怜,他们又膝下无子无女,所以便谎称我是他们远房亲戚,收留了我。

    只因为他们生活在长京,但是毕竟是远离是非的郊区,所以我也就安心的住了下来,等待隐国的消息。

    谁知道,一年一年的过去,一点儿消息都得不到,我只好一直留在那里。

    那老夫妻两个对我十分和善,我们也渐渐处出了感情,便将他们如同父母一般照顾,后来干脆就认了他们做养父母。

    谁知道,就在去年秋天收租子的时候,我替他们去那庄户交地租子,却被那王员外看上了。

    竟然带着人来家里要娶我去做第十二房姨娘。

    我自然是不同意的,养父母两个人也知道那王员外自来不是什么好人,便拒绝了。

    哪里知道自此,那王员外竟然记恨上了我养父母,找了种种借口要将田地收回去。

    他们两个人一辈子都靠着那点田地吃饭,若是此时不给他们种这些田地,两个老人哪里还有办法活着。

    前些时候,养父再一次去求那王员外,那人竟然向养父开口,说,只要将我交出去,他便仍旧将地租出来。

    我养父不同意,结果竟然被他的人暴打了一顿。

    回来之后不到两个时辰便去了,养母心里气不过,便要去报官,谁知道那人竟然干脆让人将养母也打死了,当时我正出去寻柴火,谁知道一回来就看到养母躺在血泊里。

    邻居告诉我,是那王员外带了人来做的,我心里实在气不过,当晚便去将他们一家烧了个干净。

    却没有想到,就此惹来了那群人,之后便一直都在逃命,然后就遇到了你们。”

    焰姑一边说着话,一边抽噎,说起那对老夫妻,更是悲愤异常。

    地瓜也十分气不过,狠狠道:“这世上还有这样畜生也不如的人!”

    “追捕你的人,你清楚吗?与他们有没有过接触?”

    焰姑点了点头:“我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他们一定就是当年将我们捉来的同一批,因为他们捉拿我的时候对我的异能十分的了解。

    我的控火术基本上都拿他们没有办法,才会被他们所伤。”

    端木青心里一震,紧跟着问道:“那你知道他们是在哪里吗?他们是为谁办事?手里还有什么人?”

    从端木青的眼里,焰姑发现了她的紧张,但是她只能摇了摇头:“我都不知道,我是莫名奇妙的出现在那里的,等我逃出来之后,再回去,那个地反已经没有人了。

    而且从头到尾,我接触到的就只有那一群穿着特殊服制衣裳的人,并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是被谁管着的。”

    这样的答案让端木青很是意外,这就是说,在东离还存在这样特殊的一个组织,专门用来对付隐国人的。

    这些人难道是韩渊的人?

    端木青不敢肯定,但是当年那场战争东离是参与的最大国,而对隐国人的捕捉,应该是隐国当权的事情。

    那么也就是说,端木青首先要面对的就是直接的隐国权威。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便是,这个人究竟是韩渊,还是周虞?

    在东离,端木青道目前为止还是不能够确定,这个国家究竟是由韩渊来领导的,还是由周虞来操纵的。

    这也是端木青开始着手帮助韩凌肆的原因,只有当自己真正进入了东离的政治中心,才能够真正的挖掘到其中的秘密。

    “青儿!我们现在……”

    端木青道:“将焰姑送到思归阁去,让阿朱阿碧好好照顾,你继续盯着那群人,我想,既然他们已然出动,就必然还会露出马脚。”

    “好!”

    焰姑看着端木青向地瓜发号施令的样子,心里渐渐升起希望。

    他们已经离开家太久太久了,这个地方的空气,似乎都比家里的更冷一些。

    那些永远带着温暖笑容的乡亲们,是他们最深的梦里,最暖的期盼。

    “雪女!我也可以帮忙的!”焰姑回过神,连忙急切对端木青道。

    “不急,”端木青扶住她的肩膀,“相对于这些事情的情报,我更希望的是,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隐国人,都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焰姑听着,眼睛一热,连忙点头:“是!”

    “对了!眼下,我们不是在隐国,你不要叫我雪女,灵儿叫我小青,地瓜叫我青儿,你随便叫什么都可以。”

    端木青带着和煦的笑意看着她。

    “这……”但是这话却让焰姑迟疑了,“这不好吧!”

    “没有什么不好的,在隐国遭遇这样的大难之时,我们是需要团结的一家人,就像彼此是兄弟姐妹一样。”

    焰姑看着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许久才狠狠地点头道:“好!”

    对于端木青突然带回来一个女子,整个令王府没有一个人有任何的言语。

    就是若英,也紧紧是送来了一些衣料,嘱咐阿朱阿碧好好照顾她的身子。

    自从令王妃过世之后,这个一直守在令王府里的姑姑也渐渐衰老下去。

    这好像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端木青突然眉头一皱。

    想了想还是跟着她而去。

    一直走到令王妃生前住的地方,端木青从门外看进去,只见她先给令王妃上了一炷香,念念有词了一阵。

    然后便走进了暖阁里,如同令王妃还在世一般的样子。

    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一颗小丸子,往嘴里塞去,然后便如同吃糖儿一般慢慢地咽下去。

    这件事情她做起来,若无其事一般。

    吃完药,便走到桌子边,端着绣篮开始绣东西。

    直到端木青走到她面前,她才抬起头:“小姐怎么来了?”

    端木青直直地看着她:“你在干什么?”

    若英站起身,微微垂着眼:“奴婢在绣鞋面儿呢!王妃生前总说小姐的鞋子素净,穿出去不好看,要给你多绣几双,如今她不在了,奴婢便帮小姐绣吧!”

    “我问得是,你给自己吃了什么?”

    若英呆了一呆,然后凄然笑道:“我和王妃从小陪伴着长大,如今阴阳两隔,奴婢心里空荡荡的,想来王妃也是一样的,所以……”

    “你要毒死你自己?!”端木青沉声问道,“姑姑不会希望你这样做的!”

    若英却微微摇了摇头:“我从来都没有忤逆过王妃的意思,但是这一次,我当真不愿意再活着了。”

    说着,又抬起头来,带着希冀看向端木青:“小姐,王妃当真将你当做女儿看,请你,一定要替她报仇!我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