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若英最终还是追随着令王妃去了,在令王妃去世半年之后。

    在她去世之后,端木青便让采薇主持府里的一切事宜。

    在这些事情上,采薇还是有一定才能的,虽然不能言语,可这并不影响她办事的效率。

    焰姑的身体恢复速度不错,端木青这段时间以来,在百媚和采薇的监督下,每天都会进食一些补药。

    焰姑来了之后,也只是多准备一份的事情罢了。

    柳絮纷飞的时候,一袭紫衣的重瞳子出现在端木青的房间里。

    看她气色不错,紫衣笑道:“看来这段时间过得还不错,人也精神了许多。”

    “你还是一样,好像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变化。”

    端木青笑得十分恬淡,看上去不大像当时那个女子。

    “那你找我过来是为了什么事呢?”

    斜倚在门边,紫衣挑了挑眉。

    “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最开始的主子应该是韩渊吧!”

    端木青淡淡笑道,脸上的笑容带着些许的亲和,如同朋友一样。

    紫衣微微眯了眯眼,摇头道:“你应该知道对于我工作上的事情,我从来都不会说的。”

    端木青点头:“我知道,也没有让你说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想要请你帮个忙。”

    “哦?”紫衣这才笑道,“说来听听!”

    端木青却摇头:“这不行!你得要先答应我,这件事情,你得要替我保密。”

    紫衣闻言摇了摇头:“既然不相信我,又何必跟我说?”

    “若是不相信你,又怎么会找你来?”端木青立刻回道。

    “那你还不直说?”

    “只是因为你有个让你忠心不二的主子,让我不敢贸贸然开口啊!”

    端木青这个时候其实已经相信了紫衣,只是嘴上如此而已。

    紫衣这个人经过相处,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或许是因为本身并没有什么利益相关之处,他看似在最为复杂的地方,身上的关系,却是最为简单。

    “你知不知道在东离有一个神秘的组织,专门网罗一些有特殊能力的人。”

    端木青换了一种说法,问他这个问题。

    紫衣有些不解:“特殊能力?你是指……”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好一会儿才道:“我这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才好呢!

    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总之就是这么一个神秘的组织,我想它的神秘程度应该不会低于你所在的这一个。”

    这话似乎让紫衣来了点儿兴趣,想了想道:“好吧!反正最近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帮你查查看好了。

    但是话得要说在前头,第一,我可不是什么东离密探,很多事情我也是不清楚的,或许没有办法帮你查出来。

    按照你的说法,这件事情你应该是不希望别人知道的,但是万一被泄露了,可不要怀疑我,不然我就不去了。”

    “行了行了,这也不是我做事的风格啊!先在这里谢过啦!”

    听到这话,紫衣放了心,立刻便离开了。

    紫衣离开之后,听到敲门声,端木青自然而然的便以为是百媚,却没有想到进来的会是莫失。

    自从她被调到司膳局之后,几乎都没有在出现在令王府过。

    “你今儿怎么来了?”

    莫失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如既往:“韩渊病了!”

    “什么?”这个消息来得突然,端木青略微几乎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严重吗?为什么我没有听说?”

    “我也是从膳食当中看出来的,这些时候我在宫里小心翼翼,极力取得司膳局尚宫信任,如今帝后的膳食,虽然不是由我准备,我却也能够接触到。

    韩渊最近的饮食和之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清淡为主,而且没有任何的荤腥和香菜。

    可见是忌口了,但是宫里头并没有听说过陛下身体不适的消息,所以猜想,他病了的消息被封锁了。”

    端木青微微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儿道:“皇后和萧贵妃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说完之后又想到之前莫失说过的话:“对了,你现在手里的人脉都被毁了个干净,只怕是不好查,不要刻意去打听,若是叫人看出个什么来,就不好了。”

    莫失道:“现在已经好多了,经过这大半年,已经不似最开始那般紧张,要是真想要打听什么,还是可以打听得到的。”

    端木青点头,笑道:“其实也不必急,既然你能够来告诉我,想来这个消息也蛮不了多久,你司膳房是一个地方,太医院又是一个地方,我们毕竟不是直接的利益相关者。”

    莫失来反应了这个消息之后,便离开了,端木青当天下午便去了重华宫。

    如今郭嘉书的肚子已经不小了,也不大到外面去走动,不知道是因为懒得动,还是因为不敢动,每天只在重华宫的院子里走一走。

    端木青过来的时候,看到她正在杏花树地下闲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轻轻地抚着自己的肚子。

    宫中很多宫里都种了杏树,取“幸”的谐音,不过是祈求皇帝多多临幸的意思。

    看到端木青过来,郭嘉书只是转脸看了一眼便道:“你来了。”

    语气不紧不慢,没有什么情绪。

    如今两个人已经可以十分平静的相处。

    端木青才放好瓷垫,她便将手放了上来。

    一边替她诊脉,端木青一边问道:“昨儿夜里可有觉得有什么不适之处吗?”

    郭嘉书浅浅的笑了:“狠狠地踢了我一脚。”

    端木青也跟着笑了:“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最是淘气。”

    “娘娘肚子里的龙子如此健康,想必陛下定然十分欢心,这一树杏花也开得好,可不是时常临幸嘛!”

    端木青状似不经意地笑道。

    郭嘉书轻轻摇了摇头,但是脸上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神色:“没有,这些天大概是陛下太忙了,好几日都没有来了,也不单是我这里,各宫都是一样的。”

    端木青轻轻点头,笑道:“如今正是春耕的繁忙时节,陛下忧国忧民,忙着朝政也是正常。”

    出了宫,端木青径自去了洛王府。

    蒙卿看到端木青过来,显得十分意外:“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看你许久没有去过令王府吗?还以为你是那日生了气,再不肯去的了。”

    蒙卿连忙迎上来,笑道:“哪里,我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再说了,要说生气,也是你生我的气才是。”

    “没生气就好,”端木青在他的书房坐下,打量了一下,笑道,“你倒是勤勤恳恳,这个地方跟你那个小院子,可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啊!”

    “没办法,身在其位,就得要谋其政,如今在朝为官,哪里还能够闲云野鹤。”

    “也是,你这样的大忙人,自然跟我不同,大清早的我还在被窝里,你就得去上朝了,想想都觉得累得慌。”

    状似无意地闻着摆在一旁茶几上的花,端木青随口道。

    “别提了,这两天我起个大早去上朝,结果皇兄却偷懒开溜了。”

    “是个人都会有累的时候嘛!陛下也是人啊!哪能天天都那么早起床上朝,休息忌几日也是正常。”

    端木青说着话又转过话题,“其实我来也不是为别的,就是特地来说一声,那一日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虽然有些事情说开了没有什么好处,但是朋友就是朋友,我相信你。”

    蒙卿连忙笑着走过来道:“就知道你不是那般小心眼儿的人。”

    “看来陛下是真的病了,后宫没去,前朝没上朝,”端木青沿着令王府的湖信步走着,一边跟百媚说着话,“只是不知道到底病得多严重,若是赶得巧,这倒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百媚道:“小姐是说,你去替陛下诊治?”

    端木青轻轻点头:“没错,但是要他的病病到了一定的程度才行,太医院的那一干太医虽然能力是有,但是多年浸淫在宫廷政治当中,要治治平常的小毛病还可以,但是要是遇上真正的疑难杂症,只怕就没有办法了。

    我和灵儿两个人联手,大概还没有什么病是治不了的。”

    “凭借小姐的医术,韩渊这样隐秘的病,会让小姐去治吗?”百媚有些担心。

    “我现在虽然被萧贵妃一炒,有点儿名气,但是还不够,我们得要想个法子,让名气尽快地响起来。”端木青想了想道。

    “那……”百媚犹豫了一下问道,“那小姐若是真被带去了,这陛下的病这么隐秘,他们……”

    “你是怕他们杀我灭口?”

    百媚看了端木青一眼,最终还是肯定地点了点头:“这个真说不好!毕竟他生病的这件事情,前朝后宫都被瞒住了,万一……”

    “我知道!”端木青自信笑道,“不必担心,我既然有办法让他们选上我,自然就有办法让他们没办法对我动手。”

    “那小姐要怎么做?”百媚跟端木青相处这一年以来,一直都十分相信端木青能力,此时听到她这话,莫名的那股子担忧便没有了。

    “你去把小龙找来,我有事情要吩咐他。”端木青想了想,无意识地折断一根树枝,突然间就笑了,转脸对百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