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长京的大街上突然间开了一间诊所,打出了包治疑难杂症的旗号,诊所开张第一天便声称,第一日免费替人看病,且包送药材,而后便要开始收费。

    这顿时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能够在这条街上租到这么一间铺子,原本就说明,这药铺的主人身价不低。

    同时,长京向来是各行各业翘楚林立的地方,这诊所的主人敢打出这样的旗号,首先就说明了人家有实力。

    更何况,虽然不知道这诊所的实力究竟如何,第一天完全免费,跑上去看一看又何妨?

    所以,在诊所开门的第一天,诊所就排起了长龙。

    当看到排队的人里面各行各业就有,各个阶层也都存在,还有很多相互认识的时候,众人便放了心,应该不是找了托儿来的。

    一个瘦精瘦精的小伙子一开门便嘻嘻笑道:“我家主人规矩,一次只看一个病人,在内室看病,一位一位来,自有人带领进去。”

    当下站在第一位的是一位看上去十分贫穷的中年妇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样子很是焦急,听到这话眼睛里流露出希冀来。

    “多谢小兄弟,我的孩子已经病了好几天了,委实是没有办法,我们家如今已经没有钱医治了,若是这一次能够治得好,我回去就给大夫立一块长生牌位,日日供奉香火。”

    妇人说着说着便滴下泪来。

    在她后面的是一位满脸横肉的壮汉,一看就知道是横行霸道惯了的,此时听到前面妇人的话,十分不乐意的双眼一瞪:“你孩子都病了这么久了,还差这么一时半会儿吗?让我先去!”

    妇人正要进去,却被那壮汉猛然间推了一把。

    她原本就瘦弱,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力气,就要往后倒去,身子却别人轻轻地托住了。

    再一抬眼,竟然就是那个精瘦精瘦的小伙子,而他另一只手却是拍在那壮汉的肩膀上的,就这么一来,那壮汉竟然就无法动弹了。

    “这位大哥,方才我已经说得清楚明白了,先来后到,还请您等一等。”

    也不见他怎么用力,那壮汉愣是觉得自己无法在向前迈动分毫,便知道自己此时是遇上了扎手的硬点子,登时也不敢放肆,连忙赔笑了一番,就乖乖的退到了后面。

    妇人感激地看了一眼小伙子,便急匆匆地往里面走,一个看上去伶俐的小丫鬟连忙走上前笑道:“夫人这边来。”

    听到这样的称呼,妇人心里便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看到那丫鬟带着笑意的脸,也就自在了许多。

    跟着小丫鬟一直走到内室,就看到一个穿着青色衣裳的女子在案前埋头写些什么。

    虽然没有看到那人的正脸,可是就这么坐在那里,那通身的气质就自然地产生出一种贵气,让妇人有些不自在起来。

    “小姐,人来了。”小丫鬟打了声招呼,便又退了下去。

    女子抬起头,平静无波的脸顿时就让妇人有些心安,再看那一双杏眼,如同一泓清泉,这清泉从妇人的心上流过,顿时便放下心来。

    女子一看她怀里的孩子,皱了皱眉,走上前来,便要伸手接过那那孩子。

    妇人看了一眼自己孩子身上有些脏污的衣裳,便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便要退后。

    但是那女子却十分迅速地将孩子抱在了怀里,小心地替孩子查看着,并不避讳孩子身上的脏污。

    “怎么拖了这么久?”女子轻轻皱眉,“这是被白蜱虫咬了,而且出现了过敏反应,但是好在你家孩子抵抗力强,才支撑到现在,若是娇生惯养一点,拖了这么久,指不定怎么样了。”

    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将孩子换给妇人,然后便开始写方子,写完之后便交给一旁的一个丫鬟:“让地瓜将药包好。”

    说着又转脸对妇人道:“你跟着她去拿药,他们会告诉你怎么吃的。”

    妇人听了顿时欣喜不已,但是立刻又迟疑地问道:“当真……不要钱么?”

    女子笑道:“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了,今日诊治是不收费的,赶紧去吧!”

    妇人立刻千恩万谢的跟着去了。

    这女子自然就是端木青了,而门口的那个小伙子,自然就是小龙。

    令王府里原本就没有什么事情,端木青开了这么一间诊所,也可以给他们那些人一些事情做,涨涨工资,也算是福利。

    后面来的便是那位壮汉,原本被小龙制服在门外心里便憋着一股气,走进内室看到屋子里的女子,莫名的气便没有了。

    端木青笑道:“哪里不舒服?”

    壮汉挠了挠头:“就是有些畏寒怕冷,而且手脚心经常出冷汗,有时候会腰酸燥热……”

    见他停下不说了,端木青疑惑问道:“还有呢?”

    “还有……”

    看了一眼端木青,犹豫了一下才接着道:“还有就是……房事上……”

    看到他这么一个壮汉如此说话,端木青心里也大概明白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点了点头:“你这是肾虚,我先给你开副药,你先回去试试吧!”

    壮汉连忙点头,脸色通红地跟着阿碧出去了。

    接下来的整整一天,端木青都在给排队的人诊病,虽然遇上了几个稍微有些棘手的,但是也并不是不可治。

    还有几个端木青用针灸,几乎是药到病除。

    是以,仅仅一天,这间名叫“青杏斋”的诊所便传出了名声。

    第二日,端木青便如之前所说的一般,开始收费诊治,只是在收费的时候,穷人便少收一点儿,看上去富贵一点儿的人家,便多收一点儿,但是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只坐堂,不外出。

    经过两三天,便打响了口碑。

    当然,不光是端木青医术的缘故,还有些别的手段在里头,不然就这么招摇过市的开诊所,光是同行相忌这一点,就没有办法躲过去。

    长京中稍微有些权势的人过来诊治,一眼就看得出来这青杏斋与别处的不同来。

    光是在这里帮忙的跑堂就可见不是一般人。

    心里便也知道得罪不起,又想着巴结,不自主地也就帮忙维护青杏斋了。

    晚上莫失如前几日一般再一次出现:“太医院又有一位太医被处死了。”

    “这一次的理由又是什么?”端木青问道。

    “说是给皇后娘娘开的药里头,加了不该加的药材。”

    “那就是还是没有效果了。”端木青轻轻点头。

    这些天以来,太医院已经有三位太医被处死了,当然不光是太医院,应该说,最近宫里头已经有不少人被处死了。

    三位太医在这里头并不会引人瞩目。

    “嗯!而且说明,这件事情皇后是知晓的,从贤芙宫的反应来看,萧贵妃应该也是被蒙在鼓里的。”

    端木青轻轻点头:“好!我知道了。”

    这个消息对于端木青来说,不好也不坏。

    好的地方在于,这说明韩渊的症状当真有些棘手,那么找上自己的概率也就大了一些。

    坏的地方在于,如今自己的计划已然开始实施,若是中途罢手,怕是会引起怀疑,同时,此时只怕已经成为了目标,到时候若是治不好韩渊的病,那就糟糕了。

    但现在既然已经做到这一步了,就没有道理不坚持下去。

    青杏斋还是一样如往日那般开门,这些天来得人越来越多了,几乎每天都有人过来问诊。

    而同时,随着每日太监奸细着嗓子说“今日不早朝”,朝堂上的窃窃私语也越来越多。

    这一日,一骑红影驶入长惊诚,一路上惹来无数目光。

    飞扬明媚的脸,扎在头顶上乌黑发亮的头发,还有那大红色的披风和枣红色的马,无一不是让人惊艳的风景。

    青杏斋前十分热闹,不少人都在议论着这里面年轻的女大夫。

    突然哒哒的马蹄声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接近,让所有人都转移了注意力。

    然后大家就看到一匹红色的马急速飞奔而来。

    这样快的速度几乎让人无法闪避,有妇人的尖叫声,男人的咒骂声,老人的惊呼声,和小孩的啼哭声在这一瞬间响起。

    但是只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呼了一声“吁”,紧跟着一声马儿的长嘶,那方才还急速奔跑的马,在空中扬起两只前蹄,生生停了下来。

    竟有这样好的马技,让人感叹。

    少女飞快地跳下马,欢呼一声:“姐姐!”便要往里面跑。

    “郡主!”还没有走进去,又是几匹马紧跟着而来,却是一行穿着整齐划一的侍卫。

    女子一回头,带着微微的嗔意撅了小嘴儿:“都已经到了,你们就不要再跟着了,会行馆里去吧!我跟姐姐在一处。”

    那后面几个护卫的首领脸色有些难看:“可是二郡主,王爷没有说让你跟在青郡主身边。”

    少女猛地瞪了他一眼:“父王都让我来长京玩了,怎么可能不让我跟姐姐在一处,你怎么这么迂腐!”

    这话说得那护卫头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方才受到惊吓的民众,这才反应过来,感情这个女子是位郡主呢!

    只是不知道她口里的姐姐是谁。

    就在此时一个女子盈盈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