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云儿!”

    “姐姐!”听到女子的声音,那红色披风的女子飞快地转过身,立刻碰到女子面前,笑拉着她的手。

    看到出来的女子,一些先前来看过病的人顿时惊呼出声:“原来大夫是郡主!”

    “青郡主!”

    那边的护卫纷纷下马,给端木青行礼。

    端木青笑道:“没事,就让云儿跟着我好了,反正父王也知道,你们不必担心。”

    “是!”闻言,那几个护卫又仍旧上马离开了。

    看到其他人诧异的样子,端木青淡淡笑道:“大家不必觉得如何,我还是青杏斋的大夫。”

    说完就拉着红衣女子进去了,外面的民众反应了一下才道:“原来果真是郡主。”

    “怪不得诊金收得那么便宜,郡主哪里会缺钱花,不过是借着由头给我们老百姓看病罢了。”

    “是啊!是啊!郡主真是好心人呐!”一个老汉点头,“我上次都只收了药钱,诊金根本就没有算呢!”

    “青郡主不就是令王妃的义女,镇西王府的小姐嘛!原来镇西王府的郡主人这么好。”

    “……”

    外面的议论纷纷,百媚听在耳朵里,心下不由笑了,小姐的这个法子果然好。

    现在谁都知道了青郡主是这青杏斋的大夫,而且从来都不出诊。

    若是哪一天宫里头来了人,将她请走了,而没有得回来,只怕韩渊的病再不想被隐瞒,也会被猜得不成样子了。

    端木青拉着她的手径自走到屋子里,笑着对她道:“我现在要给人看病,你先坐一会儿,待会儿再来陪你。”

    让阿朱照看着,端木青仍旧进了内室。

    直到半下午,人才算是都清得差不多了。

    “姐姐!”少女正无聊的摇晃着小腿,看到她出来,顿时迎了上去。

    “现在你的名字叫姬如云,会不会不习惯?”端木青笑看着她,眨了眨眼睛。

    这个少女来自镇西王府,自然就是那让端木青代替过来选秀的姬如燕了。

    只是端木青如今顶了她的名字,她便改名叫做姬如云了。

    “还好啦!”姬如云摆了摆手,“最开始有些不习惯,后来父王和娘他们叫着叫着也就习惯了。”

    姬如云的性子还是和从前一样开朗,看到端木青就如同看到真正的亲人一样。

    “对了,姐姐,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要叫我来长京玩呢?”

    端木青挑了挑眉:“怎么?你不喜欢?”

    “喜欢!”姬如云立刻道,“当然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呢!我呆在家里都快要闷死了。”

    端木青笑着点头道:“那不就行了,现在不是正好嘛!”

    她原本就是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性子,听到端木青这样的话也就不再深究了,急切着想要到长京的各处去转转。

    端木青便让小龙带着她去了。

    实际上,这是在青杏斋开起来的时候便已经计划好的,自然是一开始就根姬辰风说好了的。

    毕竟姬辰风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

    就在姬如燕来的第三天,终于有人找到了端木青。

    不是来青杏斋找,而是直接来了令王府。

    端木青看到来人的时候,有些意外,因为那个人竟然是夜魂。

    她还是和那时候一样,一身黑衫,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端端木青看着她,觉得她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疲倦。

    “皇后让我来请你的。”夜魂开口的声音淡淡的,没有太多的情绪。

    端木青脸上露出讶异的神色:“带我?”

    夜魂神色凝重地点头:“嗯!需要你去医治一个人!”

    “谁?”

    心里明明知道,但是端木青此时还不能暴露,所以,依旧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你去了自然就知道了。”

    似乎很是犹豫,又似乎有些,紧张和担忧,端木青犹豫了许久,才道:“若是非要去,我也不是不答应。

    毕竟我说的不出外诊治,主要是针对皇宫以外的地方,但是我得带一个人去。”

    “可以!”夜魂轻轻点头。

    待端木青转身,她又轻轻补了一句:“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这句话说的突然,好像没有什么来头,但是端木青心里明白,这是夜魂在让她安心。

    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端木青对于这个同是隐国的女子,便没有最开始的那一种神秘感。

    当将灵儿带出来的时候,夜魂吃了一惊,和往常的她相差了许多,伸着手指指着灵儿:“她……”

    端木青道:“她叫灵儿。”

    听到她的声音,夜魂才慢慢的平静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才带着她们一同入宫。

    这一次入宫和平日里走的路都不太一样,是一个端木青从来都不知道的门。

    进门之后也不似别的地方那般庄严,反而是一种凄清的感觉,和皇宫这样的地方不太相配。

    也不知道是怎么走的,直到撵轿停下来,端木青才发现她们出现的地方竟然是皇后所居宫殿的后门。

    跟着夜魂的脚步,端木青走进一个房间,房间并么有开窗,点着几盏灯,虽然亮如白昼,却还是有些昏暗的感觉。

    灵儿对于这个地方十分的好奇,不停地东张西望。

    然后端木青就看到了皇后和躺在床上的韩渊。

    “你来了!”

    皇后的仍然是那一副淡淡的样子,若非仔细观察,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她眼睛下面被粉盖住的鸦青色。

    可见她并不似表面上那般的平静。

    “我找你来是因为听说你医术了得,近日整个长京又在议论你的青杏斋。”

    这一次,皇后跟她说话,并没有用“本宫”两个字,而是用得“我”。

    端木青微微垂下头,轻声道:“臣女一向对医术比较感兴趣,师父曾经教导,大夫当以治病救人为己任,所以,臣女开此诊所,也是为了这一点。”

    皇后随意地点了点头:“我并不追究你开那诊所的目的,只是眼下找你来是治病的。”

    端木青转脸再看了一眼韩渊,有些担忧道:“陛下他……”

    正说着话,床上的人陡然间呓语起来:“啊!皇兄!不……”

    话说了一半,韩渊便陡然间惊醒过来。

    端木青陡然间感到一阵强烈的杀气,再一回神,就没有了,只见夜魂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皇后的背后。

    “陛下!”皇后疾步走到床边,跪在床榻上替韩渊擦汗,“你觉得怎么样?”

    在这样的灯光下,端木青似乎看到了皇后眼睛里的担忧,却明明灭灭的看不清楚。

    韩渊皱了皱眉头,拨开皇后的手:“朕想一个人静一静。”

    怔了一怔,皇后才起身,退后两步,行了一个礼:“臣妾告退。”

    带着所有人退出那个房间,皇后径自走到窗边,再一转身,脸上又是万年不变的神色,和端木青认知里的那个皇后没有半分区别。

    “方才陛下的样子,你也看到了。”

    她毫无温度的言语抛过来,端木青才反应过来,她是在跟自己说话,连忙行了一个礼。

    “是!”

    皇后将视线转向端木青身旁的灵儿,似乎是在考虑这个穿着有些奇异的少女是否可靠。

    “这是我的心腹,臣女敢担保,她绝对不会泄露任何秘密。”

    听到端木青此语,皇后才接着道:“这连续将近十天以来,陛下一直都是如此状态,根本不能安睡,一睡便开始做恶梦,已经请过不少大夫来看,但是都没有什么结果,所以……”

    “噩梦?”端木青心里“咯噔”一下,“什么样的噩梦?”

    话才问出口,皇后锐利的眼神便立刻扫了过来,让端木青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我想找个跟病情无关吧!”皇后冷冷道,“我找你来,只要你医好病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你应该清楚,知道的越多,你也就越危险了。”

    端木青沉默着,没有出声。

    皇后接着道:“难道你以为你是镇西王府的郡主,是皇上亲封的郡主,我就不敢动你吗?贾文柔身份也不比你低,要你死,简单得很。”

    端木青抬起头,那个站在窗边的女人还是那一张脸,还是那样的神情,并没有因为自己所说话的内容而改变神色。

    “你这人好奇怪哦!干嘛动不动要人死啊?青儿是好心问清楚情况,你不懂别乱说,若是不问清楚,万一医坏了怎么办?”

    端木青尚未开口,灵儿就当先说到,显然是有些气愤了,说着话的时候,身上的铃铛也跟着泠泠作响。

    但是灵儿这话说出来之后,端木青并没有阻止,依旧静静地站着。

    突然间,这个地反变得十分十分的安静,除了偶尔听到窗外的鸟叫声,好像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声音。

    “是这样吗?”皇后冰冷的声音陡然间想起来,让端木青突然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平稳了下自己的情绪,还是点头道:“是!若是能够知道陛下做得梦是哪一类的梦,便能够得知是原因是多思、劳累还是别的什么。”

    当端木青说起别的什么的时候,她感觉到皇后的眼神又尖锐了些。

    “陛下的梦,是因为一些陈年的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