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皇后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自己往外面走:“你进去吧!看陛下怎么说。”

    “是!”带着灵儿行了一个礼,端木青正要往方才的房间走去。

    皇后突然又停了下来:“事先跟你说好,若是有个什么意外,你这条命就别想要了。”

    “什么东西啊!这人好奇怪!”灵儿朝着她背影消失的地方撅了噘嘴,才跟端木青进屋。

    “怎么找了你来?”韩渊的声音十分的轻柔,和方才对皇后说话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有那一瞬间,端木青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立刻跪倒在床边,恭敬道:“皇后娘娘找臣女来替陛下诊病,还请陛下实情以告。”

    韩渊看上去十分的疲惫,一双眼睛通红的,显然是没有睡好的缘故。

    “朕好些时候没有睡好觉了,一闭上眼睛,全是一些恐怖的东西。”

    说着话,韩渊便挣扎着要爬起来,端木青连忙上前一步扶着他。

    “还想问陛下一句,这些东西是曾经发生过的,还是没有发生过的,是你不愿意面对的,还是不愿意想起的?”

    韩渊听到端木青的话,脸色蓦然巨变,指着她的手指也跟着颤抖:“你……你……你怎么知道?”

    脸上不动声色,端木青平静道:“陛下,臣女只是据实而问,并不知道什么。”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端木青心里却紧张得直跳,要知道,韩渊的梦很有可能涉及到一些不可见光的辛秘。

    这样的事情,自己若是知道了,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当下最重要的便是稳住韩渊,让她不要怀疑自己。

    看他不说话,端木青又接着道:“因为梦境而不能安眠也分很多种情况,有些是因为心力操劳过度导致夜不能寐,也有可能是因为受到了惊吓,而梦里出现鬼怪,还有……”

    发现端木青说花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韩渊连忙问道:“还有什么?”

    “还有可能是中了毒,倒是自已意识不清醒,而受人的控制,梦到一些自己最不想要梦到的东西。”

    韩渊眼睛里的神色渐渐的冷静下来,好一会儿才道:“朕……梦到一些年轻时的往事。”

    害怕他揭露些什么,端木青连忙打断他:“是一些陛下不愿意面对的吗?”

    韩渊点了点头:“不错!都是些朕不愿意面对的。”

    想了想,端木青道:“陛下能否让臣女替你把个脉?”

    许是因为端木青的话和前面太医的言辞都有些不一样,所以,韩渊的脸上出现了些希冀。

    仔细地替他查看了一番,端木青道:“回陛下,您的情况可能有些特殊,臣女需要回去查一些资料,才能够写方子。”

    韩渊连忙问道:“要多久?”

    “臣女尽快!”

    端木青手心里捏着一把汗,稳住自己的声音,回答道。

    “好!你快一些。”

    “是!”端木青朝灵儿使了个眼色。

    灵儿身上的铃铛便丁零当啷的作响,韩渊这才看到那个穿着有些奇怪的女子。

    “回陛下,这是我的好朋友,她不是中土人,很会一些异族的医术,所以臣女才将她带过来,希望能够综合一下意见。”

    韩渊微微点头:“好!”

    灵儿便笑嘻嘻地跑过来,伸手装模作样的给他把脉,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漫不经心。

    等到她放开手,韩渊又问道:“如何?”

    灵儿转了转眼珠子,笑道:“我不好说,要等回去跟青儿一同商量。”

    难得的是韩渊的脾气,这个时候一点儿都没有,只是点头答应。

    大概是韩渊后来叫进去的人跟皇后说了他的意见,端木青出来之后,皇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夜魂仍旧送了她出去。

    这一趟入宫出宫,所见之人不超过五个,可见这件事情被隐瞒得很好。

    “小姐,怎么样?”

    端木青是从令王府被带走的,百媚便一直等在府里头,看到她回来,发现两人都是安然无事,便也放了心。

    “百媚,想办法安排我和韩凌肆见一面,悄悄的,不要被任何人发现。”

    看端木青神色紧张,百媚也不敢大意,点头便走了。

    “他中毒了!”灵儿看着百媚走远,偏着脑袋看向端木青。

    “我知道!”端木青随意点头道。

    灵儿撇了撇嘴,对于这种事情,她始终都闹不明白,也就不管了,自己打了个哈欠往房间睡觉去了。

    第二天端木青仍旧到青杏斋为人诊治,半下午的时候一个半老头子迈进了青杏斋,进门看到坐在案前的女子时,眼神带着些温暖。

    在她面前坐下来,端木青抬起头,轻轻点了点头:“你来了。”

    那半老头子轻轻地笑了:“这么久没有见,你就这么跟我打招呼吗?”

    听声音便知道是韩凌肆了。

    “我找你来是为了韩渊重病的事情。”

    端木青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欢喜或者烦恼。

    “哦?找了你去吗?”韩凌肆轻轻往后靠着,轻声问道。

    听到这话,端木青抬起头来看向他的眼睛里:“果然是你做的?”

    韩凌肆没有说话,但是唇边带上了一丝玩味的笑。

    “为什么?”端木青皱了眉头,不解地问向他。

    韩凌肆摇了摇头:“你不懂,我问你,他做恶梦说了什么,你听到了吗?”

    端木青微微眯着眼睛看着他,很久才道:“似乎梦到了他的哥哥。”

    “哥哥?!”端木青不知道韩凌肆是想到了什么,可是从他的语气里却听到了寒意。

    说完之后,韩凌肆站起身:“我走了。”

    “你……”

    “你可以救他,我没有意见。”韩凌肆转过脸,蓦然地笑了一笑,“但是前提是你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说完便转身离开,再没有回头。

    端木青轻轻呼出了一口气:“竟然真的是他。”

    百媚在一旁蹙了眉:“小姐怎么知道是他做的?”

    “因为,这种毒~药是我研制出来的。”

    端木青在心底叹了口气,当时研制出这种毒~药是为了对付李凝霜的,如今再回首,只觉得往事如烟。

    竟再也找不到当时对李凝霜的那种恨意了,终究,人死如灯灭。

    而今日,竟然会被韩凌肆拿来对付韩渊。

    这让端木青对韩凌肆的身世越发的好奇了。

    而方才当她说起韩渊念叨的是兄长时,韩凌肆当时的反应。

    心里蓦然的产生一种想法,难道……

    “大……大夫!”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打断端木青的沉思,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水绿色衣裳的小姑娘,不好意思地看着她。

    “哦!你坐,哪里不舒服呢?”

    第二日一大早,端木青便再一次进宫,这一次却是直接去了皇后的宫里头。

    皇后还是守在韩渊的身边,妆容依旧一丝不乱,似乎无论在什么时候,她都是这样的干净利落,端庄大方。

    “有办法吗?”皇后淡淡问道。

    “有!”端木青回答道。

    “那……”

    皇后的话才说出来一个字,便有一个太监走了出来,正是韩渊最为信任的那一个。

    “陛下请青郡主进去。”

    看了一眼端木青,皇后轻轻点头:“去吧!”

    房间里,韩渊已经坐了起来,看到端木青进来,显得很是高兴:“你来了!怎么样?有法子吗?”

    端木青连忙行了一礼,回道:“臣女昨日便瞧出陛下的病症很像是中了毒,但是臣女也只是在小时候见识过,所以才要回去细查。

    经过在家的翻查,发现确实是中了一种叫做如梦如幻的毒。”

    听到这话,韩渊喜出望外:“那就是有法子可解了?”

    端木青点头道:“是!”

    “那解药……”

    “可是解药只怕有些难!”端木青说着话,然后小心地看了一眼韩渊,“只因为这里头有几味药十分罕见。”

    “太医院里的药藏丰富,难道还找不到吗?”韩渊忙道。

    大概是这梦魇将他折磨得太痛苦了,此时的韩渊和平日里的样子有很大的不同。

    “其他的大多都是因为珍贵而罕见,陛下的太医院可以算是天底下藏药最多的地方,应该可以找得到,但是还有一味药,只怕陛下也没有。”

    听到端木青这么说,韩渊一脸着急:“那怎么办?”

    “那一味药是雪蒿生狼毒,是十分厉害的毒~药,而且只有在长淮山腹部才可能有,可遇而不可求。”

    “啊?”韩渊吃了一惊,心瞬间凉了半截,“朕现在就派人去找。”

    端木青笑着摇头道:“其实这如梦如幻在小女学医的时候就十分的留意,当时其他的药材都可以靠着人力找到,唯有这一件,实在是难办,当时父王见我实在上心,便也悄悄的留意。

    大概五六年后,竟然还真得到了,但那时候我已经不怎么感兴趣了,想来那东西父王得到不易,或许还保留在那里也未可知。”

    韩渊虽然此时救命心切,但是听到端木青这话,还不至于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眯着眼睛看了看端木青,好半天都没有开口。

    端木青依旧垂着头,藏在袖子里的拳头紧紧的握着,不敢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