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是她跟韩渊的一个交易,韩渊自然知道她是端木青,自然也就知道所谓的年少感兴趣不过是扯谎的话。

    此时将这个由头放在镇西王姬辰风头上,不过是为了给姬辰风一个功劳而已。

    “那你便问问镇西王,那雪蒿生狼毒还在不在。”韩渊面色柔和起来,淡淡道。

    端木青立刻跪倒在地:“是!臣女这便休书一封,问父皇取来。”

    韩渊突然道:“你那妹妹叫做姬如云的到了长京是吧?”

    端木青心里一惊,想不到韩渊人躺在床~上,竟然也知道这样的小事。

    此时也只好硬着头皮答道:“回陛下,是!难得陛下居然还记得云儿。”

    “怎么会不记得,你那个父王去年还特地上个折子要给小女儿请封郡主呢!若非如此,朕还真是不知道你还有个妹妹。”

    端木青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勉强笑得自然:“父王偏疼妹妹一点儿,见我因为义母的缘故封了郡主,便也想要给挣个头衔吧!”

    韩渊轻轻点了点头:“父母疼爱幼子,也实属平常,青郡主心里也不要吃味儿才好。”

    端木青轻轻点头,脸上的笑容几乎挂不住。

    如此睁着眼睛说瞎话,而对方还是这天底下最大的皇帝,如何让她不坐立难安。

    “朕瞧着你妹妹似乎也到了嫁龄,你这个做姐姐的,可要多留意留意。长京多俊杰,好好看看有什么人适合你家妹子的。”

    “是!”端木青又是盈盈一拜,走出去的时候,心,却是沉重起来。

    原意是借着这个由头让镇西王府起势,但若是按照韩渊的这个做法,意思岂不是给姬如云赐婚抵过这一次的功劳?

    若说从利益上考虑,这也不是不好,但是端木情始终觉得,牺牲一个女子的幸福去达到家族的利益,始终都太过于残忍了一些。

    “你到底有没有把握?”看到端木青出来的时候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皇后问道。

    听到她的声音才猛然间回过神,端木青连忙道:“臣女有几分把握。”

    “几分把握?!”皇后将她打量了一遍,“怎么说?”

    “臣女幼时曾经见过这种症状,大概是能够配出解药的。”

    皇后却立刻抓~住了端木青话里的关键:“解药?!你是说陛下果然是中毒了?”

    端木青突然想起韩凌肆来,心,猛烈地跳了跳,却还是只能够老老实实回答:“看情形,是这样的。”

    她不认为在周虞和韩渊两个人面前,她有本事弄这个鬼。

    “那好!你赶紧回去,赶紧给陛下配出解药。”周虞恢复正常的样子,挥手道。

    端木青点头离去,一回到王府便开始调制解药。

    这毒是她自己研制的,自然知道毒怎么解,这并不是一件难事。

    至于在韩渊面前说的话,不过是一种变相的交易罢了。

    回头想到这里,端木青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她竟然在跟东离的皇帝做交易。

    而且这个交易还是用韩渊的命和镇西王府要的权利交换。

    她正在怔怔的调制的时候,韩凌肆来了,突然的出现在她的房间里,而她并没有出现。

    伸手捻起一根墨绿色的干草,韩凌肆笑道:“看来是真的要给他解毒了。”

    他突然的出声将端木青吓了一跳,一回头看到是他,只淡淡点了点头:“既然叫了我去,我自然只有将他的毒医好这一个办法可走了。”

    “为什么?”韩凌肆突然问道,“你其实也可以选择毒死他。”

    这话听得端木青心下一跳:“你这人好生奇怪,他不是你的父皇么?他不是对你很好吗?你们不是父子感情不错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韩凌肆听到她这样的问题,愣了一愣,眼睛里却开始有些深沉到让端木青看不懂的东西。

    因为这种看不懂,让端木青很快就有些兴致缺缺,摆了摆手道:“行了,我也只是随口一问罢了,并没有想知道什么,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那终究都是你的事情,跟我无关。”

    “跟我无关”这四个字落在耳朵里此时听在韩凌肆的心里,特别的沉重。

    这个女子眼睛里一片清明,没有恨,没有怨。

    好像自己仅仅只是一个熟悉的朋友,仅此而已。

    “青儿……”韩凌肆开口唤了一句。

    端木青抬起眼看向他:“对了,你今天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我……”被她这话一呛,韩凌肆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原本过来确实是为了那解药的事情,但是他无法否认,在心底里,他还是想要见她。

    还是放不下她。

    可是,在她这样的一句话面前,这句话他说不出口。

    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飞快地离开了。

    端木青头也没抬,径自捣着药。

    “小姐!”

    女子温柔的声音响起,端木青看到来人,笑道:“这些天忙得很,都忘记问你了,身体恢复得如何?”

    来人便是那日地瓜和灵儿救下的焰姑,此时她脸色看起来红~润透亮,再换了一身衣裳,果然是一个美人。

    “早就好了,采薇姑娘非要多躺两日,就躺到了今日才起,再不起可就真的要懒得起不来了。”

    端木青笑道:“这又有何妨,你身体不好就该多休息休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采薇说就是了。”

    “我原本是想说,如今小姐你在外面开了间药铺子,想要给你帮帮忙,但是我早就给那群人盯上了,最好还是不要露面,生得给小姐惹来麻烦。”

    端木青笑着道:“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到如今,那些人的东西一点儿都没有查出来,我也不敢让地瓜和灵儿轻举妄动。

    诊所里,有百媚小龙和阿朱阿碧几个就足够了,你就在家里帮着打理吧!”

    “我这些天一直都带着思归阁里不敢出去,就怕小姐府上的人……”

    焰姑说到一半就有些怯意地垂下头,紧张地绞着衣带。

    她到现在对于身上的衣裳还不是很习惯。

    想来也正常,她原本是隐国人,并不穿这样的裙子,后来又是寄居在农户人家,下田地干活也是常有的事情,更不会穿裙子。

    性子里质朴一直都在,此时蓦然到了令王府这样的地方,不习惯是正常的。

    “你放心,府里的人都是我的人,大家十分的和睦,不用担心他们不能容你,跟着采薇过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听到端木青这么说,焰姑才像是放了心。

    正要离开,突然又问道:“我可不可以不穿这样的衣服?”

    “若是你当真不喜欢,那就不要穿了,在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的,只是若是有外人来府里做客,你就得要系上裙子了。”

    从来到这里之后,焰姑觉得太过于舒适了,都不太习惯,看到端木青的笑容,才感觉好些。

    此刻听到说可以不用穿这个老是容易踩到裙摆的裙子,顿时欢喜得不行。

    其实解药研制起来不过一会儿就好了,毕竟药材都有,只是……

    想了想,还是往姬如云的房间走去。

    结果,她竟然不在房间里,而是跟着小龙出去逛庙会去了。

    罢了!若是要给她指婚,只说她已经说了人家就是了,想必只要是个女子,都不希望自己随随便便的嫁了个人吧!

    更何况是向姬如云这样性子活泼的女孩子。

    这一次进宫越发的顺利,端木青跟着夜魂走进房间,刚好看到皇后跪在脚踏上给韩渊喂东西。

    “解药研制出来了没有?”韩渊看到她便将皇后的碗推开,一双眼睛直直地望向端木青。

    “嗯!”端木青跪下行礼,“父王接到臣女的飞鸽传书,立刻八百里加急送了过来,臣女连夜将解药制了出来。”

    皇后接过端木青拿出来的小瓷瓶,皱眉问道:“我怎么知道这是解药而不是毒~药?”

    端木青道:“这解药里也有毒性,原本就是按照陛下所重的毒配置的,若是想要检查是不是毒~药……

    那就只有让一个人喝下陛下所中之毒,然后等待他发作的症状,最后再让他喝下解药,以观察效果。

    但是这么一来,外面又要拖好久,就是不知道陛下和娘娘愿不愿意费这个时间。”

    韩渊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道:“朕相信青郡主的话,将解药拿过来。”

    皇后却没有走过去,而是依然看着端木青:“陛下乃千金之躯,本宫不敢如此轻信你!”

    端木青再一次行了一个礼:“娘娘所言极是,臣女并无任何意见。”

    然后便垂手站在一旁不再开口。

    “来人!”皇后微微抬高了声音。

    距离端木青不远的窗户突然间被打开了,视线往窗外看去,心,陡然间便沉了下去。

    “娘娘!”端木青顿时跪倒在地,额头瞬间便布满了冷汗。

    “本宫再问你一遍,这是解药还是毒~药?”

    皇后的声音还是冷冷清清的,并没有抬高声音,但是那种迫人的气势却致密的袭来。

    “解药!臣女万不敢对陛下行凶,还请娘娘明鉴!”端木青认真地回答道,生怕前面那个女人不相信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