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窗外,姬如云和小龙分别被绑在两架木架上,而脖子上却套着绳子,很显然,若是韩渊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发生,等待他们的就是绞刑。

    冷眼

    皇后冷眼将端木青打量了一遍,才转身将那瓶子里的药粉倒出来,放在小磁碟中,用水化了,端给韩渊服用。

    端木青小心道:“陛下已经许久未曾好眠,这解药当中,我加入了一些安心定神的药物,可以让陛下休息几个时辰。

    待几个时辰过后,陛下睡醒过来,自然就知道臣女此药是否是解药了。

    皇后轻轻点了点头:“那这几个时辰,你便待在我这儿吧!等陛下醒了,自然见分晓。”

    “这是自然,只是……”端木青看了一眼窗外,“娘娘能否先将云儿和小龙放下来,反正人都在您的手上,您也不用担心我们会跑掉不是吗?”

    皇后朝窗外瞥了一眼,便自己坐在了不远处的贵妃榻上,一动不动的等待着。

    外面已经有宫女上前,将姬如云和小龙押到了别的地方。

    眼看着那边的女子一动不动的样子,端木青真怀疑她可以就保持着这么一个姿势直到韩渊醒过来。

    念及此,真是后悔,为什么不将安眠药的成分调低一点儿,这样等在这里都是一种折磨。

    日头西斜,想不到韩渊这一睡竟然就睡了三个时辰,都已经半下午了。

    “陛下!你醒了!”皇后轻呼一声,连忙迎上前。

    端木青却是长呼一口气,立刻跪倒在地。

    由皇后扶着起身,韩渊似乎有些睡懵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朕这是睡了多久啊?好像一眨眼就睡过去了。

    此刻真是前所未有的舒服啊!”

    皇后听了,唇边露出一丝笑意:“能睡着就是好事儿,再要是睡不好,可真要拖坏身子了。”

    韩渊轻轻点头,然后才想起端木青来,笑呵呵道:“朕能够这么安稳的睡着,青郡主功不可没啊!”

    端木青连忙道:“能为陛下分忧,是臣女的荣幸。”

    “你们镇西王府,这一次可谓是对朕尽心尽力啊!”韩渊似乎完全忘记了端木青所谓的雪蒿生狼毒不过是个借口,“朕要好好嘉奖一番。”

    皇后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皱,然后便笑道:“陛下且不要想这个,您许久没有睡好,既然此时已经好了,不如喝盏燕窝,再睡一会儿?”

    韩渊闻言,又打了个哈欠,点头道:“也好,那就回头再说吧!”

    跟着其他人退了出来,端木青依旧垂首,等待着皇后的吩咐。

    “陛下还要再睡一会儿,估计今天是没有时间了。”

    端木青连忙应诺:“臣女此时也要去重华宫给嘉妃娘娘诊脉了。”

    “本宫送送你!”皇后突然道。

    端木青吃了一惊,脸上却不敢表露,能够让这个女人相送,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才走到中院,一个嬷嬷便走了过来,端木青见过她,就是那个将贾文柔处死的嬷嬷。

    “回娘娘,刘公公已经去了。”

    跟后宫打交道的人都知道这个所谓的去了,是什么意思。

    刘公公?端木青脑袋里在极力地思索着这么一个人。

    “就是你方才见到的那个!”皇后淡淡的声音响起,端木青心里猛然一惊。

    再抬头,那嬷嬷已经不见了,只有皇后还站在自己的身边。

    这个时候,端木青感觉自己清晰地感觉到来自身旁这个女子身上的,深深的寒意。

    “他知道得太多了,陛下被人下毒的事情,必须要瞒住,不然若是给人有心地揪出来查,只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了。”

    端木青忍不住颤抖。

    虽然她的身份是郡主,是镇西王府的小姐,但是实际上,她什么都不是。

    而方才被处死的那个刘公公,虽然是个太监,可是他是皇帝身前的红人,是韩渊的心腹。

    皇后说处死就处死了,可见一条人命在她手里不过是云烟。

    而自己若是此时的态度有所偏差,只怕也是如此的云烟。

    “所以……你应该明白怎么做的吧?”

    端木青连忙道:“臣女入宫只是为了替嘉妃娘娘诊脉,并未遇到其他的事情。”

    “放心,此时我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毕竟陛下的病是你救好的。”皇后说着,又指了指不远的地方,“而且,还会有人替你求情。”

    端木青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却是夜魂站在那不远的树荫处。

    “你走吧!”说完这句话,皇后便转身仍旧回屋去了。

    而姬如云和小龙也被放了出来,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

    端木青看到他们都安然无事也就放心了,转脸去看方才夜魂站着的地方,却发现那里已经没有了人的影子。

    “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姬如燕眼见没有外人在场,连忙小心地问道。

    “这事情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你们先回去吧!我去看望嘉妃娘娘,等回去了,我再与你们说。”

    端木青对他们道,末了,又嘱咐道:“记着,别声张,就是府里头,也不要说什么。”

    姬如云虽然性子跳脱,但是事情轻重缓急还是清楚的,听到这话,连忙点头:“你放心吧!”

    看着他们三个人离开,皇后才走进内室的屋子,夜魂已经等在了那里。

    “这就是你要找的人?”

    “是!”夜魂的声音淡淡的。

    “她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找她?”

    “我不能说!”夜魂看向周虞,眼睛里是少见的认真。

    “就是我也不能说?”周虞还是一如以往,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看向夜魂的时候却挑了挑眉。

    “对不起,我……”

    周虞摆了摆手:“罢了,当时救你回来,你就已经说的清楚了,我不逼你。”

    夜魂想要说声谢谢,却发现这样的话说出口很无力。

    “但是……”周虞突然走到夜魂面前,“你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不要再冒险了。”

    夜魂闻言,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郭嘉书看到端木青过来,微笑道:“自从你开了那个什么青杏斋之后,来我这儿可是一日~比一日晚了。”

    端木青不好意思道:“没有办法,来的人多,避免不了。”

    如今,郭嘉书的月份渐大,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肚子里孩子的影响,脾气似乎也好了很多,如今倒是有些像最初认识她时候的样子了。

    “还有三个月,他就该出来了,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一边让端木青替她诊脉,郭嘉书一边抚着肚子笑道。

    “娘娘福气大,定然能够一举得男。”

    这本是宫里头最讨喜的吉利话,谁知道郭嘉书却摇了摇头笑道:“我倒是希望是个女孩儿。”

    “为什么?”

    “陛下不缺儿子,而且这宫里头,向来皇子的命运就比公主要更坎坷一些,我希望我的孩子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长大。”

    端木青只是轻轻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如今月份大了,过两天我给你换个方子,临盆其他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郭嘉书浅笑道:“虽然娘家不在长京,但是这边的亲戚也不少,陛下的赏赐也都没有断过,都妥妥当当的。”

    端木青点头道:“这就好,那我就先回去了。”

    郭嘉书看了一眼天色,轻轻点头:“我也觉得外面有些凉了,我也进去了。”

    来这里熟了,后面来的这些宫女都是新来的,郭嘉书并不怎么吩咐她们做什么,所以,端木青都是一个人来去。

    正要出门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一个拿着托盘的宫女,眉头微微一皱,竟是位故人。

    “你怎么在这里?”趁着那宫女出重华宫的时候,端木青快步走上前问道。

    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那宫女差一点儿将手里的东西撒了。

    “你……”盯着端木青的脸看了一会儿,宫女才惊道:“是你!”

    “你不是在咸福宫照顾玉贵妃的吗?”端木青有些不解地问道。

    此人就是那时候端木青被陷害走错宫殿,去了那座冷宫里见到的小静。

    许是当日亲眼见到端木青杀人,小静对她还是有些害怕,只是此时看到端木青眼睛里却燃起一丝希望。

    “奴婢是被萧贵妃娘娘抽调过来的,说是嘉妃娘娘的宫里头没有人照顾。”

    “那……玉贵妃呢?她将你调过来,玉贵妃那里谁照顾?”这让端木青不解了。

    “无人!”

    “什么?”当时看那玉贵妃住在那里,而且又不给封太妃,便猜想那女子身上一定有什么故事,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在相安无事了这么久之后,突然将她身边的人抽调走呢?

    难道是因为萧贵妃不明所以的缘故?那么,韩渊知道吗?

    “奴婢来重华宫已经三个多月了,贵妃娘娘那里还是一个多月以前去过的。

    如今也不知道怎么样,奴婢不在,想来郡主想要看望娘娘也不容易,这些天奴婢一直担心贵妃娘娘的身体,可是这里又不是随意可以走动的。”

    郡主?!

    端木青突然想起那一日自己误以为咸福宫是贤芙宫的时候,里头就还牵着一位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