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怎么?看到是我很奇怪?”那人将放在唇边的酒杯放下,带着笑意看着端木青。

    正了正颜色,端木青连忙跪倒在地:“臣女拜见皇后娘娘。”

    没错,此人正是这个时候应该在后宫料理后宫事务的皇后周虞。

    尽管此时她身上穿的是寻常富贵人家妇人所穿衣物,所梳的发髻也是十分平常的。

    但是那一股天然的贵气却依旧萦绕在她的身边。

    让人几乎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这是在宫外,不必如此客气,起来吧!”周虞淡淡道,脸上的笑意未退。

    但是尽管是这样,端木青也还是感觉她那笑容就像是浮在脸上的一般。

    仿佛她之前那永远不变的神色。

    “谢娘娘!”端木青依言站起来,垂首站在一边,并不上座。

    “坐啊!”周虞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道,“今日可不是让你来服侍我吃饭的,坐罢!”

    “是!”老老实实地坐在她说的位置上,端木青终于稳了稳心神,“不知娘娘今日找臣女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周虞起身替端木青斟了一杯酒,轻轻地移到她面前,然后才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今日找你过来确实是有些事情的。”

    “娘娘请说!”

    直觉里,周虞这一番并不是有什么好事,端木青强迫自己冷静地看着她。

    “太子身上的毒被解了,是因为你的杰作吧?”

    端木青蓦然一惊,差一点将酒杯打翻:“我不知道娘娘这话的意思。”

    “好了端木青,我今日既然在这里跟你会面,便是没有什么兴趣跟你打哑谜的。”

    端木青听到这话,一颗心陡然间就提了起来。

    因为方才周虞叫她是叫的端木青而不是姬如燕,更不是青郡主。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定然有许多人知道,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如此直接叫她。

    “很好奇?”周虞淡淡一笑,“你应该知道我对你姬如燕的身份从来就没有相信过。”

    端木青想了想努力稳住心神,勉强笑道:“娘娘圣明。”

    既然她都说出这样的话,自己在否认,委实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端木青,西岐原永定侯府端木竣长女,两岁时由生母带回永定侯府,由于母亲体弱,府中中馈常年由姨娘李氏协理。

    十二岁母亲病逝,因破获西岐元宵佳节上的暴-乱缘由,被封为端慧郡君,十三岁被九皇子赵御鸿和东离大皇子韩凌肆同时向西岐陛下请求赐婚,最终被赐予韩凌肆为王妃。

    十五岁成婚,十六岁离开西岐前往东离。”

    周虞说着,含笑地看向端木青,但是目光里却含着冷意。

    “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端木青依旧极力保持着冷静:“娘娘好生清楚。”

    周虞却摇头道:“若是光查处这些,我又为何会在太子病好之后这么久才找你呢?”

    “娘娘的意思是……”

    “端木青,你可真是不一般,”周虞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目光犹如一把把利剑,“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似乎从十二岁那年性格就完全变了呢?

    据我查到的资料,从你跟随你母亲两岁进府,一直到你十二岁这当中似乎都没有任何可圈可点的地方。

    反而是你那个庶妹,在你们天京反倒有些小名气。

    而从十二岁开始,你做出来的事情可真不是一般的让我惊讶呢!”

    “皇后娘娘过誉了!”虽然此时心里的感觉十分不好,但是端木青也只能够顺着她这话说。

    “如何过誉了?罗国公一脉是你扶起的吧!皇后的母族是你扳倒的吧!远国的那些叛逆应该也是你一手揪出来的吧!

    这些事情从头追查起来,当中我可是没少看到你活跃的身影啊!

    靠入股钱庄,赚了一大笔钱,最后还靠着这钱,硬生生改变了西岐最后改朝换代的结局。

    你若还说是我过誉了,可未免有些太过于谦虚了。

    你一个尚未出阁,小小年纪的丫头,能够将李国公家一家人几乎弄得断子绝孙,宰相最后还畏惧于你,能够将自己妹妹堂而皇之地赶出家门,改性李,能够让怡贵妃最后母女相残。

    当真是要手段有手段,要心机有心机啊!”

    端木青感觉自己手心里黏-腻腻的一层汗,只是脸上依旧保持着平静。

    如今被人如此公开地将她的过往说出来,她反而平静了。

    人就是这样,若是对方一直不亮底牌,不知道对方手里掌握了多少,那么一颗心也就没有办法安放了。

    但是,对方若是将底牌亮了出来,就算是在可怖,终究不必在惶惶了。

    “娘娘能够查到这些,确实是让臣女佩服,但是这中间的细理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清的,更何况,娘娘也半分没有冤枉臣女。”

    周虞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快到让人无法捉摸。

    “更让我觉得厉害的是你来到东离之后,竟然能够那样简单迅速地走近东离的政治中心。

    这一步,连我都不止花了你这么多时间。

    姬辰风是什么样的人,恐怕整个东离也没有一个能够说完全地了解他,但是我知道,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任人予取予求的人。

    令王妃因为令王的缘故,在东离这些年来一直小心翼翼,努力隐藏自己的存在感,却因为一而再的高调出现。

    而蒙卿更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一个几乎从来都不在长京活动的王爷,竟然在陛下面前请求赐婚。”

    “对于这一切,臣女只能说冥冥中的缘分使然,并非臣女的能力。”

    周虞点了点头:“那么,堂而皇之的杀了我的女儿,还让我不得不下出一道懿旨,这一点呢?!”

    她这话说得端木青却是立刻有些慌乱。

    尽管杀掉韩语嫣的借口万无一失,但是,毕竟她是皇后的女儿,眼下却是在跟她的亲生母亲对峙!

    “这……对于我来说,除了陛下,你是唯一一个让我不得不下出这样圣旨的人!”

    端木青立刻跪倒在地,但是却一言不发。

    “怎么?你都不打算认错吗?”

    端木青深深吸了一口气,冷静道:“若是说我蓄意杀害东离公主,这个罪名我不认,娘娘你也没有证据。

    若是说我设局杀死你的女儿,我认!因为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没必要打官腔,但是,我杀她,是因为她要杀我。

    在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场上,我杀了她,一点儿错都没有。”

    周虞听着她的话,蓦然间冷笑出声:“好一个一点儿错都没有,你倒是真敢!”

    “端木青从来就是一个敢想敢做的人,要不然,怎么活到现在。

    既然娘娘将我的过往查的那么清楚,应该也知道我当时面临的是什么,若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不敢,他们敢,那么死的人就是我。

    我不狠,他们狠,那么输的人就是我!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进攻本来就是最好的防御,想要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那么就只能够伤害想要伤害自己的人!

    我,不认为我有错!”

    端木青说这话的时候抬起了眼睛,定定地看向周虞,眼睛里的坚定让人意外。

    就这样看着周虞,端木青突然又道:“娘娘应该对此有切身的体会吧!”

    这句话让周虞面色一震,微微眯了眯眼睛,就这么看着地上的女子。

    多少年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就算是韩渊,就算是父兄,也从来都不敢。

    可是眼前这个有把柄在自己手上的女子,却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你的意思是,我跟你是一样的人咯?”

    端木青道:“娘娘过誉了,臣女无无论如何也不敢妄自跟娘娘比肩。”

    看着端木青好一会儿,周虞才点了点头道:“罢了,语嫣她死在你手上,也没有什么不甘心的了,毕竟她的死,都是因为她太蠢。

    我从小教育她,做什么事情都要先动动脑子,身份永远只能看做盔甲,而真正的实力,只能够来自于自己本身。

    只是可惜,她这一辈子也没能够明白我对她说的这些话的意思。”

    这样的话,倒是让端木青讶异,毕竟面前站着的是自己的弑女仇人,能够说得出这番话,究竟得要有多么宽广的心胸。

    她自认自己是做不到的。

    “但是!”周虞突然又将视线冷冷地射向端木青,“我允许你第一次,但是绝对不会再容忍你第二次。”

    端木青没有说话,只是垂着眼,听着她说。

    “太子的事情,你若是再敢插手,我会让你死在东离,当然,这当中少不了对你暗中相助的镇西王府陪葬!”

    端木青眉头一皱,却什么都没有说。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朝廷这么多年都耐姬辰风不了是吗?但是你别忘了,如今的姬辰风可是身价大涨,若是有个什么证据他企图拥兵自重,意图造反的话,我想河间王和淮南王大概十分乐见其成的吧!”

    端木青抬头看向她,这才惊觉,对姬辰风的奖赏在另一方面来说,其实也是施加了风险。

    “对了!真正的姬如燕好像就在长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