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不顾端木青微微有些担忧的神色,周虞接着道:“现在好像名字叫做姬如云来着。

    浑水镇倒是个宝地,姬辰风也是个人才,竟然当真能够让那里所有人之情的人一语不露。

    但是如今他的管辖可不再光浑水镇一个地方了。

    人多嘴杂的,最容易留下证据了。”

    说完这话,周虞看向端木青,蓦然一笑:“对吧?青郡主?”

    这话的意思便是她要说的都说完了的意思了。

    端木青连忙行礼道:“娘娘说得是。”

    “那你可明白我今日跟你说的意思了?”

    端木青依旧垂着头:“臣女明白。”

    “那就好!”周虞走下位子,脸上又恢复一贯的端庄大方,“我家里还有些事情,就不多陪了,你自己好好用膳吧!”

    “恭送皇后娘娘。”

    她走了出去,没一会儿,百媚就回来了,看到端木青还跪在地上,连忙扶起她:“小姐!”

    直到这个时候,端木青才算是回过神,看到百媚的脸,才能够明白自己这是在哪里。

    背心濡-湿一片,跟这样的人打交道真是一件十分疲惫的事情。

    “皇后请小姐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事情?”百媚虽然没有正面接触过皇后,但她对周虞这个人却也不陌生。

    方才进来的时候小心地看了一眼,便认了出来。

    端木青由她扶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想了想道:“先回府,大家伙儿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而出来的呢!

    记得,待会儿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是蒙卿请的我。

    不要露出什么端倪,以免大家担心。”

    “小姐,皇后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端木青看了她一眼,轻轻点了点头:“但是这件事情,回头我再告诉你,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的事情。”

    回到令王府,大家竟都空着肚子在等自己。

    看到他们摆出来的酒席,虽然只有自己家里的人,但是席面上的东西却是十分丰盛,可见是下了功夫的。

    这一个花朝节,端木青便在所有人的祝福里度过了。

    卸妆洗漱完了,端木青坐在镜子前,回想今日的事情,有些理不清楚了。

    在醉仙楼的事情,一心想着皇后对自己的态度,以及可能会对自己做的事情。

    而忘记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那就是皇后对于太子中毒的态度。

    很显然,她知道是自己告诉太子解毒的方式,但是她的态度不是感激,而是愤怒。

    这按照常理是说不通的。

    若是说起来,她应该算得上是周虞儿子的救命恩人。

    可是,很显然她并不这么看。

    而且,从她的言辞间,似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她原本就知道太子是中了毒了,而且不希望太子的毒被解掉。

    这是为什么呢?

    心里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但是,她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支撑这个答案。

    作为一个母亲,而且是一个帝王家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给自己的儿子下毒?

    而如果这个推测果然是真的的话,那么之前根据下毒方式而推断是韩渊害死令王妃的结论,也就跟着推翻了。

    跟着变化的结论便是,周虞才是真正害死令王妃的凶手。

    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呢?!

    就在此时,端木青蓦然想起今天周虞无意间透露的一句话来:“令王妃因为令王之故,一直小心翼翼,隐藏自己的存在感……”

    令王之故?

    令王的什么缘故?

    这当中又有什么纠葛?

    今天和周虞的一次会面,让端木青的整个脑子彻底的乱了,究竟事情是怎样的?

    为什么好像每一种可能都有其不可能的理由?

    混乱的思绪中,端木青听到一声奇怪的吼声。

    起身往那声音的发源处走去,一直走到花园的假山。

    心里难免有些吃惊,自己的屋子离这个地方有一段距离,但是声音却传到了自己的耳中。

    可见那发声的人功力不弱。

    今日是十二,虽然不是满月,却也十分明亮,在月色下,端木青看到一个人正在练功。

    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端木青才开口唤道:“叶慕白!”

    听到她的声音,那人果然立刻停了下来,有些担忧地转身看向端木青。

    月光下,那人的脸色不是十分清楚,但是却可以肯定是叶慕白没错。

    “小姐!”

    “你大晚上在这里干嘛?”端木青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和情绪。

    “小姐说的三个月期限已过,我知道我已经失去机会了,但是父亲的仇我不能不报,所以……”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但是意思却是很明显,显然他是打算自己练好自己的武功,然后依靠自身给叶添报仇。

    端木青在一旁的石头上坐下来:“你真的那么想要报仇?”

    叶慕白立刻接口道:“那是自然,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不管仇家是谁,我也一定要报。”

    点了点头,端木青道:“那然后呢?且不说你报仇九死一生,就算是你报了仇,然后你又能怎么样呢?”

    这话让叶慕白哑然,张了张嘴,缺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很显然,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若是你因为报仇而死了,你有没有想过,你叶家,不,裴家,就此断了香火。

    这是最大的可能,其次,若是你报了仇,然后你也要过上逃亡的生活,你这一辈子也算是毁了,想要安安静静的过平静的生活,只会是奢望。”

    叶慕白看着端木青,但是他的神色告诉她,这一番话并没有打动他。

    这让端木青很是气馁,其实若是刚刚重生的自己,她一定不会跟他说这样的话。

    因为当时的自己也是为了复仇而生的。

    但是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她才发现,就算是她最后成功了,但其实在这个报仇的过程中,她失去的也不少。

    综合下来,还不如一开始便想着全身而退,或许还能够保全自己更多的亲人。

    而此时的叶慕白就像是那时候的自己,不管挡在自己面前的阻碍有多大,就凭这一股血性,便要往前冲。

    “小姐!”叶慕白蓦然给端木青行了一个大礼,“我知道你是心善的人,不然也不会让我这么一个受着各方面追杀的人住在府里头。

    而且府里上下每一个人对我都十分的和善,但是小姐,我这身子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

    若是我连父母的仇都可以放弃,那么还有什么资格立在这天地间,还有什么资格称自己是堂堂七尺男儿?

    我也知道小姐你是一番好意,想让我不要以卵击石,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可是,一个人,总要坚持些东西活在这个世界上,否则的话,和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就像小姐你,难道你不是因为你心里有你想要坚持的东西,才如此的劳累吗?

    我也未曾看到过你后退,为何你要如此劝我呢?”

    这样的话,叶慕白从来都没有说过,似乎他来到这里一年多以来,从来都是默不作声,寂寂无闻的样子。

    端木青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不怎么说话,说起话来还有些不自在的男子,心里竟也有这番气概。

    端木青发现自己无法反驳他,只因为她发现自己对这个男子划定的路线是错的。

    首先,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都有选择自己生命高度的权利。

    而自己之前所使用的拖延政策本就是一种对他生活方式的强行介入。

    其次,他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人若是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些自己所坚持的东西,那么跟畜生又有什么区别呢?

    古人云: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这个义,其实可以拓宽到更广的范围。

    就像是叶慕白所说的坚持。

    若是有一件东西在自己的心里超过了生死,那么它就是你心中的“义”,而如果你找到了这种“义”,就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良久,端木青都没有说话,这样的沉默,让叶慕白有些不自在,一如平常的时候。

    从石头上起身,端木青看了看月亮,轻轻地叹了口气,蓦然转脸看向他,笑道:“罢了,你明天就来思归阁吧!”

    叶慕白陡然间眸子都亮了,就那么看着端木青:“真的吗?”

    笑着点头:“若是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了!”

    “谢小姐!”她的话音才落,叶慕白便立刻感谢道。

    踏着月色,端木青走向思归阁的时候,发现今日因为周虞一番话而产生的压力顿时没有了。

    竟然是叶慕白的功劳。

    他说的没错,她坚持自己要坚持的东西,就应该无所畏惧。

    不管前面是谁,不管前面有什么阻碍,她都不会犹豫,不会彷徨。

    一边走路一边想着事情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站了一个人。

    白色的衣服在月光下有些不真切的感觉,颀长的身形显得那样熟悉,仿佛一扑进去,就可以感受到心里那一份久违的温度。

    最特别的是,月色下,那一双凤眼,月光落进去,看上去像是点点的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