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众人的目光跟着她的声音看去,都吃了一惊。

    那冰雹确如百媚所言,越下越大,但若是仅仅如此,又有什么好惊奇的。

    其重点是,它变化的速度,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大,方才还小拇指头大小的冰块此时已经变得有栗子大小了。

    而街上方才因为马儿发燥而引起的混乱已经下去了,但是因为这冰雹而引起的骚动又起来了。

    不少行人都被冰雹砸中,这样大小的冰珠子打在身上,力道可不小。

    端木青抬头看了看天色,眉头紧皱。

    雹子一般都是在春夏之交才有的,这才刚刚二月,怎么会突然下起雹子来?

    更何况这雹子也吓得太不寻常了,哪有势头这么猛烈的?

    思考间,那如栗子般大小的雹子已经变得如同鸡蛋大小了。

    头上的灰簌簌而洛,这屋檐只怕承受不了太久。

    在这样的混乱下,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都躲到两旁的屋檐下去了。

    很显然,大家都发现这屋檐无法承受这样猛烈的攻击。

    放眼放去,所有人都是心急如焚,谁承想这样出来一趟居然遇到这样难得的一见的天气。

    不少小孩子在大哭着。

    端木青急得全身发热,却无计可施,心里乱纷纷的一片。

    百媚突然将身上的外衣脱下来披在端木青身上:“你的身子骨还弱着,别着凉了。”

    端木青正要说自己不冷,却发现那两个被百媚救下的女子互相抱在一起,冷得瑟瑟发抖。

    “很冷吗?”

    听到端木青这么问,百媚的脸色有些奇怪,不由地将视线投向其他的那些人。

    跟着她的目光,端木青才发现,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搓着手。

    在看地上,已经是一层的雹子了。

    “小姐……你怎么……出汗了?”

    听到百媚奇怪的声音,端木青抹了一把额头,果然一层薄汗:“我……好热啊!”

    伸手探向端木青的额头,百媚瞬间又把手给缩回去了,惊骇道:“你身上怎么那么烫?”

    她不说起还罢,此时这么一说,端木青只觉得自己左胸口烫得发疼。

    “百媚!”端木青痛苦地看向她,“我!我好烫!”

    “青儿!”一个人陡然间从地里面钻出来,将一旁的人惊得尖叫出声。

    此时顾不得这一点了,百媚连忙问道:“地瓜,你怎么来了?”

    “采薇叫我来的,现在整个长京都在下雹子,情况很不好!”

    此时地瓜哪里有平日里半分的放-荡不羁,倒是让百媚刮目相看。

    端木青喘着气问道:“府里情况怎么样?”

    “采薇已经让所有人都避到地窖里去了,那里比较安全。”

    说完地瓜看着端木青的样子若有所思。

    “现在怎么办啊?”百媚也是急了,竟向她之前一直都不放在眼里的地瓜求救。

    地瓜却问端木青:“青儿,你是不是……”

    说着蓦然间想起来了什么一般:“是封印!”

    百媚不明就里,纳闷问道:“什么东西啊?”

    “青儿,你的封印受到影响了。”

    “怎么回事?”端木青忍着身体的不适,连忙问道。

    “这场雹子下得诡异,只怕是人为的!”地瓜的脸色突然间显得十分认真,“所以,青儿,你体内的封印才会被激发。”

    依旧没有听懂地瓜的意思,但是百媚也知道他说的事情,定然十分危急。

    “那到底怎么办啊?”话音才落,就发现的端木青的脸色越发的不对劲了。

    “青儿!”地瓜的语气陡然间紧张了起来,因为他清楚地看到端木青的眉心隐隐的有一道金色。

    而端木青此时感觉自己对周遭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只觉得自己全身都浸润在一个十分闷热的环境里,有个什么东西在阻止着她寻找出口。

    而她所有的意识就集中在那个组织她的东西上。

    她必须全身关注于突破那个东西,仿佛从那里挣脱出来,才能够让自己得以释放。

    “哗啦”一声,这个屋檐的屋顶已经承受不住雹子这样强烈的攻击了,顿时坍塌了一块。

    百媚正要将端木青拉到一旁相对安全一点的地方,却被地瓜阻止住了:“不要动她。”

    心里着急,可是听到他的语气不是玩笑,百媚也就不敢贸贸然伸手了,只能够在那些东西掉过过来的时候,将其拍飞,保证端木青的安全。

    此时的雹子已经下到橙子大小了,很多人已经就近躲进了附近大户人家的地窖,当然这期间又免不了一番混乱。

    百媚看着大家都逃命地躲走,也只能够看着地瓜和端木青而无计可施。

    然而,再看一眼端木青,她却也无法再移开视线,只因为此刻就是她也注意到了端木青眉心的那一点金色。

    越来越明显,越来越亮。

    “啊!”只听得她痛呼一声,整个人竟被一道金色紧紧裹住,如同处在一个巨大的火团当中。

    然后便是当时所有人都忘不了的一幕。

    只感觉一阵金色的光芒在她身上发散开来,天地如同被什么东西洗涤过了一番。

    放下遮挡眼睛的手,才发现冰雹已经停了。

    就连天空上的乌云也在这一瞬间散得干干净净,若不是地上还有那些正在融化成水的雹子和被砸坏的房屋,都不敢相信,方才确实发生了一场灾难。

    “小姐!”

    “青儿!”

    当其他人都在感慨这多变的天气时,百媚和地瓜却突然奔向端木青,接住她突然瘫软的身体。

    回到王府,所有人正在忙着为这场灾难收拾摊子,采薇站在门口,心急如焚。

    当看到百媚抱着端木青归来,顿时吓得不轻,只是她不能说话,也就只有干着急。

    “去把灵儿找来。”地瓜立刻吩咐了一声,就跟着急急忙忙跑向思归阁。

    灵儿原本就在担心地瓜和端木青,此时也没有走开,端木青刚被放到床上,就立刻替她查看。

    “怎么样?”好久,地瓜见她松开手,连忙问道。

    “没事。”得出这个结论的灵儿本身似乎也有些惊讶,但还是据实相告。

    “没事?”众人同时惊问出声。

    “从她的身体内部情况看来,她似乎……只是太累了。”灵儿目光在所有人身上转了一圈,耸了耸肩。

    “那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百媚对于灵儿的异能也有些知晓,并不怀疑她的能力,所以开口道。

    “焰姑!”众人褪去的时候,地瓜突然对一起离开的焰姑唤道。

    “嗯?”

    在令王府的日子对焰姑来说,除了在隐国之外,是最为舒适与自在的,若是可以,她倒是宁愿一辈子就这么生活。

    但是,今天的事情,还让她的心里产生一种隐隐的期待,毕竟,她的心里,有她根所在的那个地方。

    “你对今天的事情怎么看?”

    想不到地瓜这么问她,看了看面前这个小孩子一样的脸,焰姑想了想道:“我也说不好,从前在隐国,我也只是火族一个小角色,对于今天这样的异能,从来都没有接触过。”

    “你也觉得今天的事情不是自然灾害,是人为的?”地瓜连忙问道。

    他这一问倒是让焰姑有些讶异了:“难道不是吗?我也不知道,虽然我来到这里之后也见过下雹子,可是今日的情况,一看就知道不像我以前看到过的那些一样。”

    “那你知道隐国除了雪女,还有谁会这样的异能吗?”

    看他问得紧张,焰姑也跟着紧张起来,可是对于这样的事情她当真是一点儿都不了解。

    好半天还是只能摇头:“不知道!每个月的朝会都只有每一族的首领才能够参加,我连雪山都没有去过。”

    “好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想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地瓜皱着眉头道,“可惜的是我们四个人,却没有一个人对隐国真正的了解。”

    “啊!”焰姑这才后知后觉道,“你的意思是……长京还有我们的人?!”

    地瓜点了点头:“自然,不然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呢?”

    说了这句话之后,小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对啊!今天因为这诡异的天气,我们发现了长京还有另外的隐国人存在,但是同时,他或者他们也该发现我们的存在才是啊!”

    “你是说……”

    “其实今天的这场雹灾最后会消停下来是因为青儿之故。”地瓜兴奋道,“他们没有理由察觉不到青儿的存在。”

    说着说着又想到另一种可能:“之前青儿在接受了白长老的手钏之后,封印也是有动静,但是从来都没有向今天这样。

    雪女本就有操控气候的能力,今天能够阻止雹灾,这说明她体内的异能开始冲击封印了。

    昨天是青儿的十八岁生日,很有可能青儿的封印是跟时间有关的。”

    原本是打算找焰姑出来合计合计的,谁知道这一说,反倒让地瓜自己分析出了一堆的结论。

    “那你是打算……”焰姑看到他眼睛里的希望,自己本身也跟着激动起来。

    “我要找出那些无法露出头面的人来。”地瓜紧握着双手,满是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