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话音才落,陡然间一颗栗子大小的冰渣子慢悠悠地晃到了自己的眼前。

    地瓜和焰姑两人看着那冰渣子,愣了一下,才同时露出惊喜的神色。

    “谁?”

    “你们不是在找人吗?”一个有些年纪的人的声音突然传过来。

    听声音的来源,却是在墙头上,两人同时转眼,就看到一个穿着褐色衣裳的农夫模样的人坐在上头。

    “你……”

    那人这才从墙头上跳下来:“想不到这里还有个大本营。”

    “我是地瓜,她是焰姑,你是……”

    “万千!”农夫眼带笑意道。

    “移形换物?”地瓜问道。

    万千点头,没有否认,却问道:“雪女呢?”

    “你怎么知道雪女在这里?”地瓜孩子般的娃娃脸上带着狡黠的笑意。

    “我是一路跟着你们过来的。”手放在背后,万千颇有些得意的样子。

    “啊!”地瓜挠了挠头,“我居然都没有发现你。”

    “带我去见雪女吧!”万千不跟地瓜绕圈子,直接道。

    “小姐现在正在休息,一时半会儿,可能醒不过来,你先坐会儿吧!”

    焰姑激动得有些不知所措,连忙寒暄道。

    “我去看看。”

    万千不由分说,当下便往里走。

    走回到思归阁的时候,就看到采薇端着一碗参汤,地瓜连忙问道:“青儿醒了没有?”

    采薇点了点头,拿眼睛去看万千。

    地瓜忙道:“我们的朋友。”

    听到地瓜这么说,采薇便笑了笑,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

    进到屋内,果然见端木青已经披着衣裳坐起来了,百媚和阿朱阿碧都在床边。

    “小姐,你感觉如何?”焰姑连忙走上前去问道。

    “我没事,感觉就像是睡了一觉,此时倒是感觉挺舒服的。”

    地瓜走上前去端起采薇托盘上的参汤,笑嘻嘻道:“我们有些事情要说,各位能不能让个地儿?”

    百媚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就和采薇一起将阿朱和阿碧带了出来。

    叶慕白和小龙正好走过来,小龙三两下便蹦了上前:“小姐怎么样了?”

    百媚伸手一点他的额头:“让你帮大伙儿忙,你倒好,又溜了过来,偷懒吧你。”

    “其实是方才我看到焰姑和地瓜带着一个人进来了,猜想小姐已经醒了,所以来看看她身体如何。”

    叶慕白连忙辩白道,说着又问:“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吧!”

    “没事,放心吧!”

    “诶?方才那个人是谁啊?怎么好像地瓜跟他很熟的样子?”小龙笑嘻嘻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大概是以前的一个什么朋友吧!”说着话,百媚伸手拧住他的耳朵,“还不快去帮忙!”

    “我去我去我去,松手松手松手!”小龙揉了揉耳朵,连忙拉着叶慕白离开,临了还回了一句:“百媚阿姨。”

    “你小子,欠收拾了!”

    屋外的热闹与屋子完全相反。

    万千进门之后也不似之前地瓜他们那么激动,而是将端木青仔细地打量了一遍,轻轻点头道:“是你没错。”

    “不知道阁下是……”

    “我叫万千,是土族的。”

    此时的万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和他身上的打扮完全的不一样。

    端木青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

    “今日刚巧在街上看到这一幕,便猜想你大概就是当年雪女临死前生下的那个孩子。

    此时看你,果然相貌像极了雪女,年纪也符合。”

    “谢谢你来找我,我想你来找我的原因应该和我心里所想的一样。”

    端木青的冷静让万千意外,毕竟她的年纪摆在那里。

    让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担心着隐国未来的万千有了些许信心。

    “是!其实这些年来,我也一直都在努力寻找隐国的伙伴,目的就是为了重回隐国。”

    听到这话,焰姑和地瓜都是眼睛一亮,就是端木青也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可有什么收获?”

    谈到这里,万千就有些失望的样子了:“委实是艰难,这些年来,整个东离其实都似乎被一张网给渗透了,我想要查处一些东西,简直太难了。

    好不容易找到三个人,还有两个在去年死了,我们国人来到这里之后,寿命就大大的缩减了。”

    这一点,端木青是有所了解的,诸如秋恬,秋白,通灵老人,都是例子,还有夜魂,似乎也没有多久的寿命了。

    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感觉到回国的事情,越来越紧迫了。

    “那……还有一个人呢?”地瓜立刻问出来,端木青也才想起来,同样带着疑惑看着他。

    “我想你既然能够找到焰姑,那应该也知道那支一直在针对我们隐国的组织吧!”

    万千看了看焰姑接着道:“其实我发现焰姑这个人,也是因为她做出的那番动静,但是我们一直都没能将人救出来。

    而后,那一天,我亲眼看到地瓜的出现,只是他就出现了一下,就不见了踪影,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找到你们。”

    “嗯!这是我一直都想要查清楚的,但是说实话,此时我没有这个能力,有一个朋友答应替我查,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果。”

    端木青此时也不再隐瞒,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都据实以告。

    “我找到的另一个人,便是在那个组织里。”

    他这句话,让其他人全都惊呼出声,他怎么……

    “我与他联络得甚少,因为怕被发现,之所以潜入到那里面,是因为想要通过他们的力量来找到我们的同伴。”

    万千说得不慌不忙。

    “这些年来,可有什么发现?那个组织的头领是谁?他们有什么手段?”

    想到那个专门抓捕隐国人的组织,端木青心里便燃起一腔怒火。

    “那个人潜伏在这组织里的五年以来,一个隐国人都没有抓到,直到前些时候焰姑的出现。”

    “真是不知道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地瓜叹了一口气。

    “但是,我猜想雪女你现在会很危险。”

    “什么?!”

    万千严肃地看着端木青:“虽然普通的民众大概没有看清那场冰雹是因为你的缘故而停的,但是那个组织的人一定察觉了。

    他们不属于正规的编制,只听命于一个人,到时候就是直接把你抓走了,也……”

    他这么说,地瓜也反映了过来,连忙点头道:“青儿,他说的没有错,你现在真的危险了,他们手里有专门对付我们的手段!”

    端木青皱眉道:“我更加想知道的却是,今日的那一场冰雹是谁的杰作。”

    提起这个问题,万千有些莫名其妙:“不是你吗?”

    “我?”端木青呆了一呆,“怎么会是我?”

    万千的话让地瓜和焰姑惊讶,而端木青的话却让万千感到惊讶了。

    “这么厉害的异能难道除了你还有别的人会?!”万千有些懵了。

    “到底是谁?如此不怕曝露身份的出现!”

    众人都陷入沉默,没有人知道答案。

    “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只怕令王府已经暴露了,但是我们对于他们几乎还一无所知,甚至于,那个组织的首领究竟是谁都不清楚。”

    想到这一点,端木青有些忧心。

    她满门心思想要找到回隐国的路,想要救回自己的国人。

    可若是此时被那个所谓的组织一网打尽,其余散落在各处的隐国人,岂不是更加没有希望了?

    “不一定!”万千冷静道,“虽然今日的这一个意外将我们暴露了,但同时也是暴露他们身份的最好时机。

    平日里,我们的行踪隐秘,他们为了避免被我们发现,也同样的小心翼翼,可是这一次,却不同了,眼见着一块这么大的肥肉在眼前,我想他们怎么样也不会放弃。

    这里不是隐国,贪婪,是他们最大的缺点。”

    “嗯!虽然如今令王府只怕已经是他们重点关注的地方了,但是,我们还是应该以这里作为据点。

    不管他们背后的人到底是谁,我的身份摆在这里,跟东离几个重要人物的关系也是明着的,他们没有足够的把握到底还是不敢轻易动我。

    如今在令王府的人,加上我就是五个了。

    但是,我并没有在因果生活过,娘亲也没有对我说起隐国的只言片语,许多事情委实不知道。

    这里应该属万千最为沉稳,对敌我双方行事也最为了解的,这些事情还请你多费心,另外,对于隐国的事情,我还有许多需要向你请教。”

    万千听到这话,却也不推辞,只是平静地应承了下来。

    “思归阁旁边的一座飘雪阁让小龙他们住了,现在你们就都住在落枫楼吧!”

    “我带你们过去!”地瓜显然十分高兴,顿时便兴奋起来。

    倒是焰姑有些迟疑的样子。

    端木青笑道:“地瓜你先带万千过去,然后找到灵儿,帮她收拾个房间出来,焰姑你留一下,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待到他们都走了出去,端木青才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焰姑眉头浅浅的皱着,想了一会儿才像是做了决定一般:“小姐,我是想问,为什么你就这么相信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