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端起一旁采薇送进来的参汤,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你想说的是万千吧!”

    焰姑心思被识穿,有些不好意思,轻轻点头。

    “我明白你心里所想,灵儿到现在自己都是糊里糊涂的,完全不清楚自己的身世,地瓜是我在去青州的路上偶然遇到的,当时他还受困在别人的手上。

    你是遭到追捕,被地瓜救来的,而万千却是自己找上门来的,所以,他的来历尤为可疑对不对?”

    心里想的全被端木青才了个正着,焰姑连忙点头不迭:“他刚刚出现在我和地瓜面前的时候,我跟地瓜一样的惊喜。

    可是后来我就冷静了下来,尤其是他来见你之后,我感觉……”

    “感觉什么?”端木青的眼神十分的温和,让焰姑有了说下去的勇气。

    “我感觉他太厉害了一点儿,好像什么都知道,我和地瓜对于这个确都不了解。”焰姑又皱了皱眉。

    “这样说,好像没有什么可疑,可是我就是有那种感觉。”

    看她有些着急着分辨的样子,端木青笑道:“我知道,你是觉得一切太过于理所当然了,就不真实是吧?”

    “对对对!”焰姑连忙点头,“就是这个意思,现在想想,他出现在我们视线里猜才两个时辰不到,就成了我们这几个人的头领,这……”

    “这太顺利了,是吧?”端木青的脸色还是不变,依旧是那样让焰姑心安的神情。

    “嗯!”

    “这顺利是我给他的。”

    “啊?”不解端木青这话是什么意思,焰姑的表情有些惊讶的感觉。

    “我刚才说的话不是假话,我确实对隐国不了解,而你和地瓜也同样只属于从前隐国权力机构的外层。

    他这样出现,无疑间瞬间就成了我们所有人当中对自己对敌方都最为了解的人。

    我这个头领的位置不给他,还能给谁?”

    轻轻点了点头,焰姑虽然对这样的结果不满意,但是也知道她这样的选择是必须的。

    “而且,正因为我对隐国不了解,所以,我也不能够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隐国人。”

    端木青紧接着的一句话,却又让焰姑诧异了:“那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

    “还要这样重用他是吗?”端木青笑了笑,“若他是隐国人,那自然最好,这对我们来说,又多了一个能力不弱的伙伴。

    但是若他不是,他在这里,不就代表我们都还安全吗?”

    “小姐的意思是……”

    “他若是敌方派来的细作,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来个反间呢?”

    “原来是这样,”焰姑脸上顿时欣喜起来,但是很快却又摇头,“那如果是这样,我们怎么做事呢?不能完全相信他,却又要让他当头领……”

    “他方才说的话,有一句话我最为相信,你知道是那一句吗?”

    焰姑自然摇头,端木青笑道:“他说这个世界上的人,贪婪是最大的缺点。

    同样,若他真的是细作,那如果我们一直都没有大鱼出来,他是一定舍不得收网的。”

    听到端木青这一番话,焰姑放了心,脸上的笑容也就轻松多了。

    端木青笑道:“所以,你的任务重了!”

    “我?”茫然地看着她,焰姑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从前在隐国只是一个平凡的隐国人,后来来到这里,又跟着那一对老实巴交的夫妇,所以一直都有些胆怯。

    但是焰姑,你没有发现吗?你比地瓜和灵儿都要仔细。

    灵儿像个孩子,而地瓜在隐国的事情上,容易头脑发烧,而你却比他们冷静和谨慎,监督万千的事情,你来做最合适不过。

    而且你在府里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低调得让人几乎会忽略掉你,如今你搬到落枫楼,你就继续如此态度。

    既让人看不到你的变化,也容易让你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焰姑眼睛顿时亮了,连忙笑着点头道:“我可以。”

    令王府里一片混乱在整理着雹灾过后的事宜时,整个长京也同样在善后此事。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整个朝堂都忙碌了起来。

    对于如此异常的天气,不少老百姓皆人认为是触怒了上天,而导致上天震怒,降下此灾难。

    在舆论的压力下,择定礼部尽快安排好祭天的仪式,韩渊作为一国之君,应当在此时向上天忏悔自己的过错。

    虽然这有些没有根据,可此时却也不得不为之。

    另外便是灾后的重建工作。

    别说长京其他的地方了,就是皇宫里,也有许多地方因为如此强度的雹灾而受损。

    工部主修整个长京公共设施及建筑物的修缮,户部主农田山林的损害补贴,兵部严密注意整个长京的动向,以免发生骚乱。

    中书省则为着各项命令的妥当施行而拟定文书。

    总而言之,此时的长京几乎没有一个闲人。

    长京是东离最大的城市,而东离又是整个华天大陆上最大的国家,如此一场灾难,导致整个长京出现“罢-市”的现象,也委实是让人啼笑皆非。

    下了早朝,韩渊也是焦头烂额,由别人搀扶着才回到自己的寝宫。

    谁知到皇后已经等在了那里。

    “皇后不在后宫主持灾后的工作,怎么来了朕这里?”韩渊坐到椅子上,有些疲惫的揉着太阳穴。

    周虞没有回答他,而是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陛下,臣妾有话要说。”

    “你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什么时候这么规矩了?”

    这话让周虞脸色微微变了变,但紧紧是一瞬间,立刻,她便恢复了常态,上前一步道:“难道陛下你不觉得这一次的雹灾发生的奇怪吗?”

    依旧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韩渊闭着眼道:“这不是朕认为,整个天下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不是吗?”

    “若是臣妾没有记错的话,当年妖族的人,就……”

    她话还没有说完,韩渊就蓦然间睁开了眼睛,目光锐利地盯着她:“你想说什么?”

    这么多年来,他如此看自己的目光,也不是一次两次遇到了,周虞脸上一点儿神情的变化都没有。

    “我想说,这一次的异常,会不会是妖族人在作怪!”

    她话音才落,方才还在韩渊手边的杯子就立刻砸了过来,几乎贴着她的耳边而过,碎落在不远处。

    “你少在那里胡言乱语。”

    韩渊的语气里喊了怒意,竟是和平日里截然不同的样子。

    周虞冷笑一声:“陛下何必动怒,臣妾也只是就事论事,这可是关系到东离万千子民的生计。

    难道因为陛下对于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就连提都不能提吗?

    臣妾年轻,没有亲眼见过妖族的能力,但是,就是臣妾所了解的,也知道,那可不是常人能比的。

    当年那场战争,对于他们来说,可以说是灭族之灾,若是让他们重新站起来,我们当真可以敌得过吗?”

    此时的情景有些让人啼笑皆非,韩渊一脸疲惫的坐在椅子上,而周虞,东离的皇后却是站在下面其势汹汹地说着。

    “你不知道就不要信口雌黄!”韩渊怒道。

    周虞也不甘示弱:“臣妾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来问陛下,臣妾所为,是东离上下的百姓,希望陛下也不要拘泥于个人的恩怨中才好!”

    韩渊气得手指发抖,扶着椅子的扶手就站了起来,自上而下地看着周虞。

    脸色是一种从来未曾在他脸上看到过的阴沉。

    周虞就这么站在下面直视着他,半点畏惧也无。

    韩渊蓦然间就冷笑起来,连点了两下头:“好好好!”

    说着伸手指向周虞道:“你真是朕的好皇后,一心为国为民,连我这个东离皇帝都要甘拜下风了!”

    周虞感觉胸中被闷闷的堵着了什么,脸上端庄的神情却是一丝不乱:“臣妾不敢。”

    “你不敢?!哼!”韩渊冷眼看着她,“你有什么不敢的?当年要不是你的怂恿,朕会坐在这个位置上吗?朕会这么多年心怀愧疚吗?朕会常常不得安眠吗?

    你不敢?自朕登基后,多少好事儿不是你皇后给做成的?你没听说过吗?离江百姓,只知皇后而不知陛下呢!

    何也?贤哉!后也!当年的水灾,你做得好啊!

    你当真是这天底下,朕最贤惠的妻子了,刚刚登基,官员人浮于事,你提出废除尚书令,架空丞相权利,三权分立。

    和西岐的矛盾,你提出互换质子,且厚待赵御恒。

    遇上水灾,你发动后宫捐款,还有你的母家,在那一次几乎倾家。

    朕的皇后,多么贤惠啊!”

    周虞感觉自己一颗心像是被什么东西一片一片的剜空了,但是她还是保持着平静。

    这么多年,她对于面前这个男人心里的愤怒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们两个人都在这个政治沉浮间学会了冷静,学会了镇定,学会了……虚伪!

    唇边漾开一丝淡淡的笑意,周虞款款行了个礼:“陛下累了,此时不宜商讨国事,臣妾晚些时候再来,还请陛下保重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