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都听到了?”韩凌肆皱着眉头看向来人。

    “嗯!”一个面无髭须的男子点了点头,声音尖细,竟是个太监,“奴才躲在帷幕后头,听得真真儿的。”

    韩凌肆轻轻颔首:“劳烦你了。”

    那太监道:“大皇子别说这话,老奴守在月华宫这么多年,就是等您回来,没有想到宫里一番人士调动,竟然成全了老奴到陛下跟前伺候,如今能够继续为您做事,死也甘了。”

    韩凌肆有些动容,笑道:“你说这些话做什么,我还要你好好的活着,以后让你出宫养老呢!房舍都给你安置妥当了。”

    “哎哟!”那太监立刻眉开眼笑,“那可就真好了,老奴啊!就等着这一天好了,以前盼着您回来,现在盼着您给老奴的房子。

    以前娘娘就说,人活着,不就活一个盼头嘛!”

    那太监走了之后,蒙卿便从后门进来了,笑道:“你小子行啊!皇兄身边你都插得进人手,据我所知,对于皇兄的安全,皇嫂可是尤为关心的。”

    韩凌肆而露出笑容:“还真不是我安排康公公去的,这都是缘分吧!”

    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蒙卿认真了颜色道:“方才的话,我也听到了,当年的事情发生的隐秘,几乎知道真相的人都死光了。

    令王嫂这些年一直都寂寂无闻,我也一直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好容易查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却又死了。

    给她主持丧礼的时候,也什么发现都没有。

    但是,方才康公公说的那个妖族……”

    “我也是在想这一点,我怕……”韩凌肆说着看了一眼蒙卿,“我怕这件事情会跟青儿有关。”

    “青儿?!”蒙卿一时间没有听明白这话,“什么意思?”

    “紫衣跟我说,青儿早前托他查一个东离的神秘组织,这个组织专门抓捕身有异能的人。”

    蒙卿想到他们刚刚查到的一点儿关于这次雹灾的小道消息,埋怨道:“你怎么不早说?!”

    “不是我不早说!”韩凌肆也是一脸的烦恼,“紫衣也是今儿早上告诉我的。”

    “他不是你的人吗?怎么……”

    韩凌肆摆了摆手:“紫衣和别的人不一样,除了我的命令,其他的事情,我一来没有权利命令他说,二来,说句实话,我也没有那个能力要求他说出来。”

    “这都什么手下啊!”蒙卿闻言,忍不住扶额,“那你方才说跟青儿有关,仅仅就是因为这一点吗?”

    韩凌肆垂着眼睛,似乎在想什么,没有立刻回答蒙卿的话。

    好一会儿才认真地看着蒙卿:“皇叔,这件事情,只怕十分隐秘,我可以跟你说,但是……”

    看到他的犹豫,蒙卿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叔侄之间不必如此,我知道青儿对你而言,是尤为特殊的,若是你害怕,不用说给我听的,我相信你的判断。”

    “我不是这个意思,”韩凌肆听到他这么说,反而放松下来,“其实我是怀疑青儿的身份。”

    “端木竣的女儿啊!不是吗?”

    韩凌肆轻轻地摇了摇头:“现在我开始怀疑了,我知道青儿不是在永定侯府出生的,而是两岁的时候,岳母带进侯府里的。”

    “那又如何?这个说明不了什么吧!”蒙卿耸了耸肩,一脸不解。

    “这只是一个疑点,另外就是,从我认识她开始,她的身体就出现过好几次异常,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封印!”

    “封印?!”这倒是让蒙卿吃了一惊,“青儿身上有没有什么高深的内功,怎么会有人给她下封印呢?”

    “就是这一点让我感到奇怪,”韩凌肆点头道,“而且这个封印一旦异常,她的身体里就有一种可怕的能量,似乎是极深的内力,可又不像是内力。

    然后便是来了东离之后,你还记不记得她身边有个小孩子,名字叫做地瓜的?”

    蒙卿想了想,点了点头:“自然,那个小孩还是一张包子脸,看上去倒有几分淘气。”

    “其实他不是小孩子,而是一个年纪已经有三十岁的成年人,是我在淮州境地里的石姬岭发现的,你绝对想不到他的能耐。”

    若是平日里,蒙卿可能确实猜不出来,但是韩凌肆放在此时说出来,这其中就有几分值得推敲的了。

    “你的意思是……异能?!”

    “不错!”韩凌肆肯定道,“这个名字叫做地瓜的人,当时不但将我震惊了,就是紫衣也十分感兴趣,他会土遁,只要有土的地方,他就可以瞬间移动,而且,一丝痕迹不露。”

    “什么?!”关于异能,蒙卿只是听说过而已,却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当真有人会有,“怎么可能?!”

    “这一点,我亲眼所见,你不必怀疑,但是更加让我惊讶的却是他对青儿的态度。

    当时青儿离开青州前往江州的时候,他竟然二话不说就跟着去了,而现在,更是宛如青儿就是他的主子一般。

    原本我就对他这样的态度感到奇怪了,此时看来……”

    不待蒙卿说话,韩凌肆接着道:“更何况,你忘记昨天我们听来的消息了?”

    “昨天听到的消息?”

    “昨天街上一片混乱,但是冰雹开始停下的地方就在长宁街,而青儿去青杏斋的路就是那一条。”

    “不是吧!这个……可能只是巧合!”

    “皇叔,我刚才得到的消息,还没有告诉你。”

    “什么消息?”蒙卿吓了一跳,直觉告诉他,韩凌肆要说的这个消息,不是什么好事。

    “昨天在那条街上的人,都受到了秘密的调查。”

    “啊?”

    “这些调查的人既不是身份颇有些特殊,于公于私,我竟然都半点打听不到。

    就是因为这一点,紫衣才将青儿找那个组织的事情告诉了我。”

    说完这话,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而是沉默了一会儿。

    “若你的推测是真的的话……”一双英眉蹙起,蒙卿道,“那青儿……当真危险了。”

    “我要救她!”韩凌肆语气坚决道。

    “我知道!”蒙卿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可是,怎么救?”

    “若是想办法把她保护起来,躲过那个神秘组织的抓捕,只是治标不治本,先揪出那个组织的幕后指使,然后想办法将他们这个罗王给打碎掉!”

    “那你之前的那些计划……”

    “搁置!”韩凌肆想也不想,立刻回答道。

    蒙卿无奈摇头:“还好一切都还只是在部署,突然发生这件事情,我们也却是需要重头好好探讨探讨了,搁置就搁置吧!”

    “我去找青儿!”韩凌肆几乎话都还没有说完,人就已经出了门。

    “诶!你……”蒙卿话都还来不及说出口,就已经没有了他的人影了。

    耸了耸肩:“算了,原本打算一起去的,既然你们小两口要相聚,我也就不去凑热闹了。”

    青杏斋依旧开门营业,经过这一场突然起来的雹灾,不少人都受了伤,正是需要看病的时候。

    青杏斋的门前又一次排起了长龙。

    韩凌肆悄无声息地落在窗外的一棵树上,站在一个恰好可以看到她的位子上。

    “青儿,我该怎么样,才能够让你重新相信我,让我保护你。”

    想到这里,心里不由的有些泄气。

    他们之间,隔着一条看不见的鸿沟,一道让他毫无办法的鸿沟。

    就像现在,明明她就近在眼前,他却不能去找她。

    因为他知道,此时的自己一定是被她排在这些病人之后的,所以,还不如等到她忙完了,再去找她会比较好。

    端木青此时自然无暇去看窗外的风景,今天一整天,她就没有停过,虽然大部分来问诊的人都是差不多的伤。

    但是个人体质不一样,开起药来,分量也就自然的不一样了。

    这大半日忙起来,再好的体力,也会感到疲倦了。

    “伤到哪里了。”将刚刚写好的方子交给一旁的阿朱,端木青没有抬眼看面前坐下的人。

    “青郡主昨日就在长宁街上,竟然一点儿都没有伤着,真是福大命大啊!”

    端木青蓦然间抬起头,眼前坐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最大的特点便是没有特点,

    这样的人放在人群中,只怕不是认得的人,就算看上个四五遍也都还是记不住他长得什么样。

    而且此时他的胳膊上有些血迹,但是他并没有受伤,这一点,端木青不过一眼,就完全识破了。

    “你是谁?为什么假装受了伤来这里?”

    放下手中的笔,端木青心底暗暗戒备。

    “我就是想问问郡主有没有见到一个大概三十多岁农夫打扮的人,他姓万。”

    “没见过!”端木青想也不想就回答道,“我的记忆力一直不错,今日来这里看病的病人,虽然不是每个人的名字都记得住,但是没有出现过的名字,还是可以很快分辨出来的。”

    “郡主何必要睁眼说瞎话呢?若非知道实情,我又怎么会这样贸贸然来找郡主呢?”男子脸上的笑容带着些得意,叫人看得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