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我看睁眼说瞎话的人是你吧!”端木青朝不远处的百媚道,“百媚,我想我面前的这一位是个大爷,你去把今日看过病的病人名单拿过来,给这个大爷瞧瞧。

    我们令王府如今无权无势的,最怕的就是得罪大人了。”

    百媚目光幽幽在那人身上转了一下,然后连忙道:“是!”

    “郡主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男子的目光陡然间变得阴沉起来。

    端木青摇了摇头:“你的心思我如何能够猜得到,既然你怀疑,我自然除了给你证据之外,别无他法了。”

    那人还没有开口,就听到外面百媚尖着喉咙叫嚷着:“不好啦!有人来闹事儿啦!快来人呐!郡主要被带走啦!”

    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当先就是一个带着锁链的大锤子当胸砸了过来。

    这一下,不但来势凶猛,且力道十分强劲,仅这一招,就知道来人是个高手。

    急忙闪过这一招,剑光一闪,雪亮的剑锋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男子眉头微皱,好容易躲开这一剑,背后却是一道带着强劲内力的拳头袭来。

    此时当真是避无可避,就只能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拳。

    整个人便直接飞了出去,后面一人袭来,瞬间将他送到了外堂。

    只见一个瘦精瘦精的小伙子飞快地跑过来如同一个没有任何教养的无赖一般,拿拳头砸在他身上。

    “叫你仗势欺人,叫你不可一世,我们郡主是谁,还会缺你两个小钱,还想要劫持我们郡主。”

    那男子虽然受了重伤,但还不至于毫无招架之力,顿时便对小龙使出杀手。

    谁知道小龙就等着他这一掌,他的掌风劈出来的同时,他也跟着飞速地倒退,摔倒在地。

    然后又像是忍受了极大的痛苦一般爬起来:“我……我跟你拼了,就是死……也不能让郡主受欺负。”

    他这个样子,顿时激怒了在这里已经排了很久的队的民众。

    “这人是要谋害青郡主的,大家一起上,我们给伙计帮忙。”也不知道是谁当头喊了这么一声。

    一旁的民众顿时纷纷符合,几十上百个人一拥而上,那人原本就受了伤,此时哪里是这么多人的对手。

    凭着仅剩的力气解决掉了几个人之后,反而更加激起了民愤。

    一个武林高手,竟然就这样被民众活活用拳头打死了。

    小龙站在人群外头,用大拇指擦了下鼻子,啧啧叹息道:“唉!都怪这场天灾,要不是如此,怎么会有人在诊所里头为了看病而起口角之争呢!”

    说完之后,又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果然,民众的力量才是伟大的。”

    等到官兵来了的时候,地上那个人已经死绝了。

    端木青依依然从内堂走出来,脸色十分不好,看上去还有些委屈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杏斋如今也算是声名鹊起,这些官差算是底层的衙吏,身上的市井百姓气息比较浓,对于青杏斋里的这位郡主也都是站在百姓的立场上去看的。

    “青郡主,虽然是如此,但是人死在了你的青杏斋里,还要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了。”

    “好!”端木青轻轻点头。

    一旁立刻有人附和道:“我们去给郡主作证!”

    就这么样,一群人便浩浩荡荡地出了青杏斋,至于结果,想也知道。

    无非是死者仗势欺人,结果被热心民众失手打死而已。

    所谓法不责众,这么多人同时站出来,京兆尹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端木青自然也就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青儿!”回到思归阁,端木青竟然发现韩凌肆在这里等着她。

    看到他,其他人十分自觉地便退了下去。

    “你怎么来了?”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之间竟成了这样一副模样。

    相互没有怨怼,却也无法亲昵,明明彼此都牵挂着,却依旧无法靠近。

    一把抓着她的手,韩凌肆将她拉到屋内:“你今天怎么纵容他们将他杀了,你会惹来麻烦的!”

    看到他着急的样子,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我自有我的打算,你放心。”

    “青儿!”想了想,韩凌肆扶住她的肩膀,十分心疼的看着她,“我们可不可以先放下恩怨,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端木青抬眼看他:“怎么了?”

    “你有秘密瞒着我是不是?”韩凌肆想到这里,心,竟隐隐的有些疼。

    曾经说过,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当发现她身上有个极大的秘密没有告诉自己的时候,真的……很不舒服。

    端木青微微垂下眼,避开他的视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的身份!”韩凌肆干脆点破,“你不是岳父和岳母的女儿是不是?”

    “你从哪里听来的?”端木青蓦然间发现这话里头的关键,“谁告诉你的?”

    “你且不要管这些了,我要知道这一点,难道会很难吗?”韩凌肆有些焦急,“你现在很危险!他们很快就要查到你这里了,不!已经查到了,今天那个人就是!”

    端木青连忙抬起眼看他:“你知道?你还知道什么?他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他们的头目是谁?”

    韩凌肆有些无奈了,为什么这个女人就是这么倔强呢!

    “青儿!这个稍后再讨论,你能不能把你的事情全部告诉我,不然我怎么保护你?”

    这话让端木青心里闪过一种奇怪的感觉,好一会儿,她才笑道:“我为什么要你保护?我自己照顾得好自己。”

    这话然韩凌肆无言以对,好半晌才道:“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是怨我,实际上我也有些无法面对你。

    但是青儿,我们的感情都可以放到后面去,现在你的生命有危险,这是最重要的,你不要在闹脾气了好吗?”

    “闹脾气?”端木青冷笑着反问道,“我只是有些事情不愿意跟你说,有些事情不愿与你分享,便是闹脾气了吗?

    那么你呢?难道你对我就没有隐瞒?难道你的所有事情就告诉了我?”

    “我……”

    他说了一个字,之后就说不出口了,端木青却接了过去:“你也没有啊!你不是也有很多事情瞒着我吗?

    那你告诉我,你的母亲瑜妃又是谁?你跟韩渊的关系为什么这么特殊?

    这些你对我没有只言片语,难道不就是不够信任吗?”

    说到这里,端木青又突然有些后悔了。

    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些呢?让自己显得这样在乎他,这样在意他跟自己之间的坦白程度。

    不是说好了,要为自己而活吗?

    不是说好了,不再理会与他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吗?

    在他开口之前,端木青伸出手阻止他要说的话:“好了,韩凌肆,我不想说了,就这样吧!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我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在跟你计算我们之间的谁对谁错。”

    “不!”韩凌肆却一把抓住了她,“不!青儿!不可以了,我要说清楚,我不能看着你置于危险中。”

    “是吗?”端木青抬了抬眼,蓦然间想起自己流产的那些日子。

    “是!”这一次,他显得十分坚决,“也许我过去做的不好,也许我让你伤透了心,但是,不会再有第二次。

    你必须要待在我认为的安全区域内!既然你要一个说法,想要知道我全部的秘密,我可以告诉你。

    之前不与你说,是因为不想将这样的麻烦带到你的世界,我只希望你安安心心地待在我身后就好了。

    但是,我发现,我的青儿不是那样一个只甘心待在后面的女子,所以,我决定告诉你。”

    端木青看着他,像是要看到他的眼里去一般,对于他这样的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回。

    这段时间以来,她放下所有对他的爱恋,专心扑在自己的使命上,寻找隐国的路。

    与此同时,她也不得不关注东离的朝堂形式,这期间,很多次猜测过韩凌肆身上的秘密。

    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问一问他本人,并不是怕被拒绝,而是一种潜意识里的逃避。

    而此时他开了口,她却不知道如何接口了。

    “青儿!”轻轻地将她拥入怀中,“无论如何,青儿,你知道的,我爱你!请看在这一点上,相信我一次,我真的很怕你出事,很怕很怕。”

    似乎很久很久,都没有闻到过他身上独有的这个味道了。

    青松的味道,每一次闻到,都有一种安心的感觉,让她沉醉。

    只有在他这里才能够得到。

    对于他这一番类似于表白的话,端木青选择沉默。

    就这么沉默地靠在他的怀里,如同在浮生里偷来半日的闲暇时光。

    “青儿,你愿意听我说吗?”拥她在怀,如同心里一个空白了许久的地方被填满了,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

    “好吧!”端木青从他怀里抽身,脸上淡淡的表情总算有些缓和,“在那儿说?”

    韩凌肆笑道:“就在这里吧!就我们两个人,也安静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