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两个人安静坐下,端木青给他倒了一杯水,便安静地坐在一旁,静待他开口。

    韩凌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张口道:“这件事情,要从很久之前说起,那时候还是先帝那一朝。”

    “嗯!”

    “我从出生开始就养在太后的宫里,以前我也曾经问起过,太后只说,打我一出生,她就特别喜欢我,所以希望我能够在她身边陪着。

    当然,这样的说法,让我有了和其他兄弟完全不同的地位。

    但其实我是有点儿想不通的,我只是那时候王府里一个妾室生的孩子,娘亲在生我的时候,难产死掉了。

    原本正室未曾怀孕,妾室是没有资格生孩子的,那么我应该是一个十分不受欢迎的人。

    但是太后对我却不是如此。

    那时候太后对我的态度也跟弟弟他们完全不同,她会亲手给我绣汗巾,会给我做鞋子。

    看起来这些东西似乎并不比司珍局做得金贵,但是谁都知道,是太后亲手做的,那价值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在太后的宫里头生活着,倒也平安快乐,只是有时候我也疑惑,为什么韩渊来太后宫里请安的时候,对我的态度有点儿奇怪。

    并不是冷淡,而是喜爱,但是那种爱护并不像是一个父亲对一个孩子。

    要我说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可以感觉到那不是父亲对孩子的喜爱,就好像是有一点儿隔阂的喜爱。

    有时候宫里有宴会,我也是坐在太后旁边,从来都不会坐在自己府里的那一桌,我可以看到他们那里言笑晏晏的样子。

    尽管我有点儿渴望,但是太后并不让我过去,而是让我陪着她。”

    端木青注意到韩凌肆称呼如今东离的陛下,既不是用父亲,也不是用父皇,而是直接唤他的名字。

    “那时候韩渊并不是太子,宫里头是有一个太子的,只是从我出生开始,太子就不常在人前露面。

    只会偶尔出现一次,那时候我年幼,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单,偶尔问起,太后总说,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但是太后是十分喜爱太子的,就像她喜爱我一样。

    太子也回来的时候也会在太后的宫里看我,但是他对我很严厉,常常考我功课和剑术,不过我还是不讨厌他。

    一直到我十岁那年,我也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一天,太后将我拉到她的房间里,就对着我哭,一哭就哭了几个时辰。

    我有些手足无措,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端木青发现,每次韩凌肆提到太后的时候,眼睛里有一种浓得化不开的依恋,他的这种神情,端木青从来都没有在他提起别人的时候看到过。

    “太子出事了?”端木青突然开口猜测到。

    “你怎么知道?”这让他感到十分惊讶,毕竟端木青并不是东离人。

    就算是东离人,当年的事情也都被掩盖得差不多了,她怎么会知道。

    但是端木青没有回答他的话:“你接着说吧!”

    “太后哭了好久之后,才对我说:‘小肆儿’,怎么办?我的儿子死了。我当时没有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只有呆呆的看着她。

    她这一哭就哭坏了眼睛,韩渊叫了很多太医过来,后来就是一片混乱。

    先帝的身体一直都不大好,但是也没有坏到随时可能去世的程度。

    可是就在太后因为太子的死而极尽哀思的时候,先帝也病倒了。

    顿时整个皇宫都乱了,其他的事情是我后来查出来的,当时太子的死跟镇西王府有点儿关系。

    太后便将镇西王府的一个儿子给杀了,导致镇西王暴怒,举兵相向,整个东离都乱了,河间王和淮南王同时奉命向镇西王发兵。

    却都有所折损,还好有令王出马,不过在这期间,他也受了内伤,太后的病有所好转的时候,自己也清醒了些,才拟了一道责己书。

    才算是勉强镇住了这番叛乱。

    可是先帝却越发的病重了,太后还没好,他就已经下不来床了。

    先帝原本就只有四子,那时候皇叔还年幼,不过比我大一点点,而且出身也比较低。

    相对来说成年的儿子就只有三个,太子死了,令王得了重病,能够继承大统的就只有韩渊了。

    就这样,似乎是历史的发展将他推向了皇位。”

    “那真相呢?”

    端木青看着她,淡淡开口。

    韩凌肆讶异地看了她一眼,她笑道:“你用了似乎两个字,不是吗?”

    点了点头,他接着道:“没错,但是这些都是我后来才查到的,其实当时太子之死一直都是个谜。就是到现在,也还是没有人知道,太子究竟是怎么死的。

    但是有一点,却让我查得十分清楚了,那就是镇西王府的叛变,河间王和淮南王的讨伐,以及令王的重伤,其实都是一个人策划的。”

    “韩渊?”

    看了她一眼,韩凌肆摇了摇头:“或许不能这么说,因为做成这件事情的,是周虞,但是,若没有韩渊的指使,周虞又怎么会这么做。”

    端木青心里已经有了些头须,但还是问道:“那我不明白的是,对于韩渊登上皇位,你成了大皇子,这不是很好吗?你有什么不满的呢?”

    看着面前的女子,这个自己放在心里的女子,韩凌肆第一次发现,原来有人倾诉,是一件十分畅快的事情。

    “因为,我不是他的儿子。”

    “什么?”

    “其实小时候,我除了在太后的宫里,还经常去一座宫里玩,那里看上去像是一座冷宫,宫里头也没有什么人。

    但是里面住了一个女人,她十分的美丽和善,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会跑去那里。

    她从来不从那里出来,那里的人都叫她娘娘,我去的时候,她就带我放风筝,荡秋千,还给我讲故事。

    我一直都觉得宫里头,太后和那位娘娘是我最喜欢的两个人,而且那宫里的所有宫人都很喜欢我,从来都不会像是其他的宫人那样,对我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只是太子死的那年,娘娘就也去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只知道有一天,她就突然不见了。”

    “那个娘娘是……”

    看到她的表情,韩凌肆知道他聪明的青儿,大概已经猜到了:“是,后来我才从那宫里头康公公的嘴里得知,她就是我娘。”

    “那之前传说的那个……”

    “那不过是他们随意杜撰出来的罢了,其实韩渊的长子就是如今的太子,我并不是他的儿子。”

    “其实,你是先太子的儿子对不对?”端木青脸上已经没有了惊讶,就连这句问话,也像是一个陈述句。

    “没错,只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查到我的亲生父亲为什么而死,当年又是为什么而一直都不在宫里。

    但是,据我查出来的线索,这件事情跟韩渊脱不了干系。”

    而端木青心里却是“咯噔”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是偏偏的找不到出口,就那么哽在心口上。

    到底是什么?!

    努力地想着这件事情,但是越想却越难受,似乎自己被紧紧地裹着。

    “怎么了青儿?!”韩凌肆发现她的脸色瞬间有些不太对的样子,连忙伸手推了推她。

    从自己的思绪里醒过来,端木青茫然地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

    “青儿,你想到了什么?”

    看到她这个样子,韩凌肆有些担心。

    端木青回过神,方才似乎抓到的一点儿头绪,又瞬间没有了。

    “既然你将你的身世告诉了我,那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端木青深深地吸了口气,极力平静地看着他。

    “好!”

    “从前,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生存着一群快乐而和乐的人,他们组成了一个国家,名字叫做隐国。

    在那个国家里,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大家共同劳作,根据每个人不同的能力,而作着不同的事情。

    精通兽语的人负责饲养动物,能够感知植物的人,照顾庄稼,懂得控火的人,负责炊事,移形换位的人,负责搬运……

    他们的身体都十分脆弱,很容易因为天气气候的缘故而生病,但是他们信仰着他们的信仰,而那个信仰叫做雪女。

    那是一个能够靠自己能力而运转天象的族类。

    多少年,他们都是这么生活的,直到有一天,他们的那一届雪女突然宣称要离开隐国一年。

    对于雪女的话,没有人会反驳,而这一年里,整个隐国也确实如雪女没有离开的时候一般平静。

    直到一年期满,大家以为雪女要回来的时候。

    因为这个时候,来的不是雪女,而是一支重甲武装的军队,这对于从来没有见到过战争的隐国人来说,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而他们,发动这场战争的目的,竟然是为了捕捉这些隐国人,让隐国人变成他们的奴隶,让他们身上的异能如同工具一般被使用。”

    端木青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想起秋恬,想起通灵老人,想起秋白,想起地瓜,想起他们渴望的眼,想起他们对家的向往。

    眼泪便无法控制地滚滚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