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青儿!”韩凌肆的心陡然间也因为她这突然而至的眼泪狠狠地揪做了一团。

    端木青却并没有停下来:“经过这场战争,整个隐国几乎覆灭,雪女终于赶了回来,却身怀六甲,即将临盆。

    在最后的关头,她终于催动冰封咒印,将整个隐国的族人冰封到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她已经几近力竭,孩子也在这个时候出生,按照雪女一脉的血统,这个孩子,就是新一任的雪女,生而带有雪女的异能。

    但是为了避免给这个孩子带来灾难,她在最后一刻,将这个孩子的所有异能封印了起来,让自己的贴身侍女带着孩子离开,然后就死在了自己祖国的土地上。”

    端木青说到这里,已经没有了悲伤,只有仇恨。

    重生一世,挽救了灭门的灾难的同时,也让自己的亲人受到了不少的灾害,她一度告诉自己,不要让仇恨蒙蔽了自己。

    但是此刻,她真的没有办法压抑。

    那是国破家亡的痛,那是比灭门还要悲惨的伤!

    “青儿!”韩凌肆不可置信地叫了她一声,摇了摇头,好一会儿才道:“你就是那个女孩?”

    端木青转过头,看着他,点头道:“没错,我就是那个女孩,雪女拼死保住的孩子。

    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原来娘亲并不是我真正的母亲,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那样淡淡的样子。

    在国破家亡了之后,又完全没有可能复国的情况下,她只有压抑自己,只有看淡一切。

    来到东离之后,我遇到了好几个人,好几个隐国人,听着他们的遭遇,听着他们的渴望,听着他们的希冀,我发誓,我一定要找到回家的路,我一定,要将他们带回去。”

    韩凌肆的心里,风起云涌,他今天才将端木青和那个突然冒出头来的妖族联系到一起,却听到这样让他难以置信的真相。

    他蓦然起身,走到她面前,将她搂到怀里。

    因为此刻的他害怕起来,他这样宝贝的女子承受着这么大的责任。

    他害怕,害怕这样重的负担会压垮她瘦削的肩膀。

    伸手将她紧握的拳头掰开,果然发现掌心已经被她掐出了深深的凹痕。

    “青儿!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要一个人承担呢?”韩凌肆蹲下身,让自己的眼睛跟她的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而她却依旧低垂着头。

    “你是害怕我跟别人一样,将你们当做异类吗?还是怕我会因为你的特殊,而改变初衷?”

    端木青听到这话,轻轻抬起眼,眼睛里却已经蓄满了泪水,她一语不发,只是轻轻摇头。

    这个样子,怎么能够叫人看着不伤心?

    再一次将她搂到怀里,韩凌肆在她耳边道:“青儿,你听着,不管怎么样?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不管你是西岐人,还是隐国人,不管你是端慧郡君还是青郡主,不管你还信不信任我,我都会在你身边。

    只要你一回头,一个转身,都会发现,我一直都守在你身边。

    所以,我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改变,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要带你的国人回家,那我帮你找路。”

    实际上,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她已经不再关心韩凌肆的事情,不再理会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

    但是,她的日子也从来都没有好过。

    就像是韩凌肆说的,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这个一个国家的压力,压在她的肩头,她犹豫不得,错不得,更是闲不得。

    此时,韩凌肆的肩膀,就像是她奔波了许久之后的一张温暖的床,让她顿时卸下了所有的劳累。

    这个时候她不再想那些责任,那些压力,那些使命,她只想要好好的哭诉一番,只想要好好的放松一下。

    她以为,她对韩凌肆的心门已经开始关闭了,原来,只是自己冰封的一种假象。

    真正的爱,就算是中间隔了再多的东西,在适当的催发下,还是会在他的面前毫无保留。

    就这样趴在他的肩头,端木青竟然有些想要沉睡。

    而韩凌肆的脑子却是在高速的飞转着。

    原本并不清楚端木青的真实身份,此时知道了,却让他感到十分的危险。

    不管怎么样,现将那个组织解决掉再说。

    到底该怎么做呢?一边轻轻拍着端木青的后背,心里一边飞速地思考着。

    没一会儿,便计上心头。

    而怀抱里的人,却已然熟睡。

    轻轻地将她抱到床上,韩凌肆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青儿,你好好休息,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的。”

    端木青醒过来的时候,屋里屋外已经灯火通明,竟不知韩凌肆是什么时候走的。

    “小姐,阿朱熬了些野鸡紫参粥,你且喝一点儿吧!”百媚手里端着碗,笑着上前。

    此时也确实有些饿了,端木青伸手接过,又道:“熬了多少?给地瓜送碗过去,这两日只怕他到处查访,累得不轻。

    “哪里还等到你说,灵儿一早端过去了。”

    百媚狡黠地眨了眨眼睛,端木青嗔道:“你呀!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不正经。”

    “这男欢女爱,自古皆然,有什么不正经的?我这可是在正经不过了。”

    “那你呢?!”喝了一口粥,端木青眨了眨眼睛,“这男欢女爱,自古皆然,你打算在哪儿靠岸呐?”

    百媚对于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和一般的女子一般羞怯,听到端木青这么问,自顾自叹了口气道:“我这一大把年纪了,年老色衰的,哪里还有人要啊!只好求求小姐你收容了。”

    端木青连忙侧开身子:“那我可不要,你那一双眼睛就叫人丢了魂儿,留你在身边我不放心。”

    百媚闻言,立刻对端木青抛了个媚眼:“要不小姐给我找个?”

    话音才落,就有一个人在外面道:“小姐!有事情要找你一下。”

    听到这话,端木青顿时笑出声来:“瞧,这不就来了一个。”

    说这便将自己上下随意整理了一下,坐在榻上唤道:“进来吧!”

    进来的正是大块头宁远,他一进来,就看到百媚站在一旁,顿时就红了脸。

    宁远名字不似他的身材,说话的声音也不像,听上去软绵绵的,倒像是个女子。

    这一点,刚开始端木青没少觉得别扭过,只是如今相处日久,倒也习惯了。

    百媚白了一眼端木青,然后便道:“我去看看小龙那边的屋子修好了没有。”

    说完话,也不等端木青接口,就自己走了出去。

    对于此,端木青也只好在心里暗笑。

    亏得百媚自称情场中的老手,怎么不知道一个道理,若是心里当真半分感情也没有,又怎么会对人避之不及?若无其事,才是淡的态度。

    “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回过神,端木青笑看向宁远。

    “小姐让我去查那一日出现在长宁街上的人,有眉目了。”

    “哦?”立刻坐直了身子,端木青问道:“到底如何?”

    “只因为当日的人,我们也不太清楚,只能够凭借小姐、百媚、地瓜和车夫所见去查。

    但是仅仅是这些人,就查出了结果。

    这些人在近两日都被人暗中盯着了。”

    “你可发现那些人的出处?”

    “小龙跟着他们其中一人,发现他们的大本营似乎是在西郊外。”

    “西郊外?”

    “西郊那边有一座山,平日里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听附近的百姓说,那山里头住着好些强盗。

    平日里都没有人敢在那附近走动,就怕被打劫了。

    小龙跟着过去之后发现,这群人大概就是百姓口里的强盗了。”

    轻轻点了点头,端木青道:“这是正常,若非如此,怎么掩饰他们真正的身份呢?”

    “是啊!”宁远的声音依旧软绵绵的,“小龙跟着到了里面没一会儿,就发现进不去,不光是有人在把守着,而且还有各种机关先机和迷阵。”

    “这么厉害,那人倒真是好大手笔。”端木青冷笑道。

    “小姐,这地方就在长京边儿上,按理说,朝廷不可能不管,但此时它如此安然地呆着,只怕……”

    “他们的主子,自然就是这东离的掌权者了。”

    端木青想起跟韩凌肆的那一段对话,其实,她当时心里想到了什么,却迷迷糊糊,不是很清楚。

    此时一觉睡醒,倒是将之前的那一些闹不明白的东西给想清楚了。

    虽然还是一种猜测,但是端木青却十分相信这一种猜测。

    看来,要查清楚当年的事情,要找到回隐国的路,那个人是怎么样都绕不开的了。

    端木青沉默了好一会儿,在回过神,发现宁远还是那般弯着腰站在自己面前的。

    他和小龙百媚是同时来到自己这里的。

    但是百媚跟自己出去了一趟,相互之间关系自然好一些,而小龙原本性子就开朗,跟陌生人都能很快打成一片。

    只有宁远,即使是到现在,在她的面前都还有些拘谨。

    “宁远,这件事情,你和小龙两个人一起负责,至于叶慕白,你看着办吧!”

    “小姐……我……”

    “去吧!你若是连这点儿事情都办不好,镇西王也不会把你送过来。”

    “是!”大个子匆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