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长京毕竟是东离的国都,虽然遭受灾害比较严重,但是修复起来也并不是很艰难。

    才短短几天,断壁残垣便收拾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便是些各家各户重建的工作。

    相对来说,长京周遭一些农田的损害,才是比较严重的,而且这雹灾来的奇怪。

    只在长京的范围内才有,所牵连的,也就只有周围小部分。

    对于此,重百官皆认为朝廷应该派出使臣前去慰问,以免人心浮动。

    这是所有人共同的看法,韩渊自然也是同意的。

    便道:“上一次昊王前往青州赈灾,很是妥帖,朕心甚慰,不如,这一次仍旧由昊王前往一趟好了。”

    韩凌肆正要上前领旨,门下郭侍中却上前一步朗声道:“陛下,昊王年轻有为,实乃我东离福将。

    不过,太子如今已然病愈,且身为我东离的储君,应当多接触百姓民生,多看看百姓疾苦,方能有所历练。

    虽此前,太子对此并未有过了解,但此次雹灾只是小范围的灾害,且在长京周边,想来正适合太子殿下。”

    这郭侍中人称郭呆子,倒不是他头脑不够灵动,而是指他的耿直。

    侍中是门下省的首领,官至正二品,且有参与国家大政的权利,委实是个重要人物。

    但是不管是韩凌翔还是韩凌肆,甚至于先前的韩凌莫,此时的太子,却都没有想过要拉拢此人。

    原因很简单,就怕一个不留神,非但没能将此人拉拢,反倒被他上奏一本,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说起来,此人也是个人才,这么个性子,坐在这个位置上,竟然还无人参奏。

    若是其他人说起来,韩渊或许会有所犹豫,但是此时说这话的人是这个姓郭的,韩远倒是有所迟疑。

    只因为他对于此人,向来比较信任,这样的人对于众皇子来说,或许不是什么好角色,但是对于他来说,倒是不用怀疑,他是站在谁身后的。

    “这……”

    韩渊看了一眼韩凌肆又看了一眼太子,还是有些犹豫。

    韩凌肆没有开口,既不帮太子说话,也不为自己争取,只是轻轻地退后了一步。

    “众爱卿怎么看呢?”韩渊将这个问题丢给了此时朝堂上站的文武百官们。

    有党派的人,面面相视了一番。

    众人都知道韩渊是属意于韩凌肆的,但是韩凌肆上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如此,倒不如支持太子的好。

    而一些支持韩凌肆的人,此时却觉得不是出风头的好机会,更何况太子这才刚刚崭露头角,应当避其锋芒。

    所以一时间,倒是支持太子的人,占了上风。

    对于这个结果,韩渊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好道:“既然众爱卿都是这个意思,那么朕也就跟随大家的意思好了。”

    说着便转脸去看太子:“那太子,对于这件事情,你可有把握做好?”

    太子沉寂了这么多年,如今终于有了机会展示自己,如何能够不开心,立即点头道:“儿臣定不辜负父皇的期望。”

    “那就好!”韩渊笑道,又看向韩凌肆道,“昊王这些日一直在组织长京的百姓重建工作,也是辛苦了,便好好休息两日吧!”

    “是!”韩凌肆脸上没有任何的不快,只是神色冷淡,不过他一向如此,别人也看不出什么。

    一直回到昊王府,走进书房,韩凌肆唇边才露出一丝叫人看不明白的笑意来。

    “雪女怎么对于我们的事情一点儿作为都没有?”万千看到端木青坐在廊下晒太阳,不解问道。

    端木青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万千笑道:“你万大哥认为该怎么做?”

    “我们应该趁这个时候多多的寻找同伴才是。如何反倒在这里停滞不前了?我们隐国人皆有异能,找到的人越多,我们的能力就越强,到时候,难道还会怕他们?

    而此时就我们几个人,除了焰姑和我有些许的战斗力,其他……”

    看到他着急的样子,端木青笑道:“可是,我们对于对方丝毫不了解,此时聚集的人越多,岂不是暴露得越多,也就越发容易被一网打尽。

    这样看来,我反倒认为,寻找族人的事情可以不用这么急。”

    万千有些惊讶于端木青的想法,但是略微的想一想,却又觉得可以理解。

    沉默了一会儿,他道:“若是这样说也有道理,那小姐可有什么打算?”

    端木青笑道:“说实话,我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想法,只怕还要看事情的发展。”

    如今,可以说,这一次的雹灾,对我们两方来说都是一个催发剂,我想着,一动不如一静。

    在对方有所动作之前,不如我们拭目以待。

    昨日我已经向昊王府借来好些护卫,若是想要在我们头上直接动土,到时候惊动整个长京的百姓,他们也该烦恼着了。”

    端木青状似不经意地扫了他一眼,却发现他很认真的在思考着。

    万千终于点头道:“还是小姐想得周到,是我鲁莽了。”

    “不!万大哥也而是为了我们隐国,我能理解的,只是目前形势不明朗,你也别急。”

    万千连忙摆手笑道:“不不不去,如今雪女你说明白了我就放心了,若是有什么事情,你招呼一声就可以了。”

    端木青想了想道:“说实话,还真是有一事要跟万大哥说一声。”

    “什么?”

    “在这里大家都叫我名字,或者叫我小姐,不如万大哥也改个称呼吧!万一哪天在人前说漏了就不好了。”

    端木青这句话却让万千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在我心里,雪女就跟神一样的,若是叫你名字的话,总觉得太不尊重你了。”

    “那你叫我小姐也行啊!焰姑就是这么叫的。”

    “那……行!”万千尝试着叫了一句,显然还是有些不习惯。

    “对了,万大哥,我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封印的事情?”

    “雪……小姐是指你身上的封印吗?”万千立刻想到这一点,问道。

    “嗯!我想若是我的封印没有办法解开的话,到时候就算是找到了回去的路,回到了隐国,只怕也没有办法将封住的族人解救出来。”

    万千点头道:“这倒是真的,冰封是雪女会的异能,其他任何人都做不到。”

    “那我的封印……”

    “说实话,我也不是很了解雪女身上的异能,这一点,只怕就只有雪女自己清楚了。

    曾经听长老说过,有些雪女一生也闹不清楚自己到底会多少异能,还有多少未曾发觉的。”

    “啊?”这让端木请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

    “雪女固定的会的就是改变天气这一点,但是历任的雪女还有其他的异能,能力越强,异能的种类就越多。

    而且这也跟雪女本身的体质有关,就像我们隐国人,也有的人天生就没有异能的,也有会两种的。

    这个都不确定,所以……”

    “嗯!我明白,这也就是为什么夜魂会封印术,而我娘也会。”

    “夜魂?”万千好奇问道。

    端木青立刻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实际上到现在她对眼前的这个男人还不是十分放心,夜魂又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若是可以,最好还是不要暴露。

    “以前发现的一个隐国人,但是她已经不在了。”

    万千的情绪立刻变得有些低落,轻轻地点头道:“是这样啊!唉!若是我们的计划施行的慢,不知道最后还有几个人可以看到隐国的山水了。”

    说到这里,他的眼底弥漫出深深的哀伤来。

    “对了!”端木青岔过话题,“那个在敌方内部的兄弟可以出来一次吗?我有很多的事情想要问问他。”

    “你说无形啊!”万千反应了一会儿才知道端木青说的是谁,“我也不知道,为了避免被人发现,我们的联络很少,而且隐秘。

    我也不太确定他什么时候会联系我,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一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想必他最近就会找机会找我。”

    端木青点头,还没有说话,万千又道:“不过也说不定,此时他们那边正是忙乱的时候,他没有机会溜出来也不一定。

    不过雪……小姐你放心,我若是有机会见到他,一定会将他带来见你,他也一直都期待着能够回隐国,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端木青笑着点头,不经意一抬头,就看到莫失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树梢上。

    “好了,万大哥,若是没有什么事,你就去忙自己的吧!哦对了,还得要麻烦你和地瓜焰姑一起,将隐国的百姓分布结构做出来呢!

    也好让我尽快对自己的国家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万千对于此事显然是十分乐意的,答应了一声,就退下去了。

    端木青回到室内:“怎么了?”

    “早朝上的消息,太子被韩渊派去安抚周遭百姓,长京的四周地区都会走遍。”

    莫失悄无声息的出现,声音冷静地禀告着她刚刚得到的消息。

    “哦?这倒是有趣,怎么这个时候把太子派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