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陛下!”周虞原本在一旁,此时又再一次跪倒在地,“太子体弱,多年来一直依靠药物维持性命。

    如今上苍庇佑,让他得以为父亲分忧解难,此时却突然遭遇此等灾难,委实是时不我与。

    臣妾不求他能够建立什么功业,只求他能够平平安安一世,还请陛下下旨,营救臣妾的儿子。”

    周虞在东离的朝堂里一向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但凡是在朝中为官的心里都有些底。

    此时这样强势的一个女子,如此恳求,叫人看着便不是个滋味。

    韩渊微微蹙眉,看了她一眼,但是对方却没有与他对视,只是依旧伏在地上,看不出她的表情。

    只是他心里明白,这个女人一定没有在流泪,他都记不得多久没有看到过这个女人哭了。

    但是,这也只是他知道而已,骗骗别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

    他说出一个字,便看到下面的人除了周虞,个个都满含期盼地看着他。

    “周将军单将军各领兵三百前往阙婵山,营救太子殿下,注意,不能扰民!”

    “臣领旨!”

    周单二位立刻跪倒在地,慷慨激昂地答应。

    韩凌肆脸上露出笑容,慕容泽也松了一口气,郭侍中则依旧是满脸的严肃。

    “臣妾谢过陛下。”周虞幽幽道,语气里依旧没有想象中那样的激动和感激。

    “姑母放心,我一定会将太子殿下救出来的。”走出养心殿,那周将军故意落后一步,走到周虞面前向她保证道。

    “好孩子!”周虞轻轻地将他的散落的头发拂开,点头道,“你自己也要小心。”

    “嗯!您等我的好消息。”

    说完便匆匆地离开了。

    世人都知道周虞对待自己的母族人尤为苛刻,曾经亲手仗杀过亲侄子。

    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在私下里,他的子侄辈却尤为喜欢这位贵为皇后的姑母,只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不违反原则,好好做人,姑母向来对他们都是极好的。

    韩凌肆从皇宫里走出来,看了眼高高的皇宫城墙,在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感叹了一句:“今天的天气真是好。”

    “一切如你所料了。”一个首饰摊前,一名女子淡淡应声。

    韩凌肆一转脸,就看到端木青在阳光下浅浅地笑。

    “青儿,你怎么在这里?”快步走过去,韩凌肆惊喜问道。

    “你都说了,今儿天气这么好,自然是出来晒晒太阳,散散心了。”

    “你都知道了?”

    “什么?”端木青反问一句,又自顾自回答道,“周将军和单将军一起前去剿匪吗?”

    “果然你的消息灵通。”韩凌肆笑着点了点头,“这下你放心了吧!”

    “都是你安排的?”

    “你说呢?”韩凌肆笑道,“唉!没办法,那群人在那里,始终都让人不安心,既然知道了老巢,不一锅端了,实在是可惜了儿的。”

    “德行!”如今心情好了,端木青也愿意跟他开两句玩笑,“你又派了多少人去啊?”

    “我?”韩凌肆耸了耸肩,“没有啊!韩渊只让周将军和单将军各带三百精兵而已,没我的份啊!”

    端木青却白了他一眼:“少来,就那六百个人,若是真去了,只怕就是有去无回了。”

    韩凌肆摇了摇头:“不对!若是有去无回,那韩渊岂不是害的派人去?”

    端木青有些不解,他解释道:“若是这样,迫于各方的压力,他就会再派人过去,六百不够,那就一千二好了,一千二不够,他也必须再派一千八。”

    “那……”

    “所以啊!一定会功德圆满地抓来许多人,而且都是传说中的强盗,个个儿的都会供认不讳!”

    “你是说金蝉脱壳?”

    “可不是?”韩凌肆耸肩道,“这群人若是连这个本事都没有,岂不是笑话,韩渊岂不是养了一群的废物?”

    “所以呢?”端木青挑了挑眉,“我才问你究竟派了多少人啊?”

    “我真没派人!”韩凌肆嚷嚷道,“我只是在他们那六百个人当中掺了些紫衣的人而已!”

    端木青但笑不语,从那天听到太子被派去郊外巡视的时候,心里就隐隐地猜到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然后经过打听,发现确实一点儿跟韩凌肆相关的证据都找不到,也就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韩凌肆做事,想来稳妥而仔细,绝对不至于授人以柄。

    今日她去昊王府,果然听到说他和几个朝臣一同去见韩渊了,心下便了然了。

    “你有把握吗?”端木青又有些忧心,“虽然说这样做,并不能牵扯到你,但是韩渊若是往细里去推敲,大概还是能够猜得到的。”

    “你放心,只要他们没有查到你身上,或者查到了你身上的信息还没有传递到韩渊手里,他就不会怀疑我。”

    他对此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且此事,他也和蒙卿仔细地讨论过了,在确保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才仔细周密的安排的。

    “你放心,我说了会帮你找回家的路,就一定会帮你,你相信我吗?”韩凌肆认真地看着她。

    端木青只是淡淡一笑:“你向来能力都不弱,我怎么会不相信你。”

    这个答案听上去似乎不错,但是两个人都明白,并不是韩凌肆心里想要的。

    “府里还有事情,我先走了,回头在说吧!”在两个人短暂的沉默之后,端木青轻轻笑道。

    “好!”

    百媚就在不远的地方,此时也十分有默契的走上来,两人一起踏上一个小巷子口的马车。

    “小姐,怎么样?”百媚面带喜色,询问道,“韩凌肆怎么说?是他做的吗?”

    看了她一眼,轻轻点头:“是!”

    “那我就放心了,有他出面做这件事情,想来也没有什么纰漏了。”

    端木青看了她一眼,惊讶道:“你倒是对此很关系。”

    “那当然了,”百媚连忙道,“我又不是没有听你们说起过那伙人,简直跟悬在头顶上的一把刀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落了下来,脑袋怎么掉的都不知道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怕死呢?”端木青嗔笑道。

    百媚撅了噘嘴:“以前也没觉得自己会怕死,毕竟也杀过那么多人,自己也曾面临过死。

    而且既然卖命给了别人,性命本来就不是自己的,生与死都与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可是近来,不知道怎么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日子过得太-安逸了,反倒有些害怕死亡了。”

    “你啊!”端木青点了点她的脑袋,看起来倒像是她比百媚大一些,“放心吧!我们都不会死的。”

    “嗯!”虽然知道端木青这是在安慰她,但是百媚还是十分高兴的答应了一声。

    回到思归阁,端木青有些不安的发现,今日的思归阁似乎特别的安静。

    “采薇!”

    站在门口,唤了一声,竟没有应声。

    和百媚对视一眼,同样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些许的讶异:“可能到前院去了吧!现在她的事情多着呢!倒是比我们两个忙多了。”

    “嗯!”

    端木青点了点头,神色却越发紧张了。

    原因很简单,思归阁里的人一向都不少,按照往常的情况,她唤了一声采薇,就算是她在忙没有出来。

    其他的人也应该迎了出来才对,可是此时,却还是寂静一片。

    “阿朱阿碧!”百媚不等端木青开口叫,便出声唤道。

    但是还是没有人应声,这就奇怪了。

    将端木青挡在身后,百媚警惕道:“小姐你紧跟着我,我们进去看看。”

    “百媚,刚刚我们进来,好像路上也没有看到人!”

    端木青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几乎将百媚的冷汗给吓了出来。

    “小姐,你可别吓我!”一边极力稳住心神,百媚一边慢慢地往院子里走去。

    端木青警惕地看着四周,同样极力保持着镇定:“我说的是真的,方才进府我便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现在看到思归阁没有人,才想起来。”

    百媚的气息微微变得有些粗了起来,但是还是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若是两个人都慌乱,可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姐你别瞎想。”

    “会不会是除了什么事情了?难道有什么人来过?”

    百媚连忙否定道:“怎么可能?我们出去都没有一会儿,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出事了?

    更何况,我们这王府周围都是人,要将整个王府的人都弄走,岂是那么简单的?”

    她分析的有道理,端木青心里略微镇定了一点儿,但是却更加疑惑了,既然这不可能,那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样想着,陡然间想起那一阵诡异的雹灾来。

    若按照正常来推理,这个时节下冰雹根本就不可能,而且还是那种诡异的冰雹。

    可是,不也发生了吗?难道是……异能?!

    端木青正想跟百媚说这个事情,陡然就听到前面百媚尖叫了一声。

    “怎么了?”她话才问出口,就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后颈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