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啊!”在一刹那的呆滞之后,端木青也忍不住尖叫了一声,连忙奔向百媚,同时转脸朝自己的身后看去。

    两个人抱做一团,却发现,后面跟本就没有人。

    “小……小姐!”百媚咽了口口水才稳定了自己的心神,“我……我感觉有人在我脖子里吹气,可是我一转眼看到你离我有一段距离,不是你吗?”

    端木青拉着她的手,警惕地看着四方:“不是我,我刚刚感觉有人从我背后捏着我的脖子。”

    “啊!”她话音才落,百媚又是惊叫一声,“小……小姐……有……有鬼吧!”

    她这么一说,端木青反倒冷静了下来:“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如果有的话,倒是想要见识见识!”

    说着和百媚两人背靠着背:“我们就这样站着,看看到底是何妖魔鬼怪。”

    显然百媚在这方面比端木青更加胆小一点儿,虽然她身怀武功,但是对这样的鬼神之事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而且小时候也颇喜欢听一些鬼怪的故事,此时感觉自己果真就是碰到了这种鬼怪。

    靠着端木青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小腿都有些在发抖的感觉。

    “小姐……”

    “别吵!”

    两个人就这么背靠着背,集中着精力看着这院子里的东西。

    陡然间一阵带着丝丝热气的风往两个人的脖子里吹来。

    就像是有一个人站在旁边一样,百媚几乎要被吓哭,顿时瘫软在地。

    端木青眉头一皱,想也不想,就一个肘击打向自己的右手边。

    “嗷!”只听的一身痛呼,方才那诡异的气流顿时就没有了。

    端木青顿时便收起了恐惧,冷冷问道:“阁下是谁?”

    百媚这下子也清醒了,立刻爬起来:“小姐!是人!”

    端木青冷笑一声:“可不是嘛!被我打了还会喊疼呢!”

    “噗……”一个笑声从屋子里传出来,灵儿当先跑出来,“小青,你可真厉害,居然都不怕!”

    然后后面才跟着地瓜万千和焰姑,还有带着些许担忧的采薇。

    “我还以为会把你吓坏呢!”地瓜笑嘻嘻的,然后又看向百媚,“但是把你吓得够呛也好玩啊!”

    百媚被气得不轻,但是想到自己方才的样子,到底绯红了脸。

    还是采薇走上前来:“小姐,你没事儿吧!”

    接过她手里的帕子,端木青大概也弄清楚了这件事情了。

    随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端木青看向万千:“这就是你那个朋友?”

    万千有些不好意思道:“还是雪……小姐厉害,这样居然都吓不倒,到现在我都还经常被吓到呢!”

    端木青没有接过他这个话头:“既然都识穿了,人呢?”

    地瓜抢先道:“他啊!我知道!穿衣服去了!”

    “穿衣服?”

    说话间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从屋子里走出来,不好意思地挠头道:“我只能把我身体隐身,但是衣服……不能!”

    听到这话,百媚顿时笑出了声,此时半分没有方才的害怕,上上下下地将那人打量了一遍,目光倒是颇有些暧昧。

    这一看,倒是将那人给看红了脸。

    端木青这一下也忍不住轻轻地笑了。

    “那你……刚才是光着身子的啊?”百媚走上前,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就像此时她面前的人,还是没有穿衣服一样,这就越发的让那人窘迫了。

    端木青笑道:“好了好了百媚,要报仇,也报回来了,差不多得了!”

    百媚却撅了嘴:“哪有,刚刚他可这是将我吓得不轻呢!”

    地瓜立刻补上一句:“那是你自己不经吓,你看青儿也没有呢!”

    “你……”

    “你叫什么名字?”端木青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将所有人都引向屋里。

    众人全坐了下来,只有那人站着,客气地道:“回雪女,我叫无形。”

    他这一开口,倒是又让整个屋子里的人都笑了。

    可是大家这笑却让无形不解了,上上下下地看了一下自己,确定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之后,就更加奇怪了。

    “可是……可是我……”

    “没事没事!”端木青朝下摆了摆手,“你坐下,只是我这里没有这些规矩,你这么说话,大家都不习惯而已。”

    “这……”无形愣了一下,还是慢慢地坐了下来,“怎么可以……”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端木青笑道,“你的异能就是隐身?”

    无形点了点头,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方才……方才是万大哥和地瓜叫我这么做的,雪女……你……”

    “好了好了,你不要太紧张,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这原本就是大家之间的玩笑。”

    想不到这个潜伏在对方内部的无形竟然还是个腼腆的性子。

    “你之前一直都在那边儿?他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头儿是谁你知道吗?”

    说起这些事情,无形就认真了许多:“这个组织叫做天罗地网,目的就只捕捉遗漏在民间的隐国人。

    但是隐国人除了有异能之外,和普通人并没有很大的区别。”

    他说到这里又看了眼地瓜:“至于地瓜,我就不大清楚了。”

    “嗯!你继续说!”

    “而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们隐国人因为世代生活在隐国那样气候特殊的地方,导致我们的体质也不同,若是让大夫来给我们把脉就会发现有些许的区别。”

    端木青点头认同:“这一点,我也发现了,除了我之外,这里其他的隐国人的脉象都和正常人有些许的不同,但是差异也并不大,就像是偏虚弱了一点儿。”

    “嗯!罗网就负责在东离的各个地方寻找身有异能的人!一旦发现有可疑分子,便让内部专门的大夫进行诊断。

    大夫的结论将决定着这个人的命运。”

    “那你呢?”端木青好奇问道,“为何你反而进入了他们的组织?”

    无形道:“因为我原本就体质虚弱!”

    “我之前和万大哥一样,以农夫的身份来隐藏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盯上了,但是我一直都很小心,从来都没有用过隐身术。

    原本在生活中,这种异能也不怎么要用到,就是在隐国,我也就像是没有什么异能一样的国民生活。

    当时他们把我带走的时候,其实我是没有什么感觉的。

    好像他们有一种迷药,能够让人完全无知无觉。

    总之我是被他们偷偷的找到的时候才知道我竟然被他们带走过。

    他们说我辛苦在田里干活,倒不如加入他们的队伍,而且许与我重金,我当时有点儿犹豫。

    毕竟我知道自己是隐国,最需要的就是低调,不任何人发现我的存在才是最关键的。

    所以,我就显得很迟疑,然后他们说给我半天的时间考虑,原本我是想要去找万大哥商量,可是他们竟然寸步都不离开我。

    我又不敢使用隐身术去。然后他们就跟我说了他们的目的是做什么。”

    “所以你就答应了?”端木青问道。

    “是啊!”万千替他回答道,“他当时突然间就消失了,吓得我还以为他被抓走了,直到三个月之后,他突然找到了我,告诉我这一切,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无形听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个地方特别的严格,我虽然也经常到外面去搜罗,可是天罗地网每一次行动都不是一个人单独行动的。

    而是如同一张网似的出去,每一个人周围都会有两名其他的人在,我想要溜出去,实在是不容易。”

    端木青皱着眉头道:“你这样一说,我却还是不大明白,你究竟是因为什么而被他们选上的。”

    无形也摇头:“我也不清楚。”

    “按照你这么说,那个罗网岂不是有很多人?”

    百媚和端木青不一样,她关注的点儿不在隐国人身上,而是这个组织、

    “嗯!这个组织是吸纳了整个东离的能人,光是在阙婵山就有六百多人!”

    “啊?!”

    端木青和百媚同时看向对方,此刻对方心里所想,两人都十分清楚。

    韩凌肆方才才从养心殿出来,他说的是带六百人前去剿匪。

    若是如此,光阙婵山就有六百多人,那就算派去的六百人中夹杂了紫衣培养出来的死士。

    只怕也有些悬。

    “刚才只顾着让你见小姐了,还忘了问你,你是怎么跑出来的?”万千不知韩凌肆那边的情况,自然就没有她们的那番担忧。

    他的关注点依旧在罗网和眼前这个兄弟身上。

    “从昨天晚上整个阙婵山就乱了,我听说是因为太子在这一带失踪了。

    而罗网在那里为了掩人耳目,一直都是以强盗的名头呆在山里的。

    此时太子不见了,大家都说朝廷要将这笔账算在罗网的头上。

    我在这个罗网里带了五年,从来都不知道这个组织最上头的真正的主子是谁。

    上面只跟我们说,是朝廷里权利十分大的一个人。”

    “倒是隐瞒的好!”端木青冷笑道,“那你出来的时候,情况怎么样?”

    “很多人都想逃,因为有人说我们就要被朝廷剿杀了。”无形连忙回答道。

    “逃?”端木青有些奇怪,“难道你们想走便走吗?罗网难道就不担心人员的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