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他们只是对吸引人进来有严格要求,而对于人员的离去并没有。”

    这样的答案让大家都十分的吃惊:“为什么?”

    “这很简单啊!”无形一脸的理所当然,“首先他们的待遇特别的好,而且这些待遇是跟你原本的工作相关的,若你之前是衙差,那么你的工钱就比衙差要高。

    如果你只是个下人,那么你的工钱就比下人要高。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事情并不多,除了没有什么自由之外,其他的都随你自己。

    而且在那里生活得久了,也就不需要什么自由了,阙婵山在外人眼里看来是一个模样,在里头看来又是另一个模样。

    在那里生活一点儿也不比在长京生活差到哪里去。”

    “还有这等事,那你的意思岂不是那个地方都及得上一座城市了?”万千连忙问道,“之前你怎么没跟我说?”

    “你也没问起啊!”无形一脸惊奇,“那里根本就是一个小城市,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建起来的。”

    听到他这么说,端木青脸色就轻松了起来,笑道:“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百媚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情,便问道:“为什么?”

    “你想啊!这样的一个地方,要建起来绝对不容易,正是因为如此,若是被毁灭了,也就是真的被毁了。

    想要依靠罗网里头的人再重新凝聚,基本上也就是不可能了。”

    正说着,采薇突然敲了敲门。

    众人的视线全部都被吸引了过去,之前大家一同入内,她便安静地坐在门边,就怕突然有人过来。

    端木青让众人不必惊慌,自己过去将门打开,看到外面站着的是叶慕白。

    “怎么了?”

    “有人找你!”叶慕白垂着眼,并不往屋里看一眼。

    端木青带着百媚走了出来,一边往前厅走,一边问道:“谁?”

    “太子妃!”

    脚步顿了一顿,端木青目露疑惑,知道她此时肯定在为太子的事情着急,但是,找到她这里来又有什么用呢?

    果然,一到前厅,就看到如意坐在椅子上,形容枯槁。

    “见过太子妃。”端木青带着人,向她行礼。

    如意连忙跑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青郡主,救救殿下,救救殿下好不好?”

    挥手让其他人都退了下去,端木青扶着她的手坐到一旁的桌子边:“你先不要急,有话慢慢说。”

    “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殿下被那帮强人抓走会,会怎么样,我真的好害怕!”

    她一边说着,一边流眼泪,大概是因为心里太过于焦急,今天的她没有施任何脂粉,看起来尤为可怜。

    “我知道我知道。”伸手替她顺着背,端木青幽幽道,“现在陛下已经派人去了,你且安心一点儿,没多久他就回来了。”

    “我安心不了,真的安心不了。”如意说着便扑进端木青的怀里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去找谁,父皇说身体不适,根本就不见我,母后只是派人打发我回太子府静静等消息。

    可是我哪里静得下来,来来去去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来找你了。”

    端木青轻轻地替她擦眼泪,哭到此刻,能够完整地说出话来,比方才还是好了许多。

    “可是如意,你就算是来找我也没有用啊!我帮不了你!”端木青有些无奈。

    如意拼命地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

    说着又哽咽了一下。

    这就让端木青感到奇怪了:“那你……”

    “我只是想要找个人陪着我,我一个人好害怕。”

    端木青看着她,心里面不由得便心软了,安慰道:“别怕,若是你自己在太子府不安心,就留在我这里好了,只是,太子府里那么多人,难道不会担心你吗?”

    说到这里,如意有些怯怯地看了端木青一眼,又垂下头去:“府里的人……我都不熟。”

    “啊?”

    这话端木青有些理解不来。

    “我……”微微有些迟疑,话还没有说出口,她的脸就先红了,想了好一会儿才问端木青道,“你……你不会笑话我吧?”

    “我想不会,你若是想要倾诉,就跟我说好了。”

    看着端木青的眼睛,如意似乎是在斟酌眼前的这个人可不可信。

    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开口:“其实……我是江州潜湖边上的一个采莲女。”

    “啊?!”端木青吃了一惊,“你……”

    她这个反应让如意立刻闭了嘴,垂下头去,不敢再开口。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端木青连忙道:“你不要介意,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感到惊讶罢了,你接着说。”

    抬起头,发现她脸上似乎除了一点点惊讶之外并没有别的神色。

    如意才深吸一口气接着道:“我是孤女,父母早就死了,一直生活在一个王地主家里,专门替他采莲蓬。

    不过王地主人挺好的,从来都不打骂我,他们家的二小姐跟我差不多大,和我玩得最好了。

    王地主给他们家的小姐们都请了先生教书识字,二小姐闲时就跟我一起采莲蓬,还交我读书认字,你可能都不会相信,我的字,全是她教的。”

    说起过去的事情,如意在这个时候忘记了当下的烦恼,脸上甚至于还带着些对过去的怀念和向往。

    “然后有一年,我在荷叶深处采莲蓬的时候,遇上了一个少年,他看起来很虚弱,脸色苍白的,但是人很好。

    他见我一个人在那里,便帮我一起,而且还跟我说了好多好多的话。我教他认蚂蚱,告诉他跟荷花有关的故事。

    他很开心的样子,还说从来都没有什么人跟他说那么多的话,一连五天,他每天都过来玩。

    我也没有想到,我会跟一个男孩子这么聊得来。

    然后第六天的时候,他跟我说他要走了,我问他要去哪里,他说回家,还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回去。

    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然后他就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

    说到这里如意的脸就红了,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他……是太子?”端木青有些不敢置信。

    轻轻点了点头,如意的脸上依旧带着娇羞的笑意。

    但是端木青却像是发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一样:“那……皇后她……”

    “那天我惊呆了,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一个人这样跟我提亲。”如意又笑了,“我知道这就是提亲,可是我没有父母,自然就没有办法向我父母提亲了。

    他跟我说,其实也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我当时害羞极了,那里好意思回答他,所以我就跑了。

    晚上我翻来覆去想了好久,又后悔了,为什么要跑掉呢!他第二天可就要走了,我这么跑了,岂不是再也见不到他了。

    于是晚上的时候,我就偷偷溜出了房子,就往湖边上跑。

    我知道他住在那艘船上,我害怕那艘船会走掉,结果,我还没有跑到船边儿呢!就看到他站在那里。”

    “晚上?”

    “嗯!晚上!”如意似乎对这件事情记得特别的清楚,想来那应该是她最幸福的记忆了,“我记得很清楚,潜湖里的花船好些都熄了灯了。”

    “他在等你?”

    “是啊!他看到我过来的时候,就笑着说,知道我一定会再回去,也就是我答应了的意思。”

    “我简直无法想象,你就这么嫁给了东离的太子,难道陛下和皇后都不会反对的吗?”

    端木青心里的惊讶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我见到他之后,没说上两句话,就有一个长得十分美丽的女人从船上下来了。我听到他叫她娘。

    我当时很担心,因为我怕她会将他带走。

    可是那个女人却走到我面前问我是不是愿意做他的妻子。

    我当时觉得她的眼睛好亲切好亲切,就像是我梦里的妈妈一样,然后我就像是着了魔似的点了头。

    然后她就笑着说,那我给你们做主,让你嫁给我的孩子好不好?”

    提到这里,如意眼睛里盛满了笑意。

    但是端木青却是一脸呆滞了,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如意说的是真话了,难道方才她说的那个人真的是皇后?

    “后来我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这里,才知道原来,我的那个男孩有着这个天底下最尊贵的父母。

    我有点儿胆怯了,可是他说,他会一辈子对我好的,不管他是谁,他都是我的小莲蓬。”

    如意突然又解释了一句:“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就说他的头长得像是一个莲蓬。”

    “后来母后跟我说,给我捏造了一个身份,说是江州一个小官的女儿,然后稀里糊涂的我就嫁给他了,成了太子妃。”

    提到这里,如意脸上就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欢喜,似乎带着淡淡的仇怨:“后来我才知道太子妃意味着什么。

    不过,好在他的身体一直都不大好,整个太子府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人,那些吓人们都是母后安排的。

    我们还是跟在潜湖边上一样,天天呆在一处,他说他的身体不好,是上天对他的亏欠,而我,就是上天特地送给他的补偿。”

    如意说到这一句就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落了下来:“可是……可是他终究还是太子,而我……

    而我一直都是那个王地主家的采莲女。”两厢清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