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说到这里,如意脸色又黯淡下来。

    端木青知道,承诺终究都只是承诺而已,两个人在一起,原本就是要经过时间的历练的。

    尤其像他们这样,早前生活的环境完全不同,这就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他……”端木青原本是想要问问自从他的病好了之后是不是改变了些什么。

    但是想到,这终究都是一件伤心事,这个时候还是不提的好。

    拍了拍如意的手,端木青轻声安慰道:“你且放心,他一定会回来的,那群人再怎么嚣张也不至于真敢谋害太子。

    更何况,现在整个东离都知道太子被他们劫持了,他们也不会没有听到消息,难道真的不想要命不成了吗?

    所以啊!现在只怕他们自己都乱了阵脚了,想着怎么逃跑呢!”

    如意闻言,睁着眼睛满含期待地看向端木青:“你说的是真的吗?”

    见她如此担心,端木青不由的觉得有些惭愧,毕竟他是知道这件事情真相的,所以,才敢这么跟她保证。

    “是!我说的是真的,他一定会回来的。”

    这话似乎让她的心里安心了些,眼睛里也多了些神采。

    突然,她又迫切地看向端木青,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道:“我能向你提一个请求吗?”

    “你说?”

    如意看了看四周,又垂着头想了想:“我……我可以在你这儿等他的消息吗?”

    “怎么了?”端木青感觉有点意外,毕竟她的身份特殊,“我……害怕!太子府里空荡荡的,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都没有人跟我说话。”

    皱了皱眉,对于她在太子府里这样的情况,端木青感到有些奇怪,但是想想也能够理解。

    毕竟那些人都是周虞安排的,周虞的性格端木青虽然不能说十分了解,但是也有一点儿认识。

    看到她那样小心翼翼的眼神,心,却是硬不起来,终于还是点头道:“那好吧!我让人跟太子府那边说一下。”

    “好!”听到她答应,如意眼睛里都是如太阳般的光彩,竟然还是如斯少女的模样。

    这一份率真,让端木青心里好生羡慕。

    回到思归阁,大家都在揣测着究竟太子妃来做什么,却没有想到端木青带了个面容有些憔悴的女人回来。

    “额……这位就是……”

    端木青的话还没有说完,如意就紧张道:“我……我叫如意。”

    看到大家眼睛里的揣测,端木青才反应过来,连忙解释道:“他暂时在这里住两天,大家切莫怠慢了!”

    这话在别人耳朵里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但是院子里大部分人都知道,这是在说明,眼前的这个如意并不是他们的新成员。

    “怎么样?我们院子里的美人儿是不是越来越多了?”百媚笑嘻嘻地走上前,忽又看向地瓜,“这个地瓜小生,要不要上前见个礼啊?!”

    她话音一落,地瓜脸色陡然间就变了,果然一转脸,就看到灵儿撅起了嘴儿,对着他狠狠一跺脚就走了。

    “哎!灵儿!你别听那白梅阿姨瞎胡说啊!”地瓜一边忙着追上去,一边还不忘狠狠地丢给百媚一个白眼。

    叫旁人看着都笑了起来。

    如意顿时就给这里的气氛感染了,人不粗笑出了声,方才的哀伤也淡了些。

    “百媚,如意在这里住的时候,你让阿碧来照顾她吧!”

    “好的!”百媚甩了甩头发,“没问题。”

    “好了,没什么事了,大家各忙各的吧!”端木青笑着吩咐了一声,众人答应了便都散了。

    如意看着很是惊奇:“你这里平日里都有这么多人吗?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你习惯就好,我们府里头都不讲究什么规矩的。”

    闻言,如意很是高兴:“好!”

    只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朝廷派出了六百人去剿匪,一天下来,竟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进山的军队就像是入了沼泽的猛兽,悄无声息般被吞没了一样。

    这是一个十分不正常的情况,整个长京都被这份不正常的气氛感染着,压抑着。

    别说是朝堂了,就是端木青也开始有些着急起来,这座山里头到底有些什么。

    第二天,整个早朝就是关于增派人手前往阙婵山的奏折,这一次韩渊没有犹豫,接着便增派了五百精兵。

    端木青倒还好,如意却是急得不行,但是似乎思归阁的气氛很适合她,跟众人打打闹闹的倒也没有日前来见端木青那样的魂不守舍了。

    “小姐,事情好像有些不顺利呢!”采薇在一旁研着墨,寂静无声,百媚却似乎有些担心。

    “不急,若是一天就能够拿下来,我们之前又何必担心?”端木青笑道。

    “也是!韩凌肆那边怎么也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百媚突然想起来,又问道。

    “他那边该有消息的时候自然就有消息了,应该也在忙着这件事情吧!”端木青写完信,便小心地卷起来,放在一只早就准备好的信鸽腿上的信筒里。

    这是这两年来,端木青隔一段半个也时间就要做的事情,都是打听端木素消息的。

    只是不知道为何,听风楼的消息似乎越来越慢了,之前听端木赫说过一次他们内部好像自己也出问题了。

    不知道解决掉了没有。

    “大晚上还不睡觉?”突如其来的声音叫屋子里的三个人都吓了一跳。

    百媚这样要防备,就看到自已坐在窗台上。

    “你怎么来了?”端木青有些意外。

    “来看看你不行么?”挑了挑眉,紫衣调皮笑道。

    “上一次的事情我可还没有说过你呢!”端木青没好气,“让你帮我做点儿事情,说好的不说出去,怎地还是告诉了韩凌肆了呢?”

    重瞳子一脸无辜:“我说了不告诉别人啊!可是,他又不是你的别人!更何况,我告诉他也是为了帮你啊!你看,这不有了他,你顿时省事儿多了嘛!”

    端木青不再跟他辩解,毕竟,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好心。

    “对了,那座山有古怪!”紫衣突然淡淡开口,却是转了个话题。

    “哦?”但是端木青却没有急于知道结果,而是问起另一件事情,“你就这么告诉我这方面的消息,难道不算是违背了你的责任?”

    “我有那么笨吗?”紫衣白了她一眼,“若非知道他不会反对,我怎么可能会来跟你说?!”

    眼神示意采薇和百媚先退下,端木青才问到正题上:“那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的人还好,但是其他的人就不好说了,似乎是遇上了难缠的对手!而且,他们似乎……”

    看他说得犹豫,端木青连忙问道:“似乎什么?”

    看了一眼端木青,紫衣似乎是从她脸上看到了什么,想了想才道:“好像遇到了不正常的人!”

    “不正常的人?!”心里“咯噔”了一下,端木青脸上却是有些难以理解的样子。

    “你忘记你之前跟我说得吗?有异能的人!”

    “那里?!”按下心里的疑惑,她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你是说,那里面都是有异能的人?”

    “对于这个说法,我也有些不太敢相信,但是我的人给我传来的消息就是这样的,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总之,情况不太对。”

    “具体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不知道,”紫衣想了想,突然又道,“不如我去跟韩凌肆说一声,我亲自进去看看。”

    “别!”端木青立刻阻止。

    “怎么了?!”

    意识到自己阻止得太快了,端木青脑子飞速地转动着想要寻找理由。

    “因为……里面的情况太复杂了,你对韩凌肆来说很重要,还是不要轻易涉险比较好,再说了,你忘记了你的责任是什么了吗?”

    不知道是哪里说得不对,端木青总感觉紫衣听到这句话后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奇怪。

    “行!”点了下头,重瞳子耸了耸肩,“不过你也不用太着急,横竖明天中午一定会有消息的,你耐心点儿就是了。”

    “我知道了,”松了一口气,端木青笑道,“你也小心点儿,不要冒险进去。”

    “啰嗦!”丢下两个字,紫衣便立刻消失得不见人影。

    端木青看和黑漆漆的夜空,心里总算是松了松。

    方才听紫衣说,里面的人似乎有异能,也就是说,这里面很有可能会有她的族人。

    若是紫衣进去,难免会有一场战斗,她清楚的知道紫衣的能力,到时候若是伤到了隐国人该如何是好。

    从另一方面来说,紫衣究竟也算得上是自己的朋友,隐国人虽然在东离少了许多的优势,但是他们的异能还在。

    紫衣不像是韩渊手下的那群人,对于异能没有一个充分的认识,很有可能便会吃亏。

    她同样也不希望这个朋友受伤,所以,最好的局面便是他不要去阙婵山。

    消息果真如紫衣所说的在第二天的中午便开始传了出来,但是众人听着,却并不知道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