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如意!如意!你要去做什么?”端木青看到一个人从旁边的屋子里跑出来,一溜烟儿就往外跑,顿时将她吓了一跳,待看清了才发现是如意。

    慌忙追上她,将人拉住,才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

    “青儿!他不见了!他们把他杀了是不是?!”

    看到她样哀伤过度的样子,端木青回头看了一眼百媚,心里后悔不已。

    方才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如意今天并没有跟阿碧一起出去,而是呆在了房间里。

    所以,百媚就直接将刚刚得到的消息说了出来,经过派兵增援之后,他们已经进入到了阙婵山的腹地。

    又有周虞遣人暗地相助,对于那一群人,倒是有了胜算,只是就在这场战役打得激动人心,眼看要胜利的时候,周单二位将军才发现,始终都没有见到太子的人影。

    消息瞬时便悄悄地传进了皇宫,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却引起了不同的猜测。

    莫失及时将这个消息传递了出来,结果就被如意听到了。

    “你别急!”端木青顾不得其他,只能够先稳住她的情绪,“事情还不明朗,说不定的,你先冷静一下,我们……”

    “我怎么能够不急?!”如意脸上阿碧精心为她化的妆全然花掉了,但此时的她哪里顾得了这些,只是一个劲儿想要往外跑。

    “可是如意,你就算此时这么着急,你能怎么办呢?你能够找得到他吗?就这样出去,难道就有用了?”

    端木青的话让她彻底的呆了,但是这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立刻她便依旧癫狂:“我不管,就是死,我也要去找他。

    我们说好的,这一辈子同生共死的!我要去找他!”

    百媚看端木青有些制止不了她的样子,正要上来将她打晕,却被端木青的一个眼神制止住了。

    “好!我陪你去!”

    她这句话顿时让她们两个人都愣住了。

    百媚连忙阻止道:“小姐不可!”

    端木青知道她在紧张什么,对于天罗地网来说,她是最有价值的一个人,而那里却是天罗地网的大本营,若是这个时候被认出来,万一消息再传到韩渊那里,那可就真的难办了。

    “真的吗?青儿!你愿意陪我去?”如意却是满含着期待看着端木青。

    虽然心里知道此时去确实不明智,但是端木青却无法拒绝眼前的这个女子,因为在这个时候,她突然的想起那一次在石姬岭。

    当时韩凌肆一样的义无反顾,当时她一样的心急如焚。

    不管是谁,真正付出的真感情,都是一样能够打动人心的。

    “走吧!”端木青转脸对百媚做了一个让她放心的表情,然后坚决对如意道。

    如意眼泪还未干,但是眼睛里却扬起一丝希望。

    不知道为何,端木青明明比她还要小两岁,但是在她身边,她总是能够感觉到一丝从别人那里找不到的温暖和安全。

    或许是因为她冷静的性格,或许是因为她和善的性子。

    到了东离之后,端木青其他的事情没有学会,骑马倒是一点点的学会了,虽然还不能说骑术如何如何的好,但是用以代步,却也够了。

    好在如意也不是骑术上佳的人,两个人虽然心里焦急,但是骑得都不算太快。

    从令王府赶到阙婵山也用了将近两个时辰。

    还没到山脚,就看到那边重兵把手的样子。

    如意才到地方,都不待马儿停好,便跳下马直接往里跑。

    看到有闲人过来,守在路口的士兵立刻便将她们给拦住了:“此处官府办案重地,闲杂人等,不得误闯。”

    他话音才落,如意便匆匆忙忙地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牌。

    那人一看,便立即跪倒在地:“参见太子妃殿下。”

    端木青这才停好马跟着小跑了过来,如意立刻一把拉住她的手,就往里跑。

    那士兵连忙道:“殿下,现在还进去不得啊!”

    可是前头的两个人哪里还听他的话,如意跑得满头大汗,但是脚下却半刻不停歇。

    端木青知她心里焦急,也不说什么,就由她拉着跑。

    此时的阙婵山已经完全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不得不说人力是强大的,好好的一座山居然已经看不大出原来的样子了。

    生生地给采出了一条丈宽的路来。

    当然这只是在外围,走了一段路之后,路就变得崎岖起来。

    这个时候可以看到许多战斗过的痕迹,就像是一个战场,还有不少的士兵在翻找着什么,也有些伤病在同伴的搀扶下下山。

    这些自然都不是如意关注的重点,此时她一心都只在那个男人身上。

    而端木青却注意到那些伤病的伤都显得有些奇怪,有的像是被火烧了,有的确实是利器所致,还有的却像是经历了一场水灾。

    最让端木青讶异的是,她看到一个人被扶走的时候,眼睛里茫然一片,好像瞎了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到那时候夜魂跟她说的关于封印的事情来。

    夜魂说她的封印术可以封印别人的感官,视觉听觉味觉都属于感官。

    越这么想心里就越慌张起来了。

    她不是不记得通灵老人告诉她的关于那一场战争的根由,那边是因为隐国人的异能。

    他们想要剥夺隐国人自由生活的权利,利用他们的异能,将他们当做工具一样驱使。

    若是,这场战争结束了,但是大陆上这个目的却一直都没有丢掉的话,会是怎么样?

    这个地方的天罗地网抓捕隐国人究竟是做什么?

    方才的那些受到各种各样奇怪的攻击的人遭遇的是不是隐国人?

    端木青的心,像是揪着一般的疼痛。

    若是如此,那该是怎样一副悲惨的画面,自己的国人竟然被人当做奴役驱使,作为他们的新一任雪女,怎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情况发生?!

    “啊!”心乱如麻的胡思乱想着,陡然间如意惊叫一声,端木青一回头,就发现她掉入到了一个深坑里。

    “如意!”端木青心砰砰乱跳起来,连忙喊道。

    但是下面并没有人答话。

    这就让端木青惊慌起来了,若是如意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就不妙了。

    “如意!”再叫了一声,还是没有人答应,“你受伤了吗?听得到我说话吗?”

    可是回答她的就只有无边无际的宁静。

    抬头看了看被树叶分割的天空,端木青才发现天快要黑了。

    突然想到叫他们帮忙,端木青连忙回头道:“快点儿,太子妃掉下去了,你们快来帮忙。”

    可是让端木青感觉到背脊一片发麻的是,此时她的背后一个人都没有!

    方才还在忙碌着的士兵此时都不见了,就连地上的血迹也都不见了。

    不对!

    还有路!方才过来的路!

    没了,全没有了!

    怎么会这样?!

    “来人啊!快来人啊!”前所未有的恐惧袭来,密密麻麻地袭满了她的心脏。

    她的声音就像是落在了一片巨大的空间里,听不到任何的回声,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蓦然间,她想起如意,慌忙又再一次转过身来。

    可是,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面前的那个大坑没有了。

    端木青的心顿时被提到了喉咙口,这一瞬间,从来都不信鬼神的她,陡然间觉得自己这一次真的是遇上了鬼了。

    “如意?!”她尖叫了一声。

    但是这声音依旧是散落在了这一片树林的四处,击不起一点儿的回声。

    安静,在她的声音完全消散之后,这个树林里就只有一整片的安静。

    就连树叶都没有一点儿声音。

    除了偶尔有一丝丝的风吹过,地上的淑英会轻轻的摆动,除此之外,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好像整个天地间就只有她,和自身所处的这一片树林。

    背后瞬间被冷汗浸湿,有涔涔的汗水从额头上滚落。

    端木青深深呼吸了一下,便开始发足狂奔。

    她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方才进来的方向,努力的保持着自己所跑的是直线,不让自己有一点儿偏差,尽管她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迷路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只觉得两条腿都像是灌了铅一样。

    但是当她抬起头才发现,自己站的地方和方才一模一样!

    不!不可能!

    端木青仍旧往前走,但是这一次,她却选择了一路折断树枝,用以记录自己的路线。

    可是没一会儿之后,她沮丧的发现,竟然自己又回到了原地,刚刚折断不久的树枝还残留着溢出来的汁液。

    难道是迷路了?

    端木青这么问自己,可是眼前的现象太过于诡异,和平日里迷路时完全不同的,就像是走进了一个迷局。

    自己怎么会进入这个地方?

    蓦然想起来,之前听到宁远说,这阙婵山里不光是有机关陷阱,还有许多的阵法,难道自己不小心走进了一个迷阵吗?

    可是,她对五行八卦,可是一点儿都不了解啊!

    “这不是迷阵!”突然一个男子带着点儿邪魅的声音响起。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个绝对安静的树林里,却无异于惊雷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