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慌忙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却有着一双红色眸子的男子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他散落着一头透着红色的头发,皮肤却白的有些病色。

    面容俊美得不像人,而像是一个从山林中走出来的妖精。

    而端木青在此时也发现,此时他确实是从山林中走出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在对着她笑,可是她还是觉得这个充满了危险,脚便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

    “你似乎很怕我?”男子蓦然开口,最后一字说出来,人就已经出现在了端木青的面前。

    “你……”端木青还想再退,脚上却已经没有了力气,突然一软,便要忘地上摔去。

    可是她并没有摔倒,因为这个男人突然身子向前倾,左手已经穿过她的手臂在她的后心拖住了她。

    像是十分小心翼翼地将端木青扶着站好了,他便又松了手。

    “小心!”男子唇边带上了一丝笑意,可是这笑落在端木青的眼里,也感到瘆的慌。

    努力稳住心神,端木青看了一眼四周,冷冷地看着他:“这是你弄的?”

    “我喜欢安静。”男子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陈述着一件实事,却也是回答了她的话。

    “你要干什么?!”端木青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戒备,她时刻都没有忘记这是什么地方,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

    “不觉得这样安静的环境很适合一起说说话吗?”依旧是这种答非所问的态度,男子惬意地看了一眼这一整片诡异的树林。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端木青却没有他这一份惬意,相反的,此时在她的心里,充满了戒备。

    她深深的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很有可能在一个不小心之下,自己就将命都丢在了这里。

    “我们有两年多都没有见过了。”男子淡淡笑道。

    端木青却皱起了眉头:“你什么意思?我没有见过你,你是谁?”

    听到这话,男子微微垂眸,忽又笑了:“没事,我忘了,只是我见过你,你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的。”

    “你到底是谁?”端木青莫名的觉得一阵恐慌,就像是自己被人操纵在手里,成了一个玩偶一般。

    “你这样的脾气不大好!”男子又如方才一样飞快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一次却伸手勾住了她的下巴。

    端木青只感觉到脖子下面有一根冰冷冰冷的手指,若非知道此时他正如此勾着自己的下巴,她几乎都不相信那是人的手指。

    “不过你长得还可以,”像是在欣赏着一件工艺品,男子淡淡地笑了,“其实我挺喜欢你这样的眼睛。”

    端木青想要逃开他的手,却发现此时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这个人不得不说,真的十分吓人,完全都不像是一个人类。

    卯足了劲儿正要想办法反击的时候,男子却陡然间松开了手,仍旧回到了方才的位置,脸上的表情也与方才没有丝毫的不同。

    好像刚才的那个动作完全都只是她的幻觉。

    “你只要记住一件事情!”男子轻轻地开口,对着端木青的脸上,依旧带着那种笑意。

    “什么?”神使鬼差地,端木青突然开口问道。

    “你是我的女人,而我,也是你唯一的男人,其他人,都会是过去。”

    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点儿威胁的语气,好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你在胡说什么?!”他这样的语气莫名的就让端木青有些恐惧起来。

    男子又笑了:“我先走了,有人来了。”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个银色的面具,慢条斯理地戴在了脸上。

    又如刚刚出现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端木青甚至都没有看到他是如何离开的,好像只是莫名的消失了。

    怔在当场好一会儿,知道听到韩凌肆的声音,端木青才回过神,却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会晃神。

    再转过身,身边来来去去的都是人,依旧在清理着最后的战场。

    方才的那片树林没有了,就连月光,好像也不似方才那般诡异,空气里有些血腥的味道。

    还有许多人在互相交谈着,有一些嘈杂的味道。

    这一切有些熟悉却带着些陌生,叫她一时间难以适应。

    难道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觉?可为什么这场幻觉却这样的真实?

    还有那个男子,她闭上眼睛几乎还可以看见他红发飞扬的感觉,就像是噩梦之后依旧残留的感觉。

    “青儿!”韩凌肆匆匆忙忙赶来,就发现她一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是在思索什么,“你怎么跑过来了?这里很危险你知不知道?”

    端木青抬起眼,看着他,然后做了一个让韩凌肆觉得很奇怪的动作。

    她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摸索着,从眉毛到眼睛,然后是鼻子、嘴巴,再然后是整个脸的轮廓。

    被她这样的动作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好一会儿,韩凌肆才道:“青儿,你怎么了?”

    端木青的眼睛在终于一点点清明,看向他的目光也变得如同往昔。

    “韩凌肆?”

    这却是个问号,韩凌肆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恩!”

    谁知道端木青却像是受了惊吓一般,默然间抱住他:“真的是你!”

    “青儿!你在胡说什么?当然是我,我听到百媚跟我说你跟太子妃两个人跑来了这里,连忙就追过来了,谁知道一直都找不到你。”

    端木青终于渐渐地回魂,想到方才的事情,心里依旧觉得十分的蹊跷,想要跟韩凌肆说,在这里却有些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对了,如意!”回过神之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终于想起了跟着她一起来的女子。

    还记得,她是听到如意掉到深坑里的声音之后才开始走入那个迷局的,不知道如意有没有。

    “你这样称呼太子妃?”韩凌肆显得有些意外。

    端木青却并不在意这一点,连忙问道:“她人呢?我跟她走散了,你有看到她吗?”

    “我找你找了好久,而她却自己找到了太子,若不是她说,我都不知道你跟她走散了。”

    听到这么说,端木青便放了心,轻轻点头道:“那就好!”

    “她人呢?”

    “走了,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太子被人藏在了一个小小的山洞里,也不知道她是凭借什么找到的,一身的脏污,人也累得快要脱水了。

    太子抱着她回去了。”

    韩凌肆怕她依旧担心,将事情解释了一下,然后又看着她道:“我却是担心你,听到太子妃说你和她走散了,我的心都提起来了。

    这一次他们围剿这里,发生了很多诡异的事情,我真怕你是被抓走了,还好,让我又找到了你。”

    这个地方的人,都不是韩凌肆的亲兵,毕竟韩渊并没有派他来围剿,所以,很多话,都不能明说。

    端木青自然明白,便道:“那我们先回去吧!天都黑了。”

    “好!”

    说完话,韩凌肆想也不想就直接将她抱了起来,丝毫不管周围士兵们怎么看。

    好在今日过来,只是如意亮了身份,基本上这里的人都还不知道这个穿着朴素的女子就是青郡主。

    将她放到马背上,韩凌肆紧接着一跃而上,用披风将她裹在自己的怀里,才策马前行。

    虽然此时已经快要五月了,但是夜风还凉得很,知道她体弱,韩凌肆也不敢骑马骑得太快。

    天上的星辰在这样眼前一点点往后退去,郊外安静的没有什么人声,就像是行驶在辽阔的星空里。

    “青儿……”韩凌肆在她耳边轻声的呢喃。

    “嗯……”她也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岁月在这一刻静好。

    然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有的时候,不说话比说话似乎更加靠近一些。

    一直走到城门口,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什么。

    若是按照往常的这个时候,城门早就已经关闭了,但是因为这一次西郊有韩渊派出的部队在执行公务,所以,城门也就没有关了。

    只是一般的老百姓还是不能进出的,韩凌肆随便亮了一块令牌,马都没下,就径自飞奔进去了。

    哒哒的马蹄声从城门口一路响到令王府前。

    韩凌肆还是将她抱下马,一路便往思归阁抱去。

    蓦然间发现这样的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似乎是和记忆里的某个时刻重叠了。

    搜寻者脑海里的记忆,才想起来,曾近有一次,他就这么将自己从皇宫的大殿上,一直抱到了舞墨阁。

    也是这般的不管不顾,不理会别人的眼光。

    采薇和百媚都担忧地站在思归阁门前等着他们回来,及至他们到了跟前,百媚却恨不能他们今晚上不要回来才好。

    而采薇却是瞬间红了眼,小姐和大皇子又和好了?就像从前一样吗?

    走进屋子里,端木青才发现蒙卿也在,正一个人优哉游哉地喝着茶,对于两个人的回来,只是挑了挑眉毛:“我茶水都喝了一肚子了,也没个人给我晚饭吃。

    等着你们来商量事儿,真是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