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转脸对阿朱阿碧道:“怎么还不传饭?”

    “小姐放心,采薇姐姐已经去了。”阿朱连忙笑嘻嘻回答,“小姐不知道,你这一走,大家都担心得不行,哪里还有心思理会其他的,都眼巴巴的等着小姐回来呢!”

    “好了好了,我现在安全回来了,让大家都吃饭去吧!巴巴的饿着肚子算是怎么回事?还当我们令王府里现在养不起大家的饭了吗?”

    一句话说得所有人都笑了,也就跟着各自散开了。

    用过膳,屋子里独留了韩凌肆、蒙卿和端木青。

    “君昊,事情还是你来说吧!”蒙卿一脸的严肃,对韩凌肆道。

    “其实就像是青儿你猜测的一样,太子确实是在我们的手里,但是……”

    “怎么了?”

    “其实原本就是我的人潜伏在阙婵山里头的,就等着时机成熟,将太子交出去,但是你可知为何太子会突然不见了?”

    端木青一直疑惑的也是这一点:“我就是想要问你,为何会突然传来说太子不见了的消息,叫我好一阵担心。”

    “因为阙婵山出现了第三伙人!”

    “第三伙人?!”

    “没错!”韩凌肆点头道,“这一伙人来历不明,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行踪更加诡秘莫测。

    甚至于到现在我都还是没有弄清楚他们到底是敌是友。”

    “这话怎么说?”

    “因为最开始太子之所以会不见了,就是半路被劫的,从我的手里将人劫走,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当时我以为就是天罗地网做的,但是后来传来消息说那天罗地网的老巢里并没有看到太子的身影。

    然后就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攻击,发起着攻击的人针对的并不只是朝廷派去的剿匪的人,他们是连同天罗地网也一起攻击。

    说起来,天罗地网并不是朝廷的人手给灭的,而是那一支来历莫名的军队。

    然后战争结束了,天罗地网的人死光了,那一群人也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一样。”

    端木青陡然间想起刚才在阙婵山看到的那个人,又想到那些伤势千奇百怪的士兵。

    “他们……”

    说了两个字,端木青又顿住了,好像不知道该不该接着说似的。

    “青儿你可是知道些什么?”韩凌肆连忙问道。

    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蒙卿也同样一脸的期待看着自己:“他们是不是都会一些异能?”

    “正是如此,普通的士兵还以为自己遇上的是阵法,但是紫衣派去的人,却都看得出来,那绝对不是阵法,很有可能便是异能。”

    说着又看向端木青:“你怎么知道的?你知道他们的来历?”

    “不知道!”端木青连忙道,“我只是看到那些伤病的伤口,所以猜到的。”

    原本这样的事情,她是不打算对韩凌肆隐瞒的,毕竟两个人经历了太多,再也经不起一点点的不信任了。

    可是,那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没来由的便叫她有些害怕。

    尤其是他那句话,更加让她感到心惊。

    可是她不能跟韩凌肆说这话,不然依照他的性子,一定会找过去的。

    但那个男人原本就不可以用正常的思维去揣度,更何况,他到底还有什么能力谁也说不好。

    今日那像是迷宫一样的局就是他设下的。

    他们对于这个人没有半分的了解,如何能够贸贸然就找上门去。

    “青儿!”

    韩凌肆正在跟蒙卿分析着,突然发现端木青似乎跑了神,便喊了一句。

    “啊?”陡然间回过神,端木青吓了一跳,“什么?你说什么?”

    看到她这个样子,韩凌肆微微笑道:“没说什么,你是不是太累了?要是太累了的话,就先去休息吧!等明儿,我们再说。”

    今天发生的事情委实是太过于诡异了一些,端木青也实在是没有了什么精神,只好轻轻点头:“好!那明天再说吧!”

    待他们都走了之后,端木青草草的梳洗了一下就上床睡觉了,对于韩凌肆和蒙卿他们明日将在朝堂上如何周旋,撇开自己的关系,她当真是没有精力去想了。

    梦里面好像还是那片林子,还是那样的月光,冷冷清清的,好像能够照到人心里去似的,在心里也镀上了一层寒意。

    “你终究都是我的女人,其他人对你来说,都会是过去。”

    依旧是那样笃定的语气,那样平淡的说出来,好像只是在陈述着一个事实。

    红色的头发在夜风中飘起,露出他红色的眼眸,看着她的时候,那一双眸子里似乎会透出一种蛊惑人心的东西。

    “不!”端木青大叫起来,想要逃离他的视线。

    可是森林还是那片森林,路还是那样的路,来来回回怎么样奋力的奔跑都跑不出来。

    “你逃不掉的,这是你的宿命!”

    他平淡的声音忽而又近在咫尺,一转脸,就看到那张她并不想看到的脸。

    “你胡说!”端木青狠狠地看着他。

    蓦然间好像从他的背后,端木青似乎看到了韩凌肆的身影。

    “韩凌肆!”尖叫了一声,她再也不想看到面前的这个人,不顾一切地便往那个身影挣扎而去。

    可是,让她诧异的是,不管她跑得多快,前面那个人的身影都能更快地离开。

    没有一会儿,便彻底的消失不见了,留下的就只有那幽深幽深的树林,好像刚才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被这片树林生生地吃掉了一样。

    她疲惫倒地,却有人跟着她一起蹲下:“我说了,其他人在你的生命里都是过去,我是不会骗你的。”

    “你胡说!你给我滚!”端木青几乎想都不想便朝他歇斯底里的狂吼着。

    “你想要出去吗?”男子没有理会她的无理,转过脸看向丛林深处。

    端木青的眼睛里顿时涌现出渴望来,可是,她真的不愿意向这个人祈求。

    但是好在这个男子也并没有想让她开口求他的意思,只见他伸手一指:“出去的路并不难啊!”

    端木青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面前的那一片树林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雪白。

    冰天雪地的样子不知道是经过了多久的持续雪天才形成的。

    远远的似乎看到前方有人。

    端木青再也不想看到这个有着红色头发的男人,顿时便发足狂奔往那边跑去。

    越来越近了,心,也变得越来越激动,好像能够脱离这个男人了。

    可是,当她已经能够看清前面人的样子时,她却生生地住了脚。

    这一幕,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只见一个穿着淡黄色以上的少女跪在地上,手里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孩子。

    此时的她正嘤嘤的哭泣着,流下的泪水,在她的面前砸开一个又一个深深的雪坑。

    她的面前躺着一个美丽的女子,雪白的衣裳几乎跟这满世界的雪融为了一个颜色。

    她苍白的脸,让人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

    “墨儿!你要好好照顾她!知道吗?”

    隐隐地听到地上的女子轻轻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端木青就看到一个上了年纪的中年人牵着一个小男孩往她这边走来。

    只是奇怪的是,他们好像都看不到自己的存在。

    她好像要叫一声,可是似乎地上的女子十分虚弱,这虚弱得让她不敢出声,生怕惊吓到她。

    中年人牵着男孩自顾自地从端木青身边走过,根本就没有看到她站在这里,似乎她是透明的。

    我一定是在做梦!

    不知道为什么,端木青突然间就有了这样一种感觉。

    她一定是在做梦,所以一切才会这么离奇。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轻松了不少,抬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经意一转脸,方才那个男孩居然突然回头了。

    两个人的视线陡然间撞到了一起,端木青感觉自己的一颗心顿时就被什么东西击中,麻痹成了一整块,无法跳动。

    那一双红色的眸子里,带着些让端木青恐惧的诡异。

    “小姐!”陡然间一声痛哭将端木青从那个男孩的目光中拽了出来。

    眼前却还是感觉一片血红,待到她眼睛逐渐适应时,才发现那躺在地上的女子的裙子,已经被鲜血染红。

    心,蓦然间被什么击中,端木青突然间想起来为什么自己觉得这一幕这么熟悉了。

    因为她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过。

    蓦然间,那穿着淡黄色衣服的女子轻轻地转过脸,端木青看着她张开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

    只能茫然地伸出手去,似乎想要抚摸那张脸。

    “娘!”好半天,她才发出一个音节。

    就在这一瞬间,她整个人便完全不受控制地往后退去,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而那边跪着的两个女子都瞬间变得好遥远好遥远,似乎无法触摸。

    “娘!娘!”端木青努力地想要挣扎着往前,但是一点儿力气都用不上,对于这股莫名将自己往后拽的力量,她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小姐!小姐你醒醒啊!小姐……”

    耳边突然传来百媚焦急的声音,眼前的一切倏然便都不见了。

    睁开眼,就看到床边一群人关切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