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阿弥陀佛,你总算是醒了,可真是吓死我了。”百媚拍了拍胸口,“小姐,你做噩梦了吧!”

    端木青抬眼看到采薇也是一脸焦急的样子,连忙挤出一个笑脸:“没事儿,我方才被梦给魇住了,不用担心!”

    百媚却连忙道:“小姐昨天进了那阙婵山,那里这几天应该死了不少人,该不会是冲撞了什么吧!”

    飞快地拍了下她的头,端木青嗔道:“你应该知道,我从来都不信那些鬼神之类的东西的,别在那里胡说八道。”

    说着便对阿朱阿碧道:“都别杵着啊!留一个人服侍我起床,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时间不早了吧!”

    百媚闻言,连忙掩着嘴笑道:“还说呢!太阳都晒到屁股了,就你一个人还在床上,真是不知道羞!”

    “你如今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端木青一边起床,一边打趣道。

    “我说得可没有错,人家上早朝的百官们都早就散了朝了,就你还在被窝里睡懒觉呢!”

    “诶!说起这个,我倒是想知道,这一次阙婵山的事情早朝上怎么说?”端木青起床了有了精神,才想起昨天的事情来。

    “还能怎么说?”百媚一边帮她梳理着头发一边道,“阙婵山周将军和单将军平定有功,太子受到了惊吓,也得到了赏赐。”

    端木青有些讶异:“就这么简单?韩渊没有再拉住什么不松手?”

    百媚白了她一眼:“还能拉住什么?如今事情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他还会自己说出些什么不成?不过,听到莫失说,韩渊对韩凌肆的态度似乎冷了些。”

    “哦?”端木青连忙转过脸问道,“怎么说?”

    “今早上阙婵山的事情解决后,韩渊整个过程都没有什么表示,脸色看上去也挺正常的。

    但是后来韩凌肆上揍了两件事情都给他驳回了。”

    “什么事?”端木青这倒是有些紧张,此时委实还不是他和韩渊撕破脸皮的时候。

    “事情倒是两件小事情,但是就是因为如此,才让人发觉他对于韩凌肆这个儿子的宠爱到头了啊!”

    “难不成他知道了?”端木青有些忧心,“该不会是被太子中途发觉了吧!”

    百媚想了想才道:“若是从今天早上太子在朝上的表现来看,又应该不会是他。”

    “他早上怎么了?”

    端木青发现自己当真是像百媚说的,睡得太久了,一觉睡过去,就将这么多的事情都错过了。

    “据说今天早上太子整个人都不在状态,然后在朝堂上还差一点儿晕倒,韩渊当庭让太医来替他诊脉。

    最后太医的结论是,太子的体弱之症又发了!”

    端木青蓦然间想起如意来,对于这个消息,心里竟是有些欢喜的。

    看到她微微露出笑意,百媚问道:“小姐觉得这是好事儿?说不定是太子他藏拙呢!”

    端木青却道:“我们去看望太子妃吧!”

    “啊?”突如其来的决定,叫百媚有些措手不及,楞了一下才点头,“哦!”

    太子府的气派自然不是一般的王爷府可以比拟的,但是相对于离洛公主的府上来说,却还是差了一点儿。

    经过通传之后,端木青只在花厅里坐了一会儿,如意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呀!青儿,是你来了啊!”

    端木青连忙带着百媚下拜行礼,却被如意一把拉起来:“我们这里也没有那么多规矩的,你不用这么麻烦。”

    跟着如意来的还有当朝的太子,这一次看到,和上一次在青杏斋里看到的没有什么不同。

    看也看得出来是又重新喝了那药的缘故。

    行过礼之后,太子笑道:“上一次还是多谢郡主的号脉息,一直都忘记跟你说声谢谢。”

    端木青连忙道:“太子客气了,臣女也未曾当真帮到什么。”

    太子摇了摇头,算是撇开了这一话题:“如意前几天都在你府上,多谢。”

    “你不要这样!”端木青还没有开口,如意就先阻止道,“青儿现在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不说这些的。”

    这话到是让端木青和太子相视一笑,有这样的女子为妻,果然是一种幸福。

    太子在长京这样繁花似锦的环境中,竟然也没有被这些乱花迷了眼睛,选了如意这样一朵青莲,也算得上是慧眼识珠了。

    四人就坐在花园里面聊天,好在天气不错,不冷也不热。

    端木青发现太子府里的人不多,就是下人也看不到几个。

    “你们这里怎么这么冷清?”

    “所以,没有人跟我们玩啊!”如意接了一句,然后笑嘻嘻地指着道,“不过这么大的地方,我们两个人玩也可以,而且我最最近在跟他学画画。”

    “殿下倒是当真打算了就这样过一辈子吗?”端木青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

    “之前对于这样的日子,终究是有些不甘心的,”给端木青斟了一杯茶,太子笑道,“毕竟我生而为太子。

    有着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地位,却不能够向那些不如我的兄弟们一样一展抱负,实在是有些憋屈。

    且想着以后终有一天,将会被他们逼下太子之位,那时候又将是怎样的耻辱。”

    “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太子如今都讲这些事情给放下了吗?”

    端木青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淡笑着问道。

    轻轻但是认真地点了点头,太子道:“放下了,都放下了。

    当我知道自己的病是因为太医开的药时,而太医又都是遵照着母后的意思,我真的想要冲进宫里去对母后当面质问。

    但是我终究还是忍下了,冷静之后,我认为是母后从一开始就不看好我,就不认为我有能力跟其他的人一较高下。

    所以我才想要自己建立一些功业起来,让她对我刮目相看。但是没有想到,事情却是这样。

    当我看到如意如同一个从贫民窟里爬出来的人一样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突然间就有些明白,为什么当年母后会同意我娶如意了。

    昨天晚上回来之后,发现府里太医们都等在这里,同样等在这里的,还有母后。

    这似乎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出现在我的太子府里。

    昨天晚上她问我,是不是愿意过这样的生活,是不是愿意这样被人利用。

    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了,原来,从我被郭侍中提起代表朝廷前往灾区慰问开始,就是一个局,一个设好的局,专门等我钻进去。”

    端木青听到皇后来了这里,心顿时就提了起来。

    这么说皇后是一定知道这件事情的了,那么,今天早朝上韩渊的态度,会不会是因为皇后。

    “我也才明白,为什么母后会让太医给我开那样的药,其实她只是希望我能够像普通人一样生活,身边有爱我的人守着,能够做我真正喜欢做的事情。

    一直以来都是我这个做儿子的错怪了她,所以,我才决定,接着喝那种药,接着过我一直过着的日子。”

    端木青心里纠结着一直都不知道该不该问出口,更不知道问出口了之后,太子会怎么想。

    “青儿!你可是有什么话想说?”如意却在这个时候开口问道。

    端木青抬起头来看了他们夫妻一眼,然后笑道:“没什么,我就是当时挺奇怪的,你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了。”

    话到了嘴边,究竟还是莫名其妙的溜了个圈,成了另一句。

    如意却答非所问:“其实莲蓬都跟我说了,当时他确实已经猜出了劫持他的人不是那个什么天罗地网,而是……”

    说着她又看了看自己的丈夫,似乎是在征询他的意见。

    太子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笑道:“既然你说青郡主是你的朋友,朋友之间,你想说便说就是了。”

    “嗯!”如意重重地点了下头,“莲蓬说,他当时感觉到了那群人应该是昊王的人。”

    端木青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脸色也有些不自然了。

    太子连忙朝如意使了个眼色,如意便连忙解释道:“不过你不用急,这件事情,我们从来都没有对别人说过。

    而且,相信所有的痕迹都已经被破坏了,查不到昊王身上的。

    我们太子府不求其他,只求平安两个字罢了,能省事便省事儿,一直都是我们的原则,你真的不用担心。”

    端木青笑道:“你啊!何必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你将我当做朋友,难道在我心里你就不是了吗?

    你放心,我相信你。”

    如意这才放了心,笑道:“我想你今天来,应该就是为了这些事情的吧!现在我们都告诉了你,你就不用再悬着心了。”

    这一次,端木青却是走下位置,朝两个人鞠了一躬:“谢谢。”

    如意连忙一把扶起她:“你这是做什么?我都说了我们是朋友,太子府的大门就在那里,你若是想要来玩,尽管过来就是了,只是我们这里可就只有玩这一项哦!”

    端木青和百媚顿时便笑了,正说话间,一个小丫鬟跑了过来,盈盈行过礼之后道:“青郡主,令王府传来口信,府上有客人来了,让你尽快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