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还没到令王府就大概能够猜到是谁来了,果然一进思归阁,就看到韩凌肆坐在院子的椅子上。

    “你去哪里了?”韩凌肆语气十分的平淡,就是随口一问。

    端木青却笑道:“你若是真想知道,我去了哪里,还能瞒得住你?”

    对此,韩凌肆不置可否,只是笑道:“今天突然想要见你,就过来了,谁知道你竟然不在家。”

    “出去了一趟而已。”

    端木青知道此时的他一定面临着很大的压力,毕竟韩渊在朝堂上公然给他脸色看,这可是一道大风。

    原本跟随他的人里头,就有好一部分是因为从形式上来看,这个皇子很得上头的喜欢。

    韩渊这么一来,瞬间将这个优势给吹得七七八八了。

    还真是说不定会吹走多少墙头草。

    原本心里对他所存的那些怨气,在这个时候也荡然无存了,只有一些心疼和心忧。

    再怎么怪他,再怎么怨他,那终究都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终究都是她对他的感情。

    若是面临着分开,这一切都会变得十分渺小。

    如今令王府上下,知道的不知道的,看到韩凌肆过来都是同一个反应,乖乖的让出空间给他们两个人。

    关于这一点,是端木青意想不到的欢喜,令王府从来没有一个人会以其他的道德目光去审视她的一切,更不会闲言碎语。

    “你都听说了吧!”一眼就看穿她情绪的变化,韩凌肆轻笑着走到她面前。

    “嗯!”相对于他的满面笑容,端木青却轻轻皱了眉头:“现在可该如何是好呢?

    韩渊这一次可是真的恼了你了。”

    “是啊!”韩凌肆轻轻点头,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变化,“这一次我原本是有些事情要上奏给他,结果他到时直接将事情丢给韩凌莫了。”

    “三王爷?”端木青有些讶异,“他的母妃不是之前见罪于韩渊吗?怎么这个时候倒重用起他来了。”

    韩凌肆耸了耸肩:“这说明,相对于我来说,韩渊反而更加能够原谅那个犯了小小错误的后妃了,而且刚才就得到消息,那个人已经从冷宫里出来了。”

    端木青心惊:“这么快?”

    “皇后出的面,自然就快了。”对于这关系到他朝堂地位的事情,韩凌肆好像一点儿都不担心。

    “你怎么……”

    “放心吧!”看到她的担心,韩凌肆扯开话题,“这个没什么好关心的。”

    将她拉到房间的榻上坐下,才神秘地对她道:“但是今天我查到的一件事情,对你来说,可能会比较有兴趣。”

    “什么?”

    并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转了转眼珠子,想了想才道:“我想,你把你的人,我指的是在令王府的隐国人全部叫过来比较好。”

    “跟隐国有关?”端木青连忙问道。

    韩凌肆这一次却是表情认真地点头:“嗯!”

    “好……”

    才说出一个字,顿时就有人接过口:“我去叫人!”

    突然冒出来的地瓜,几乎让韩凌肆一脚给踹出去。

    惹来包子脸恶狠狠的一个白眼。

    没多久,万千她们便都过来了,看到屋子里的韩凌肆都有些惊讶。

    他们同属于隐国人,对于隐国的安危可是放在第一位的,更何况,此时相当于是呆在敌人的地盘上。

    怎么说,都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危机意识。

    除了万千和无形,韩凌肆其他的人都算是认识,但是对于这两个陌生的面孔,他并没有什么好介意的。

    “小姐,你找我们来……”

    万千看了一眼韩凌肆,然后才对端木青行礼问道。

    关于这一点,端木青怎么说,他都不改,依旧坚持要在她面前遵守隐国的礼仪。

    灵儿也睁着一双忽闪忽闪的眼睛呆在地瓜身边看着他们。

    如今的她在地瓜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对隐国有了点儿了解,也算是承认了自己是隐国人。

    “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大家都在这里了。”端木青看向韩凌肆,轻声道。

    “有人看门吗?”韩凌肆却显得有些谨慎,反口问道。

    “放心吧!百媚姑娘在那儿看着呢!”无形笑着回答,只是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估计平日里没有少被她调戏。

    “嗯!”韩凌肆点头,然后才开始说正题,“其实我要说的是关于阙婵山那一战。

    各位都是隐国人,又都在青儿这里,相信也都很关心那天的情况。

    实际上昨天我没有给青儿说清楚。”

    “什么?”端木青有些不明白,但是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太过于劳累了,就先睡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昨天我跟青儿将当时的情况大概的说了一下。

    实际上绑架太子的人并非是阙婵山里头的那些人,那些人相信你们也清楚得很,那些是专门用来抓捕隐国人的。

    太子的绑架案另有隐情,这事关乎到朝廷,与众位都没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有一件事情,却是跟你们都息息相关的。

    我昨儿也说了,除了阙婵山和朝廷两方面之外,那里还出现了第三方的人手。”

    “第三方?”令王府的隐国人,其实现在可以说是以万千为首了。

    经过焰姑的一番观察,基本上可以确定,他除了对于隐国过于热心之外,并没有任何的不正常。

    而且,无形的出现,基本上也就证明了他身份的真实性。

    所以,端木青对于他,到此时已经没有了什么怀疑之处,其他人就更不要说了。

    “没错,这一方势力,可以称得上是来势汹汹,手段是奇异前所未见,昨日我已经有所耳闻,但是并没有太多的消息,但是今天我的人传来消息,证实这些人并不是东离人。”

    说到这里,韩凌肆又看了一眼端木青:“当然,也不是西岐人,我手下的人费了很大的劲儿,才发现他们竟然是一路撤回了长淮山。”

    “长淮山?”端木青这一次的震惊可不小,“他们怎么会去那里?”

    韩凌肆老实地摇了摇头:“这个我还不知道,不知道是因为他们的老巢在那里,还是因为他们直接通往长淮山背面的北燕。”

    “不可能啊!”端木青顿时站起来否定这个猜测,凭着她活了两世的记忆,也都知道北燕之所以跟东离西岐都甚少有冲突便是因为长淮山的缘故。

    长淮山脉几乎横断了整个华天大陆,将南陆和北陆完全的隔绝开来。

    相对来说,南陆气候宜人,人口众多,人文发达。

    而北燕地广人稀,基本上都集中在长淮山麓那一条狭长的区域。

    但是山两边的交流却是十分困难,因为长淮山实在是太大了,就像是一座天然的屏障,根本就无法打通。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南陆人的眼里,整个天下的北边,就是长淮山了。

    实在是往北之后便可以算是没有什么东西了。

    韩凌肆却道:“其实不然,早在西岐的时候,我就接到过消息,似乎北燕有些秘密行动,似乎就是跟打通长淮山有关。

    更何况,长淮山并不是每一处都坚似壁垒,也有些地方实际上还有些薄弱的。

    若是让他们找到长淮山的一些地质规律,真想要打出一条通道来,依我看,也并非完全的不可能。”

    “北燕?那是什么地方?”灵儿坐在地瓜旁边,似懂非懂地听着所有人的话,懵懵懂懂地问道。

    “那是另外一个国家!”地瓜压低了声音解释道。

    “想问一问昊王爷,您方才说的第三方势力,我听着有些糊涂,似乎很是有一些特殊,我很想知道,这特殊,到底特殊在什么地方,又特殊到什么程度?”

    这话是万千问的,他对于那些什么北燕,什么东离西岐的,都不感兴趣,从韩凌肆说出那些话之后,他脑子里一直在想的就是这一点。

    “特殊到……”韩凌肆说着话,突然又顿了顿,将实现从所有人脸上扫了一遍,才严肃开口:“我会以为他们都是你们隐国人!”

    “什么?!”这话一出口,除了地瓜和端木青,其他人几乎都站了起来,惊骇地看着韩凌肆。

    但是韩凌肆还是十分认真地开口:“没错,我当时听到我的属下如此跟我说的时候,这是我第一个感觉。”

    “从哪里看得出来?”

    “其实我对于你们隐国并不是很了解,可能就只是你们这几位有点儿的明了吧!但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如此怀疑。

    我侥幸逃回来的属下说,他们都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能够瞬间让一棵大树折断,攻击士兵,能够突然点燃大火,能够突然消失不见之类。”

    “是!是隐国人!”无形虽然跟万千是差不多年纪,但是性子却没有万千沉稳,此时激动的满脸通红。

    就像是终于找到了家人。

    只是端木青和万千却不如他这样乐观。

    万千颤抖着嘴唇问道:“那……您的意思岂不是说……他们……已经将隐国人变成了打仗的工具?!”

    这一句话问出来,瞬间冰封了其他人的心,众人脸上都是呆鄂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