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看着众人的脸色,有些不懂,茫然问道:“怎么这么说?”

    万千却是流下了眼泪,就是地瓜焰姑和无形,也是一脸的悲怆。

    “昊王你不知道,”万千跌坐在椅子上,眼睛里满是伤痛,“隐国人自古以来从来没有战争,在我们隐国,脾气最坏的,也就只有火族了。”

    说着指了指焰姑,然后接着道:“但是就是火族,也从来不随意动武,更何况其他族类。

    我从老祖宗那里听来的一个传说,听说远古时候,我们祖先在接受上天的恩赐时,便立下誓言,世代,永不杀戮。

    我们隐国有异于其他族类的异能,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缺陷,那就是寿命都不长。

    上天为了弥补我们,便降雪女于世间,专门为我们国人控制风调雨顺,让我们国人能够如其他族类一般,长岁安康。

    但是若是我们违背了誓言,便要遭受惩罚,而惩罚的后果就是,收回我们的雪女,让我们暴露在狂风暴雨,烈日冰川之下,世世代代无法长命,直到断子绝孙。”

    万千此时说的这个传说,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听说过,别说灵儿,就是焰姑、地瓜、无形,也是听着一脸的茫然。”

    “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和我们不一样的人,”无形喃喃道,“也是到了这里之后才知道我们是特殊的。”

    地瓜和焰姑同时呆滞地点了点头:“我也是。”

    万千叹了口气:“这是因为你们不是族长!”

    这又是一剂重料。

    “什么?!”这一次包括端木青也十分的讶异,惊讶出声。

    “万……万大哥!”端木青连忙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是族长?!”

    万千脸上并没有什么很自豪的样子,而是一脸的哀戚:“我们隐国,除了雪女成为神族之外,另外又分为金木水火土气六族。

    就像焰姑是火族,地瓜是土族,灵儿无形和我,其实都是气族的,每一族都有一个族长,两个族长老,管理着自己族里的事物,组织族里的人参与劳动。

    而神族,便是统领整个隐国事物的,雪女自是不用说,是我们所有人的神,为我们带来平安和希望。

    雪女之下,有两名长老,一墨一白,白长老通阴阳,知过去未来,墨长老,通天地变化,幻物无形。

    墨白两位长老之下,另外还有些分项管理事物的族子。

    能够进入神族的都是异能超凡者,就像是雪女,调节气候天气,只是不变的一项异能。

    墨白二位长老也是如此,只是除了雪女之外,谁都没有办法改变气候。”

    端木青脑海里突然浮现起昨天那个人来。

    韩凌肆此时心急如焚,待万千停了下来,连忙问道:“你说什么?若是动了杀戮,就要收回雪女?什么叫做收回?”

    万千忧心道:“雪女是上苍赐给我们隐国的神灵,若是要收回,自然是要被上苍带回到天上去的。”

    “胡说八道!”韩凌肆几乎暴跳如雷,“青儿明明就是一个凡人,身体健康,怎么不会长命百岁,怎么会被收到什么天上去?本王不许,看谁能够收得走?!”

    端木青眼见着他当真急了,连忙拉住他,笑道:“这不过是一个传说而已,你动什么怒啊!”

    谁知道万千这个榆木脑袋此时还真是膈应上了:“不不不,小姐,你不可以这么说,神灵是不可以被怀疑的。

    我们隐国人都会舍不得你,所以,我们才一定要守住我们祖先立下的誓言。”

    “本王说不可能!胡说八道!”韩凌肆一想到他方才说的那个传说,心里就横竖不是滋味。

    好端端的说什么收回去的话来。

    “哎呀!好了好了!”端木青连忙拉住他,嗔了一眼道,“你也真是的,再说正事儿呢!被乱了。”

    “万族长,从方才韩凌肆所说的来看,那些隐国人当真是开了杀戒了,这可怎么办?”

    地瓜倒是个脑筋灵动的,听到方才万千的话之后,立刻便改了称呼,一脸的虔诚。

    万千也很是苦恼:“当时那场战争,便是这边的人动了坏脑筋,想要抓我们的人来作为战争的工具。

    我们隐国人死死的抵抗,现在几乎都可以说是已经灭国了,才算是勉强维持住祖宗的誓言。

    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我可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对方是什么来头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阻止呢?”

    万千愁眉苦脸的样子和那让人心酸的话,将这个屋子里的温度降到了冰点,谁都不知道怎么办,所以就只能够这样沉默着。

    而韩凌肆,只有紧紧地握着端木青的手。

    其实,细想想,他的青儿,跟他一样身负重任,可是自己一直都有人在拥护着自己,一直都在帮助着自己,但是青儿呢?

    留给她的只有一副烂摊子,眼前的这些人,几乎都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的成气候。

    而万千,稍微好一点,却也只是一个曾经的族长。

    “万大哥,你刚刚说,墨长老?”

    端木青却在这长长的沉默之后,突然开口问道。

    万千叹了一口气,才点头道:“没错!墨长老和白长老一样,通常都是整个隐国,除了雪女之外,异能基础最好的。

    而他们都是每过三十年才从整个隐国里选出来的孩子。

    战争发起的时候,白长老已经十八岁了,而墨长老却是一个小孩子,刚刚被选为新一任的墨长老。

    此时也不知道流落何方了。”

    “那……”端木青想了想,才问道,“这个新选出来的墨长老,你……见过吗?”

    “我虽然是气族的长老,但是也只是普通的隐国人,对于神族的事情,并不多参与的,只是每过半个月,便会上雪山,和雪女一起祭拜上天而已。

    而这个墨长老当时刚刚上位,所以……”

    这话端木青就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了,眼里不由得有些失望。

    韩凌肆正想要开口相问,万千却又突然道:“说起来,还真是有一面之缘。”

    这话一出,端木青眼睛顿时亮了:“那你还记得他长得什么样吗?”

    万千这却摇了摇头:“不记得了,而且那时候他也只是个孩子,基本上需要墨长老出面的事情,都还是老长老出面的,他当时躲在雪女的身后,看不清楚。”

    “这样啊!”端木青脸色又暗淡了下去。

    韩凌肆连忙问道:“青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端木青回想了一遍昨天的事情,思索了一下,才决定说出来:“其实,昨天在山上,我遇到了一个人。”

    “什么人?!”韩凌肆心里顿时紧张起来,昨天晚上那座阙婵山对于端木青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一个……长着一头红色头发的人!”

    “啊!我想起来了,新任的墨长老正是长着一头的红色头发,而且我记得当时他躲在雪女的身后,看着我的时候,好像那眼睛都是红色的!”

    端木青顿时可以确定了,连忙点头道:“是的!他的头发和眼睛都是红色的,看上去跟常人完全不同。”

    韩凌肆一听便拉过她的手,连忙问道:“你昨天怎么不说!”

    端木青着急道:“昨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而我真个人都像是在做梦似的,实在是不敢确定我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你昨天到底看到什么了?”心里一急,万千几乎都忘记了他一直强调的隐国礼仪,要不是韩凌肆挡着,他几乎都冲上来抓住端木青的双臂了。

    直到此时,端木青才敢将昨天的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但是关于他那一句话,却是省略掉了,她只要让大家知道她遭遇了什么就好。

    而那菊花却会让韩凌肆心里不安,更何况,她自己也一直都在不安着这件事情。

    到底都是隐国人,他们听到端木青说的这些事情,并没有十分惊讶,而是脸色凝重。

    “小姐!听你这么说,昨天你看到的那个年轻男子,就是墨长老无疑了。”万千激动的说,但是很快他又想到,“可是,为什么墨长老要让隐国人加入这场战争呢?”

    韩凌肆眸色一沉,听完端木青的话,他心里对于这个墨长老就充满了敌意。

    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让青儿遭受到那么大的惊吓,就该死!

    “或许……”

    他说了两个字,又停了下来,端木青连忙问道:“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否会觉得我在乱说。”韩凌肆看向端木青,有些犹豫。

    “你说!”

    “或许,因为当时他年纪还小,刚刚继承长老之位,对于你们隐国的规矩不懂,也或许,是因为在这里呆了太久,完全不记得自己的本心了。”

    “昊王的意思是……”万千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也只是不敢相信而已,“那些参与到战争当中的隐国人,都是墨长老的杰作?”

    韩凌肆没有说话,但是很显然,万千说的正是他心里想的。

    “是谁?”就在此时,门外突然响起百媚警惕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