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众人顿时停下了交谈,不约而同地往门边跑去。

    听到门里面的东京,百媚将门打开来,然后就看到院子里诡异的一幕。

    一辆华丽而宽大的马车莫名的停在了院子里,马车的四角上都挂着银色的风铃,风轻轻地吹过,便发出轻轻的响声。

    韩凌肆微微眯了眯眼睛,这辆马车似乎有些眼熟。

    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马车里跳出一个穿着紫衫的少女,少女轻轻地躬身等在马车的一旁,伸出一只白皙细嫩的手臂。

    然后马车里便有一只没有血色一般的手搭在了她的手臂上。

    这只手的苍白并不是吸引人目光的地方,而是那手背上的一只蓝色蝴蝶。

    这蓝色不是一般的蓝,当人看着它的时候,感觉它能够锁住人的目光,将人直接吸到里头去。

    这样的感觉让其他人都微微的一颤,好强烈的感觉。

    端木青却立刻认出了这只手,喃喃地念出了两个字:“夜魂!”

    然后就有一个女人从马车里探出身来,一身黑色的衣裳让她的连看起来更加苍白了。

    “你怎么来了?”

    就在大家都十分诧异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时,端木青却走了上去。

    此时再看到夜魂,她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当前的感觉。

    夜魂是她来到东离之后,遇到的第二个隐国人,也是她告诉了自己的身世。

    对于这一点,她心里一直都感激着,同时也知道她是皇后的人,身份之特殊,不言而喻。

    她知道夜魂不会轻易抛弃皇后而来为她做事,但是她心里从来未曾介怀,毕竟坚持着一个信念,是值得尊敬的。

    让她感到难过的是,此时看到夜魂,明显的,她虚弱了许多。

    “我知道,这会儿,你这里应该挺热闹的。”夜魂笑了笑,视线在门口那些人脸上一一扫过,眼睛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就是因为她眼里的这些情绪,顿时让万千他们认识到,这个突然出现的你女子,是他们的家人。

    “快进来吧!大家都在里头说话呢!”还是地瓜首先跑了出来,也不管生熟,直接拉了夜魂就往里面走。

    灵儿照例崛起了嘴巴,不知从何时开始,只要地瓜对别的异性过于热情,她就会是这个反应。

    百媚见是自己人,也就不再防备,仍旧将门从外面关好了,毫无怨言地在外面守门。

    那个扶着夜魂下马的女子倒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等到所有人都进去了,又仍旧回到马车上去了。

    屋子里,大家都很高兴,这很明显,突然又多了一个同伴,如何能够不高兴。

    “你是……”万千倒是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很感兴趣。

    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端木青曾经提起过她,但是又说她已经不在了,很显然这其中是有什么缘故的。

    “我是神族的。”

    如此淡淡的一开口,让屋子里的人顿时吃了一惊。

    方才才说到隐国的种种分类,就来了一个大家都敢想的神族。

    “其实……”夜魂看到其他人那样激动的神色,脸上有些奇怪的表情,“其实……我是隐国叛徒!”

    继她前句话之后,又丢出一句让人惊掉了下巴的话来。

    屋子里顿时陷入了沉默。

    只有韩凌肆一个人保持着平衡的心态,方才还在想这个女子怎么这么眼熟,此时才想起来,她就是皇后身边那个最为神秘的人。

    当时还是通过邪医请了她过来替青儿捡了一条命回来。

    端木青害怕其他人对夜魂有什么看法,连忙站出来打圆场。

    她相信,既然夜魂当时能够说出那番话,对于隐国,她一定还是有感情在的,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有什么错误,应该也是能够被原谅的。

    “夜魂,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急,现在我们大家都是没有家的人,都希望鞥能够回到隐国去,相信你也是的,对不对?”

    夜魂抬眼看向这个如今隐国年轻的雪女,有些茫然地问道:“我……真的还可以回去吗?”

    端木青知道,此时她问这个问题,不是因为回去隐国的任务有多么的艰难,而是……她本身的寿命不长了。

    “当然可以!”回答她的是一脸坚决的地瓜,“你,我,我们大家所有人,一定都可以回到我们自己的国家!”

    端木青带着赞同的目光看着,然后点头对夜魂道:“夜魂,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们一定可以回家的。”

    韩凌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词自己此时的感觉,眼前的这一群人,是一个国家的人,但是更像是一群离家的孩子。

    在积极努力的寻找回家的路。

    看着他们,再想到自己,想到韩渊,想到东离的皇室,心里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自己一直努力追求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是第一次,他在心里无意识地问自己。

    “其实,我并不是因为那场战争而离开隐国的。”夜魂看着这里的人,终于想到,他们都是自己的国人,都是记忆里那一群善良的人。

    “那是怎么回事?”地瓜问道。

    “其实我当时刚刚进入神族,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得意的,而且我的身体异能底子还不错,首先就学会了封印异能。

    他们都说,我还有继续挖掘更高异能的潜力,这一点让我很是高兴。

    我想,人就是这个样子吧!当为着自身而得意的时候,多多少少的便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神族的人都知道,我们隐国人就生活在隐国的地界里,从来都不会去外面的世界,好像大家也都没有想过要去外面的世界。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我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就偷偷溜了出去。”

    “不可能,隐国周围都是深山,里面的猛兽可不好对付。”万千连忙道。

    “你忘了,我最厉害的便是封印异能,我一路出来,一路封印那些猛兽的感官,让他们找不到,更加伤害不到我。”

    “你疯了,我们隐国人,是不可以随便动其他生物的。”无形无不愤懑道。

    夜魂并没有否认,而是轻轻点头道:“你说的没错,隐国每年的捕猎数都是有规定的,包括捕猎的目标,不能轻易的动其他的生物。

    而我当时就是犯了那个错误,凭借着自己的能力,以为可以无所畏惧,便一路走了出去。

    但是我也忘记了一件事情,我是隐国人,离开了雪女的庇护,我将面临老天的惩罚。

    我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却遇上了冰雪天气,当时便昏死过去了,然后我就遇到了迷了路的东离皇后,那时候她还不是皇后,只是一个王妃。

    她救了我,自然而然的,她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但是当时她遭受着别人追杀,我当时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为隐国人事情,不小心帮她杀了一个人。

    后来她走了之后,我回到隐国,白长老瞬间便将我的经历看穿了,我逃不了隐国的刑罚,被赶出了隐国,一直到现在。”

    夜魂将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眼睛里闪烁着后悔,很显然,她对于回到隐国的期盼并不比别人少。

    相反,对于自己是隐国的被逐者,她更加渴望能够得到原谅,能够回到自己祖国的怀抱。

    在一阵沉默之后,端木青抓到了其中的重点:“你是从隐国出来的,那你知道怎么回去咯?”

    她这一句话,顿时燃起了所有人的希望,大家都将视线投向她,期待她能够给出一个让大家都期待的答案。

    可是让人失望的却是夜魂摇了头:“长淮山那么大,我出来之后没有多久就迷路了,不但出去,就连回隐国的路都找不到了。

    我就在长淮山里兜兜转转了一年,才见到了人烟,后来才知道,这个国家叫做东离。

    因缘际会之下,又遇到了当时那个王妃。”

    “长淮山!”端木青顿时燃起了希望,“你是说,隐国在长淮山里!”

    虽然并没有得到隐国国境的准确地理位置,但是,这也算是一个收获了,端木青惊喜地看着她。

    这一次夜魂倒是十分肯定的点头:“是!是在长淮山里,只是,到底是在哪里我不知道,因为后来我发现了东离开始有隐国人行动的踪迹时,曾经秘密的打探过。

    但是从来都没有找到过回去的路。”

    端木青却是激动道:“我们才得到消息,出现在阙婵山的那些隐国人好像是往长淮山深处去了,你这么一说……”

    “我们可以回家了!”焰姑双眼盈盈的泪水。

    “我也是听到这个消息才过来的,似乎阙婵山的那一群人,来历很是不寻常。”

    夜魂眉宇间带着隐隐的担忧,很显然,对于昨天的事情,她应该也知道得十分详尽。

    “你……过来,皇后她……”端木青问得吞吞吐吐。

    对于皇后,她的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总之,不能说是太好。

    “其实这一次过来,正是皇后叫我来的。”夜魂的回答出乎端木青的意料,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她可不想隐国再遭受那样一次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