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六月的长京酷热与多雨并行,即便是坐在屋子里,若是不打个扇子,或者在屋子里头放上一些碎冰,就是干坐在那里,没有一会儿,也会闷出一背夹的汗来。

    离江沿岸今年照例多雨,但是好在并没有达到洪水肆虐的地步,如今这个时候,庄家田里正好用四五月间储下来的水进行农耕。

    只是在这个时候的西北地方,却遭遇了干旱,叫人不得不感叹,为何这两年,东离的天,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端木青眯着眼睛,躺卧在廊下乘凉,茵茵的垂柳随风摆动,便是瞧着,也有一股子的凉意。

    采薇笑着往她手里塞了一把团扇:“给!”

    说来也是奇了,她这喉咙坏了多年,一直都不见好,夜魂从皇后那里要来一本古籍,端木青照着上面斟酌着配了两副药,吃着倒是有点儿成效。

    虽然还不能十分流利的说话,但是着一个两个字的短句却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了。

    估计再吃上三五个月,大概也就差不多好了。

    以前总觉得采薇闷闷的,便是做什么事情也都言语很少,好像十分吝啬于词句。

    但是现在哪怕是嗓子没有好全,她却也会得了空便跑来自己身边,总会开口说上几个字。

    由此才知,实际上她的心里一直都渴望能够跟正常人一样说话,只是怕自己心里负疚,才表现得那样淡然。

    “采薇,”端木青突然想起一事来,“有件事情,一直都想问问你呢!”

    “什么?”大概是因为真正的心情好了很多,感觉如今她的笑容都比从前美丽的许多。

    “你与我同岁,如今也十八了,按照我们家的规矩,你这么大的女孩儿,也该找个人家了。

    但是你我自小的情分在这里,我必不会将你随意配了人,只是你自己可有什么想法?”

    想不到端木青问的是这个,采薇顿时脸上羞得通红,原本就没有好利索的喉咙更是说不出什么来。

    “我可是正经问你呢!不是同你开玩笑。”端木青笑着,眼睛里却是认真的。

    她和露稀是打小跟着她的,两个人的名字,还是娘亲取的,如今露稀已然不知道哪里去了。

    只得一个采薇,这样毫无怨言地跟着她,叫她怎么能够忍心让她孤独终老?

    她这样的好女孩子,应该要有一份属于她自己的感情。

    “采薇……只想要……陪着小姐。”羞赧过后,她还是努力平息下自己的情绪,缓慢地表达着自己的决心。

    “这可不行,”端木青笑着摇头,“不过呢!感情这事儿也是急不来的,我这会子逼你也没有用。

    只是你自己可得记得,不许存了一辈子不嫁人的念头,天下好男儿那么多,难道还真就找不到一个你中意的不成?”

    自小在一起,采薇对端木青的性格自然是了解的,她既然说出这番话,便是真心的这样想的,而且是这样决定的,看来是一定要给她找一个好人家才放心了。

    此时出声反对也没有什么意思,只好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可以暂时搁一搁,但是还有一件事情,我却必须要现在尽快办了。”

    有刚才的话题在前,这一次,采薇可不敢那样轻易的就答应了,脸上带着些怀疑:“什么?”

    “采薇!”从躺椅上起身,端木青站在她面前,握住她的手,认真地开口道,“做我妹妹吧!”

    “什么?”这一声跟方才的询问完全不同,难以置信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尖锐。

    原本她的喉咙就没有好,此时如此急切的发声,导致声音有点儿沙哑。

    端木青脸上带了些温情的笑容:“我要认你做我的义妹。”

    “小姐……我……这……”采薇越急越说不出话来,只连忙摆手。

    但是端木青知道她的意思,连忙摇头道:“你不用想别的,这件事情我已经写信跟父亲说过了,父亲说,你和我原本就情同姐妹。

    而这些年,我漂泊在外,你一直都不离不弃,忠心相守,这已经不是主仆之情了,我们之间原本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姐妹。

    而你如今替我看着这令王府,看看外面,哪一个大家小姐你比不上?

    琴棋书画,虽不说都精通,去也都会。针黹女工更不用说,这样的好女子,我真心舍不得你看着别人还要矮三分的样子。”

    “小姐……这……不合情理!”好一会儿,采薇才算是找到了一个勉强听得过去的理由。

    端木青却摆手道:“什么叫做不合情理?什么样又是合情理的?我觉得你跟我的感情好,我觉得你应该跟我站在同样的位置,就是合情理的。”

    尽管说了这么多,她脸上还是带着惊惶,对于采薇来说,这实在是太难接受了,怎么可以跟小姐称姐道妹的?太没规矩了。

    “我觉得青儿的提议听好的。”说话的却是韩凌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的,站在柳树底下好像已经好一阵子了。

    “王爷!”韩凌肆在采薇心里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在她眼里,这个男人称得上是自己的主子,毕竟是他们永定侯府的姑爷。

    “采薇!我跟青儿认识这么多年,你一直都在,你是个什么样人品性情的,我们都清楚得很。

    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什么贵贱之分,你本质比那些所谓的衿贵者不知道好了多少,青儿有这个能力,大家都同意,你又为什么要拂了她这一番心意呢?”

    “王爷……我……”采薇这一下喃喃的,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惊骇了,就是平日里想,也都从来没有想过。

    “我好像听到有什么好消息了啊!”灵儿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笑嘻嘻地看着采薇。

    “看来,我们这府里头,如今有了个二小姐了。”无形跟着走上前来,对采薇行礼。

    把个采薇吓得不行,转身就要走。

    端木青走上前,柔声问道:“采薇,你是觉得你配不上这王府的二小姐是吗?”

    采薇抬起头来,好久才点了点头。

    “那我,让你看看。”端木青说着拍了拍手,方才还冷冷清清的思归阁,陡然间涌进来一堆人,都是令王府的下人们。

    “二小姐!”他们一个个喜气洋洋地,看着采薇的脸上带着亲和的笑容。

    “小姐的这个决定我们都十分拥护啊!”厨房的管事六嫂走上来,笑吟吟开口,“二小姐这么久以来管着我们王府,比先前王妃在的时候还好呢!

    我们这些老人如今日子过得安稳和乐,倒是跟那些个小乡绅家的太太似的。”

    “是啊是啊!”种花的王婶也连忙挤进来,“不说别的,我家二丫的针线活儿,如今都可以拿到绣庒去卖了,还不都是多亏了二小姐的点拨。”

    “反正不管别的,小姐要跟二小姐结拜姐妹,我王老汉是头一个感到欢喜的。”

    “怎么就是你了,明明就是我好不?上一次我那个……”

    “还有我,还有我……”

    “是我……”

    看到这些人这样的反应,采薇呆愣在原地,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和感动。

    什么时候,这里的人是这样看待她的?

    端木青笑道:“你看到没?那你现在告诉我,你还有哪里不配了?”

    采薇说不出话来,端木青笑道:“所以啊!别再说什么傻话了,日子我已经定好了,就在下个月初五。

    只是你家中父母俱在,我不好要求你改性呢!”

    采薇摇了摇头:“我父母……原本……就是将我……卖到侯府的,我……早就没有了姓了。”

    她这么一说,端木青才想起来,像采薇这样的,确实是早就没有了自己的姓了,若是主人见怜,就赐主人姓,不然就是配了人,跟着丈夫姓。

    “那正好,”端木青笑道,“我们这一辈的都是以颜色为名的,父亲当时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便择了一个兰字。

    一来,因为你毕竟是我要认得义妹,和我们还是有些不同的,而兰字和蓝谐音,以示亲和。

    二来,你性子温婉,和这个兰字十分相配。你瞧着怎么样?”

    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像是可以将采薇眼睛里的泪水给揉出来似的。

    采薇转脸看向其他人,发现所有人都笑吟吟地看着她。

    这才不继续别扭,朝着西岐的方向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谢义父赐名。”

    这五个字却说的十分流利,只是到最后却有些哽咽。

    端木青扶着她站起来,其他所有人纷纷拍掌叫好。

    关于端木青的身份,实际上在令王府里已经不是什么大秘密了,只是大家都保持了沉默,谁也不先说破,就这样且行且看。

    所以对于端木青方才的言语,并没任何人出声,他们只是关心着一个他们所有人都喜欢的人,终于名正言顺的成为了他们的二小姐。

    “我似乎错过了什么好戏啊!”一个女子的笑声传来,听这声音,便觉得她此刻的心情似乎十分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