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今儿怎么来了?”端木青连忙笑道。

    看到院子里这么多人,又转头对采薇也就是端木兰说道:“你去梧桐馆吧!大家也都到那里去跟二小姐要糖啊!”

    端木兰一脸茫然:“梧桐馆?”

    端木青却眨着眼睛一脸的神秘:“你去了就知道了,快去吧!”

    说这便用手将她推出去,立刻便有两个少女上前扶着她的手,连拉带架的把她给拉出去了。

    夜魂这才扶着百媚走了进来。

    此时院子里已经没有别人了,大家仍旧进到屋子里。

    在屋子里一屋子的人坐下之后,夜魂笑道:“你倒是舍得放手,这么大的家业,就这么让给了你这个妹妹?”

    “她比我更适合,”端木青淡淡笑道,“姑姑当时认我做义女,也不是为了所谓的传承这份家业。

    更何况,如今的我,已经不适合谈这样的事情了,而兰儿,我却总觉得需要许她一世太平安乐才好。”

    她这样的回答,并没有出乎其他人的意料,因为她一直都都是这样的人,并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夜魂也不再多说,转入今天过来的正题:“西北那边的旱情已经很厉害了,我们可能还要再赶一些。”

    其他人也收起方才的笑意,都点头同意她的话,但是端木青却摇头:“不行!”

    韩凌肆不解问道:“为什么?”

    看了他一眼,端木青才将视线落到夜魂身上:“再赶,你的身体就吃不消了,我说过的,要带你回家!”

    听到这里,夜魂眸色一暗,没有说话。

    其他人也就默然了。

    原本这一次的计划,就是要以夜魂的身体为代价的,这让所有人心里多多少少的都带上了些愧疚。

    而此时,若是还要加快损害她的寿命,到底都还是于心不忍。

    “那也……总比大家都回不去的好。”好一会儿,夜魂才开口,盈盈泪光下,是她恬静的笑脸。

    而端木青却还是很坚决:“不行!不一定我们就赶不上,若是眼睁睁看着你就这么损耗自己的生命,我才是真的无法忍受。”

    “其实……看到这么多同伴,看到大家都愿意原谅我的样子,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夜魂微微垂下眼睑,然后才接着说道:“说实话,从隐国出来之后,这一个多月,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虽然不是在隐国,但是……却是和自己的国人住在一起。”

    端木青听得心里无比心酸,可还是排斥着她的提议。

    如今对于她来说,每一个隐国人都是她的责任,都是她的使命。

    她没有办法泰然处之地丢下每一个人。

    “更何况,小姐你配的养生汤,我喝着也感觉好多了,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的。”

    她的声音在这屋子里听着有些空荡荡的感觉,总觉得有些虚弱。

    好半晌,万千才问道:“你那位皇后娘娘怎么说?”

    “都已经安排好了,就在三天后。”夜魂没有看向万千,而是直勾勾地看着端木青。

    “什么?!”端木青吃了一惊,“这怎么行?三天后,那你……”

    “小姐!我真的可以!”夜魂的态度很坚决,很显然,她此时对于回隐国的情绪已经占据了她所有的思维。

    “青儿!到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你只能照夜魂说的做,不然,到时候就真的难收场了。”

    韩凌肆相对来说,没有青儿的这一份优柔寡断,或者说是妇人之仁。

    更何况,这是夜魂自己的意愿。

    “可是……”端木青排斥地摇头,她甚至于不敢过多的去想,当真这样做了,夜魂会变成什么样。

    “我会尽量用真气护住她的心脉的,还有你假以汤药,一定还有机会。”

    地瓜咬了咬嘴唇,蓦然间就往地上钻了。

    “你做什么啊?”坐在他边上的灵儿顿时跳了起来,连忙问道。

    探出一个脑袋,地瓜咬了咬牙:“我再去挖一根雪参来!”

    “可是……”这话让灵儿皱了眉头,但是她又没有办法开口阻止。

    眼前的情况,就算是她再不懂人情世故,也都明白了一些。

    “雪参那么难挖,上次给小青弄了一根来,自己就躺了半个多月……”

    直到地瓜都已经没有了踪影了,灵儿还站在那里一个人嘀嘀咕咕的碎碎念着。

    但是立刻她就笑看着夜魂道:“你放心,我会守在你身边的,时时注意你的身体有什么变化。”

    夜魂笑着点头,然后又看向端木青:“你现在放心了?”

    虽然还是不太乐意,但是如今已经是被逼到了这个份上,不得不为了。

    只是心里那种愧疚,却挥之不去。

    端木青自从上一次雹灾之后,似乎身体里的异能就一点点的被释放出来。

    总有一种是说不出来的感觉,而那一次雹灾,也算是证实了她的身份,如每一届雪女一样,她的身体有着这种改变天气的异能。

    而夜魂发现了这一点之后,才告诉众人,这里头的缘故。

    异能封印的方式并没有固定的套路,也许当时雪女选择了时间封印,也就是说,在经过固定的时间后,被封印者的异能,可能就会慢慢的被解封。

    而端木青是在花朝节生日的,当时正是花朝节之后的第一天,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当时雪女给的封印便是时间封印,而时间点,就掐在端木青十八岁的时候。

    这同时又引发了众人的另一个疑惑,为什么当时那场雹灾就来的那么精确。

    刚好就在端木青刚满十八岁的第二天。

    当然众人不是没有认为这是人为的,但是关键就在于,有谁有这个能力,能够精确的让长京在那天降下冰雹。

    这一点才是让所有人疑惑的根由。

    只是这疑惑来疑惑去,到底也离那天有些时候了,而且当时大家也并没有深入的往这方面想。

    就是万千,寻着踪迹找了过来,也都是沉浸在找到了雪女的这一件事情上,而忽略了这个当时不应该忽略的问题。

    在封印的异能上,这里就只有夜魂才知道,而且她确实是资质不俗,对于异能术的控制,可以说是如火纯情。

    所以,在发现了端木青体内的异能开始苏醒之后,她便跟皇后坦白了一切,表明了自己决定离开,要做她身为一个隐国人应该做的事情。

    那就是帮助端木青解开封印。

    却没有想到,皇后对于此,并没有任何的反对,反而丢给她一个东西。

    让她看的心惊不已。

    对于夜魂的能力,周虞早有所知,上次的雹灾和阙婵山的事情,韩渊的反应,夜魂的反应,让她不得不有所猜测。

    端木青的身份,从夜魂的反应中,她就算是再迟钝,也总能够猜得差不多。

    让夜魂惊讶的是,对于这一点,她竟然是选择了帮助自己。

    周虞告诉她,西北今年将会有一场大旱,若是端木青能够在这个时候表现出她自己的本事的话,必然会招来一群隐国人。

    若是能够让太卜宫的人出面,到时候这件事情做起来,就容易百倍了。

    可是夜魂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帮助她,当她问起,周虞却给了她一个让她怎么也想不到的答案。

    “因为你想回家!”她说的十分淡然,好像因为她想要回家,她就该出手帮助一样。

    “夜魂,你当年救了我一命,若非那时候你出手,不会有今天的我,我的一切梦想都是空的。

    我的一切抱负,也只是痴人说梦。

    同样,若是当初你不出手,你也不会被逐出自己的国家,你心里的遗憾,其实一直都是我欠了你的。”

    夜魂从来都没有想到,原来,在周虞的心里,一切都如此的清楚明白。

    这么多年,她们两个人如同朋友,如同知己,如同亲人一样相互陪伴。

    但是从来都不会过多的询问对方的事情,什么事情,只是用眼睛看就好了。

    此刻她才知道,原来她们两个是完全不同的人。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从一个王妃,变成一国皇后,看着她坐上这万丈高的权利顶峰。

    看着她做着每一件事情,但是她从来都不去想,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在这些事情的背后,究竟有什么。

    因为她觉得没有必要。

    可是周虞不一样,夜魂的每一件事情她也同样看在眼里,但是同时,她也记在心里,记在心里的同时,还会细细的琢磨。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夜魂不理解了,她了解周虞的为人,为什么对于她,这个贵为皇后的人似乎格外的容忍。

    明明早就知道了自己的一切,却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责怪。

    周虞看着她,就像是在跟心底的某种舍不得的东西作别:“夜魂,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最单纯的人。

    你知道我的一切秘密,但是你从来不认为我是错的,也从来都不会想着用这些秘密可以换来什么。

    或许这就是你们隐国人的真诚,这么多年来,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所以,你是特例,我,也是一个人!人,就应该要有所坚持,挺欢喜你让我有这么一个坚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