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当四面的水不断地向自己的七窍涌来的时候,赵美人才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是在什么样的状况下。

    她,被赐死了!

    是被那个昨天晚上还跟她柔情蜜意的枕边男子赐死了!

    “陛下……陛……下,救……命……救命啊!”

    她不会游泳,所以在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自保,只能够朝岸上的那个人求助。

    但是在四面的水光里,她看到岸上的奴才们依旧是万年不变的脸色,韩渊也依旧一脸闲适地看着翻卷的池水。

    皇后自然还是那样没有表情的表情,好像她所有的喜怒哀乐已经埋葬在了这座深宫里。

    埋葬!

    想到这个词的时候,她蓦然间打了个寒颤,此时的她自己,就正在被埋葬着。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小腿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

    然后整个人就完全没有办法逃脱一般的被拽往最深的黑暗中。

    她突然想起来,在乐司的时候,姑姑说过,这宫里的当一个人被赐死于水中的时候,会有专门的人负责送他一程。

    想不到,自己好不容易爬上来的位置,就这样结束了,随之结束的还有她的生命。

    水面上,她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皇后的那张脸。

    她突然发现,她那一双隐隐有了些岁月痕迹的眼睛,竟然很有一种熟悉感,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每天照镜子的时候看到的自己的脸。

    只是这背后说明了什么,她已经没有了资格去想了,也永远不会去想了。

    看到一个人的生命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消失,没有个一人觉得这有什么值得惊骇的。

    池子里的水,又恢复了平静,好像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只有跌落在锦衣华服身边的团扇,证明着方才的这里有过一个娇艳的生命。

    “既然陛下闲情雅致,臣妾就不打扰了,臣妾告退。”

    周虞依旧是方才的样子,如何带着人来,就如何带着人走。

    将脚边的团扇踢到池子里,韩渊一把扔掉手里的钓竿,喃喃了一句:“她那双眼睛,从来都不会流泪的。”

    皇后一路往自己的宫里走去,脚步没有丝毫凝滞,她向来都不喜欢乘坐轿撵,那会让她无法感知自己脚下的大地,会失去真实感,忘记了最初的自己。

    身后有急促却规律的脚步声,然后一个宫女便垂着头走近了:“陛下吩咐将御池里的锦鲤全部捞上来,一条都不留。”

    “嗯!知道了!”轻轻点了点头,周虞面无表情,“退下吧!”

    那宫女又再一次匆匆离开,周虞却停下了前行的脚步,抬脸看了看甬道里狭长的天空。

    韩渊,到底,你还是变了。

    韩渊关于让端木青代替天子祈雨的圣旨传来之后的三天,整个令王府里都是人来人往的络绎不绝。

    这一次前往西北臻州,并不是跟上一次韩凌肆出行一样,因为她代表着韩渊,有宫里专门派遣的队伍护送。

    保证时间行程最短的同时,华贵程度也自不必细说。

    夜幕渐渐地深了,院子里却是灯火通明。

    没有其他人,除了百媚端木兰和韩凌肆,其他都是隐国人。

    夜魂穿上了一件别人从来都没有看她穿过的以上,一件深紫色的袍子,看上去有些古怪,但是穿在她的身上,却带着一种神秘的气息。

    只是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坐在地瓜身旁,脸上带着点儿微笑。

    端木青从屋子里走出来,整个人脸上闪露着一种别人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光芒,这样的光芒让她整张脸都变得动人。

    韩凌肆唇边扬起一丝笑意,他的青儿,什么时候都是如此的吸人目光。

    万千递过来一炷香:“雪女,你准备好了吗?”

    看了她一眼,端木青深呼吸一口气,终于睁开眼睛,轻轻地点头:“嗯!”

    灵儿捧着一个精致的香炉,单膝跪在她面前,双手高高的举着。

    朝着上天拜了三拜,端木青闭上眼睛,轻声道:“伟大的上苍,隐国雪女向你祈求,保佑隐国能够回到自己的国家,请赐予我远古的力量,让我有能力守候我的国家,守候我的国人。”

    念完之后,再睁开眼,眼睛里是一片清明的目光,好像融进了天上千万的星辉。

    将手上的香插入到香炉里,端木青在万千的帮助下,登上了那一个临时搭起来的高台。

    台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蒲团。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睁着眼睛死死地看着此时正坐在上面的女子。

    夜魂的手在宽大的袍子里紧紧地握着。

    在这一刻,好像时空错乱,她似乎看到了隐国的大殿里,雪女如此地在向上天祷告。

    夜,平静的不像话,就连夏虫也都没有了声音。

    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于地上的灯光交至着,像是想要将这些人全部都织进最深的梦里面。

    这是一个晴空,而大家都在等待着它的变化。

    端木青摒除一切杂念,不去想周围大家的目光,不求想过几天要做的事情,甚至于不去想夜魂不久前跟她说过的话。

    此时她就是端木青,就是雪女,就是这个要改变气候的人。

    她放弃一切身外的感官,用最清晰的思绪进入到自己的身体,感知自己身体每一处的呼吸,让自己的头脑跟着它们的节奏跳动着。

    此时,端木青感觉自己像是进入了空灵的境界,周围什么都没有了,她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缓慢而又坚定。

    身体的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带着一些渴望,带着一些挣扎。

    她让自己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那破土而出的力量上,用自己意志在催发着它的成长。

    她几乎可以听到有什么东西破壳的声音,然后一点点一寸寸地在她最深处的灵魂里延伸。

    似乎是一种古老而遥远的力量在牵引着它,牵引着它蓬勃的生长。

    蓦然间,“啪”!轻微却响亮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她感知到它的呼吸,感知到它的急切,感知到它与自己同在的生命力。

    这种感觉从来都没有过,带着一种新奇感,瞬间铺天盖地的在她的生命里延伸。

    和她的自己一同成长,一同呼吸。

    谁也不知道此时坐在高处的女子有什么样感觉,他们心里头像是捏着一把汗,一把几乎都不敢轻易去擦拭的汗水。

    谁也不敢说话,谁也不敢妄动。

    就连灵儿,此时也是乖乖的坐在地瓜的旁边,不自觉地握住了他的手,好像这样,心跳得就没有那么快。

    空气似乎变得有些闷热了,安静得有些反常。

    夜魂眼睛里露出一种希冀的光芒来,不自觉得努力将自己的呼吸放轻了,好像吸进了一口气之后,不敢吐出来似的。

    端木青唇边露出一丝笑意来,带着惬意,带着舒适。

    她感觉到身体里的那颗种子经过唤醒之后,如同春风拂过的草地,疯狂地燃烧着生命。

    她能够感觉到那一股生气,感觉到那一种生命里的喜悦。

    有落叶从地上飘起,打在夜魂身上那件袍子的下摆。

    这一次,她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也终于敢笑出来了。

    抬眼,发现大家都在打量着四周。

    叶子动起来了,风声穿梭而过,焰姑长长的头发在夜风中飘起,同时也吹落了她晶莹的眼泪。

    终于等到了,他们的雪女回来了。

    端木青感觉身体里那些茁长成长的东西,正在跟她的身体,跟她的意志融合,同时,她开始感觉到自己的感官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清晰度与这个世界交流。

    她可以听到来自云层深处的声音,能够感觉到最深最远的天空里,云儿轻轻飘过的感觉。

    好像有不堪重负的水珠儿在那里挤挤挨挨的争吵着。

    感觉到那些以前觉得在自然不过的东西开始有了生命力一般,好像他们也同样能够感觉到她的靠近。

    似乎只要她轻轻地一招手,就会朝她的怀抱扑过来。

    有一种渴望,从身体最深最深的地方蔓延出来,然后一直随着她的灵魂游向漫漫的天际。

    那里似乎有无限宽广的空间,有着许多许多等着她去发现的东西。

    努力记住意念,端木青嘴里喃喃出一个字:“雨”

    风陡然间就停了,空气比之于方才有闷热了一点儿,好像这不是在深夜,而是在酷暑过后的黄昏。

    韩凌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中间的高台,第一次,他感到这么高兴,不是为了他自己得到了什么,而是他深爱的女人终于开启了她自己雪女人生的大门。

    凉凉的东西落在额头上,焰姑的眼泪也跟着汹涌而出,再也忍不住跪倒在地,哭个不停。

    她想回家。

    平日里严肃而认真的万千,古灵精怪的地瓜,不知世事的灵儿,还有些羞涩的无形,已经有些形容枯槁的夜魂,这个时候同时跪倒在地。

    谁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他们是欢喜的,是激动的,同时也是充满了希望的。

    他们回家有希望了,上天还是会眷顾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