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睁开眼睛的时候,淅淅沥沥的雨已经落下来了,将院子里方才燃着的灯火,全部熄灭,但是她知道,所有人都在她的身边。

    她也知道,所有人的希望都在猛烈的燃烧着,这些雨水,对于此刻的他们来说,却是希望之火的燃料。

    “青儿!”韩凌肆头一个飞身而上,将怀里的一件披风披到她身上。

    而端木青只是笑看着他,十分纯粹的笑容。

    那笑容里头,就只有开心,没有更多的内容。

    轻轻将肩膀上的披风拂下,端木青笑着说:“我想要感受下这样的雨,我能够听到它们快乐的声音。”

    “雪女!”万千激动地大喊一声,然后便朝天空大声道,“感谢上苍,感谢雪女,感谢我们隐国伟大的祖先。”

    然后其他人也是跟着一声声呼喊着。

    他们的骨子里都有着最初最初的纯粹,像是人性里最后的一块净土。

    端木青被他们这样的情绪感动着,被他们感染着,眼睛里流下来的都是欢喜的眼泪。

    前往臻州的路途并没有韩凌肆的陪伴,因为韩渊临时派给了他一些任务,让他没有办法随行。

    这让他懊恼了许久,差一点儿就决定忤逆韩渊的旨意,一意孤行地跟随。

    还是蒙卿和端木青及时阻止,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他还不能跟韩渊叫板,因为没有那样的底气和理由。

    但是紫衣却跟着来了,自然是韩凌肆的授意。

    如今韩渊的性情越来越让人难以捉摸,他实在是不放心,所以便给紫衣下了一条死命令,必须全天十二个时辰让端木青呆在他的视力所及的范围内。

    这一路的阵仗虽然大,东离谁都知道令王妃的义女,镇西王府的大小姐要代表着他们的皇帝前往臻州祈雨了。

    据说是太卜宫里测出来的命格,出生的八字刚好沾了东离陛下的光,或许可以一试。

    陛下在长京天坛已经祈雨多次,都没有见到显著的成效多半是因为距离灾区中心太远的缘故。

    而他千金之躯,又岂可这样贸然离京,所以才选出青郡主代为前往。

    对于这件事情,百姓们都有自己的看法,有人带着期待,有人带着失望,还有人将信将疑。

    当然,对于重灾区的人来说,这也算是一个希望了,仿佛溺水者的救命稻草,就是不知道这稻草后面拴着的,究竟是浮木,还是大树。

    这么多人浩浩荡荡的出行,却并没有减慢速度,虽然及不上驿站八百里加急的驿信,却也比平日里出巡走官道要快了许多。

    不过四天的功夫,就已经到了臻州。

    这里自然是早就已经备好了居所,在旱情这样严重的地方,还能够备得出这样齐全完备的住所,这后头的理由,就值得人玩味了。

    这一次,端木青并没有带端木兰或者是百媚出来,而是让她们和宁远小龙叶慕白他们守着令王府的大本营。

    但是隐国的人,却是全体出动,都在这里了。

    灾情是在严重,一路上端木青就看到那些田里一块块龟裂的土地,别说庄家,就是野草,也都生存不了。

    河里面也干涸得只剩下最后黄泥水。

    看到那些百姓坐在骄阳下干皱着脸庞的样子,她的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揪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什么阶层的人,都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对酒当歌吧!

    傍晚赶到住所,有人过来通知端木青第二天就开始祈雨。

    这一点,她没有任何的异议。虽然一路辛苦,可是,让她好好休息两天,估计也休息不好。

    地瓜来到这里的第一件事亲便是首先查看周围的情况,待到大家吃过晚饭,他一边扫着留给他的晚餐,一边汇报结果。

    “除了韩渊派出来亲兵,韩凌肆悄悄放的一些人之外,还有一支训练有素的人在暗中盯着我们。”

    “哦?可知道是什么人吗?”端木青连忙问道。

    地瓜又扒了一口饭,摆了摆手:“你不用紧张,我等到现在才来就是为了查清楚对方的。”

    “到底怎么样?”万千等不及,连忙问道。

    “我观察了一下,他们行动样子,看样子应该是一支军队,而且,并不来对付我们的,相反,就我看来,反倒像是保护我们的。

    有樵民尚未靠近我们这里,他们就悄悄地让人绕道走了,只是不明白既然是朝廷的军队,为什么不明的来,后来看了一下,他们又跟韩渊的那些人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这是为何?”万千不解,“难道是洛王?”

    端木青摇头:“蒙卿手里没有这样的力量,就算是有,他知道韩凌肆已经派了人,不会多此一举,而且他一个王爷,就算此时已经受户部尚书,但若是叫人知道他手握着兵权,只怕也是有嘴说不清楚的事情。”

    “是皇后!”夜魂这个时候突然淡淡地来了一句叫其他人都吃了一惊。

    “皇后?!”想到谁,端木青也没有想到是皇后,“为什么?”

    就算是她再相信夜魂,那么不追究他们的身份,不探查他们背后的秘密,这一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实在是没有必要派出人来专门保护他们吧!

    想起那个女人,夜魂浅浅的笑了:“你们不了解她,她不是为了我。”

    “嗯?”

    “在皇后的心里,什么东西重要,都重要不过一件东西。”

    “是什么?”端木青听到她这个话题不由得好奇起来,说起来,除了周虞,还没有谁能够让她有这么大的兴趣。

    夜魂看了端木青一眼,眼睛里带着一种让她此时并没有办法明白的眼神。

    “是百姓!”

    这个答案,让大家都错愕了。

    夜魂并不介意,接着给大家解释道:“皇后是这个国家最为奇特的女子,她的志向高远,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一个能够跟她一样志气的人。

    就是男人,也多有不及。只是曲高和寡,这样的她就不能够得到别人的理解和信任,反而遭到了更多的误解。”

    夜魂想到这里,又想起她们十几年的交情,不由得又笑了笑:“不过她并不在乎,她只在乎她在乎的,其他的都是身外之物。

    她在乎百姓,你这一次来是为百姓祈雨的,她知道你的身份之后,尽管可能有些不敢相信,可是心里,却一定是期望的。

    与此同时,按照她的性格,她是一定不会让人试图破会这件事情的,暗中保护我们,确实是她行事的风格。

    不但如此,我甚至于还可以猜测到,这一次她派出来的人,一定是她手底下,最厉害的军队。”

    端木青没有说话,万千倒是笑道:“这皇后倒是挺有意思的啊!跟我们隐国的雪女似的。

    雪女就是上苍派下来照顾我们百姓的。”

    端木青现在是隐国新一任的雪女,当面听着万千这么说,顿时觉得不好意思。

    还好夜魂接过了话头:“万大哥,你这可就错了。”

    “哦?”万千带着笑意,似乎很有兴趣知道这个皇后和他认为的雪女有什么不一样。

    “隐国的情况和别的地方都不一样,隐国人崇尚和平,很少有人违背我们隐国人世代的誓言。”

    说着她自己的脸色变了变,因为她正是那么多不会违背世代誓言的隐国人中的异类。

    好在大家看她的目光都平常得很,并没有人觉得她跟其他人不一样。

    所以她才接着道:“可是东离不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一样的心思,每个人也有每个人不同的追求。

    当这些追求超过了律法的界限的时候,就像花园里的野草需要剪除,皇后就是这个挥动着剪刀的园丁。”

    “剪除?”灵儿眨巴眨巴着眼睛,似乎正在努力理解这个词的意思。

    “你可以理解为杀了。”

    “杀人吗?”万千不由自主的皱了下眉头,还有其他人,杀人在隐国人眼里,是最不可赦免的一种罪孽。

    所以,一瞬间方才大家对周虞的好感瞬间又没有了。

    夜魂和其他人不同,她跟周虞相处过来的那段感情,让她无论怎样也不会去厌恶她。

    她也知道隐国人是没有办法将杀人作为一种刑法的思维方式。

    所以她识趣地转过话题:“这些都是他们的事情,我们回到了隐国,就仍然和以前一样快快乐乐的生活,杀人之类的事情,跟我们都没有半点儿关系不是吗?”

    这一句话倒是说得大家心花怒放。

    “只是有一点,如今皇后的人在我们周围保护着我们,这也就让我们更加安全一点了。”

    端木青点头赞同:“这一次是为了让这个地方下雨,同时我们大家的任务就是找到散落在各处的同伴们。

    这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只有尽量多的找到我们自己国家的人,我们的力量才能更大。

    希望大家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千万不要懈怠。隐国人在这片大地上躲藏得久了。

    只怕和我们最开始一样,也是害怕的、彷徨的,千万不要惊吓到他们。”

    “你就放心吧!”地瓜嘻嘻笑道:“我长得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会吓到人呢!”

    灵儿白了他一眼:“我不管,不管是不是隐国人,主要是姑娘,你就不许上前说话。”

    “哈哈哈哈哈……”方才端木青的一番话让所有人觉得严肃,灵儿突然插进来的言语却让所有人都觉得轻松了不少。

    “早点休息,为明天好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