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臻州可以说是整个西北地区的中心,原因无他,只是因为这里是联接整个西北部商业的重地。

    也就有了西京这个别名,意思很简单,就是跟长京遥遥相对。

    但是纵使是如此,这一次的旱灾对于这个西北的商业中心来说,还是一次毁灭性的的灾难。

    端木青对这里不了解,曾经只是路过,还是在从镇西王府到长京的马车上。

    当然也不需要她了解,关于祈雨的地方,自有朝廷和地方官吏来确定,甚至于直到前一天晚上她才知道要去的地方是这臻州最大的一座寺庙。

    据说是因为先帝西巡的时候到过此庙而且还在这座庙里头用过斋饭,后来便被一次次扩建,成了臻州最大的寺庙。

    为了显示这一次祈雨的隆重,礼部特地分别选出了十二名男童和十二名女童在前开路。

    光是看着这阵势,就叫这里遭受着旱灾的百姓咋舌,心里又生起了几分希望。

    寺庙里的主持早就带了人等候在寺院的门口,看到他们过来,枯瘦的脸上更显慈悲。

    寺庙的前院放着一只十分巨大的香炉,奇怪的是,在这样艰苦的情况下,香炉里的香火竟然十分的旺盛。

    不过想想便也能够明白,面对这样的天灾,百姓们别无他法,就只有祈求上天的庇护了。

    或许这算是一种穷途末路的孤注一掷吧!

    端木青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周围围观的百姓自不在少数。

    不像是其他地方平日里有什么重要的节日那般喧哗,整个过程都在庄严和肃穆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夜魂和万千都穿上了特制的袍子,跟随着端木青一同登上祭祀的高台,只说是太卜宫里派出来的。

    今天的太阳还是很大,只是所有人都没有躲避这场骄阳的心思,就这样静静地晒在太阳底下。

    皇后宫里,晨曦还没有完全照进来,袅袅的香烟从镂刻着金兽头的香炉里透出来,再慢慢散去。

    将手里的最后一份奏折看完,和平日里一样分成两拨,一拨交由门下省退回去,其他的呈上去给韩渊过目。

    “什么时辰了?”揉了揉眼睛,周虞有些疲惫地问了一声。

    “回娘娘,已经快辰时了,您又一宿没睡。”一旁有了年纪的宫女走上前来,轻声道。

    “陛下进来也不知又是怎么了,好几日都没有上朝,这折子压在这里,不处理也不是个事儿啊!”

    看了一眼堆积如山的奏折,周虞皱了皱眉,这几日朝臣们上的折子似乎多了很多,但是细看里面的内容,其实又没有什么特别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催发的他们这样兢兢业业了。

    宫女走上前来,伸出纤细的手指替她轻轻地揉着太阳穴。

    冰冷的指尖接触到皮肤的时候,周虞猛然间心里一跳,顿时好像发现了什么。

    她陡然而变的神色蓦然让那宫女吓了一跳:“娘娘恕罪!”

    但是周虞并没有理会她,而是有些紧张地站起来,立刻开始重新去翻刚刚才整理好的奏折。

    看了几本之后,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然后便又重新坐下来,饱蘸墨水,取出一张白纸,开始一本一本地记录上奏的大臣们。

    “娘娘……”宫女是从娘家跟着皇后进宫的,自是有充分的信任,此时见状也不由好奇,“你这是……”

    “文若,本宫问你,陛下这一次为什么不早朝?”

    “回娘娘,陛下最近日日流连在唐美人宫里,据说很是喜欢唐美人的歌喉,朝臣已经开始有所微词了。”

    周虞冷笑了一声:“那我们就去唐美人那里看望陛下吧!”

    “啊?”名字叫做文若的宫女愣了一愣才算是明白过来刚刚自己的主子说了什么。

    周虞难得的笑了笑:“你似乎觉得有所不妥?”

    “不!”文若连忙回道,“奴婢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

    “自陛下登基以来,也曾竟有过几次类似的情况,但是……”

    “但是本宫从来都没有去说过一句是不是?”

    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主子,文若才迟疑地点了点头:“娘娘说过,这些事情都是小事,陛下平日里为国事所累,就算是想要休息几日,也不算是什么过错。”

    周虞抬脚就往外走,虽然走得不快,但是那股气势却是很足:“是啊!直到现在本宫也还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就算是这样,这样的事情也不能太频繁了,本宫身为东离的皇后,还是有这份责任和义务规劝陛下一两句的。

    走吧!我们这就前往离华宫。”

    皇后出行,向来与萧贵妃不一样,没有轿撵,也没有浩浩荡荡的随从,随便的带了几个人,这座皇宫里的任意一处便都可以去。

    就算是这样,她贵为皇后的那股气势,却从未弱过。

    任是这后宫里的谁,看到她遥遥过来,也不敢轻举妄动,老老实实地跪倒在地。

    对于这些宫里头的宫人们,周虞的视线从不停留,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

    一直走到离华宫门口,但是,她,却被拦住了。

    “好大的胆子,也不睁大眼睛看看,皇后娘娘驾到,竟然还胆敢拦架。”

    多年的宫廷生活,又跟在周虞这样的主子身边,文若早就练出一身的气势。

    那离华宫不过是刚刚住进来一个唐美人,就算是这几日皇帝日日专宠,也万不敢对皇后嚣张。

    毕竟,权利才是真真正正握在手里的,宠爱这样的东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打了水漂,前些日子的赵美人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皇后娘娘恕罪,实在不是奴才敢拦娘娘大驾,而是唐美人一大早就吩咐了,昨晚陛下睡得晚,今早上睡得沉,不让人打扰。

    我们离华宫里的宫人,走路都很不能在鞋底上粘些棉花呢!”

    看来是个机灵的,就算是面对皇后,也还可以这样淡定的回话。

    文若还要说什么,周虞却淡淡地摆了摆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是这样吗?”

    她这么问出一句话,叫人听不出她这语气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也让那宫人心里头打了鼓,要不是早就接到了主子的命令,他这会子只怕已经腿软了。

    “就算是借奴才几个胆子,奴才也不敢欺骗娘娘啊!毕竟这脖子腔上,也就只有这么一颗脑袋。”

    周虞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然后才转身:“既然如此,本宫便过会子再来。”

    “臣妾未知皇后娘娘驾到,有失远迎,无礼之处,还请娘娘不要怪罪。”

    一个女子温温柔柔的声音响起,周虞一转身就看到一个穿着粉色宫装的女子带着宫人跪倒在地,正在给她行礼。

    “你就是新晋的唐美人吧!”周虞淡淡地问了一句。

    那女子连忙道:“是!因为陛下说,娘娘事情多,不必往您宫里去回话,所以,臣妾便一直未曾去,这是臣妾之过,过两日便去向娘娘负荆请罪。”

    有了前面赵美人的前车之鉴,现在后宫里再无一个人敢妄自尊大,将皇后不放在眼里了。

    这个唐美人的出身同样不高,这个时候也知道,以自己的身份,皇后要自己死,不过是碾死一只蚂蚁的力气罢了。

    周虞淡淡道:“无妨,你我都是伺候陛下的人,自然是以陛下为重,陛下说不必过去,便不必。”

    “臣妾不敢托大。”

    周虞跳过她这个话题:“陛下现在正睡着?”

    说话的时候,眼神淡淡地从她脸上扫过。

    唐美人连忙叩首:“回娘娘的话,正是,陛下这两日晚上睡眠不好,所以早上大多十分渴睡,而且一早便吩咐过臣妾,不要让他听到任何响动。

    臣妾亦是这样吩咐离华宫上下的,所以,他们才如此大胆,妄敢拦下娘娘的大驾。”

    “你不必这样不停的请罪,本宫说了,我们都是陛下的人,什么事情都应该以陛下为重,既然陛下此刻没有醒,那本宫就晚些时候再过来好了。”

    皇后说完就走,但是唐美人却接了一句:“陛下说,他醒过来之后就会去养心殿处理朝务,可能彼时,便不在臣妾宫里了。”

    “本宫知道了。”头也没有回,周虞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看到人走远了,唐美人才抬起头,晨曦里,她光洁的额头上,竟然已经布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

    一旁的宫人将她搀起来,她看向那守门的宫人道:“本宫上一次说的,更改一下,不是任何人,若是皇后来了,一定要禀告。”

    那宫人连忙点头:“那其他主子呢?”

    “其他人?其他人就只说陛下不让人打扰。”

    “是!”

    周虞带着人一路往前,却并不是回宫的路。

    “娘娘这是要去……”

    “去养心殿等陛下!”

    “刚刚唐美人不是说了,陛下要等睡醒了才会过来吗?”文若有些不解,“您现在去,不知道陛下什么时候过来呢!”

    周虞听到这话,只是转脸看着她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多言的人,包括对自己身边的人。

    曾经有个人会让她愿意诉说,但是那个人已经走了。

    来到养心殿,和往日里一样,有人从里头迎了出来。

    “见过皇后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