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本宫是来见陛下的。”

    “陛下此刻不在养心殿,娘娘要不过会儿再来?”康公公一把年纪,看上去便有些慈眉善目的样子。

    “无妨,本宫就进去等好了。”

    “是!”

    这是东离的规矩,早在韩渊登基的时候,就下过旨,养心殿随皇后出入,所以,不管这养心殿当值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她周虞还是周虞,该肆无忌惮的进去还是肆无忌惮的进去。

    “若是没有什么事情,奴才就先退下了,若是娘娘有什么吩咐,只管招呼奴才。”

    周虞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理会他。

    就在康公公快要走出去的时候,皇后突然又问道:“康公公从前是在哪儿当值啊?”

    背对着那上面的女人的太监此时脸色大变,但是很快便镇定道:“蒙娘娘福气,奴才原本只是守着一个没有人住的宫苑,就是因为娘娘的提拔,才能来到养心殿呢!”

    “月华宫是吧?”

    康公公说了一堆的话之后,周虞只用了五个字,就将他脸上刚刚挤出来的笑容给逼退了一半。

    但是他又立刻重新将笑容堆上来:“娘娘好记性。”

    “本宫记得我还在王府的时候,月华宫里头住了一位身份既特殊又神秘的娘娘,后来陛下登基之前,她便殁了。

    不瞒人说,本宫对那位月华宫里的娘娘还真是特别的好奇呢!康公公应该对这位娘娘很是清楚吧!”

    康公公方才还带着笑意的脸上在这个时候却像是被水洗过了一样的苍白。

    “看来康公公不大愿意说的样子。”周虞这个时候才抬起脸来看向他,叫站在下面的人几乎都有些不敢动一动。

    “算了,本宫也不是喜欢强人所难的人,毕竟是个人都有自己的感情,或许这让公共心里不舒服吧!”

    她说起话来云淡风轻的,但是听在耳朵里,却重似铅。

    康公公一句话不敢说,过了好一会儿周虞才开口。

    原本以为她是让自己退下去,却不想周虞突然目光如电地看着他道:“朝廷当中,做臣子的都有些小心思希望能够预知皇上的心思。

    这一点无可厚非,原本也实属正常,但是……”

    说着又顿了顿,才接着道:“凡事都有个度,什么都不要做得太过了方能长久,你说是不是?”

    这话是什么意思,康公公心里自然明白,既然她能够知道自己是从月华宫里出来的,想要知道自己跟昊王的关系,还不是轻而易举。

    康公公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如今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根本就没有辩驳的机会。

    “很好,看来康公公很是明白这个道理,这便十分不错,既这样,你便退下去吧!”

    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康公公讶异地看着她,发现她已经埋下头去看手上的东西了,才确定刚才她确实是叫自己出去。

    再也不敢停留,走出大门,才发现已经汗透浃背了。

    此时周虞坐的地方,正是天底下人都仰着头看的龙椅,对于此,她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

    韩渊曾经当着朝臣的面拉着她一同坐在这上头,就是那个时候,她被口水淹没,说她是牝鸡司晨,心怀不轨。

    好歹,这么多年,她兢兢业业,虽然帮着韩渊明里暗里解决了不少事情,但是一点儿也没有留露出不轨之心,才渐渐地没了那些言论。

    一晃十年过去了,她已经是所有人心里的贤后,但是,心,却觉得空空的,终究是有些东西离开了。

    龙椅十分宽大,坐两个人绰绰有余,她伸手摸着旁边空空的地方:“渊哥,你还记得彼时的虞儿吗?”

    “大概是不记得,也不愿意再想起了吧!所以才会这样对我,终究你我是越走越远了。

    可是,我始终都用心待你,为何你,却对我开始渐渐隐瞒?心里,信不过了吧!”

    喃喃的声音落在空旷的大殿上,如同一个人的呓语,听不清楚,却透着一种无法排遣的寂寞的感觉。

    “今天,臻州,应该热闹了吧!”

    端木青坐在高台上,在朗诵完了那一篇由礼部撰写的祷文之后,便如同那夜一样,让自己整个人进入空灵状态。

    只是经过上一次的封印解封之后,她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一次要找到与风雨想通的感觉就变得简单得多了。

    所有的人,都站在台下,昂首期盼着上面的那位郡主能够为他们带来祥瑞,能够带来救命的雨水。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离开,所有人都只是一个表情,一个眼神,一个姿势。

    夜魂和万千静静地受在一旁,却并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四只眼睛看着四面八方,以防突生异变。

    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一个小小的声音:“看!有云!”

    顿时人群便骚动起来,大家不约而同地抬头去看天空,果然发现刚才还晴空万里的蓝天上飘来了朵朵灰色的云。

    这一下,所有人都开始激动了,原来让青郡主来求雨当真有用。

    夜魂连忙站起来,宽大的袍子振臂一辉,顿时,激动的人群便安稳了下来。

    毕竟,激动归激动,毕竟这雨还没有下下来,再激动也只能忍一忍。

    从大家的反应看得出来这一场雨有多么的受人期盼,就是那方丈大师,也不由地露出了笑容,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

    当然这些端木青全然不知,此时的她完全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物无知亦无感。

    一阵狂风刮过,天猛然见就阴了下来,太阳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层层的乌云。

    经过了许久曝晒的大地和百姓,光是这样的阴天,都让整个天地充满了一股激动人心的气氛。

    “下雨啦!”一个小孩子的声音陡然间响起来,人群便立刻跟着欢天喜地起来,这一次大家再也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

    刚开始,雨只是稀稀落落地下着,后来便越来越大了,到最后,就如同天空在泼水一般。

    此时的民众面对这样的瓢泼大雨,有的只是满心的欢喜,每个人都在这样的雨中手舞足蹈着,叫着跳着。

    端木青的额发已经全部都给雨打湿了,睁开眼就看到如斯万民同乐的样子,心里也跟着高兴起来。

    “雪女,你已经成功了,从今天看来,你的封印应该差不多都驱除了,只是你身体的异能从小被封印,所以,现在你要解开你自己身体里的异能,还要多与自己的身体交流,多多了解自己的身体。”

    夜魂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眼里却闪烁着动人的神采。

    端木青轻轻握住她的手:“谢谢你。”

    就在此时,下面的民众突然全部下起跪来。

    “青郡主真是神女啊!感谢青郡主的救命之恩。”

    “青郡主就是上天派下来为我们老百姓解困的仙女!”

    “救苦救难的菩萨啊!”

    “多谢救命之恩啊!”

    “……”

    方才都是所有人在同乐的景象,不知因谁而起,然后就变成了一片万民朝拜的模样。

    然后一个老人模样的人,对着端木青的方向,激动道:“青郡主万岁,多谢你如此大德,感动上苍,为我们降下甘霖。”

    端木青脸色瞬间脸色大变。

    然而,那老汉的言语就像是瘟疫一样,顿时在人群中传播开了。

    和着这雨声,越来越多的人跟着他高喊着:“青郡主万岁!青郡主万岁!”

    万千脸上带着笑意:“雪女,你看,你此刻竟也成了这里人们心里的神了。”

    端木青看了他一眼,脸色严肃,转而看向夜魂,发现她也和自己一样,显然是充满了担忧。

    “你们怎么了?”万千显得十分不能理解,“如今祈雨的问题解决了,不是该高兴吗?

    这普通人或许看不出什么,但是,只要是隐国人,定然能够一眼识别得出,这是雪女你的杰作,相信很快,我们就能够找到更多的人了。”

    “没那么简单!”夜魂抓住端木青的手,也不知道究竟是在让自己放松,还是让端木青不要紧张。

    “怎么办?”端木青脸上带着些措手不及看着夜魂。

    “你们到底怎么了?”唯有万千还是不理解,为什么事情办得如此成功,她们两个人脸上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大家弄错了!”夜魂虽然此时身体虚弱,却也不得不拼了力气高声喊着,“青郡主是借了陛下的福气来为大家祈雨的,大家应该感谢的是我们的陛下。”

    但是她这声音在这样雨声和民声中,显得太过于微弱了,几乎让人听不清,只看得到她在不停的挥动着双臂,看上去像是因为这场雨而感动得手舞足蹈。

    如此便惹得下面的百姓越发的兴奋了,对端木青的崇拜也就更加的热烈了。

    “她在作什么?”万千此时也笑不出来了,只是还是不太能够理解她们此时的样子。

    端木青若有所思,然后才看向他:“万大哥,这里,是在东离,不是隐国,万岁,只有一个人当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