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我不太能够理解!”万千从隐国出来之后就一直隐藏身份,生活在东离的百姓中,并没有接触过权贵。

    端木青说的话,他似乎有所理解,却又不能够完全明白。

    “在这里,只有皇帝一人可以被称为万岁,若是其他人冠上了这连个字,那就是僭越,有篡位的嫌疑。”

    篡位在这样的国家里有多么的严重,万千还是知道的,毕竟那些说书的,说起历史大事,很多时候都会说起篡位的故事。

    “可是,这并不是你自己冠上的啊!而是这些民众……”万千这才有些急了,连忙解释道。

    但是端木青却摇了摇头:“万大哥,你不懂,这个地方,政治,从来都是最不讲理的一个圈子。”

    说着才喃喃道:“看来是中了圈套了。”

    想到这里,才连忙拉住夜魂:“你别急,你再一急,身体越发不好了。”

    但是夜魂却依旧是一脸着急的样子:“怎么能不急?韩渊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你们或许不太了解,但是我跟着皇后,却知道,他最避讳的就是篡位一说。

    若是真这样被吵嚷出去,真的要出事了。”

    端木青扬了扬下巴:“不用传扬出去,自然有人过来。”

    夜魂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看到原本护送着自己的军队此时全副武装跑了进来,顺间就将整个寺庙围了起来。

    而那方丈却让人将寺庙的大门关上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万千忍不住皱了眉头,开口询问道。

    端木青摇了摇头:“看着吧!”

    看到这么多身披胄甲,手持兵器的军士进来,方才还十分激动的民众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是茫然地看着这些突然出现的人。

    雨声,淅淅沥沥的。

    在这样的雨声中,那位一路上都在保护着他们的武将军走了上来,面色严肃,毫无表情:“青郡主,有人举报你跟一伙反-政府的势力有所关联,我们需要你的配合。”

    “什么意思?”夜魂首先上前一步,挡在端木青面前。

    万千也毫不示弱,冷声道:“她正在给你们的百姓祈求雨水,怎么会和什么反-政府的势力勾结?”

    武将军当下便拔出腰间的长剑,狠狠地插入地下,双手按着剑柄:“我想青郡主应该是聪明人。”

    万千顿时怒了:“还真当我们怕了不成?”

    说话间,寺庙外面大山顶上的一块大石头,便莫名其妙地砸了进来。

    不过只是落在比较空旷的地方,并没有砸死人。

    端木青和夜魂同时制止住了他:“不可!”

    “万大哥,他们人多,我们不是对手,不要乱来。”

    “可是他们欺人太甚!”万千只是不太了解这东离人的思维习惯,但是并不是笨,经由端木青那么一说,又有此时这个武将军的站出来,自然知道,这只是一场局而已。

    “你忘记了我们隐国人的规矩了?”端木青搬出最有效的东西,冷声问道。

    果然,就这么一句话,顿时让万千蔫了。

    不!隐国的规矩不能忘!他们不能杀人,他们身上有着隐国人的责任。

    “武将军,我想问一下,究竟我和这反-政府的势力有什么关系呢?是谁举报的,举报者又是怎么说的?”

    端木青的问话让武将军愣了一愣,但是仅仅是一瞬间而已,然后便开口道:“这一点,我不清楚,我身为一个武将,只要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可以了。

    作为东离的军人,要做的事情就是保卫国家的安全,至于事情的来龙去脉,那是那群文人要弄明白的事情。”

    听他这么说,心里也知道在他的口里是问不出什么了。

    端木青轻轻地点头:“好!我可以跟你走一趟,只是想问一下,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呢?”

    “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我只是负责将你押过去,其他的,一概不知。”

    “你!”

    “还有你的随从们,根据举报,他们应该也和那支反动势力脱不了干系。”

    武将军说着话,又看了一眼万千。

    “好!那走吧!”端木青脸上淡淡的,没有什么表情,似乎对此并没有很大的怨言。

    “小姐!”夜魂和万千同时开口。

    既然他们都知道这是一场阴谋,自然也就知道,端木青着一去,自然是没有什么好事的。

    “没事!放心吧!”

    那些高台下的百姓们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才还看到青郡主在台上给这臻州祈雨,现在雨还没停,就由士兵将她押下了高台。

    难道这雨是假的?

    “娘,他们为什么要抓青郡主啊?郡主不是给我们求来了雨吗?”一个小女孩子在端木青路过的时候稚声稚气地问一旁的母亲。

    听到这话,那武将军立刻便是一记眼刀闪了过来。

    那孩子的母亲吓得心跳都漏掉了一拍,连忙护住自己的孩子:“嘘!别说话,这些事情你小孩子不懂的。”

    小女孩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着不解,视线穿过母亲的手臂看向端木青,却发现那像神仙一样的女子,朝自己盈盈一笑。

    这一瞬间,好像天都变得晴朗了。

    直到端木青被押走了,围住寺庙的军队也就撤离了,这庙里的百姓才开口-交谈:“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把个青郡主给押走了?”

    “就是说啊!好奇怪,青郡主才给我们求来的雨啊!”

    “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我听说啊!说青郡主是叛逆分子!”

    “叛逆分子?怎么可能?叛逆分子怎么可能会帮我们求雨?”

    “就是就是,青郡主明明就是青天菩萨!是我们臻州人的神。”

    “我们去给青郡主求情吧!肯定是误会了什么!我们去写万民书!”

    一个穷书生模样的人捞起自己浸在水里的衣裳,义愤填膺地高喊。

    顿时就激起了一群人的赞同。

    淮洲,韩凌肆带着暗影杀出重围,一路往东跑,终于看到了吴素派过来接应的人。

    骑上快马,一路马不停蹄的,终于摆脱了追杀。

    看到一身狼狈的他,吴素皱起一双英眉,让人带他换身衣裳,自己前往书房等他。

    她的地方,充满了一股英气,就是书房里,也摆着几柄长剑和两杆长枪。

    韩凌肆摇了摇头:“瞧瞧你住的地方,那里有半分女儿家的样子!”

    吴素懒得理他,只是瞥了他一眼:“我倒是很少看到你这么狼狈的样子。”

    “谁知道那郭胖子这一回到有这个胆了,竟然真的敢暗杀我!”

    吴素挑了挑眉:“说起来还真是不太能够让人相信,郭东林会敢杀你。”

    “谁说不是呢!除了上年时候,我来这里带走了他的钱之外,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啊!是吧!”

    韩凌肆一脸的欠扁样子,看得吴素无话可说。

    “你怎么这一次就不动动脑子啊?郭东林再怎么被猪油蒙了心,他也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在自己的地盘上暗杀你吧!”

    吴素的话让韩凌肆愣了愣,原来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是以陡然间坐直了身子:“你是说……”

    话说到一般,却又摆了摆手:“不可能是别人,这淮洲虽然看起来治理上不是很严。

    但是要是有别人的人渗透进来,那肯定立刻就可以发现的了。

    更何况,我还从那个杀手头子身上找到了证据。”

    吴素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是猪啊!这些人是郭东林的,这一点我并没有怀疑,我怀疑的是,怎么这头肥猪的胆子今天突然就肥了呢!”

    这话倒是让韩凌肆停止了方才的自信,俊眉轻轻地皱了皱,看向吴素的眼神里也带了些若有所思。

    “那……”想到自己心里所想的,凤眸中陡然间惊现杀机,将整个屋子的温度都降低了三度。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已然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吴素叹了口气:“你这一次来淮洲,并不是光明正大的来的。

    原本就是让你来查淮洲的账目,包括几个岸口的税收。”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韩凌肆眸色愈沉。

    “原本我只是以为郭东林发现了我,而且发现我此行目的对他十分不利,所以才会痛下杀手,看来,事情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

    “这一次,就算是你死在了淮洲,那人也半分责任不要负,半分损失都没有,甚至可以说你是遇上了流寇。

    当时太子不就是遇上了流寇而被抓了吗?现在换上你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啊!

    吴素说着又停了停,“也不是,或许会搭上一个淮南王,但是毕竟是异性王,想来也是少一个好一点儿吧!你说呢?”

    说到这里,吴素挑了挑眉,眼睛里带着些戏谑。

    “没那么简单!”韩凌肆眼睛里那种阴沉陡然间就消失不见了,“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记起来此时的他已然开始改变了,只是很多时候,变动得迟,就容易陷入被动。

    既然他已经下了杀心,我也就不用客气了!”

    “你客气过吗?”吴素见他态度坚决,心里也松了一口气,然后才道,“还有一件事情,相信你听到了,会更加坚定。”